三十一 许你一世 允我封鞘
"爱书网"网站最新地址为 m.22ff.vip

暖阳普照,四野一片生机,离开水埠已有半个月有余,再几天就能到永梁。

“小师叔,喝一口吧。”元七钻进马车,递来一只水囊。

接过水囊,走了大半天,早已口干舌燥,却又不想出去,他一直没跟我说话,我自然也不想找那个晦气,一个大男人,一个鬼谷弟子,竟然还会跟一个小女子赌气,我看不起他。

“笑什么?”觑一眼笑得诡异的元七。

“没什么,我就是在想,你说师傅这辈子生过几次气?”

“什么‘这辈子’,不过只比你大七八岁而已,再说谁肯定他以后就不会生气?”

“得了,小师叔,还是主动认个错吧,整天这么不说话,你们没什么,我快憋死了。”腿翘在车窗上晃荡着。

“你犯了那么大错都不道歉,凭什么我要道歉,再说我什么也没做。”

“我那个不过是稀松平常,年纪轻,拜了位厉害的师傅,自然要耀武扬威几天,不然怎么人都说年少气盛,跟你那个不一样,何况师傅也没生我的气。”

“说不准他生的就是你的气。”

“可他跟我说话啊。”

元七十足是个二皮脸,跟他说话每次都能气笑,他是我第一个见过能把歪理说成正理的人,而且还一脸正经。

“我瞧师傅他老人家八成不是生咱俩的气。”凑过来,附耳低声,“你看着,等到了南晋,我带他出去溜溜,一准能让笑他着回来。”

“……什么地方能让他笑着回来?”我不是很明白他的意思。

一个诡笑,“小师叔,这么问吧,你们永梁城什么最有名?”

想了想,一时还真说不上来,“什么?”

“女子啊,有一句唱词你听过没?”见我摇头,不禁翘起莲花指,“‘齐水红伶声天籁,永梁浮霞掩娇柔。’就说小师叔你吧,也就是年纪还小,要不然追在你屁股后的人肯定多的我跟师傅两人都赶不完。”

听到这里,不禁失笑,阴郁也随之挥散,人都是有虚荣心的,尤其少不经事的女儿家。

“小七。”车外突然一声喊。

元七冲我挤挤眼,一头钻了出去,“师傅,有什么吩咐?”

“水没了。”

“我这儿还有。”

“再去打点回来。”

“可山上没看到有水啊。”

“山下不是有吗?”

“那么远?好,我马上去。”临走前,掀开帘子一角,又冲我挤眼,无声的说了几个字,看嘴形,是说他会晚点回来。

元七一走,四下一片寂静,双手交握着,知道他支开元七怕是有话对我说,只是他这人擅于在人最势弱的时候出击,是非要等到我忍不住时再说话不可的。

眼睛盯着车帘,等着他的动静。

虽然心里有所准备,可他伸手掀帘子的当下,还是有点紧张,尤其看到他的双眸时,我知道自己肯定是最先落败的那个,对峙半刻,还是乖乖地爬出了马车,车外的光线太过强烈,不禁半眯起眼,但见四下一片嫩绿浅红,暖风和煦,确实比车里舒服。

将手中的水囊递给他,他却放到一边,“跟我来。”

乖乖跟在他身后,转往山道尽头而去,山道尽头是高高的断崖,从断崖往南远眺,依稀可见天际边一片明晃晃的光亮,那便是我的出生地永梁,那片光亮就是大清湖……三年了,我终于又回来了。

“大哥,我知道你要说什么。”望着天际边的光亮,先他一步开口,“也明白你对我很失望……可我只能是我,不会成为其他什么人,如果只是因为跟你见识了半年多外面的世界,就忘记了自己是谁,这样一个善变的未央,不值得你为她失望。”撩开脸上被风吹乱的长发,“我至少不想成为那样一个未央。”

“也许还会继续身不由己也不后悔?”

“我不知道,我不能保证不后悔。”

“一个人深处权利漩涡,最终毁灭的往往都是自己,不管他是清还是浑,都不会干净。”

“可总也要有人进去不是吗?”

“但有的人并不适合。”

“这世上有谁不适合什么?只不过是太自怜,就是天子王孙也可以是乞丐的命,大哥――”视线移向天外,“其实你才是三人之中最入世的一个,只不过一直在强迫自己闲游世外,反倒是凤鹤君、万二爷与这世道格格不入,而你却是三人之中欲望最强烈的一个。”与他视线相对,“如果说凤鹤君志在六国称霸,而大哥你的志向――也许远不至此!”

他面无表情地看着我,突然扯唇一笑,“是什么?”:

“我不敢想。”这是我一直以来隐藏在内心的猜测。

“为什么会这么认为?”视线从我的脸上转至远方。

“感觉。”

“从什么时候开始有这种感觉的?”他似乎对这个话题很感兴趣。

也许他不会相信,初相识没多久时,就有了这种特殊的猜想,“在楚山同一骑时。”

他的表情看起来并不像在生气,反倒有些高兴,“所以你才一直想拜我为师?”

“也算吧,其实当时是想如果你能帮我们,也许我们就不会再有危险。”

笑着沉思一下,“如果我告诉你,陈氏姐弟并不是被人抓去永梁,而是被人推上了王位,你会不会改变主意?”

“……”吃惊地望着他。

“晋王暴卒,朝中因立嗣一事混乱,靳武携军兵临永梁,将陈氏姐弟送回晋宫。”

暗松一口气,看来我误会了靳武将军。

“这只不过是个开始,他们是否能在永梁站住脚,还要看事态的发展,所以我才觉得这个时候你不便回去,因为回去也没用。”

“……大哥,你还是不愿意收我为弟子吗?”

“以为这样我就会帮你?”

“起码可以试一下。”

“知道我为什么不收你为弟子吗?襄樊山内,只当你是个不懂事的小丫头,但你重情重义,明明胆子不大,却非要做胆子大的事,到了大潼,你能得到师尊他老人家的相信,不容易,他老人家从不会让人转送东西与我们三人,所以万师兄才会那么看你不过,如今,你我也算得上知己了,我并不想帮你回南晋,当一盘棋局,你分明能看到它的结局,却非要装着不知道,是非常难做到的。”

“回南晋真得就会是悲剧吗?”

“不一定,也许只是我的一厢情愿。”暖阳中,他的笑容很真实。

“大哥。”迎着暖阳,仰望他的鬓角,“如果一切没有设想的那么坏,我还真想跟你去武秦看看。”

在他的眼中,我看到了一抹奇异的光彩。连我自己都不明白怎么会有勇气说出这句话,万千秋曾在酒宴上说过,他自幼离开武秦,踏遍五国,走遍异域,却始终没有再次回过武秦,万千秋只说他该放下多年之前的那个包袱了,而我却有不同的想法,即便我们之间的深谈少得可怜,然而我却能感觉到,一旦他回了武秦,定是不做出一番事业绝不罢休的,所以一旦我知道屈氏、房文安全无恙,而他又同意带上我,我定会跟他一起回武秦,即便是一辈子叫他大哥也行,“徐老爷子告诉过我,能封住这把剑的鞘只有一把,他让我帮你保存好了。”从他腰上托起辟邪铁剑。

“那你可要努力长高点,小心剑鞘拖地。”说罢笑着转身回马车方向,独留我抱着沉重的辟邪站在断崖上。

初听他开这种玩笑,不免先是一怔,等他半路回头看过来时,才回过神,低头看看自己的腿,虽然并不像容萱姑娘那般高挑,可也不至于让剑拖地吧。

“咻――”半山腰恰好响起一声口哨,由断崖望下去,元七正坐在一株桑树之上,冲着断崖挥手,挥罢手,踩枝跃下,沿着山路浮掠而来,这家伙到还真是个武学奇才,这么短的时间,功夫有如此精进,难怪在水埠敢跟耿康那种名剑士叫板,最难得的是他的胸襟宽广,这怕才是大哥收他的重要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