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七 醉松下,晓月听风 一
"爱书网"网站最新地址为 m.22ff.vip

靳武是个极聪明之人,大哥说如果不是他特地让老七找他,今晚他就不可能这么巧地出现在这里,他很清楚,以我跟大哥的关系,在这种情况下他不会不理我的生死,自然,顺便也会救下房文,这么一来真可谓一举两得,一来他不用明目张胆地插手宫廷争斗,以免给他造成一些不必要的阻力,这次刺杀很明显与内宫有关系,毕竟可以这么轻松地动到房文头上,没有内应很难做到,当然,这并不一定说刺杀就是姜太后的指使,据我看来,她还没有这么愚钝,二来,靳武一直想将大哥收为帐下,一旦他陷进了南晋的这场争斗,拉他入伙就相对比较容易,毕竟靳武与大哥还有过同窗之谊,据说大哥早年游历南晋时,曾在南晋大儒的草堂里停留过,恰好靳武也从师此人,只是当时谁也不知道大哥幼时就投了鬼谷门下而已,靳武的想法是只要大哥肯插手,就不得不为人情掺合进来,总得来说,靳武根本就是利用了这么一个机会,其实他根本就能阻止这场所谓的刺杀。

大哥之所以没有及时将我跟房文交给靳武保护,也是在为他撇清关系,让世人疑惑,保王派不只有靳武一家,如此一来,对于以后的诸多事都很有帮助,当然,之间种种的缘由还有很多,大哥并没有细细跟我讲,我跟房文身上都中了些迷幻毒物,对房文来说,睡一觉,吃点清神的汤药便可,可对我来说,麻烦似乎就大了点,我身上的雪香之毒仍然未除,之后又连续掺合了几种药物,如今就算容萱再给一次解药,怕也是帮不上什么忙,所以说,我到真有点自作孽,当初若是有点记性,没有把解药忘记,现在就不至于这么多麻烦了。

索性风落初给了一小瓶药丸,吃下后,脸色才变回常人,只听大哥说是好药,但没说能不能清楚我身上的毒,我清楚他不会害我,所以也没问这药的来历,只在心里记下了风落初的这么一次恩情,他日有机会,定然要报答人家。

月落乌啼,雾气缭绕,山间一片宁静清寒,房文正在他的怀中熟睡,我想抱过来,怎奈肩膀太小,他睡得不舒服,梦里便哼哼唧唧的,只能一直赖在他的怀里,我心里知道,如果天亮前我不带房文回去,就会惹来大麻烦,可是我却始终没有吭声,没有要求他送我们回去,这是错误的,但是,你能对一个正在恋慕年纪的少女说什么呢?说她该明白不理智的后果是绝对错误的?我想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能不能控制自己,要知道几个月前,我还信誓旦旦地在屈氏面前承诺过,我不会再离开她跟房文,可是再次见到他后,那承诺就显得有点苍白,我不知道其他女子是不是有过这种经历,也许我真得是个摇摆不定的卑微小人吧!

望着远处的湖水,暗自在心中数着数,一百个数后,我就提醒他该送我们回去了……

“未姐姐,孤饿了。”房文从他的肩膀上伸出半个小脑袋,说了一句让人发笑的话,他始终还是不能进入王上这个角色。

“又错了,不能叫姐姐,应该叫未央。”

“孤饿了。”还是不愿意直接叫我的名字。

“再忍一下,等回去让红绡、红绫给你准备吃得。”

“我现在就饿了。”半年来的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他是已经习惯了,众人的卑躬屈膝,屈氏又无心管束他的日常生活,致使这小家伙忘记了先前的疾苦,似乎再也吃不了半年前的苦,连忍一下饿都已经做不到,这几个月来,连我甚至都对他都有点力不从心,作为一名侍女,即便是最亲信的侍女,仍然是没有教导他的权利,最重要的,他是高高在上的一国之主,我说话轻不得,也重不得,宫中更有姜太后的眼线,我不得不万事小心,以免落下把柄,让屈氏不好办。

“饿了是吗?”大哥将他放到地上,指了小路旁一株矮柿子树,“上面有吃得。”天色虽暗,可依稀还能看到树上满缀的小柿子。

也许是在襄樊山内结下的缘分,房文很听他的话,刚才醒来时,见是躺在他怀里,什么话也没说,只是搂了他的脖子,窝在他的肩膀上嘿嘿直笑,所以此刻他对他的话也很是听从,竟然真就跑到路旁摘食野柿子。

“好吃吗?”他也伸手摘了一颗放进嘴里。

想当然是不好吃,这个时节的野柿子既酸又涩,吃惯了金米玉食,再吃这些当然吃不下,孩子的表现最能体现人的诚实,不喜欢就是不喜欢,改变就是改变,房文毕竟还是个七八岁的孩子,远远不懂得掩饰自己,吃了两口全吐了出来,不过到没哼唧,只是对他摇头。

“知道不好吃,你就该记得努力,不然总有一天你不得不吃这些东西。”又递给他一颗,“好好记住这个味儿,想想要不要让你姐姐跟你这个未姐姐陪你一起吃这种东西。”

摇头,“不要。”

我不禁苦笑,确实,我没想到用这种法子来说服房文,这种最直白明了,最功利的教导,相对我的引诱法,似乎他的话更能激起一个人的斗志。

三人沿着雾气缭绕的湖畔一路往南行,先王陵依山而建,东有千顷林木,西有连绵群山,谓曰“金岭”,南设火祭,北有湖泊,中建陵墓,东西南北中,以五行方位来说,东对木,西对金,南对火,北对水,中对土,此陵可谓五行皆含。我们眼下正在陵墓以北的湖畔,离先王陵的灵祭处还有不小的距离,眼看天色渐亮,我心里嘀咕着得赶快送房文回去,靳武那里的场面应该也装得差不多了,祭祀大典,房文绝对不能缺席。

正想着跟大哥商量怎么回去,却见雾气缭绕间,有一队人马正停在离湖畔不远处的山道上,仔细看,为首的人很是眼熟,就是当年在鬼溪见过的靳武的那个属下――被称作老冯的,一见我们自灌木丛中转出来,老冯便飞马前来,我霎时明白了一件事――靳武根本就已经计算好了一切。

“秦大哥,云姑娘,时辰不等人,我先接王上到祭庙,改时间再跟两位喝酒叙谈,告辞了!”带着有些不情愿的房文打马离去。

马蹄声渐渐飘远,只剩湖面上层层微荡的细纹,以及我们两个。

祭祀需要三天,这三天房文必须在众朝臣的陪伴下,祭庙是不允许女人进去的,所以即便最亲近的侍女,也不可能跟在房文身边,他不得不独自去面对那三天间的种种繁文缛节,古礼法度,而从另一方面来说,这三天我是自由的。

“小七说你给了他不少地契?”突然提到了这些,我只好点头,那些地契原本都是云家的,当时抄家时被充公,如今房文当了王上,自然又回到了我的手中,而我既然进了宫,这些东西自然用不上,我清楚他们俩的家底,如果说纯粹的游历,对他们来说,金钱上不会有太大的问题,虽然我至今也没弄明白大哥这么多年靠什么为生,不过既然他没饿死,自然是有钱路,只是并不太宽裕而已,我当时是想,既然已经绝对留在宫里,用度自然不会愁,那些钱不如给他们,也算有了好去处,万一有什么大事,也可以派上用场。

“还是留在自己身边吧,女儿家要多给自己留些私房钱。”顺着湖畔慢慢往西去。

“宫里什么都有,我也用不上,你们东奔西走的,兴许能帮上点忙,还是放在你们那儿吧。”

“两个大男人,不会饿死。”

“大哥是嫌那些钱来路不正吗?”云家的家底确实不怎么干净,我只是想激一激他而已,算是开个玩笑。

他看看我,突然一笑,“到真是越来越伶牙俐齿了。”

太阳渐渐升起,驱走了缭绕的雾气,山间清爽怡人,鸟语花香,一派桃红柳绿,沿着湖畔往西走,正背对着阳光,青草地上,一高一低的人影并排而行,让我记起了去年在韩地时的日子。

“再往西就出陵园了。”提醒他一句,毕竟我的身份是晋宫女侍,自由也是有限制的。

“拿了人家的解药,自然要去道声谢。”

“你是说风落初?他还没走?”

“好不容易又碰上了,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就走?”

“你怎么知道他一定在西边等我们?”

“东南北都是禁宫的人,他自然在西边。”

“大哥,他为什么只盯着你,万二爷的功夫不是更好吗?”挑战更好的,不是武者的首选吗?这个风落初似乎只盯着大哥找事,按说找万千秋才是上策,打败了万千秋,不就等同于打败了两个人?!

“我要是知道为什么,就不用每次装醉躲着他了。”说这话时,他显得有点无奈,让我记起了靳武纳妾的那日,大哥与他对饮时,拼命灌醉自己的样子,不免心生笑意。

“这风落初真得是楚国的风家人?”

“不但是风家人,还是一个担负着复兴楚国的风家嫡传。”

“复兴楚国?!”很难将这么庄严的事与那个美貌的风落初联系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