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夜探厂房
"爱书网"网站最新地址为 m.22ff.vip

这章没有题记,呵呵,哈哈。

――――《权相》

……

……

……

时方穿了一件军大衣,衣服有浓浓烟草味儿,时方不是的皱着鼻头,心说这李有的破衣服是不是打买回来就没有洗过?

刚才去接他们的人事李有,但是当时方问起何郁李有为何接他们时,何郁只是神秘一笑,有些诡异。

时方又追问一句,何郁一急,说道:“你当官的会吓唬老百姓,我们做记者的就不会啦?”

得,时方也不想问了,一猜就知道何郁不知道在李有身上花了什么鬼心思。

何郁见时方在路上也不说话,以为是他在计较没告诉他怎么降服李有的事呢。

她一撅嘴,道:“还大县长呢,真小气。”

“啊?”时方讶然的看着她,不知道她突然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何郁一停,她手里的手电筒就歪了一些,前路一暗,时方脚下一滑打了个趔趄。

哧的一声,时方摔在软绵绵的雪上。

何郁咯咯一笑,阴谋得逞。

时方哼了一声,也是童心顿起,就拽住何郁的脚,一用力,刚还笑着的何郁就惊呼一声摔在雪地里,然后抓起一把雪就扬向时方。

小丫头,还能斗过我?

时方团过一大团雪丢想何郁,哪知何郁手里有手电筒,一晃时方眼睛,他脚下拌蒜,又扑倒在地上。

“好了,好了,不闹了,咱们快走吧。”时方赶紧举手求饶,何郁低声哦了一声,二人就朝远处黑暗中走去。

咯吱咯吱……

虽然脚下很轻,但二人踩在雪上,还是能够传出声响。

“照这样下去,咱们根本就靠近不了。”时方听着汪汪的狗叫声,朝身旁的何郁到。

何郁咯咯一笑,就从包里掏出一个纸包来。

哗啦啦响动之后,虽然天气很冷,但时方还是闻到一股肉香。

他道:“这是李有煮的?”

何郁点头。

“真想吃一口。”时方伸手去抓。

何郁打掉他的手,揶揄道:“还大县长呢,跟小孩子似的。”然后又道:“这里面下了药,狗闻到不叫,吃了不喘气儿,厉害吧,看你还敢吃?”

时方嘿嘿一笑,和何郁在一起,总是很高兴,也能放得开。

果然,何郁手里拎着肉,那狗叫声就再也没有传来,时方心说土法子还真是管用,看着何郁手里的肉有些好笑,刚才他想拿着的,而何郁却怕的偷吃,说啥也不给他。

偷吃?

当我是小孩子呢?怎么说咱大小也是个副县长吧?

紧紧了军大衣,时方跟上何郁,问道:“这事儿交给传林不就行了?非得亲自来一趟。”

何郁笑道:“这多刺激啊,你们当官的真懒,不知道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么?”

“我是没你嘴厉害。”时方低声反抗,心说啥事都由自己来干,还不得累死?

离厂房五十多米的时候,何郁伸手从包里掏出一个东西,递给时方道:“待会儿你拍照,嗯,现在就拍把。”

“这可是专业相机啊。”时方接过,熟练的按上电池,没有灯照着他也能做的很熟练。当初在京城时,他在暑假里给一个日本旅游团做兼职摄影,团里多半是小丫头,喜欢拍照,他可是每天要拍几千张的,原本学编导的他对摄影摄像却是情有独钟。

最后按上闪光灯,这么远的距离,就算是闪也不会发现,按下快门,灯火通明厂房的全景出现在镜头里。

看着时方熟练的调光圈,对焦,设定角度和景别,何郁出神了。

“看啥呢?”时方回看了一遍照片,确认没有问题后又拍了几张,然后抬头看着出神的何郁。

她思考的模样很有魅力,这就是何郁这次回来的变化吧?时方心里想着。

何郁忙道:“没,没什么,真是,谁看你呀,好看似的。”

时方哈哈一笑,又惹得何郁娇嗔连连。

两人拐到厂房的后面,这里是墙最矮的地方,上面也没有铁丝网和玻璃片。

办了几块石头来,时方问何郁道:“我拍?”

何郁点头,就上了石块,嘴里叼着小手电筒,这也是他特意买的。

她朝时方摆手道:“踩着我的肩膀,上去。”

“踩着你的肩膀?”时方问,然后又道:“还是你来吧?”

何郁却固执的摇头,狠狠的拍了自己肩膀几下,示意时方快点上去。

时方无奈,只好小心的踩着何郁看似瘦弱的肩膀,还是忍不住道:“你拍吧,也比我专业。”

“真嗦。”何郁一用力,就将时方送上墙头,也有些气喘。

踩着何郁的肩膀,时方莫名的心痛起来,拿着相机的手也有些抖。

“认真点。”下面的何郁又说了一句。

时方重重点头,一只手用力攀着墙头,一只手拿着相机拍照。只有偶尔在调光圈、景别时才两只手同时松开墙壁,不过还是胳膊担在墙上,这样可以减轻下面何郁的压力。

咔咔……

相机快门不断的响着,时方进入了状态。

这是离厂房里最近的角落,虽然肉眼看不清里面做什么,但是还是将景别推到最小,毕竟相机特意带了长焦镜头。

一张一张拍下去。

时方的怒火也渐渐升起。

里面工作的多数都是朝鲜的妇女,而且手里切着的竟然是大块的海luo因。

看着时方认真的表情,下面的何郁视线凝固,已经忘记了身上的重量。

她就是想看时方认真的模样,所以才执意自己在下面。

不知不觉,两人都入了神。

汪汪……

阵阵狗叫声又传来。

何郁紧忙道:“被发现了,快下来。”

时方又拍了一张,然后就小心的下来,拉起何郁就跑。

一边跑,何郁一边问:“那药失灵了?”

“这么冷的天,只要肉冻了,就没味儿了,狗闻不到,当然发现咱们俩了。”时方拉着何郁拼命的跑,后面又是一阵狗叫,已经隐约可见几个人追了出来。

二人都穿着厚厚的衣服,跑的很慢,追来的几个人很快就离他们不足一百米了。

“那呢,两个人,快点追。”一个人叫了一声,然后又喊道:“把狼狗撒开。”

何郁急速的喘着,道:“追上来了。”

“这边。”时方拉着何郁朝一个山坡跑去,又道:“把肉给我。”

“干嘛?”何郁将肉递给时方,担心的看着他。

时方心说都这时候,还有这小心思?女人真是奇怪的动物啊。

他接过肉,然后就放进咯吱窝上,那肉冻得不时,不一会儿就化了。

这时二人已经到了山坡前面,山坡足足有几百米长,上面的雪由于一直被风吹,表面很坚硬。

感觉肉又化了一些,后面的人也追了上来,狗离他们也就二三十米的距离,时方扫了一眼,有三个黑影。

“坐下。”时方将何郁拉倒,然后自己猛的朝前一扑,两人就快速的朝山下滑去。

时方掏出怀里的肉,哈哈一笑,就顺势丢到两人垂直的方向。

何郁开始是惊叫,后来竟是有些兴奋。

“这就到山下了?”她有些失落的问时方,然后又问:“他们人呢?”

时方拍了拍何郁身上的雪,道:“还想玩呀?大记者,没这山坡咱们就得被狗咬死,那可都是德国警犬。”然后又嘿嘿笑道:“那块肉真管用,他们估计在那边呢。咱俩快走,等追到了肉咱们就露陷了。”拉起何郁就朝远处跑去。

又翻过了几个山头,一路上时方不断的哗啦着两人留下的脚印,现在他的那身军大衣也被丢了。

何郁也是脱了厚厚的羽绒服。

“真过瘾。”何郁一屁-股坐在雪地上,顺势倒下,看着躺着的时方。

时方将手里的羽绒服递给何郁,道:“快穿上,一会儿就感冒了。”

何郁摇头。像小孩子一样,波浪鼓似的。

“听话。”时方唬了一句,然后把懒在地上的何郁拉起,将衣服给她套上。

何郁大眼睛静静的看着时方,任由他把衣服穿上,然后拉上拉锁,一个扣子一个扣子的扣紧。

“时方,我爱你。”何郁说。

时方一愣,然后继续给何郁扣着扣子,将她头发上的雪用手剥掉,很专注,很轻。

看到时方不说话,何郁忽然咯咯一笑,抓起一把雪就丢进时方的脖颈里,笑道:“才怪,我最恨当官的了。”

“以后你小心点啊,小心被我抓了尾巴。”何郁挥着拳头,捶了时方几下。

时方微微一笑,躺在雪地上,看着满天星光,似乎在不停的转动着。上面一双双眨着的眼睛,有莫小媛的,有梁洛凝的,有何郁的,有蔺囡囡的,有陈华的,甚至还有那些模糊的影子……

值得么?

他又不只一次的问自己,然后转头看着同样望着星空出神的何郁,她又在想着谁?

“走吧,冷了,再呆一会儿肯定会感冒。”时方起身,然后拉起何郁。

何郁背对他,道:“身上有雪啦。”示意他帮忙打掉。

时方看着何郁的背影出神一会儿,忽然上前紧紧的抱住她纤弱的身子,脸埋进一头秀发里。

何郁愣住,然后肩膀剧烈的抖动起来。

“走喽。”

在何郁的惊呼声中,时方扳过她的肩膀,然后矮身,背起何郁朝福安村大步而去。

寂静的夜空下不时传来银铃般的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