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猝不及防
"爱书网"网站最新地址为 m.22ff.vip

坏人坏事坏己。

――――《权相》

……

……

……

酒吧内轰隆隆的响着金属音乐,是一首八十年代风靡一时的老调子。

现在的年轻人很古怪,一面超前的不知道礼数为何,一面怀旧的裤子上都是破洞。

赵三儿近天并没有在舞池来乱扭,看着一直与他打扮的小丫头被围在几个年轻人之间,嘴角扯出自嘲的笑意。

他无端的想起陈华,让他不知是爱还是敬的女人,看着窗外昏黄的霓虹灯,他暗自奇怪大字都不认识几个的自己今天为什么有些年轻?

外面的灯本来就属于黑夜吧?就像阳光只属于白天一样。

都TMD的是废话,那些写书的都TMD有病吧?

赵三儿好不容和文学挂上边,又觉得自己犯贱,一个女人就让自己成“湿人”了?

他眼前浮现出陈华的脸和温柔的语气,但是她却依偎在别人怀里。

自己为什么就这么敏感和自觉呢?要是傻了吧唧的向陈华表白?他知道八成是没有希望,或许陈华是因为时方才与自己搭边儿得吧?

甩了甩脑袋,将桌子上的百威一饮而尽,然后他起身晃晃悠悠的朝舞池走去。

此时的曲子换了,各色的霓虹灯不断的乱闪,赵三儿推开围在那个女生身边的几个年轻人,然后在背后抱住女孩子软软的腰肢,忽然想用力的发泄,他只是没有任何欲望的用胯部等着女人的臀部。

啊……

女人惊呼一声,就收势不住,朝前面扑去。

“贱人,你TMD的欠草吧?”一个尖尖的声音叫着,曲子的声音虽然很大,但还是舞动的人群定住。

啪……

一个嘴巴打在女人的脸上,她气急的叫骂,看清前面人的时候,惊讶的捂住嘴巴。

赵三儿接着酒劲,挤上前去,骂咧咧的道:“谁JB动老子的马子?”

“赵三儿,喝点马尿就不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了?”赵三儿抬头看向说话的人,一愣,马三刀?他今天咋上这儿来了?不过想起王传林正在调查马三刀的事儿呢,这家伙也猖狂不了几天吧?之前他可是听说时方和王传林放倒屠强的事儿,心里已经将马三刀判了死刑,于是他笑道:“马三刀,以前是看在蓝总的面子不与你计较,你别给脸不要脸。”

在场的人看着与往日不同的赵三儿,之前他见了马三刀可是躲着走的,今天怎么就这么硬气?

马三刀哦了一声,怒极反笑道:“赵三儿,怎么地,有啥想法不成?”随即脑海中回忆起赵三儿的事儿来,心下一惊,不禁捂了捂脸,他还记得当初那响亮的耳光,还记得那只排在肩上重若千斤的手,他冷哼道:“你也会狗仗人势了?”

赵三儿借着酒劲,凑上前,鼻尖顶着马三刀的鼻尖,酒味碰在对方的嘴里,道:“别以为你的屁-股就干净,小心明天就去蹲大狱。”

马三刀目光一凝,笑道:“那就等着瞧。”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中,他后退一步,气势让赵三儿逼了下去。

赵三儿嘿嘿一笑,刚才的郁结顿时散去,将陈华忘得一干二净,矮身扶起依旧坐在地上的女人,啪的打了她一个嘴巴,冷声道:“以后少TM大惊小怪的,麻烦。”然后转身朝迪吧外走去。

马三刀冷冷一笑,手中的被子突然一松,啪的一声就落在地上摔得粉碎,他冷声道:“抓了他。”

三个膀大腰圆的大汉从他身后走出,快速扑向来不及反应的赵三儿。

“魏哥,这边有情况。”拿起电话,马三刀低声说了一句。

……

……

鼠标左键哒哒的响着,电脑的排风扇嗡嗡的叫。

时方表情严肃的看着电脑屏幕上一张张被放大的照片,上面一个身材枯瘦皮肤黝黑的妇女正抱着一包东西走远。

机器转动时带起的粉末让时方仿佛能听到轰隆隆的噪音。

如果这个场子真如何郁所说是魏潇的,那也与蓝光绪脱离不了关系,吴关道不知道么?应该有所了解吧?那么他为何不闻不问?

还是有些浮啊。

当初市委给东凭配班子的时候,也考虑到吴关道与程树人截然不同的性格才配的对儿吧?

但是不管性格如何,像加工毒品这种伤天害理的事儿总怪严厉打击吧?

如今时方与吴关道和程树人的关系都很紧张,他反而成了中间派,扮演着吴关道刚来时的平衡角色,但是自己的份量远远没有对方足啊。

一页页的翻着照片,时方的表情也更加严肃,如今到了县里,才知道东凭的暗流有多么深。

叮铃铃……

电话响起,是私人的手机,接过,是王传林打来的。

“你说赵三儿失踪了?”时方一惊险些站了起来。

王传林嗯了一声,然后他又道:“昨天晚上失踪了,问过他的家人,也问过跟他走的比较近的人,都不知道他在哪,电话也不在服务区。”

“查一下他经常去哪玩,嗯,记得要低调行事。”时方叮嘱王传林,又道:“你那边的突击检查也该松一松了,不过还是要多注意魏潇的一举一动。”

王传林嗯了一声,就挂掉电话。

时方拿着碳素笔,在本子上乱画起来。

……

……

蓝光绪倚在沙发上,他的沙发很奇怪,垫子是虎皮的,只能装的下他一个人,而且位子很高,高出下手椅子将近一米。

手里看着关于东阿旅游区的资料,旗下建筑公司的设计师正在向他汇报设计方案,方案设计的不错,很有时代气息。

但是竞标成与不成却不是他所能决定的,不过昨天刚与吴关道和建设局的局长吃过饭,想来这事儿成了大半,他也是势在必得。

但是大大小小的事情堆起来,还是让他有些焦头烂额。

挥手打断设计师的汇报,让他将图纸放在茶几上,就闭目养神起来。

设计师恭敬的推出门,魏潇就走进来。

“大哥……”魏潇一看蓝光绪情绪不太好,就笑道:“忘了,应该叫你董事长,呵呵。”

蓝光绪凤目一开,嗯了一声,脸色好转了一些,他一直对魏潇很看好,办事雷厉风行,丝毫不拖泥带水。一些上不得台面的棘手事情交给魏潇解决,往往立竿见影。蓝光绪在魏潇的身上看到自己当年的影子。

“最近还顺利吧?”蓝光绪淡淡的问了一句,虽然很多事情他已经撒手,但是该体现权威的地方还是要装腔的。

魏潇剑眉一皱,道:“姓时的在查咱们。”

“时方?”蓝光绪不由得起身,问道:“哪里出了问题?”

魏潇摇了摇头,道:“咱们这边没问题,估计是他还记恨当初的事儿呢。”

蓝光绪沉吟道:“不会吧?时方不像是小肚鸡肠的人。棉被厂前几天我也去看过,一切正常……”

魏潇神情一凛,快速看了蓝光绪一眼,忙道:“他在查咱们在东阿的食品厂呢。”

“食品厂有问题?”蓝光绪眉头皱起,脸见怒色道:“这么多年一直都很好,县里支持的力度也很大,他时方究竟要做什么?”手用力的抓着沙发扶手,指关节发白。

魏潇这些年很少见蓝光绪动怒,看在眼里怕在心里,然后笑道:“董事长,这事儿就交给我吧,你放心,不过手头的钱有些不足啊。”

“钱?”蓝关系疑惑的看着魏潇,由于刚刚动怒,眼神还有些冷厉。

魏潇心一突,笑道:“那王传林有些难缠呢,胃口很大。”

蓝光绪点头道:“不要和他闹得太僵,你该收的时候也要收一收,钱你直接去找蓝旭要,直接打条子就行。”

魏潇心头一喜,忙点头道:“董事长,你就放心吧,有钱能使鬼推磨,我就不信他王传林是金佛。”

蓝光绪点了点头,挥退魏潇,一直注视着他走出门口,喃喃自语道:“是那边真的有问题,还是时方找茬?”

“看来自己该动一动了。”蓝光绪打通司机的电话,然后就起身出了办公室。

一辆奔驰S600缓缓驶出,大楼的四层窗口人影一晃,接着窗帘拉上,一个人对着电话道:“魏哥,他出去了。”

“嗯,派人将那边安排好,不听话的都关起来。”

魏潇举杯与对面的马三刀碰了碰,将里面鲜红的洋酒一饮而尽。

……

……

下午,时方走进吴关道的办公室。

吴关道照旧在看报纸和杂志,见时方进来,就笑着让他坐。

时方看着吴关道的表情有些僵硬,心下就盘算起来,问道:“书记,你找我有事?”

吴关道点头道:“小时啊,最近工作还好吧?”

时方有些错愕,心说还好?最近我一直不是被压得死死的么,饶是县委里看大门的看向自己的眼光都有写冷淡,何谈好?不过秉承报喜不报忧的原则,他笑道:“都好。”

吴关道:“那就好,还有几天就春节了,一定要稳住啊。”

“这话啥意思?”时方暗自奇怪,不过还是点头。

吴关道笑道:“小时啊,市委可是提名表扬咱们县了,并且咱们的东阿旅游区被评为省级示范单位,市级先进集体。”

时方忙向吴关道道喜,忙说在书记英明的带领下云云,马屁拍的滴水不漏。

吴关道笑容满面,然后又道:“既然市里重视咱们县的旅游经济,那你可要再接再厉,一定要讲工作重心转到旅游区,至于其它的事,就先放一放吧。”

说了半天,这句话才是重点吧?

吴关道的意思,是让想重新调整自己的工作分工?不过这应该是县长办公会议上讨论的事吧?

时方走出吴关道的办公室,脸上依然是云淡风轻的样子,但是接到程树人的电话时,他一颗心不由得沉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