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祖孙进城
"爱书网"网站最新地址为 m.22ff.vip

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

――――《礼记》

……

……

……

人声鼎沸的农贸大市场里,脚跟碰脚跟。

王秀芹是早上赶第一躺着来到县里的。

快过年了,一是想给家里办置年货,如今的时家不像以前门庭冷落,一到过年去送礼的人络绎不绝,家里从来就没有断过人。

所以时为伦出门前特意嘱咐她来县里买点年货,时为伦让她联系时方,让车送她回去,也好多买点青菜和肉。但是王秀芹却是另一番打算,每年别人送的东西都吃不了,蔬菜水果都有,到最后都给邻里相亲分了。

反正农村也没那么多讲究,蔬菜什么的就不买太多,用别人送的就够了。

农村做菜之所以没城里香,王秀芹可是很明白,人家做菜的时候,厨房里一大堆各式各样的调料,就算油也好几种,所以她今天主要是来县里买点材料,至于茶叶和肉么,拿东西太贵,何况也有别人给送的,她没打算买。

所以她来的时候也没有告诉时方,不想因为家里的事儿影响他工作,传出去影响也不好。

“奶奶,小心碰头。”清脆的声音传来。

王秀芹急忙躲过迎面背着大编织袋吆喝着横冲直撞的一个人。

年底了,市场里人多的很。

她摸了摸小丫头的头发,喜欢的不得了,这小丫头比般对般的孩子可懂事多了,今天早上两人五点就起床,抹黑走了几里路,天头还冷,小丫头迷迷糊糊的起来,却是不哭也不闹。

此番来县里,王秀芹也是想给蔺囡囡买几件衣服,她看了看小丫头的羽绒服,袖子都有些短了。

不过她以前也穿过这东西,在农村干起活来也不方便,给小丫头买衣服的时候,她就冒了懵。

二人在市场大厅的摊子上逛了半天,王秀芹也没看准一件适合小丫头的衣服。卖羽绒服的更是没有。

王秀芹低头,指着面前摊位上的衣服问蔺囡囡:“孙女,喜欢哪件衣服,奶奶给你买。”

蔺囡囡拉着王秀芹的手,摇头道:“奶奶,我的衣服还没旧呢。不买。”

王秀芹又看了看摊位上的衣服,然后摸了摸蔺囡囡身上衣服的料子,摊上的衣服质量也不好,穿起来也不好看,但是却贵的不得了。

“去屋里面买?”市场里有童装专门店,但是刚才路过的时候,王秀芹往里面看了一眼,门牌上写着年底优惠大甩卖,全场最低价两百元起。

这还最低价呢?

王秀芹这辈子也没穿过一百块钱的衣服,她又回头看了远处的专门店一眼,心说小丫头的衣服估计是在那里买的。

她摸了摸兜里的钱,要是买完衣服,也就能够回家的车费了,其它的东西又买不了了。

蔺囡囡拉着王秀芹,乖巧的跟在她身边,四处看着市场里的东西,她也是第一次来县里的大市场,好奇的不得了。

“奶奶,那是什么呀?”她指着远处的东西问。

王秀芹笑呵呵的答了一句,心说自己这当奶奶的太抠门了,给孙女买衣服也犹豫半天?

拉着蔺囡囡的小手紧了紧,王秀芹朝童装专卖店走去。

店里很暖和,空气也比外面的好,王秀芹拉着蔺囡囡在门口看着琳琅满目的各式童装,有些愣。心说现在小孩子穿的东西可真花花,那墙上还挂着电视里演的怪物的大脑袋呢?这东西带着出去,孩子的耳朵不得冻掉了?

“买啥呀?”尖尖的声音想起,王秀芹转头看去,旁边椅子上坐的人吓了她一跳。还有这么胖的人呢?估摸着得有二百多斤,长地真实诚啊。

胖老板又说了一句:“把门关上,一会儿冷气都吹进来了。到底买啥呀,说话。”

“声音真尖。”王秀芹嘀咕了一句,然后道:“给孙女儿买衣服。”指着蔺囡囡的穿的羽绒服。

胖老板好奇的看了两人好一会儿,里面一指,道:“那边,哎,我说老太太,你别站在门口啊,挡着别的路了,我还怎么卖东西?”

王秀芹笑呵呵的紧忙往里面走,也不怪胖老板的太度不好,城里人都很厉害,她也是见怪不怪。何况能开的起这大专卖店得老板,怎么也得有几十万吧?态度不好也正常。

她拉着瞪起眼睛不时扫着胖老板的蔺囡囡走到一面墙下,上面挂的都是小孩子穿的羽绒服,不过看起来还真没有蔺囡囡身上穿的好。

联系看了几件衣服的价格,王秀芹心说不时最低价两百么,咋都是五六百啊?款式也不好看,这下可难办了。

胖老板挪着硕大的身躯走近,道:“老太太,你到底想买啥?哎,那白的不能摸,没见着上面写着不买勿碰么?”

王秀芹呵呵一笑,缩回手,问道:“你家门口不是写着有两百块钱的衣服么?”又指着上面的羽绒服道:“这价格也不准呢。”

“啥?”胖老板一愣,就道:“你见过两百块钱的羽绒服?”

“外面就有卖的,才一百多块钱。”王秀芹心说一看你也不怎么出门,我就骗骗你,好杀价。

胖老板一撇嘴,肥肉一颤,道:“那你去外面买,穿不了几天就露毛了。”

她还真信了。王秀芹暗道果然然后就指着自己和蔺囡囡都相中的一件浅绿色羽绒服道:“那件多少钱?”

胖老板只是看了一眼,就道:“六百二。”

“喝?”王秀芹不信,伸手去看价码。

“不用看,我自己家的东西心还没数?想买就掏钱,老太太,我说你这孙女这么俊儿,还舍不得那几百块钱?”胖老板怪怪的说,从旁边搬来一个凳子坐下。

王秀芹一听那老板夸蔺囡囡漂亮,高兴的不得了,心说这城里也不是那么不好说话,看来有戏,然后朝胖老板伸出两根手指道:“两百,合适买合适卖,我也不讲价了,你点头我就拿走。”

胖老板愣住,又突然站起身,挡在羽绒服前面,叫道:“当我这是地摊呢?出去出去,一看就不是什么诚心买衣服的。”

“你这孩子,刚才不是谈的好好的么?这咋就变卦了?”王秀芹疑惑的看着胖老板,心里也有些不满意,我脾气好是好,但这么大岁数了,哪有你这么说话的?

胖老板尖尖的道:“谁和你谈好了,你这老太太……”喊归喊,气归气,但她倒是不好意思开口说些不中听的话。

一个小身影朝胖老板扑上去,胖老板哎呦一声就坐到了地上。

“不准你说奶奶。”蔺囡囡劲不小,推倒了胖老板,大眼睛瞪着。

胖老板气得脸通红,指着蔺囡囡道:“死孩崽子,有娘养没娘教的东西,看我咋收拾你。”说着就要起身去抓蔺囡囡。

蔺囡囡一跳就躲到王秀芹身后,王秀芹一看孙女挨骂,好脾气的她顿时来了劲儿,一把又将刚刚起身的胖老板推倒,也不说话,就站在胖老板面前盯着她。

“死老太太……”胖老板气得也不知道骂啥好,又起身来挠王秀芹。

王秀芹常年在地里劳作,身体好的很,只是轻轻用力,又把胖老板推倒了。

气得胖老板直叫。

她们这么一闹,顿时将路过门口的人也吸引过来,将专卖店围得水泄不通。

王秀芹和蔺囡囡站着,胖老板只要起来就被两人推倒,老板嘴里也是骂个不停。不过都是反复一句,死老太太,死丫头之类的。

这时,一个人从人群里挤了进来,叫道:“婶子,你咋来了,咋不给我打电话,好去接你。”

“小秦叔叔……”蔺囡囡叫了一声。小脸蛋红红的,估计是被胖老板气的。

王秀芹顺手将起身的胖老板推倒,回头道:“是小秦呢,你也来买年货了?”

小秦看着眼前的三人,觉得那老板有些熟悉,就走上前,一看,便道:“嫂子,你这是……”

“小秦?”胖老板一愣,刚才被气昏了头,也没在意,此时才反应过来,就指着小秦的鼻子道:“姓秦的,你当了小副县长的司机就上天了?连亲戚也这么霸道?我这就报警,找程局去评评理。”然后掏出电话就拨通。

“嫂子,有话好说,这位是……”眼前的胖老板是齐天翔的媳妇卢巧,此时吴关道和时方的关系很紧张,小秦就想把这事儿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卢巧打断小秦的话,哼道:“是谁也没用。”

“小秦,你别管,我倒要看看警察来了能咋地。”王秀芹将手里的东西一放,搬了个凳子坐下来。

小秦苦笑道:“婶子,要不我给……”

“不用。”王秀芹挥手打断小秦的话,道:“我才拖我儿子后腿。”

小秦摇了摇头,暗叹一声,平时王秀芹脾气好的不能再好,哪想这老实人发起飙来还真是厉害。

不一会儿,门外吆喝了一声,屋里看热闹的人稀稀拉拉的让开一条路,三个穿着制服的警察走了进来。

小秦朝来人看去,心下一紧,来人是一中队的副队长卢明,也是卢巧的弟弟,齐天翔的小舅子。

事情不好办了啊。他从怀里摸出电话,背着王秀芹发出一个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