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老太发飙
"爱书网"网站最新地址为 m.22ff.vip

人憨至极,眼慈心善,眉清目秀。

――――《方成子杂录》

……

……

……

在县政府工作会议上,程树人公布接下来主管现在的分工问题。

公布后,时方只负责农业,林业和旅游的工作,也标志他在东凭的政治生涯步入另一个低谷。虽然常委排名没有靠后,但是对时方的打击无疑是巨大的。

散会后,程树人看着一脸平静的时方,面无表情的走出会议室。

赵县长过来拍了怕时方的肩膀,然后也叹声走出会议室。

时方能够看到周围同情和幸灾乐祸的目光。

“时县长,咱俩以后还要多交流。”说话的是给时方“分担子”的市委挂职副县长洪冰。

时方朝他点头,心说挂职副县长也要掌实权?还是说这一步动作暗示着什么?

莫非洪冰有留在东凭的念头?

走出会议室,他接到王传林的电话。

“书记,我爸病了。”王传林沙哑的声音传来。

时方一愣,道:“没有什么大碍吧?”

王传林叹声道:“怕是挺不过去了。”

时方心一沉,道:“回家去吧,家里需要你。”

“书记,这边……”王传林迟疑道。

时方道:“没事儿,快过年了,谁也不想闹大,你就多请几天假吧。”王传林明里暗里调查赵三儿的下落,但是毫无进展。时方却心明镜似的,这事跟马三刀和魏潇脱离不了关系。王传林这么一走,下一步棋,该怎么落子?

电话那头的王传林嗯了一声,他知道时方不过是安慰他而已,但是家里的事,百德孝为先,他别无选择。

早上,时方来到办公室,一时觉得没有什么事可做。王传波那边不用他插手,也就相当于他吴关道架空了。不过也好,只要东阿旅游不断发展,他倒也乐于坐享其成。

此时,反倒是他最为放松的时刻。

分别给莫小媛和何郁打过电话,她们俩如今都在家里,倒也没什么让他担心的。想了想,他还是波动梁洛凝的电话,随意的聊了一些,时方能感觉到梁洛凝的心情很好,放下电话的时候,他也是很满脸微笑。

打开电视机,搜索到东阿频道,里面是昨天县元旦晚会的录播。

此次晚上收视率创有史以来最高,原本在黄金时间看电视剧的人们纷纷切台,原因是晚上上出现了很多生活在大家身边的抗战老英雄。

这是之前时方专门建议电视台举办晚会时邀请各乡村的老党员和老战士参加的结果。

晚会上,吴关道和程树人一改常态双双到场,吴关道甚至还兴奋的在台上唱起了老红歌,晚会的气氛也达到最高潮。

电视里响着主持人的结束语,时方的电话提示短信来了。

平时只有莫小媛会发信息给他,笑着打开。

到警局的时候,偌大的办公室内只有王秀芹一个人站着,小秦一见到时方,紧忙赶上来,苦笑道:“老太太发飙了,把卢队长的衣服都扯坏了。”小秦指了指坐在椅子上不断无奈叹气的卢明,扳过来一个椅子,让时方坐。

时方摇头,走到正气的满脸通红,训着卢明的王秀芹面前,拉了她一把道:“妈,你真是哪来的火气?”心说多久没见过老妈发火了?

卢明一看到时方,跟见了救星似的,苦笑道:“时县长,是我工作态度不好,让老太太受惊了。”心说自己不就是忍不住为姐姐抱了一句不平么,这老人家火气也太大了吧?

他接到电话赶去童装店的时候也是有些不情愿,他与齐天翔和卢巧的关系并不好,也知道自己姐姐的脾气,以前这店里夜发生过不少事,但基本都是卢巧的不是,所以卢明赶去的路上正盘算着怎么给自己的好姐姐消气,然后将事情化了。但是当他赶到现场时,也有些错愕,接着有些气愤,他那原本嚣张的不得了的姐姐正狼狈的跌坐在地上,委屈的直掉眼泪,看情况是受了欺负。

卢明一气,也没有问情况,就朝王秀芹冷声道:“哪来的,跟我去局子。”

几个警员就要上去抓王秀芹,哪知看似老实的王秀芹抄起坐下的凳子就打,吓得几个民警纷纷躲避,一时间屋内看热闹的民众也一哄而散。

卢明没辙了,心说人家一个老太太,总不至于强行去拿吧?何况受害人是自己的姐姐,以后难免会有人说他徇私舞弊,要是传到上面去,对他可是大不利。

正在左右为难的卢明却听王秀芹说道:“我们也不是不讲理,警察在哪呢,我自己上,咱们就到公安局去说理去。”说着就拉起蔺囡囡就自顾自的上了警车。吓得司机开车时候手还有些抖。

进了公安局,卢巧就来了劲儿,非要让卢明将王秀芹拷起来,甚至诬陷王秀芹说拐卖儿童。

卢明看着眼前的祖女二人也有些怪异,就随口问了一句。

一旁原本默不作声的小秦凑到卢明的耳边说了一句,顿时让卢明面露凝重。

王秀芹一听对方诬陷自己拐卖儿童,老太太顿时就发飙了。

卢明理亏,卢巧胆怯,场面就成了时方进来的情况。

王秀芹见到时方,气还没消,怒道:“喜儿,你说,我孙女哪里没教养了,我哪里拐卖孙女了?当警察地咋了,警察就能血口喷人呢?”

“妈,小卢也是工作么,咱们别生气了,好吧?”然后又低声在王秀芹耳边说道:“这小卢平时和传林关系铁着呢,都是自己人,再说,这好歹也是公安局呢,先回家吧?”

王秀芹愣住,然后点了点头,脸色好了些。

时方朝卢明道:“卢队长,真是抱歉,给你们添麻烦了。”

然后又安顿了一下卢巧,就由时方做东,将一众人拉到东阿酒店吃了顿饭。

卢明虽然是齐天翔的小舅子,但是二人的关系并不好,原因就是卢明看不惯齐天翔整天摆臭架子,因为这,他也很好与自己的姐姐来往。饭桌上,卢明却与时方聊得很投机,平日他就从王传林口中听说过不少时方的事迹,此时这么一接触,卢明也开始对时方打心里佩服起来。

两个主要人物谈得很开,这顿酒席气氛也就异常好。

回家的时候,王秀芹气消了,就问在沙发抱着蔺囡囡,不断搔小丫头的痒的时方道:“喜儿,不会给你添啥麻烦吧?都是妈不好。”

“妈,你想哪去了?没事儿,这点小事,你儿子摆不平还咋混?”虽说这事儿难免会传到吴关道的耳朵里,但是原本就是卢巧出言不逊,而且卢明也没有计较,这事儿也就算了,聪明如吴关道也不会抓着不放。

王秀芹听时方这么一说,脸色顿时好转,然后就和时方说了此番来东凭的目的。

时方苦笑道:“妈,你说你来了,也不说一声。老祖宗也是的,就让小丫头这么跟来了?冻着了咋办。”然后心疼的问懒洋洋的靠在他怀里的蔺囡囡哪里不舒服,看得王秀芹打了他几下。

王秀芹道:“老祖宗前几天就跟一个从哈市来的老头子走了,说是年后才回来呢。你爸也出门办事儿去了。”

“老祖宗走了?去哪了?”时方问。

王秀芹摇头道:“你又不是不知道老祖宗的脾气,谁敢问呢?”

时方道:“那么大岁数,出去了磕着碰着咋办?万一……”

怕……

王秀芹打了时方一下,嗔道:“就说丧气话。”

时方呵呵一笑,还是不放心,想给老祖宗打电话问问,但还是作罢。出去走走也好。

砰砰……

一家人聊着天,时方家的门就响了起来。

“叔叔,我去开门?”蔺囡囡噔噔的跑向门口。

门开了,小丫头站在门口道:“漂亮阿姨,你找谁呀。我是蔺囡囡。”

“啊,这不是时县长家么?”门口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

时方一听,就起身迎了出去,道:“囡囡,快让阿姨进来,陈华同志,你来有事么?”

陈华神情焦急,时方能够看到她鱼尾部位很阴暗,隐隐有些黑气,这气色,于是又问道:“乔坤出事了?”鱼尾和奸门部位有黑气,就是夫妻宫有阻滞,也就是陈华的丈夫肯定出了什么事。

陈华听时方一问,站在门口眼泪就啪嗒啪嗒的掉了下来,道:“我先前给你打了电话,又去了县委,你都不在,就……”

时方听陈华说着,也知道他此时心里焦急,憋着一肚子委屈呢,拿出手机看了看,还真有几个未接来电。

等陈华平静了,将她拉进屋,王秀芹也坐了过来,看着梨花带雨的陈华也有些唏嘘,有些粗糙的手开始给陈华擦眼泪,她温声道:“闺女,别哭,有事慢慢说。”

陈华哽咽道:“乔坤失踪了,家里的柴火垛也被人点着了。”说完哇的一声,就扑在王秀芹的怀里哭了起来。

王秀芹轻轻的拍着陈华的背,疑惑的看着时方。

时方道:“是一个受害的民众,没多大事。”心里却是掀起了滔天巨浪。

陈华哭声渐消,平静下来,脸色微红,道:“时县长,我,给你添麻烦了。”

“不麻烦,他们当官的就该给咱们老百姓做主。”王秀芹握着陈华的手,温声道。

蔺囡囡也被陈华的情绪感染,在另一旁拽着她的衣角,小脸也有些黯然。

时方看着疑惑的面对王秀芹的陈华道:“这是我妈,嗯,那是她孙女。”然后又道:“妈,囡囡的衣服还没买呢吧?让陈华陪你们去吧。”

三人讶然。

时方朝陈华道:“其它的事情,就交给我吧。不过你可要保证完成任务。”出去走走,兴许能缓解一下陈华的情绪。

他又拿出电话打给小秦,让他陪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