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干妈干姐?
"爱书网"网站最新地址为 m.22ff.vip

诗曰:男女三阳起卧蚕,莹莹光彩好儿郎,若是纹理来侵位,宿孽平生不可当。

――――《柳庄神相》

……

……

……

晚上,拎着大包小包的三个人回到时方家,陈华顺便买了一些菜上来。

她情绪好了不少,有时甚至能和王秀芹有些说笑。目光看向蔺囡囡时更是柔柔的。

她婚后也没有儿女,对小孩子尤其喜欢,更别说是聪明懂事的蔺囡囡了。

“干妈,漂亮么?”蔺囡囡进屋就拿起刚买来的一件白色小毛衣比划着陈华看。

时方一愣,干妈?然后又怪怪的看了与平日完全不一样的蔺囡囡一眼,今天也太活泛点了吧?估计是逗陈华开心呢。

“妈,咱家囡囡真漂亮。”陈华笑呵呵的挽着王秀芹。

“妈?”

时方呆住,然后脱口而出。

王秀芹笑道:“瞧你那傻样,快过来叫干姐。”

“干姐?”强自镇定,想起了两人之前有过的旖旎,不知觉的,心有些热。

陈华似乎也是想到了什么,粉脸也有些红。

最后,时方才从三人的口中得知,原来开始陈华对蔺囡囡喜欢的不得了,就想认小丫头当干闺女,王秀芹与陈华一番交谈后,对陈华的经历深有感触,也看陈华颇为顺眼,于是三人之间就在路上开了认亲大会,蔺囡囡成了陈华的干女儿,陈华做了王秀芹的干闺女,当了时方的干姐姐。

菜是陈华做的,说是特意孝敬王秀芹的,蔺囡囡也小大人似的洗了个菜,也说是孝敬自己干妈的。

时方只有坐在小凳子上不断的洗菜,再洗菜。

吃饭的时候,几个人都刻意找一些开心的事聊着,都很高兴,也就把不快暂时忘了。

但是时方能够看出陈华眼中的忧色。

饭后,时方洗碗,陈华收拾屋子,小丫头来回乱跑,一会儿问陈华自己漂不漂亮,一会儿跑到时方身边撒娇。

收拾完毕,陈华见天黑了,就朝道:“妈,小,弟,我先回家了。带会儿就看不清路了。”

王秀芹嗯了一声,朝时方道:“开车去送你姐。”

“啊,不用,我自己回去就行,这么大的人了。”陈华脸一红,连忙摆手,又道:“妈,放心吧,这的路我熟的很。”

王秀芹摇头,执意要时方送。

时方也道:“额,姐,我送你。也不麻烦。”

二人一路上也没什么话,到了陈华家楼下,她盈盈的看着时方道:“时县长,干妈那,真是给你添麻烦了。”

时方忙摇头道:“一家人不说两家话。”

“上去坐坐吧。”陈华也不等时方答应就下了车。

时方苦笑着上了楼。

坐在沙发上喝了三杯白水,时方无聊的敲着茶几,然后抬起手一看,上面都是灰。

陈华去他家两次,都给他打扫过屋子,而且上次来的时候,能够看出她很爱干净,这屋子都落灰了?怕是这几天陈华的情绪都很低落吧?

刚才陈华说是进屋去取东西给时方看,这让他不由得想起上次的事儿。心头跳个不停。

不一会儿,想象中的呼唤没来,陈华拿着一个本子走出来,眼睛有些红,头发有些乱,显然是刚刚哭过。

“时县长,这是我前几天从娘家带来的资料。”然后她又叹道:“我上次回家送乔坤,再去问那几个受害者的时候,他们都反悔了,矢口否认以前的事,县长,你说,这事儿是不是办不成了?”说完眼泪又止不住往下掉。

时方心有所动,然后伸手去给陈华抹眼泪,她却躲了开去。

然后陈华起身走向原来乔坤住的屋子,将门关上。关门的时候又忍不住掉眼泪。

陈华回身往客厅里走,就觉着腰身一紧,接着就是胸口一热,一双大手已摸了上去。

“时县长,今天,不行……”陈华的情绪有些低落,显然没有兴致,不过还是因突然被袭而有些惊羞。

时方也不说话,将刚刚关上的门推开,便顶着陈华进屋。

陈华一惊,道:“这里,不行,时县长,我们出去吧,好吧?”

时方不管她,胯部在陈华丰满的臀部研磨,感受着时方的坚硬,陈华脸红的跟滴血似的。

嗯……

裙底一凉。

陈华最喜欢穿裙子,冬天也是。

将她肉色的棉丝袜退到膝盖,时方就解开裤带,蹬掉皮鞋,然后腰身前探,硕大的坚挺就开始在陈华的黑色底裤上磨蹭。

啊……

陈华娇呼,底裤上见了水渍,她快速看了一眼墙上的巨大婚纱照一眼,眼睛又快速闭上。

“时县长,去我卧室吧?”

她做最后的挣扎,心里有愧疚,有热情,有羞赧……

时方掀起陈华黑色的裙子,退到腰际,嫩白的臀部和深深的沟壑映入眼帘,他拨开陈华的底裤,忽然长驱直入。

“哦,别,别,窗帘还没拉上呢,额……”

陈华忙夹紧双腿,手抓紧时方的腰,急促的喘息。

时方揽住陈华纤细的腰身,挺动着朝窗户靠近。

哗啦一声,窗帘拉上。

嗯……

陈华便爬在窗台上,哼哼唧唧的任由时方驰骋。

……

不一会儿,陈华就大叫一声,瘫软在床上,此时陈华正背对时方趴在床上,时方站着。

“谢谢,感觉好多了。”陈华一边喘息着,一边流着眼泪,不过眼中的绝望消散不少。

时方看着进去一半的丑东西,摸了摸白嫩的臀部,唤道:“干……姐……”

“啊,不要。”陈华娇羞难抑,扯过被子就盖到头上。

“姐,你吃饱了,小弟还饿着呢。”时方苦笑的提起陈华的底裤一角,却没有扯掉,忽然手一松,底裤就啪的一声与臀部进行激烈的碰撞,带起一阵涟漪。

陈华嗯了一声,便朝后拱了拱,险些将时方撞倒。不过坚硬又进去不少,惹的时方一阵舒爽,直觉洞穴的尽头有什么东西旋转吸缩。

陈华更是不堪的娇躯扭动。

“还是不尽兴啊。”时方苦笑嘀咕着。

陈华回头瞄了一眼,道:“真装不下啊。”

时方在她白嫩丰满的大腿上看了一眼,将因为刚刚动作太大而有些卷上来的丝袜退下去,又掖也掖陈华有些下坠的裙子。

他两手按住陈华的大腿两侧,然后将两条白生生的大腿夹紧,臀部的肉开始聚集。

时方的坚硬一头顶进洞穴,剩下的部位就被臀下的嫩肉包紧缠住了。

美妙的感觉传来,时方忍不住快速的动作起来。

陈华又唱起来不着调的歌。

……

……

“以前上班的时候,总有人想占我便宜,那时大坤总是第一个站出来帮把他们吓跑。”陈华眼睛里闪着泪花,继续将她之前的故事:“当初结婚的时候,我也是想,找个老实人就嫁了吧。安安稳稳过一辈子,总比心惊胆颤的大富大贵强。何况大坤又向着我,我……”说完,陈华又趴在时方怀里哭起来。

“你,你说他不会有事吧?”陈华挪了挪了丰满的身子,露出雪白的胸部,上面的事业线里却是赤红一片。

刚才时方一时兴起,又做了新花样,陈华也腿半推半就的做了。

时方目光落在上面,身后去抓了一把,道:“吉人自有天相,乔坤遭了半辈子罪,老天爷再也舍不得折腾他了。你还不信我么?”

感受到时方的目光,陈华脸一红,用被子将身子盖住,道:“现在都火燎似的疼,我怎么出门呀?”然后摸了摸同样有些红的脖颈。面露苦色。

时方今天就打算胡闹下去,知道陈华的心结一时打不开,还不如不让她去想。

见陈华撩人的动作,又想起刚才的舒爽,便又钻进被子里,道:“姐,咱们再来一次吧?”

“啊,别叫了……”陈华不敢去推时方,就朝后躲,道:“真受不了了,现在浑身哪都疼。”

她这么一动,时方顿时欲-火更甚,便伸手抓住陈华白嫩嫩的大腿,笑道:“再来一次就好了。”

“做多了,对你身体不好。”陈华无奈,只有换一种方式,身子忍不住轻颤着,带上一片晕红。

她之前对这事看的很淡,也没有太多兴致,但是如今和时方这么一来,反倒是渐渐迷醉其中。

刺激,兴奋,一点点的愧疚……

种种情绪纷至沓来,让陈华忍不住将身子无意识的朝时方靠了靠,这样时方抚摸起来更加舒服了。

“他怎么总喜欢从后面?”陈华将脑袋埋进被子,羞怯的想。又将丰满的臀部朝后蹭了蹭。

感受到一片火热,她又抑制不住的喘息和叫喊起来。

“要是干妈知道,我没脸活了。”喘息中的陈华忽然道。

时方心头一热,更加卖力。

……

……

和陈华折腾到晚上十点点,直到她睁眼睛的力气都没有,时方才满足的吻了吻她,开车回家。

但是路上的时方却没有丝毫被满足的兴致,一系列突发事件让他猝不及防。

这县里事情多,而且繁杂,不像在镇里,虽然看似棘手,但是条理清晰。

直到此时时方还是不能全悉到底一系列事情背后的手是蓝光绪的还是来自更隐秘的势力。

电话响起,是

何郁打来的,这个时候还不睡么?

“大县长,准备什么时候报道,我稿子已经写好了。肯定立竿见影。”何郁咯咯一笑又道:“让他们用狗撵咱们。”

时方听到何郁的说话,心情好了些,他虽然不知道现在真正的心里,但是一点可以肯定,现在的她比以前心情好很多。

有些事心照不宣,或许更好吧?

时方沉吟一会儿,就道:“报道的事情先压一压吧。”

“不报道?”何郁又道:“那咱们不是白拍了?”

时方道:“不会,你将稿子留好,先等一等吧。”

何郁了一一声,在那边嘀咕了几句,不过时方没有听清,接着就挂了电话,时方隐约听到电话那头有人在叫她。

开车回家,蔺囡囡已经睡下了,时方和王秀芹打声招呼,就躲进卧室里写写画画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