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有喜有愁
"爱书网"网站最新地址为 m.22ff.vip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淮南子人间训》

……

……

……

2013法国杯世界花样滑冰大奖赛第五分站赛在极北省哈市光辉体育馆举行,而女子花样滑冰个别项目比赛却设在进来被誉为“小莲池”的东阿举行。届时,将有来自15个国家的102名世界顶级花样滑冰运动员参加比赛,参赛总人数约为180人。

近年来,随着运动员技术水平的日益提高和优异成绩的取得,共和国花样滑冰在国际冰坛的影响日益增强,国际滑冰联盟(InternationalSkatingUnion)和世界各国协会纷纷希望和积极支持我国承办包括四大洲花样滑冰锦标赛、世界花样滑冰大奖赛在内的各类顶级国际赛事,这些赛事的举办对于进一步促进我国花样滑冰运动深入发展将有非常积极而深远的意义。

共和国于2003年起开始承办世界花样滑冰大奖赛,至今已经连续成功举办四届。其中,前三届在首都京城举办,随后由于首体奥运场馆改造,2006年改在苏北省中山市举办,2007年在极北省省哈市举办。此次拿破仑杯是国际滑联的顶级花样滑冰赛事分站赛重回哈市,相信定能让共和国观众再次欣赏到曼妙多彩的世界级花样滑冰视觉盛宴。

2012年夏季刚刚落成的东阿体育馆占地三百多平方米,主要用于冰上运动的比赛,在成功举办过全省以及全部花滑锦标赛后,如今已有承办世界级比赛的能力。

东阿体育馆是通体雪白的建筑,流畅的线条和大方的外表,就像一个凭虚御风的仙子,悠然的卧在群山之中。

来观看比赛的观众正有秩序的排队入场,国内国外的都有。

对于顺路来旅游的游客来说,能够观看世界级的“冰雪仙子”比赛,无疑让他们喜出望外。所以门票出售的第二天就已是销售一空,一票难求。

而这些所谓的一票难求不过是普通观众而已,对于时方来说,比赛的门票在印刷出来的第一刻就已经到了他的,饶是给哪个政府部门哪个领导送,主办方也要征询他的意见。

“叔叔,这么多人,排队干嘛?”条幅上的字,对于九岁的蔺囡囡来说直如天书一般,很多外语饶是时方也认不全。

两人下午就从东凭赶来观看比赛,一是因为时方想给蔺囡囡一个惊喜;二是,他最近被架空,闲得很;三是,他也想亲眼看看比赛上的月欣然有着何等风采。

脑海里出现一个广袖纷飞的仙子形象,时方有些出神。

“喂,走不走啊?”为了体验一下氛围,时方是带着蔺囡囡排队的,由于人多,而且体育馆位于坐落在山坳里的旅游区中心,一丝风也没有,所以并不是很冷。

时方刚要拉着蔺囡囡朝前走,就已经被身后的一个膀大腰圆的年轻人推出队伍。

时方朝对方看去,叹了口气,对方虎视眈眈的眼睛,让他有些心烦气躁。而那人怀里的小女朋友正满眼小星星的看着自己的“大卫牌”男友。

时方摇了摇头,那年轻就问道:“咋地?有啥说法啊?”

“现在的年轻人呢。”时方哭笑不得。

手一暖,蔺囡囡的小手伸了过来,她娇声道:“叔叔,我们不理大坏蛋,走吧。”

再去排队?时方抬头朝后面的队伍看去,由于天气冷,很多人没有起太早来排队,但是却想不到今天来了这么多人,于是当比赛快要开始的时候,还有很多人没有入场。而此次主办方规定,为了维持比赛的秩序,比赛开始后严禁入场。这下人们都急了,不至于让我们花了钱没比赛看吧?此时已经有些年轻力壮的人推搡起来,场面有些乱。

作为受害者的时方更是深有体会。

“小丫头,谁谁呢?”年轻人怀里的女朋友不乐意,瞪着蔺囡囡,脸拉的老长。

时方心说你都把我们推出来了,还不让我们抱怨了?杀人还不过头点地呢。他目光一冷,朝两人盯去。

看的两人齐齐打了个突,望着不怒自威的时方有些胆怯了。

见两人有些示弱,时方也不想太多计较,于是抱起与瞪着两人的小丫头朝前走去。

啊呀……

挤什么呀?别挤……

刚刚的两个年轻人也成了受害者。

“这王传波是怎么安排的?这种情况应该想到吧?”时方便走边嘀咕着,然后打通王传波的电话。

经过时方一说,王传林讶然道:“有这情况?我看看。”他此时正在体育馆三楼的办公室呢。

“书记,是我疏忽啊。我检讨。”王传波道。

时方道:“这可不是检讨的时候,你要抓进想办法解决。”

“嗯,我马上打开后门和应急通道,让观众尽快入场。”王传波随机应变。

时方点头说好,然后又道:“嗯,我现在就去后门,你和管理人员打声招呼,我带着小孩子呢,冻坏了。”怀里的蔺囡囡小鼻头都红了。

各位观众,现在另增两处检票口,一处在……

体育馆外顿时热闹起来,时方抱着蔺囡囡也加快步子朝后门走去,此时已经有腿脚快的年轻人朝他这边跑来了。

走近了,后门虽然开了,但是只有两个保安,却没有工作人员开始检票。

一帮子人站在时方后门,其中就有刚才推搡时方的两个年轻人。

“喂,不是说这边检票么,怎么还不开始?”那个年轻男子叫道。

还让不让人看比赛了?

就是啊,你们这是怎么办事的?

退票……

人越来越多,吵闹声很大。

“你们两个,对,就说你呢,排队。”保安全身武装,指着那个年轻人。

年轻人叫道:“凭什么,他怎么不排?”

时方一阵好笑,心说你还抓住我不放了?

他抱着蔺囡囡就朝里面走,看的年轻人发愣,然后对保安道:“喂,你看,他不检票就进去了。”

“闭嘴。”保安喝了一声。

然后立正,挺腰,给时方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时方点了点头,在年轻人惊讶,困惑的目光中走进体育馆。

刚进门,王传波就迎了出来,他苦笑着朝时方道:“你怎么也排队去了?”

“接近群众嘛。”时方说完呵呵一笑,王传林也是哈哈一笑,然后朝时方道:“比赛快要开始了,咱们去楼上吧。”

“楼上?”时方一愣,道:“我是带着囡囡来看比赛的。”

“看什么比赛呀,叔叔。”小丫头现在还迷糊着呢。

时方抓过她的小手捂了捂,道:“你不是喜欢神仙姐姐么,咱们今天就看她。”

“真的?哇……”下丫头高兴的一蹦,两个小辫子一跳,她就扑在时方身上,吧嗒一下亲了时方一口。

时方咧嘴直笑。

王传波也跟着笑起来,伸手摸了摸小丫头的头,有些出神。

“怎么样,我家闺女漂亮吧?”时方看着王传林,又道:“什么时候也要一个?”

王传波出奇的脸一红,搔起后脑勺,也不说话。

“马上去看比赛,有事待会儿再说吧?”时方猜着估计没什么要紧事,该吩咐的在昨天的旅游工作会议上已经说透了。

王传波一愣,怪物似的看着时方,道:“老书记,你可落伍喽。”

“哦?”时方不明所以,不过对王传波还会开玩笑倒是觉得有些新奇。

王传波笑道:“这么好的体育场,花了上千万,再没有贵宾包间,那不是落伍?”

时方也恍然,却摇头道:“不去了,我们这票是前排座,去体验一下现场气氛嘛。”

他一旁的蔺囡囡也是大眼睛发亮。

比赛不到五分钟就开始,现场的人也是纷纷入场落座,偌大的体育场内,座无虚席,此时正放着热场音乐。

接着音乐停,主持人的声音响起。

比赛正式开始。

首先出场的是白俄罗斯选手普夏涅娃,是大赛的四号种子选手。

支持人介绍前三位的种子选手分别是,来自韩国的金妍儿,来自乌克兰的诺娃,来自西班牙的戈娜。

没有月欣然?

其实在昨天的体育快讯上就已经报道了月欣然因伤不能参加此次的大奖赛。

不过来这里看比赛的多半是到东阿旅游的游客,很多人并没有看新闻,所以不知道月欣然缺席的消息。

饶是时方也不知道,蔺囡囡更是不知道。

场内顿时发出失望的呼声,支持人也不得不维持场内的秩序。因为很多人已经退场了。

不过大部分人虽然是月欣然的粉丝,同时也是花样滑冰的爱好者,为了尊重比赛和选手,自然留下来继续观看比赛,同时也为场上选手精彩的表演毫不吝啬的送上掌声和欢呼。

走的大部分人自然也不是这项运动的铁杆粉丝,饶是在场的一部分也不是为了看比赛,而是看美女。

“囡囡,失望了吧?”时方问一旁小脸专注的小丫头。

蔺囡囡摔了摔小辫子,道:“叔叔,看比赛。”

“神仙姐姐没来啊。”时方对场上的普夏涅娃没什么太大兴趣,他其实一点也不动花滑的技术动作,来了也不过是找气氛,然后是看美女。

而普夏涅娃选择的背影音乐他也没听过,挺起来很有节奏感,但却没有什么太大韵味,她人长的也是一般,所以时方想逗了逗小丫头。

小丫头听时方一说,就哦了一声,然后继续看比赛,大眼睛不时的一亮。

“囡囡,你能看懂啊?”时方继续问。

小丫头快速点头。

时方嘿嘿一笑道:“囡囡真厉害,那个姐姐漂亮么?”心说看懂才怪,我咋看不懂呢?

小丫头柳眉一皱,快速的看了一眼,没有回答,又转头,看来是不想错过比赛的一分一秒。

“叔叔看她不漂亮。”时方说。

“哎……”小大人似的叹了口气,蔺囡囡小身子离时方远了一点。

“囡囡,你看什么呢,说给叔叔看?”时方朝小丫头坐近一点。

“叔叔。”蔺囡囡大眼睛水汪汪的看着时方,小嘴撅了起来。

时方讪讪一笑,就不吱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