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惨案(上)
"爱书网"网站最新地址为 m.22ff.vip

当程浩到达野火镇的时候,夜已经很深了,镇子里一片狼藉,街道上四处堆满了被胡乱丢弃的杂物,没有一个活人。许多尸体横七竖八倒在地上,街道上的青石路面完全被鲜血染红,散发着浓烈的血腥味。

白天的屠杀肯定很惨烈。萨拉母女神色紧张的四处翻找,不过却始终没有发现丈夫的尸体,虽然这算不上什么好消息,但是却能让她一直绷紧的心弦稍微放松了一下,毕竟找不到尸体,就有活着的希望。踩着脚下黏黏的血液,程浩脸色越来越苍白,胃袋也不停的抽搐着,随时都有可能吐出来。

这种漠视生命的情况在地球上已经有很多年没有见到了,一直以来,在程浩的意识中,人类生命高于一切是至高真理,所以他对眼前的景象深感愤怒,可是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看一下这些人中还有没有没死透的。

可是经过搜索之后,彼得却告诉程浩这儿没有任何生命特征,也就是说,这些人,都已经变成尸体了。程浩一行人穿过鲜血满地的野火镇中心街,来到一个广场前面。小广场里面的情形更加令人发指!在这广场的中心位置,无数焦黑的尸体被杂乱的堆放在一起,有些甚至还冒着烟,显然这些人是在这儿被活活烧死的――这从他们那僵直的身体和扭曲的表情上就能看的出来。

程浩对着广场默默的地下头颅,表达着自己对生命最基本的尊重。彼得却在一旁吼了起来:“这里的教会,真是太残忍了!连我这个机……铁石心肠的人都感到无比愤怒。”根据机器人三大定律,人类的生命是世间最珍贵的存在,尽量挽救每个人的生命这条指令,从它们诞生之初就被烧录在了自己的主板上,拥有最高级别的优先级,也永远不能被删除――当然战场上除外。

萨拉母女已经预料到会有这种后果。审判到底有多可怕,这个大陆上每一个人都心知肚明,可是她依然为前惨绝人寰的景象感到无比悲伤。她站在胖子身边,不停的擦着眼泪。眼前的这些尸体,曾经都是他的邻居和朋友。

看到眼前的这一幕景象,程浩更加坚信了这次所谓的审判是一场天大的阴谋。根据《艾斯德尔编年史》,程浩知道如果是真的对付黑巫师,简单的将这些人杀死烧焦,不但丝毫威胁不到这些邪恶的家伙们,反而助长了它们的实力――这些尸体,是黑巫师用来打造死灵大军的绝好原料。难道教会这些人会傻到给自己的敌人送武器么?显然不可能。

不过,现在纠结这些情况是没有意义的――自己太弱小了,什么都做不了。想到这里,胖子叹了口气,对彼得说道:“扫描,找一个整洁一点的住宅,今晚我们住在这儿了。”萨拉因为悲伤过度,脸色又开始苍白起来,她已经熬不住长途跋涉了。

萨拉也点点头,指了指它们右边的一条路,说道:“我们在这里先呆一晚上,明天您可以顺着这条路走下去,大概半天就能走到千落城。”然后他看了看自己的女儿,继续说道:“我祈求您,将我的女儿带去千落城,她是千落魔法学院的学生,您只要将她送到城里即可,在哪里没人人敢对千落魔法学院的人动手。求您了。”

程浩没有回应萨拉的祈求,只是问道:“萨拉夫人,那你呢?”还没等萨拉回答,佐伊小MM开口了,她说道:“我回到学校之后,马上带老师赶过来,她可以救妈妈。只是我现在太弱了,保护不了爸爸妈妈。”说着说着,眼圈一红,眼泪就想掉下来。

萨拉赶忙摸摸她的脑袋,安慰道:“那妈妈等佐伊小姐带着自己老师快来哦。妈妈可不想等太久呢。”

双眼含泪的小姑娘狠狠的点点头,心中发誓一定要治好自己的母亲。程浩想了想,从戒指里摸出一针抗生素。这是急救包里唯一的一支抗生素,为了方便,这剂抗生素是固定在注射枪上的。只要将针头插入静脉,按一下注射按钮就能使用。

这时胖子举着注射枪,对萨拉说道:“夫人,这个东西可以很有效的防治你的伤口不被感染……呃,就是不会变黑,流出很多恶心的汁水……你能明白么?”

萨拉疑惑的看了看程浩手上的‘武器’,迟疑的点了点头。

程浩接着说道:“那我现在要为你注射,这个东西要插入你的身体,可能会有点疼。但是如果不这么做,您可能熬不到佐伊小姐老师的到来。”

真的撑不了那么久,那一圈伤口已经开始发炎变色,她先前说的那些话,只不过是安慰自己的女儿而已。就算是佐伊带着老师赶来了,恐怕也只能找到萨拉的尸体。

佐伊这时已经有些信任程浩这位大叔了,可是看到他对自己的母亲举起一把奇怪的武器,又马上变得凶神恶煞起来,甚至还张开双手把自己的妈妈护在身后。

萨拉苦笑的摇摇头,对程浩说道:“阁下您不要见怪……”然后轻轻的对佐伊说道:“佐伊,没事的。这位叔叔不会伤害妈妈的。”

叔……叔叔?我有那么老么?胖子感觉自己的自尊心严重受伤。可实际上他怪不得人家,两三个月没刮过胡子了,看上去跟野人似的……至于彼得……靠,看上去就是个典型野蛮人,最多也只能算一个还有点小帅的野蛮人。

佐伊半信半疑的盯着程浩的肥脸看了半天,怎么也觉得有些不踏实。可是妈妈的伤口确实很可怕,只好暗道:“若是敢对妈妈做点什么,我定然……咬死他!”程浩先生略带尴尬的挠了挠下巴,然后抓起萨拉夫人的手腕,将整整一针抗生素注入了她的静脉。

看到程浩将注射枪从萨拉体内拔了出来,小佐伊赶忙过来扶住自己的妈妈,问她感觉好点没有。看到自己的母亲点了点头,她这才放下心来,看向程浩的眼神终于不再那么戒备了。

这时彼得的扫描已经结束,在他们附近的那座镇子上唯一的一座小教堂却是这地方目前最干净的居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