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惨案(下)
"爱书网"网站最新地址为 m.22ff.vip

野火镇上的教堂很小,却非常精致。教堂里的光明众神石像虽然不大,却无一不是精雕细刻的作品。教堂中间的巨型十字架上溅满了鲜血,看上去恐怖而诡异。不过除此之外,整个教堂还算是干净整洁。据萨拉说,原本居住在这里的神父是一个简朴而专注的老人,他每天都会将教堂打扫的非常干净,所以,镇上的人都觉得这小教堂很神圣。这不光是对神的敬畏,也有对老神父的尊重。

萨拉说,这位老神父,是在用自己的整个生命来谱写和传播神的光明。可是这样的一个人,却遭受了自己上司的残酷审判。萨拉捂着自己的伤口,痛苦的跪在十字架面前,泪眼婆娑的反复向自己心目中的神询问,这小镇上的人到底犯了什么罪孽,才会招致如此惨烈的惩罚!

十字架当然不能告诉他答案。程浩有点不忍,便过去轻轻把萨拉从地上拉了起来,对她说道:“萨拉夫人,你需要好好休息。”然后对着小姑娘佐伊说“找间客房,带你妈妈去休息。你应该知道这儿的客房在什么位置吧?”

佐伊点点头,拉着自己母亲的手,慢慢的向神像后面走了过去,

然后胖子对彼得说道:“你也去找个能休息的地方,对了,找找看这儿有没有什么衣服没有,我们都得换件衣服了。”

可怜的机器人刚刚将教堂大厅内的血迹擦拭干净,便又被指派了新的任务,彼得有些不太爽,但是对于程浩的指令,他没有违抗的权限。便嘟嘟囔囔的开启了扫描器。

彼得突然大叫一声,道:“BOSS,下面有人,还没死。”

程浩被彼得的这一声大叫吓了一大跳,然后赶忙问道:“活人?哪儿?”

一道投影从彼得眼中射出,同时他口中说道:“这儿,红色区域内,在我们的正下方大概五米处。我刚才在外面扫描的时候没有扫描地下,所以没有发现这个家伙。”

程浩看了看投影,然后对彼得说道:“加大扫描精度,寻找入口。”程浩话音刚落,他面前的立体投影的亮度陡然增加,一行行的数据从投影上闪过,然后一个绿色的箭头指向了他们身前的十字架。

“嗯?这个十字架就是地下室的入口么?藏的不错。”程浩打量了一下这个十字架,然后用力的扭了扭十字架下面的椭圆形底座,伴随着一阵轰隆隆的声音,旁边的一块青石地板沉了下去,露出了一组向下的台阶。

彼得收起了扫描设备,率先顺着台阶向下走去,它的一只左眼变成了可以提供照明的小功率探照灯,将这乌黑的通道照的透亮,一个满脸血迹的老头正在台阶的最下面,勉强抬起右手遮挡着彼得的灯光。

不过在灯光的照耀下,他脸上的惊慌纤毫毕现!

程浩皱了皱眉头,心想这个满脸血迹的家伙应该就是萨拉口中的老神父了,不然谁还能知道这教堂中如此隐秘的所在?便开口喊道:“神父?”记过这一嗓子让老头很害怕,他此时根本看不清程浩的样子,还以为自己的藏身之处被那群净化骑士发现了。

他们怎么找到这儿的?神父多年古井无波的灵魂今天分外惊恐。于是他便大喊道:“你们这群披着光明外衣的恶魔,走狗,今天,你们休想从我这儿得到一点消息。LumosSolem……”

说完这句话的老神父突然从墙角边缘处直直的站到了通道中间,随着老神父情绪激动的吐出这几个词组之后,胖子看到空气中的魔法元素躁动起来,然后火元素沸腾着涌向老神父的双手,紧接着一大团火焰在他双手燃烧起来,神父双手往前一推,那火球便急速冲彼得飞了过去。彼得大叫一声:“靠!”直接伸出右拳,一拳将那火球击爆!

胖子有点纠结,自己的火球术那就这么悲催捏???当然胖子自动忽略了,他从知道魔法这回事到现在也总共没有几天这回事

借着火球爆炸的火光,神父总算看清楚了来两个闯入自己密室的家伙的样子:一个衣服破烂不堪,头发胡子脏兮兮的,一个只在腰间裹了两个兽皮裙――他这才意识到自己由于太过紧张,认错人了。。。

看到对方不是教廷的人,老神父也不用再装的那么辛苦了。实际上,他刚才发的那个大火球,看上去温度极高威力很大,其实只是徒有其表而已,老神父的魔力早就在先前的屠杀中消耗一空,再加上受了伤,这火球的威力也便可想而知了――不然彼得怎么能一拳击爆,拳头上连点灰都木留下?机器人断然是没这么牛13的。

老神父毫无形象的一屁股坐在地上,上半身靠在墙角,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胖子和彼得面面相觑……真诡异,这老头玩儿什么飞机?发个火球然后跑一边大喘一番?等着别人来宰了自己么?

两人就这样奇奇怪怪的想着,慢慢的向老神父靠拢过去。

“嗯,别怕,孩子,刚才你们的光线太强,我看不清你们的样子,错把你们当成了那群恶魔……”老神父喘了几口之后,脸色好看了点儿,勉强对程浩二人解释了一番,他们这才恍然大悟。

都怪彼得,没事儿把灯开那么亮干嘛?娘希匹的!

两人走了过去,彼得找了点干净的布料帮老头包扎了一下伤口,然后又走出地下室给他找了一点水来给他喝了,这老头终于缓过劲来。

老神父颤巍巍的跪倒在地上,放声大哭!一个放声大哭的老头也许会让你感到有些奇怪甚至是好笑。但是老神父的哭声,却深深的刺痛着程浩的灵魂。神父毕生的追求,希望,一切的心灵寄托,在过去的一个白天的时间被完全打破并颠覆;他的存在在这一刻突然变得毫无意义;他为之付出了整个生命的信仰以最彻底的姿态放弃了自己。没有什么比这更令人感到悲痛的事情了。

胖子从来没觉得自己能像今天这样神圣庄――难道比一个为教廷干了一辈子的老神父跪在你面前大哭更让人觉得神圣的事情么?没有。胖子努力让自己的表情更庄严一些,可没几分钟他的庄严就变成了不耐烦,可是又不能表现出来。总之胖子憋得很辛苦……他想了想,突然阴笑几下,可脸上的表情却在笑声结束之后变得更加悲天悯人了。他用力的握住老神父那苍老的,正在颤抖、抽搐的双手,轻声的安慰着这位绝望的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