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神父
"爱书网"网站最新地址为 m.22ff.vip

略显阴暗的野火镇教堂的地下密室中,哭完的老神父双眼无神的坐在地上。那本应睿智的双眼此刻充满着灰白的绝望。胖子和彼得则静静的站在一旁,聆听着老神父那几近喃喃自语的倾诉……听起来却像一种别具韵味的祈祷。

“我叫约翰。约翰.克里斯多夫。年轻人,你们今天所看到的一切,都源自于圣.马里恩大教堂的净化骑士团。今天早上我刚做完祷告,他们就冲进了这座小小的教堂,上百个全副武装的净化骑士将我团团围住,让我交出东西。”老神父悲叹一声,然后又自嘲的笑起来“我都不知道他们说的是什么……你说,可笑么?呵呵……领头的净化骑士是奈奥比,当时他凑到我的耳边,用只有我才能听到的声音说,如果我不交出东西,便要净化掉这里所有的人……”老神父颤巍巍的站起来,翻开桌上的一本圣经,竟然一张一张的将那圣经撕了下来。他每撕掉一页,嘴里都会突出一个单词。

“宽容……嘶啦……爱……嘶啦……赦免……”神父的脸突然狰狞起来“这么多人,没有任何一项原罪啊。却被净化了,我们信仰……”

眼看老神父再一次陷入癫狂,至于啥事儿最终也没说出来,胖子有些烦!你个老头发泄一下就行了,本少爷在这儿听你嘟嘟囔囔这么久……真没意思。不过,嗯?东西?他们是来找东西的,什么东西?圣.马里恩大教堂?回头问问萨拉这个教堂在哪儿。

受不了老神父嘟嘟囔囔的程浩童鞋走了过去,扶住这位约翰神父,对他说道:“神父,上面已经安全了,他们都走了,你愿意上去,还是留在这儿?”

听到程浩的声音之后,约翰那看上去呆滞而恐怖的双眼稍微有了一些神采,他转过身来对程浩说道:“我想在这儿一个人静一静,两位年轻人,谢谢你们。”然后又转过身对着手中残破不堪的圣经发起了呆。

程浩叹了口气,真是晦气啊!好容易找到个活人,却快变成疯子了!啥也问不出来,还是算了,反正这事儿也不干自己鸟事。抓紧时间好好休息一下,明天去千落城才是正道。想到这里,他便招呼了招呼彼得,从原来的石阶通道回到了教堂大厅中。

教堂中有不少用来招待那些游历神父,或者是流浪苦行僧的客房,虽然谈不上奢华,却也干净整洁。而让程浩感到分外幸福的是,这个小教堂居然还有可以洗澡的地方,甚至刮脸刀都有!太爽了!

彼得看到这儿可以泡澡,也大声叫嚣着要体验一番。也不等程浩允许,便把那条还沾着一些兽血的白纹豹皮裙一把扯掉,嗷嗷乱叫的把自己丢进了浴池。程浩抹了一把溅在自己脸上的水花,撇撇嘴,这机器人真的跟小孩儿一样,刚才下海抓鱼的时候还没泡够么?

唯一不太理想的事情就是这里没有别的衣服,翻来翻去,能找到的只有一些牧师袍,嗯,就是那种白色的,紧领口的那种。胖子当然不愿意穿这种奇怪的衣服,不过彼得倒是对此很感兴趣,洗完澡之后便穿起来一件,摇头晃脑耀武扬威的在程浩面前走来走去。

程浩将自己那茂密的胡须仔仔细细的挂掉,然后找了一件稍微宽松一些的教服披在身上,便躺到床上仔细的检查起蒂娜送给他的空间戒指来。

这空间戒指的造型秉承了遗弃之地的一贯风格,黑色的不知名材质,古朴而诡异的造型,以及上面刻蚀的可怕而阴森的花纹,都让人感到这戒指带着一种华丽的黑暗。程浩将意识探入戒指空间,十分期待这面还有些什么好东西。

不过结果却是令人比较失望,除了那柄蓝汪汪的毒匕首,戒指中就只剩下了一些金币,和当时程浩丢进戒指中的一些东西:几瓶抗生素,盛放彼得的铅箱,和那支已经没用的注射枪。程浩倒也没怎么气馁,虽然这戒指里没什么好东西,但是戒指本身恐怕就是最好的宝贝。对于自己现在的状况来说,这空间戒指可谓是杀人放火居家旅行的大神器!

彼得将空间戒指中的那些金币取出来数了数,不多,一共只有19枚。虽然不知道这金币的购买力如何,但是再怎么说也是黄金的,应该算是比较值钱。他将这些金币随身放好,心想,明天买衣服理发的钱有着落了!嗯,如果运气好一点,也许这些日子的饭钱都没什么问题。

嗯?自己还是对这个世界知道的太少了,妈的连钱怎么花都不知道。根据那本《艾斯德尔编年史》的记载,这世界上的三大正职,法师,骑士,潜行者,实力划分都是以简单的等级来划分的,只有九级以上,才能称为圣。至于再往上的,便没有记载了。今天上午遇到的白纹豹,是四级魔兽。而这个世界上,四级生物的综合战斗力,按照地球标准可以评定为A级,嗯,大概也就是8阶体能标准的样子。按照这个世界的标准,自己的肉体力量实在3-4级骑士之间,至于魔法,在胖子看来,低级魔法师实际上就是个笑话。不过这算不得准,明天还是要去找一家职业工会去鉴定一下再说。不知道这些钱够不够……脑袋里胡思乱想着,便沉沉的睡了过去。彼得难得的没来烦他,不知道又找到了什么新奇的玩具。

……分割……

在教堂地下的密室中,约翰神父虽然依旧满脸鲜血,不过先前麻木的脸色却被震惊所代替。因为当他撕去那圣经的最后一页之后,一张金箔从书脊内侧脱落下来。这是教廷专用的技能书,而金箔上面写着四个方正的字,大预言术,这四个字的下面,写这一行小字:十二阶技能。

老神父抹了一把脸上的鲜血,脸上的震惊再次变成狂喜。他虔诚的跪了下来,用力的握住自己的十字架项链,一边亲吻着,一边喃喃的说道:“主,请您宽恕我对您的不敬。我以为您抛弃了我和您的信徒,其实我错了。您一直在看着我们,指引着我们。我相信,是教廷内部一小部分人背离了您的信念,您赋予了我力量,我必然成为您的利刃,维护您的威严,传播您的荣光。”说玩最后一句话,约翰的脸已经变得坚毅而虔诚,他神色平静的咬破自己的手指,让一滴鲜血低落到金箔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