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0 源头(一)
"爱书网"网站最新地址为 m.22ff.vip

然后就开始当了甩手掌柜,他认为就算是出事了,也找不到他头上,就算是追查下来,他也有一百个理由推脱,但是没有想到,过了没有多久,朱高炽的第四个儿子朱瞻垠就又找了上来。*

而且目的几乎和郑功兵一样,都是来求助的,唯一不同的是,朱瞻垠要求提供一些马匹和补给之后,并没有往京师去,而是走了另外一条路,往凤阳城区找父亲朱高炽了。soudu*org

这也让追杀他的一些人扑了空,但是罗永辉却是从朱瞻垠哪里知道了详细的情况,真的有些害怕了,他爱钱不错,但是基于为大明的考虑之下,他也不希望西征军大乱起来,基本上守卫在嘉峪关附近的肃州卫,要是西征军出了问题,他们是首当其冲的,这是一个问题,另外一个问题,罗永辉一直以为只是夺位而已,谁知演变成了战乱,这个责任他怎么也负担不起来的。

于是开始给自己寻找后路,甚至想密奏朝廷,之后就等来了朱标召其回京师的消息,他也就压了下来,收集了部分的证据,准备揭露此事,并把自己置身事外。

但是很明显,事情败露了,罗永辉也死了,而无论是西征军,还是南京的京师,都陷入了扑朔迷离之中,而朱瞻垠此刻在什么地方呢?

陕西西安,从表面上看一切平静如旧。

位于西安城北的秦王府,酉时之后,苑内宫灯遍挂。烛火高烧,秦王朱志均在辉煌的烛光中踌躇满志。再加上多饮了几杯的酒兴,更是踌躇满志……。

他这个秦王的爵位得来的全不费功夫。哥哥朱志堩莫名其妙的就死了,而且没有儿子,按照皇事院的规定,那就只有一个办法,由他这个庶出的次子继承秦王爵位,这么轻易得来的秦王爵位,当然不会让他感到珍惜。

朱志均现在唯一珍惜的是,他在秦王的爵位上,到底能得到多少的好处。朝廷对于藩王的要求十分苛刻。自己只有十五年的时间在藩地,然后就要去京师皇事院做什么院士,去处理宗亲内部的事情。

其实朱志均一点也不想去京师,在西安多好,也算得上是个土皇帝,他没有野心,也不想做什么大事业,就是想过的随心所欲点而已。

秦王府原来曾经是元朝的那个倒霉的元顺帝在西安的行宫。他一次巡幸陕西驻跸于此,宣召印度僧人和西番僧人。跟他们学演淫术揲儿法,日夜练习房事运气之术。大凡姿色俏丽、淫秽有术的美女,都被掳来。君臣男女僧俗杂处一室,一个个赤身**。互相触摸,乃至公然**,吮吸丰乳。众人围观取乐,一阵阵惊叫。一阵阵喧笑,无度宣淫。尽情纵欲,简直如同畜牲发情、动物交媾一般,还美其名曰皆“即兀该”,意思是诸事无碍。

徐达取西安之后,曾想纵火焚烧这个淫秽之地,禽兽之窟,因见屋宇俨然,巧夺天工,不忍加毁。所谓昏君有罪,房屋无辜,这才封存保管下来。洪武三年第一代秦王朱樉封地西安,就将其设为了秦王府的所在。

秦王府门楼宏丽壮观,五间飞檐抱厦顶覆琉璃瓦,两侧逶迤一色青砖墙。中为正门,左右各有两个边门。正门门楣上俯悬宽大匾额,堆金凸起颜体大字“秦王府”。厚重雄浑,遒劲古拙。进入大门的院内,古木参天,夹道繁花,爽气袭人。穿过几座临溪假山,豁然开朗,如茵的芳草,宽阔而平坦,是当年为元顺帝或王子们在此打马球,作道场之用。

草坪的四周花木葱笼,数十间粉墙青瓦精舍呈孤形抱立草坪。有月洞门通入花园,花园的另一边,一座座四合院式的屋宇依傍地势高低栉比鳞次,错落有致。屋宇之间,以曲廊相连,廊外两旁,修篁簇拥。穿过曲曲折折的雕栏彩廊,拾级而上,是一栋三面临水的两层红楼掩映在天水一色之中,园林楼台,花草亭榭,一应仿江南建筑,仿佛置身于南国。

这小楼,正是当年元顺帝与僧臣美女纵淫作乐的场所。而如今成了朱志均的歇息场所,接待客人,处理一些不为人知的杂务,大部分都是在这里。

而此刻,朱志均正在接见刚从哈实哈儿回来的秦王府管事周宝,刚从丝绸之路归来的周宝,看见了秦王朱志均,就像鼻涕虫一样前前后后贴着朱志均,喋喋不休地谈论着他此行西行交易的情形……比他们当初预估的获利多出一倍,卖给番人计得银八万多两。

原因是朝廷巡检司查走私越来越严,私货出境十分困难,周宝却以大宗私货比如说哪里急需的茶叶、丝绸、瓷器等等运到番地,并按约定,一次卖给克必泰酋长。他深谙买卖之经,讨价还价,自然赚了大价钱。

“王爷,马无夜草不肥,人无横财不发,王爷,当初小人说的这条路没有错吧……。”

“好了,好了!”朱志均看着周宝手舞足蹈说个不停,不耐烦地抬抬手,说道:“周宝,本王叫你清理各方馈赠礼物,可有头绪?”

“回王爷,午后小人就已经清理完毕。珍贵财宝金银古董以及一般礼品,某月某日某时由哪位官吏奉献,都标示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说罢,从袖中取出一本册页呈给朱志均,“文册在此,请王爷过目。”

接过册页,翻开细阅,他的右手食指在工整的小楷书写的礼单上轻轻滑动,那瓜子金,马蹄金熠熠生辉,鸡血石,田璜猴相映成趣,金花银双丝瓶,金镀银盖碗,稀世奇珍,玛瑙镶金碧玉壶,金平脱海并大盏,前朝遗物……还有善解人意分明是投秦王府几个王妃之所好进献的玉盒子,玳瑁刮舌蓖,耳蓖。犀角梳蓖刷子,碧罗帕。红罗绣帕,紫罗翠。玉枕子之类礼物……。

“王爷,”一旁侍立的周宝一直偷觑着主人面上的神情,见朱志均不动声色,面目生辉,赶忙趋前小声地讨好说,“这些金银财宝,小人粗略估计约值五万两,加上那些货物所赚计有十余万两呢。”

“不得胡言!”朱志均眼睛没有移开礼单,厉声制止周宝说。“小心本王割了你的舌头喂狗!”

“是!王爷!”周宝脸上掠过一丝诡谲的笑意,心里骂道,“假装什么正经,其实你心里快活得像小猫抓痒呢。”

周宝十分透彻地了解他主人的秉性,他深知主人是有恃无恐,以皇亲之尊贵,秦王之威,做别人所不敢做也难做的触犯大律的买卖,获取暴利;收受贿礼眼皮不眨。明明是堂而皇之接受贿赂,但美其名曰见面常礼。

“周宝!”朱志均的食指在礼单上按住,抬起头,向站在一旁的管家喊道。周宝正沉浸在得意的遐想中,没听见。

“周宝!”朱志均提高了嗓门。

“噢!王爷,小人在。”周宝连忙躬身答道,“王爷有什么吩咐?”

“礼单上记有后蜀孟昶花蕊夫人的手书一卷。快取来让本王瞧瞧。”

“是。”

不一会,一幅装裱精致的横幅行书展现在欧阳伦满目生辉的面前。

“妙。妙,果然绝妙!”朱志均围着案上的横幅忽前忽后忽左忽右忽远忽近,忽而俯视,忽而斜视,不竟击掌赞赏不已。

“王爷,何为人绝?”周宝肥胖的圆脸上堆满谀笑。

“这花蕊夫人乃是五代十国时蜀国孟昶的宠妃,姓徐,也有说姓弗,此女天生丽质,绝代佳人,后蜀帝主视若天赐尤物,掌上明珠。那孟昶骄奢淫逸,豪侈无度,后宫佳丽三千。所用溺器,也用七宝装饰,君王如此昏庸,百官更是**,文官贪污受贿,武官贪生怕死,宋军大将曹彬攻来,六十六天便灭了后蜀。惟独这位花蕊夫人偏偏不让须眉,仰天长啸,壮词砥砺,写下了这首千古绝唱。”

周宝听着主人侃侃而谈,眼前这个贪财成性的秦王爷,显然忘了自家也是贪赃枉法之徒,仿佛俨然是一个非礼勿视的正人君子,俨然是一个满口仁义的道学先生,成了一个慷慨激昂的爱国志士,一个壮怀激烈的血性男儿。

“哎呀,王爷,这幅画既称三绝,如此名贵,要值上万两银子吧。”周宝故作惊诧。

“古人遗墨,文苑珍玩,难以银钱多少论之。”朱志均的眼睛仍然不离书轴,意犹来尽,周宝之言实在鄙俗,于是不屑地说道,“此幅书轴若论价,价值连城,虽黄金千两也不可购得。若落到俚俗的下里巴人手里,只不过视为一张废纸如烧火薪草而已。”

“启禀王爷,”忽然闯进两个侍卫,双手呈上一纸书信,禀报道:“有人送来这封信,让直接交给王爷……”

“什么事这么大惊小怪?”打扰了朱志均的兴致,不耐烦的问道。

周宝接过书信,递给朱志均。

欧阳伦双眼似被蝎子螫的一样,面色由红转黄转灰,手也轻微地颤抖着。弄得众人丈二和尚摸不着脑袋,你望我,我望你,又不敢问。

“罢了!”朱志均叹了口气,让侍卫们下去,侍卫退出之后,朱志均吩咐周宝:“备轿,本王立即去总督衙门。”

昏黄的月光洒在秦王府的草坪上,数十间粉墙青瓦精舍如同张开大嘴的铁钳钳着门前的草坪,一座座朱门丽阁的檐下挂着一盏盏俏丽的绢纱宫灯。

最东边的一座精舍的绿纱窗上,映着一位操琴女子的剪影,琴音哀怨凄婉,情意绵绵,倏忽间琴弦急促,似风似雨,含愤含怒,铿锵激烈,大起大落。

蓦的,琴声更然而止,女子的剪影压向琴案,琴弦发出一声轰鸣,被弹琴女子发出的啜泣声掩盖了。

“杏儿、杏儿!”周宝走进来,见杏儿伏琴啜泣,赶忙上前抚慰,“唉,又是什么事惹你伤心了?”

杏儿推开周宝放在她头上的手,站起来。周宝嬉皮笑脸地准备拿着绢帕为她擦泪。

“周大管家,”杏儿巧妙的躲闪过去。装作漫不经心地说,“你说你刚回来。王爷就宣谕你商量大事,怎么这一会工夫就回来了?”

“王爷动怒了,去总督衙门了!”

“这么晚了,你们的秦王爷还能有什么事情?”

“谁知道,反正只要不让我跟去,那我就能来陪你了。”

“想来是很重要的事情,你也没有资格知道吧。”杏儿竟然像是面带嘲讽,眼神中有着一种轻蔑。

周宝果然受不了激将法,特别是自己看中的这个小美人面前。于是大声说道:“喏,能有多大事情,还不是有个逃犯,上次回来的路上给你说过的。”

杏儿听了心中一震,不安的情绪立即涌了上来。

“周大管家——”

“哎,杏儿,跟你说多少次了,喊我宝哥哥就行了,还叫什么大管家小管家的。你要不愿意,就直呼我周宝也行。”

“宝哥,据你看来,王爷还是为了抓住那人吗?”心里委屈加恶心了半天。杏儿采取了一个折中的办法,那就是喊这个周宝为“宝哥”,就算是这样。胃里还是一个劲的反胃。

“这不是和尚头上虱子明摆着嘛,十有九成是那个逆贼。就是刺杀肃州卫指挥使的那个,在路上你不是看过报纸吗。”

杏儿一愣。问道:“那个、那个逆贼还没死?不是都说他死了吗?”

“畏罪潜逃,官府已经画彩图形,谅他插翅难飞……就算是跳进大河,虽然九死一生,也难说不意外存活。”

“噢!”杏儿心头一松,暗里祈乞上天保佑这个周宝。

“说来也怪,当时那人逃走的时候,正是我遇见你的时候,对了,你哥哥的病养好了吗?!”

说着,周宝用眼看看室内的方向,要不是顾忌杏儿的哥哥,估计他会有些不规矩的举止,周宝眼馋杏儿的姿色很久了。

“命不该绝吧!”杏儿白了他一眼,并未说出什么,心里也正担心这个周宝想到什么端倪。

周宝色迷迷地看着杏儿,浑然没有往别处去想,思想中早就龌龊的不成样子了。

“杏儿,你长得真像仙女一样,王府里那些有些王妃,也都比不上你。”周宝傻了似地在她说:“回来的路上,在凉州的第一眼见到你,魂就给你摄去了。”

“杏儿,我周宝虽说不是达官贵人,可也是人见人敬。从小就跟着秦王,已经十几年了,在王府当上总管。承蒙王爷厚爱,在府里也是一踩乱晃,一应大小事宜都由我运筹安排,财物进出铺排管理皆出我一本清册。就是在外头,无论总督衙门或者是布政司、按察司,我也能进出自由,礼受三分。即使做错哪桩事情得罪了哪位大人,也都不致受责罚,常言道,打狗还看主人面,当小官的只好捏住鼻子,当大官的也最多是瞪瞪眼而已。秦王爷岂能是好惹的?”

“所以你就狗仗人势!”杏儿将眼睛转向别处,不无厌恶地揶揄他一句。

“不错,狗仗人势,或者叫做狐假虎威。”周宝毫不理会,大言不惭地点头说:“狗仗人势,狐假虎威又何尝是我周宝一人,那些县官、府官、省官,就连咱荣荣光光的秦王爷,又有哪一个不是狗仗人势,哪一个不是狐假虎威?他们这干人,在皇上面前,在他们的主子面前岂不也是狗,也是狗仗人势?”

杏儿忍俊不禁地笑道:“那么你就明明白白地承认是秦王的一条狗了。”

“是哇,我当然是秦王府的看家狗了。”周宝两手一摊,十分得意地说:“王爷叫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叫我咬谁我就咬谁!”

“寡廉鲜耻!”杏儿差点叫出来,她鄙夷地瞥了一眼周宝,冷笑道:“好一条看家狗,那么他们要甩几根骨头骨脑喂你了。”

“哈哈哈……”周宝大笑,洋洋得意地打了个响指。倒是毫不把杏儿的嘲讽放在心上,这种话他明的暗的听惯了,也说不疼他半根汗毛,还是真金白银的来的实在。

这个杏儿,是他在凉州遇到的一个女子,当初和哥哥一起在客栈,哥哥病了,没有钱给客栈,客栈可是不看杏儿漂亮就可以免费的,当时凶神恶煞的要将杏儿和他哥哥给赶出去,杏儿还能走能跑,但是哥哥却是奄奄一息了。

正好周宝从哈实哈儿回来,经过凉州,正好也在那家客栈居住,当时见到杏儿,就惊为天人,毫不犹豫的就将杏儿兄妹所欠的房租给付清了,而且还请名医给杏儿的哥哥诊治,然后慢慢的套上了交情。

才知道杏儿兄妹原来是小商贾出身,这次去嘉峪关外收购一些毛毯之类的用品,可是回来的时候遭遇到了山贼。不但货物被抢了,而且还将其哥哥砍伤了,要不是杏儿男扮女装的逃过一劫,恐怕杏儿也到不了凉州。

但纵然是这样,哥哥也受了不轻的伤势,按照另外一个时空的说法,那就是伤口感染,引起了炎症,导致了发烧,一直昏迷不醒,眼看就不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