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崔与之的主意
"爱书网"网站最新地址为 m.22ff.vip

“好汉子且莫动手,莫动手!”

年轻男子撑开彪子的拳头,整了整被抓乱的衣领,尴尬的笑了两声,转头对秦毅道:“误会,都是误会!”

彪子看了秦毅一眼,见到秦毅的眼色,回头瞪了男子一眼,带着护院回去了。

“咳咳,原来是兄台,多有失礼,呵呵!”男子的表情有些滑稽,抱拳道。

秦毅走上前来,眼前这男子正是昨日在城西见到的,那个向他打听自己店铺的那人。没想到今日竟然到了他的醉花坊,还真是有缘。

秦毅笑道:“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

那个小厮见到秦毅说话,将肩头的褡裢一甩,瞪着眼睛,惊讶的对秦毅道:“啊,你,你不是昨日的那人,你会说话,不是哑巴啊!”

男子伸手在小厮脑门上用力敲了一记,在秦毅说出住手的那刻,他便认出来了,昨日对方定是因为自己的小厮多嘴,才故意如此的。本想就此揭过,没想到自己这个小厮缺心眼,又提了起来。

男子尴尬的笑了笑,认真的拱手施礼道:“小弟的仆人言语失当,多有得罪。小弟在这里赔个不是。刚刚见兄台举止,莫非公子与这醉花坊有什么关系?”

秦毅见到对方刚才虽然言语轻浮,可是此时却礼仪周全,倒是生了几分好感。

“在下添为醉花坊之主。”

“啊!”

男子虽然有些猜测,但是看到秦毅如此年纪,居然是远近闻名的醉花坊的主人。也不由得大吃一惊。

“啊呀呀,小弟真是有眼无珠,兄台既然是醉花坊的主人,想必昨日那个店面也是兄台的。

昨日竟然与兄台失之交臂,害的小弟一顿打听。这才知道醉花坊的掌柜曾经盘下了那个铺面!所以今日这才来此。”

秦毅被这个家伙也逗乐了,来这里是为了秦毅的店铺,可是见了醉花坊的掌柜后,却忘了正事,调戏起他的掌柜来了。

“小弟与兄长十分有缘,不知可否请兄长饮一杯水酒?”

醉花坊对面就有一座酒楼,崔与之随手甩了一块银锭,大手一挥,让小二捡最好的酒菜上一桌到雅间。

酒菜上齐之后,崔与之端起一杯酒,道:“小弟昨日和兄长初见,不曾详细介绍过,小弟姓崔,兄长叫小弟与之便好。还不知兄长贵姓。”

秦毅端起酒杯,道:“免贵,秦毅!”

崔与之一饮而尽,哈哈笑道:“原来是秦兄,昨日见到秦兄时,便看到秦兄气宇不凡。怪小弟仆人多嘴,与秦兄失之交臂。不曾今日在此相见。真是有缘,有缘!”

秦毅问道:“昨日听崔兄所言,崔兄是海阳县人氏,而且在打听店面,难道崔兄准备在潮阳城做生意?”

崔与之听到秦毅发问,猛地一拍膝盖,懊恼道:“秦兄可有所不知,小弟本来在海阳老家待得好好的,可是家父嫌小弟整日游手好闲,不务正业。前几日,因为一点小事,便把小弟赶出家门,让小弟出来自力更生。

因为海阳县故旧朋友难免多了些,家父知道小弟待在海阳县和在家里没有什么区别,硬是把小弟赶到了潮阳。说是让小弟赚够一万两银子后,才能回去。不然饿死在外面都不管。”

秦毅没有想到崔与之的家教倒是挺严,而且看他的样子,虽然性子嬉闹,但是却颇为谦和,看来崔家在海阳县必定也是个世家大族。

崔与之突然想起来什么,一改刚才的表情,往秦毅身边凑了凑,嬉笑着道:“秦兄,醉花坊的那位女掌柜,我看不像是嫂夫人?那个……”

秦毅一巴将他推开,恼怒道:“你倒是惦记起我的人来了。你不是还准备买我的那个店面么?”

崔与之笑嘻嘻的道:“店面的事,不太着急,临走的时候,我娘给我偷偷塞了点金叶子,小弟暂且还饿不着。

那个,秦兄,小弟现在还暂未娶亲,你要是对你的掌柜没有意思,能不能让给小弟啊?小弟看到她,真的是一见倾心啊!”

秦毅一头黑线,敢情这家伙请自己来喝酒,根本就不是为了店铺的事情,而是还是为了青青。

“行了,酒也饮了,在下还有事做,就此告辞!”

崔与之赶忙拉住秦毅,道:“别,别,秦兄留步,咱们还是说店面的事情,那个不知道秦兄是不是有意出手?”

秦毅重新坐下,瞧了他一眼,问道:“你准备做什么买卖?”

“这个,这,小弟初来咋到,具体做什么买卖也没有想好?”

“没有想好,你买什么店铺?”

崔与之一拍脑门,指着秦毅道:“之前是没有想到,但是如今秦兄一问,小弟便想起来做什么生意了。

小弟决定了,准备开一家店面,就卖醉花饮,小弟在海阳县就听闻醉花饮的大名了。

正好今日与秦兄相识,秦兄匀些醉花饮给小弟拿来卖,也好让小弟不至于饿死。”

秦毅有些头痛:“你准备卖醉花饮?”

“没错!”

“还是让我从醉花坊匀些给你?”

“嗯!”

“不是去海阳县卖,就在潮阳城?”

“家父不让我回海阳县,只能在潮阳城卖!”

“醉花饮你准备卖多少钱?”

“秦兄为何这样问?醉花坊卖多少钱,小弟自然卖多少钱,只能比醉花坊高,不能比醉花坊低!不然小弟怎么赚钱!”

“呃,你家确实是做生意的?”

“这个,家里是做些生意,在潮州还算有些名声!秦兄为何如此问?”

“没事,在下告辞,关于店铺的事情,以后再说!”

秦毅实在是忍不了这个家伙了,你从醉花坊买醉花饮拿来卖,我不介意。你在潮阳城开店铺,我也不介意。

你居然想从我手里买店铺,然后在从我手里买醉花饮拿来卖,还是在潮阳城卖。价格还只能比我高,不能比我低。

你老子说你不务正业,半点没有冤枉你啊!

“秦兄留步,留步!你听小弟说完啊。小弟哪有那么傻,来这里抢你的生意,怎么说小弟家里也是世代为商。

即便是再不会做生意,也不至于这么蠢。小弟的主意还没说完呢?秦兄且听完。

小弟是准备卖醉花饮没错,但是小弟不是随便来卖。小弟看了,醉花坊现在有三种口味的醉花饮,想必醉花坊还有其他口味的不曾推出。

小弟有个主意,小弟也开一家店,就卖醉花坊还没有推出的醉花饮。其实和醉花坊就是一家店。

可是别人不知道啊,咱们两家互相竞争,客人见有两家醉花坊,必然会来回挑选。这家不满意,去另一家。

我们交替着推出新的口味,哄抬价格,让客人来回争抢,可是谁能想到,银子其实都进了咱们的口袋。

秦兄,你看小弟这个主意怎么样?

嗯,小弟也不多要,小弟这家店铺的收益咱们二八分账,你八我二。

咱们兄弟联手,在这潮阳县大展身手,给我老子看看小弟是不是不务正业。哈哈哈……”

秦毅看着手舞足蹈的崔与之,目瞪口呆。

这特么的哪是傻子?

奸商也没有这么奸的啊!

真不愧是商贾世家里出来的,最不务正业的败家子,都奸成这个样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