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一盘荔枝!
"爱书网"网站最新地址为 m.22ff.vip

潮州商会成立,县衙甚至为此贴出了告示,因此仅仅一日之间,消息便传遍整个潮阳县。

在潮阳县衙所在的那条街,和县衙相隔不到百十步的距离,一处迎街的大门上,挂起了潮州商会的牌匾,这就是潮州商会的总部所在。

崔与之站在门外,抬头看着牌匾道:“潮州商会,好气派!仅此一个商会,便将潮阳县大部分的商贾聚集在一起,其中流动的财富,就是我崔家也望尘莫及啊!

哎,秦兄,为何叫潮州商会?商会明明是在潮阳县,为什么却叫做潮州商会?潮阳又不是潮州治所!”

狗儿扭过头来,瞪了他一眼,他本就看不惯这个油嘴滑舌的家伙,居然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成天缠着青青姐。惹得青青姐不快,要不是看在秦哥儿的份上,早就揍他了。

“就叫做潮州商会怎么了?难道非要在潮州的治所才能叫做潮州商会。那我们不是在岭南的治所,难道还久不能称作岭南人了?”

狗儿不知道岭南只是个统称,在大宋根本就没有岭南的治所,在大宋的版图上,岭南行政划分为广南东路和广南西路。

潮州是在广南东路辖下,治所在广州。

但是狗儿的意思却是表达的很清楚。

四两站在一边,漫不经心的点头道:“对,那我们都不是大宋人了!”

青青忍不住咕唧一下笑了。

四两的话是接着狗儿的说的,大宋现今的都城在临安府,既然都城在临安府,那除了临安府的人,其他人都不能称作大宋人了。

崔与之的小厮护主心切,连忙道:“我家少爷不是那个意思?”

狗儿厌屋及乌,主人不是好东西,下人也好不到哪里去,瞪了他一眼道:“那是什么个意思?”

崔与之尴尬之极,倒是不好解释。

秦毅没有理会狗儿和四两的小动作,瞅着牌匾道:“潮阳商会么?听起来太丢人,其实我的本意是叫做岭南商会。

不过岭南藏龙卧虎,提前树敌太多也不是件好事,反正不过是一招牌。如果真有那么一天,就是叫做岭南商会,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情!”

崔与之伸出大拇指道:“秦兄好志气!”

秦毅转过头来,指着门内道:“崔兄,怎么样?有没有兴趣,加入潮州商会?”

“这个,这个小弟现在的处境秦兄也是知道的,根本进不了家门,估计我老子也不会同意。那个秦兄好意,小弟心领了!”崔与之有些扭捏。

秦毅笑道:“崔兄,我问的是你,不是你们崔家,现在崔兄既然出来等门立户。我问的便只是你的意思,与崔家无关!”

“真的?”

崔与之瞪着眼睛道:“先说好,小弟没有什么本钱,我娘塞给我那点钱,这几日也折腾的差不多了。小弟现在可是身无分文!”

崔与之哭起了穷,潮州商会的每个商贾都买有商会顶下的份额,他可是连一份都买不起,特意提前说出来。

秦毅知道他的意思,不要想用他来打崔家的主意,崔与之虽然看起来什么都不在意,其实心里精明的很。

“放心,潮州商会中有许多空缺,会有一个非常适合你的!”

……

潮州商会的建立,有人欢喜有人忧愁。

如果说王有财是忧愁的一个。

那么还有人比他更忧愁。

尤元正就是那个人。

尤元正开始并不知道秦毅在醉风楼,召集潮阳县的商贾成立潮州商会的事情。

他只是收到消息,黄谷从临安府返回来,秦毅等人在城外十里长亭迎接回去。其他的便没有在意。

直到王有财心急火燎的进了府中,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以后,尤元正才发现事情已经远远超出他的预料了。

他本来的打算是想方设法,将荔枝的保存方法打听到手,然后用以将新鲜荔枝运往临安府,在汤相面前弥补。

最好的结果是将这个方法独占于自己手中,这样就立于不败之地。

为此他甚至派人跟踪秦毅,以及探查黄谷的府中,希望能够找出蛛丝马迹。

可是现在潮州商会的建立,却是将他所有谋划都落空了。

其实现在荔枝的保存秘法已经不是秘密了。

可是这样的秘法却仅仅流传在潮州商会之中,原本仅仅只有秦毅和黄谷两个人的利益,如今却成了整个商会的利益,跟每个商人息息相关,对任何一个人来说,泄露秘方就是让自己亏损。

秦毅将风险全部分摊到每个人身上,不用自己承担,却更加的放心。

而且凭借商会的力量,荔枝将很快便会卖的到处都是,他根本没有办法阻止。

尤元正紧紧的攥着拳头,由于过度用力,指节都发白了。王有财见到他的样子,大气也不敢出。心中惶恐不已,如今潮阳有头有脸的商人都加入了潮州商会。

他在醉风楼说的话现在就是一个笑话,虽然没有人真的会因为一句话逼他离开潮阳。但是很明显,以后他在潮阳县将寸步难行。

本来想还有尤元正这个靠山,但是现在看来靠人人倒啊!尤元正都自身难保了,怎么还顾得上他?

早知道自己就不应该冲动,干什么非要躲在尤元正这个树下,世上林子多的是。

要是自己多按捺那么一会儿,如今说不准也加入了潮州商会,还至于现在这样惶恐么!

尤元正和王有财各有所想,于是客厅中倒是非常的安静。

这时一个小厮匆匆进了大厅,将手里的一份信件交给尤元正,小声说了几句。然后退了出去。

尤元正连忙撕开信封,从里面抽出一张纸。

上面只有短短几十个字。

尤元正一字不拉的看完后,双手不停的颤抖,手里的纸张拿捏不住,也滑落在地上。

“尤大人,怎么了?尤大人?”

尤元正没有听到王有财的话,耳朵里嗡嗡直响,什么也听不进去。他只知道自己完了。汤相对他失望至极。

尤元正其实不知道,在这封信还没写的时候,远在临安府的汤思退是如何的暴跳如雷。

在新鲜荔枝在临安府热卖的第二天,汤思退就被莫名的叫入宫中,没有什么特殊的事情,皇上只是询问了些朝堂上的东西。汤思退也应对的十分得当。

但是在最后,宫女端了一盘水果放在了龙案上。皇上还特意赏了几个给他。

汤思退在接到手里的时候,便傻眼了。

荔枝!

新鲜荔枝!

他每年给宫中私下不知道敬献多少荔枝,如何不知道宫中的荔枝是什么样的。

这是哪里来的?

一旁的太监似笑非笑的道:“汤相可要好好尝尝,这可是稀罕玩意儿,还是咱家出宫,从集市上高价买回来的呢!”

一切明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