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爱书网"网站最新地址为 m.22ff.vip

低了下头,温琢挠挠头发,“我都不知道自己说的是什么了。首发总之,我觉得现在你应该和我一起回去,告诉大家我们想要打败很多对手,然后再打败全市第一的四中,登上冠军宝座就是了……我相信大家会支持我们,和我们一起去完成这个目标的——不是为什么私仇,而是为了我们所热爱的跆拳道——我们光明是最强的!”

偏着头看了她好一会,秦珩忽然微微一笑。伸了个懒腰然后回头看着她,“好!去告诉大家我们光明是最强的!”

走出去。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只有远处林阴路上的路灯仍尽责地闪烁着昏黄的温馨。不知什么时候微雨竟转为小雪,一片一片轻薄的雪片,静静地飘落,一落地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伸出手,一片雪片落在手心,转瞬便化为一抹微凉,“啊,下雪了。”仰起头望着黑色的天幕。温琢微笑着,“今冬的第一场雪……”

“是,今冬的第一场雪。”秦珩看了她一眼,便又望向远处深幽的黑暗,一双眼深邃如这无星的夜。

冬天的雪,一场接一场。在时间紧迫的人眼中,时间不只是像流水,简直就像瀑布一样顷刻之间便流泻无踪,想追都追不回来。而春天,就这样来了。他们迎来了所期盼的那场比赛。

这个冬天,发生了许多事。有些,温琢知道;有些,是温琢不知道的;更有一些事,是温琢知道却要假装不知道的,比如说莎莎曾悄悄和她说自己曾偷听到林雪意向姜昱表白的事,又说林雪意支使欧阳吵闹,还有姜昱那一句冷淡淡的“你要是为了我才加入跆拳道社的话,还是趁早退社吧”。温琢把一切都埋在心里,可有时候训练时,目光还是不由自主地飘过去。在想那个拼命流汗的少女心里是不是在流着泪。

在欢笑、汗水、悲伤、争吵中度过的高中最后一个冬天终于过去了。不管发生过什么事,当春天来临时,所有的一切都像积雪一样渐渐融化,只在心里流下清澈的水迹。他们仍是伙伴,一个都没有少。

常常想起那一天她和秦珩在道场里大声说“光明最强”的时候,韩拓勇闪亮的目光和同伴们的回应:“我们最强!”

那样努力过后,没有理由不这样自豪地大声说不是吗?

“啊!这个冬天真是漫长而又短暂呢!连春节都没有好好过上……”许莎莎叹息着,伸出手。坐在她旁边的沈遥虽然一手拿着书,另一只手却快速地拎起搁在地上的玻璃茶壶倒了杯玫瑰花茶递到她手上。其动作之娴熟,连温琢见惯了的人都要咋舌。

“不过,也不算是毫无收获不是吗?”

“一点点了。”许莎莎谦虚,假装看不到温琢眼底眉梢的暧昧,继续抱怨:“教练怎么还不来呢?说什么公布参赛名单,叫大家都别迟到他自己却迟到。其实,让我留在这儿有什么用?反正铁定也不会让我出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