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爱书网"网站最新地址为 m.22ff.vip

展卿过来的时候,沈嘉措正在打针,林惊鸿拿棉签按静脉上,今天跟昨天的情形一样,找不到血管,扎了好几针,血直流,染红了四五支棉签,林惊鸿在一旁几乎看不下去,同时也觉得无力,那几针仿佛扎在她身上一样。

沈嘉措看见叶展卿,脸上挺平静的,冲她叫了一声:“妈。”

叶展卿眼眶红红的,像是刚刚哭过,这会儿瞧见他手上的血渍,差点又掉下泪来。护士见这光景,也有点紧张,准备好的一针迟迟没扎下去。

“怎么回事?”是周诺言的声音。

护士见他如同看见救星,跑过去跟他说话。周诺言皱着眉听完,把手里的文件夹往旁边一搁,一手接过针筒,一手在沈嘉措的手臂上轻轻按揉了两下,然后很轻巧就扎准了位置,将针管里的药水缓缓推进去。林惊鸿松了口气,忙说:“谢谢你,周医生。”

“不客气,其实这是我的疏忽,”他回头看了看那个护士,轻描淡写地吩咐她,“一会儿到我办公室来,我跟你讲一下技巧。”

“好的。”护士有些难为情,红着脸收拾东西出去。

周诺言拍了拍沈嘉措的肩膀,询问了他几句才走。

房间里一下子安静下来,林惊鸿见他们母子俩神色都有些不自在,去搬了张椅子过来,说:“妈,您坐吧。”

“谢谢。”叶展卿随口说了一句,坐下来看着沈嘉措,艰难地开口:“嘉措,我来之前本来打算好。想把你转回加拿大那边的医院接受治疗,这样方便我照顾你,可你的主治医生说你现在的身体状况不适宜长途飞行。所以……”

“其实在哪里地医院都一样,我在这里很好,有人照顾,你不用挂心。”沈嘉措的目光停留在白床单上,“妈,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叶展卿忙说:“什么?你说。”

“RY.然都是你生地,可是在你的心里,有过我们的存在么?当年你恨爸爸禁锢了你的自由,为了跟他离婚,你不惜伪造我的身世。你应该知道会有真相大白的一天,你大概从没考虑过我的感受,我知道我不是你期待的孩子,那端然呢?他是你跟RY儿子,你也不在乎他么?”

林惊鸿站在叶展卿的身后。这时只能保持缄默,沈嘉措说出了她地心里话,这样一番话如果由她说出口。那必定要更加刻薄尖锐,她做不到沈嘉措的淡定。因为叶展卿,林惊鸿甚至觉得自己不那么讨厌袁锦倩了,平心而论,她们都不是称职的妈,但起码袁锦倩在迫害她的同时,也激发了她求生的欲望,可叶展卿地所作所为却足以让沈嘉措活不下去。

叶展卿想了想,说:“我跟RY初我们两厢情愿,我不小心怀孕,就跟家里摊牌。谁知你舅舅强烈反对,为了拆散了我们。他拿端然要我嫁给沈祁舒,我没有妥协,可是RYAN在那时侯背叛了我,他跟一个女人结了婚,我一气之下就答应了你舅舅。”

叶展卿偏过头,眼中闪动着泪光。

“开头就是个错误,怎么能奢望有个好地结果?婚后我并不快乐,尽管沈祁舒对我不错,可是我们没有共同语言,他是一个很纯粹的生意人,唯利是图,我看不起他,他也不能理解我的想法,那段日子我很苦闷,就在那时候我发现怀了你,诚然我不是一个好母亲,可是当我听到你降生后的第一声啼哭,我跟自己说,没有爱人不要紧,有你就够了,我会把全部的爱都给你,可是现实太残酷,它不给我这个机会。你一直生病,沈祁舒请了家庭医生来看护你,我放不下心,非要亲自守着你,你一声咳嗽,我就吓得整夜都睡不着,你还那么小,攥着小拳头都不会自己展开,甚至还不会笑,可就像刚才那样,医生天天往你手臂上扎针,每次听到你哭,我的心就像要裂开一样,我不敢再守着你,我怕再守下去我会崩溃……”

“妈……”沈嘉措被触动,费力地去拉她的手。

“所以我选择了逃避,我把你完全丢给了医生,自己跑到国外去度假,我做了最坏的打算……”叶展卿抹去眼角的泪水,缓了一缓才继续说下去,“对于你,我一直心怀歉疚,我跟你爸爸结婚那么多年,其实早就貌合神离,我不断地提出离婚,他不同意,连你舅舅都出面反对,我觉得很无助,更加怨恨你爸爸,后来你舅舅去世,我再一次提出离婚,你爸爸不但不同意,还出手打了我,那是他跟我结婚以来第一次动的手,我气昏了头,就跟他说你不是他亲生地,他那么好面子,又自负,当然不会想到带你去验DNA,我们很快办好了离婚手续,你判给了我,可你却不肯跟我走,我那时真是心灰意冷……”

沈嘉措此刻也是陷在过去的痛苦回忆里难以自拔,他另一只手放在被子下面,紧紧地握着。当年他是拒绝跟她走,因为他的心里更偏向父亲,他天真地以为沈祁舒对他也会有同样地不舍,所以他一如既往地喊他爸爸,一如既往地每天出现在他面前,他以为这样就可以把父子的感情维持住,即使没有血缘关系,他依然尊敬他,热爱他。就这样,直到沈祁舒再无法忍受,亲自将他押送上飞往加拿大地班机。

沈嘉措脸上的每一分变化都没有躲过林惊鸿的眼睛,她一直在注视着他,当看到他的两片薄唇隐隐透出紫色,她心知不妙,忙跑去把医生找来,然后将叶展卿请出去。

“妈,你刚才说本来打算带嘉措回加拿大治疗,那现在呢?你什么意思?”林惊鸿不给她喘息的机会,直截了当质问她。

叶展卿怔住,过了好一会儿,才说:“他离不开你……我会在梧城多待一阵子,等他病情稳定之后再从长计议。”

林惊鸿直直盯着她,冷冷一笑,“你既然知道他不会离开我,那你刚才又何必虚情假意说要接他回去,难道你打算连我也一块带走么?”

“惊鸿,你这是什么态度?”叶展卿有些不悦,回避她的直视而将目光投向前方,“我这次来,是真的想补偿他,我已经跟那位主治医生说过了,只要对他病情有益,要我怎么做都可以。其实我最后悔的是没能阻止他回来,如果他乖乖留在加拿大,我相信他的病情不会恶化,至少……不会是现在。”

听完最后一句,林惊鸿的心打了个颤。

如果,她不曾接受他,这样对他是不是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