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爱书网"网站最新地址为 m.22ff.vip

林惊鸿看定他:“我要你亲口跟我说,他,是我爸爸?”

沈嘉措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缓缓地说:“是,RY也是昨晚才知道。醉露书院”

不过几个字,说出口却用尽了气力。

“啪”地一声,拴着心潮的那根弦就这么断了。林惊鸿的喉咙口涌上血腥的味道,她死死地咬住下唇,不让激荡在胸腔的那口血呕出来。

“你听我说,”沈嘉措张开双臂环住她发颤的身体,“你爸爸脑部受过重创,近些年记忆力退化得厉害……”

“所以他把我跟我妈忘得一干二净?”林惊鸿的脸白得发青,挣脱开他的怀抱,晃悠悠地站起来,“他们人呢?躲哪去了?”

“RY他。”

林惊鸿发了一会儿懵,冷冷地笑起来。

“沈嘉措,你是不是隐瞒了什么?我爸当年为什么无端端跑去加拿大?是冲你妈去的?那他又是怎么受的伤?为什么这么多年他不跟我联系,甚至连一个报平安的电话都没有?是因为你妈不让?”

沈嘉措抬起一双布满担忧的眼眸,“惊鸿,你先冷静下来我们再谈,我妈其实……她知道端然喜欢的人是你之后,这对她是一个很大的打击。”

林惊鸿怒极发笑:“这是你想当然的吧,你妈难道不是一个爱情至上的人么?在她地心里。除了我爸爸,试问还有哪一个人有那么大的本事,左右她的喜怒哀乐?端然算什么?我又算什么?还有你,我们几个加在一块,恐怕是一点分量都没有!”

沈嘉措沉默地看着她,良久叹了口气,“是,无论是我还是端然。醉露书院都比不上RY:.

林惊鸿说完那些话已经意识到自己失言,同他道歉:“对不起,我不该迁怒于你。”

“没关系,如果你发泄出来心里会好过些,那就不要憋着。”沈嘉措把她按坐在皮沙发上,去倒了一杯热水过来。

林惊鸿喝了几口,情绪渐渐稳定下来,“好了,你现在可以告诉我了。”

沈嘉措目不转睛地看着她,有些艰难地开口:“他们在各自结婚之前是一对恋人。九年前,你爸爸经营的公司出现危机,他走投无路之下只好向我妈求助,期间他们发生了剧烈争吵,我妈一时失手拿花瓶砸伤了他的头部,你爸在医院昏迷了很久才醒来,病痛一直折磨着他,身体时好时坏。一方面可能因为这样牵绊住了他,另一方面也因为他跟我妈的感情,所以他没有回国,也没有同你们联系……”

林惊鸿过了很久都没有反应,直到沈嘉措上来拥抱她,她才像回魂一般,轻轻地笑起来,“原来是这样,我爸也很爱你妈吧?爱到可以再世为人,爱到被她打破头都无怨无悔。呵呵,呵呵……”她的笑声实在诡异,挂在脸上的笑容轻飘飘地,像是一场虚幻。随时都会破灭。

沈嘉措除了将她拥得更紧一些。不知再如何给她安慰,他自己的心里何尝不是千疮百孔。他地母亲背叛了他的父亲,却爱上了他妻子的父亲,多么荒谬!

时间在静默中流逝,听见外面阳台上有动静,沈嘉措扭过头,看见有几只白鸽扑腾着翅膀停在阑干上歇息。林惊鸿恍惚了一下,挣开他的怀抱,走到落地玻璃前。醉露书院

“我记得以前我爸也养过白鸽……”林惊鸿自言自语似的,轻声说着,闭上眼睛,谢端然的脸又浮现在她脑海里,她想起跟他在美国酒店里度过的那一夜,本来她已经决定彻底遗忘,忘记那个给她生命中第一份爱情的男人,她认为自己是做得到的,事实也是,她真的做得到,可是命运地齿轮还是把她绞进去了,她做梦都没想到,他于她,竟不仅仅是一个曾经爱过的男人。

她将脸贴在冰冷的玻璃上。沈嘉措看着她惨淡的脸,心一阵阵疼痛。

可是更大的打击接踵而至。当林惊鸿从沈嘉措的手机里听到叶展卿歇斯底里的声音,她就像被流弹击中,耳朵轰轰作响,脑子瞬间空白。

沈嘉措跟着白了脸,但他稳住她簌簌发抖的肩头,声音平缓而坚定,“惊鸿,镇定一点,我们马上赶过去。”

林惊鸿

看着他,“你妈妈说……我爸爸死了?”

沈嘉措地脸上也是一副难以置信的神情,几个小时前他刚刚见过林,那时候他还好好的,可是母亲在电话里确实是这样说的,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想到这里,他握住林惊鸿的手腕,几乎是拖着她走出房间,奔向医院。

两人怎么也没料到会是这样的局面,医院聚集了很多记者,他们守在手术室门口。沈嘉措一出现,他们就一窝蜂围了过来,高举着摄像机和麦发问。

“沈先生,手术室里的人是不是叶女士的情夫?”

“叶女士当年是为了他才同你父亲离婚的么?”

“沈先生,据说那个男人是你太太的生父,你有什么感想?”

“沈太太,他真是你父亲么?”

“沈先生,你们有没有可能是同父异母地兄妹?”

……

每一个问题抛出来,沈嘉措的脸色就难看一分,他紧咬着牙关,不作任何回应,只想带林惊鸿尽快穿过这个可怕的人群,他已经感觉到她的手在一分分收紧,越来越僵硬。

“让开。”林惊鸿抬起头,声音和面容一样冷冽。

也许是被她周身地寒意震慑住,众人不约而同停止了追问,沈嘉措趁机拉着她,快步走向手术室,手术室大门紧闭,几个医务人员在旁边束手无措。

一个相熟地护士走过来说:“沈先生沈太太,你们来得正好,刚才你们的妈妈把我们轰出来,自己反锁在里面。”

沈嘉措疑惑:“我妈还有谁?”

那护士看了林惊鸿一眼,欲言又止地样子。

“还有我妈。”林惊鸿盯着她说。

护士点了点头。

这时,医院的保安赶到,将记者屏退到一边。林惊鸿走上前,敲了敲门,“把门打开,有什么话当面说。”

没多久,袁锦倩来开的门,她衣服光鲜,妆容精致,但头发凌乱,面色铁青,看见林惊鸿正要开口,忽然余光瞥见她身后的沈嘉措,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来得正好,你妈做了多少亏心事,你这个当儿子的也来听一听。”说着,让他们进来,又砰地一声将门重重关上。

叶展卿一言不发地蜷缩在墙角,头发也是乱糟糟的,右脸颊上有一个巴掌印。沈嘉措几时见过母亲这幅模样,当即扑过去将她扶起来。叶展卿身体绵软无力,仿佛被抽走了生命力一般,目光呆滞,无知无觉地靠在沈嘉措的怀里。

“妈,你怎么了?”沈嘉措揽着她不断下滑的身体,焦急不已。

林惊鸿走到手术台边,缓缓伸出手去将罩在尸体上的那层白布一点点揭下来,父亲熟悉的面容展现在她眼前,这些年,父亲老了许多,眼梢都是褶子,皮肤也松弛了,林惊鸿凝神细看了一番,想起自己小时候有一次过生日,父亲带她去游乐场玩,遇到也带儿子去玩的老同学,他同父亲一般大,可是看起来却比父亲要老上好几岁,她记忆里父亲是很注重形象的人,不容许自己身上有半点邋遢不整的痕迹。

她在心里算了一下,今年父亲应该是五十七岁,可是这个紧闭着眼睛再没有生息的人看起来足足有六七十岁!想来他这些年确实饱受病痛折磨,也不是那么好过的。

“看够了没有?”袁锦倩在一边冷冷地说,“你在为他难过?我告诉你,他是活该。”

林惊鸿没作声,兀自看了好一会儿,才慢慢抬起头,望向沈嘉措,他正搂着茫然无措的母亲在轻声哄着。那是叶展卿么?惨白的脸上有明显的泪痕,脸颊上的红肿让她更加憔悴苍老。林惊鸿的神色复杂,看不出是什么情绪,隔了片刻,她终于开口,“他怎么死的?”

这一句是问袁锦倩,这个房间里只有她看起来最充满活力。

她冷哼了一声,说:“老天有眼,暴毙。”

林惊鸿目光沉沉地看着她,似乎在等她的下文。

果然,袁锦倩很快接下去说:“这个男人跑去我们以前的老房子找你,要不是邻居看见,打电话给我,我还真不知道他还活着,说不到三句话就直挺挺地倒下,我还没骂够呢他就急着去见阎王……”

话还没说完,林惊鸿的脸色一变,她看见叶展卿推开沈嘉措,发了疯地冲过来,掐住袁锦倩的脖子,袁锦倩奋力挣扎,两人扭成一团,扑跌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