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44章 誓言 新
"爱书网"网站最新地址为 m.22ff.vip

“回去!”

“我不!”

“不回去老子打断你的腿!”

“你就算是打死我,我都不回去!”

“他就一归元一重的垃圾,你tm都归元9重了,化虚境界的你都打过,你还怕他?”

“不是怕不怕的问题,这是原则问题。”

“你是不是想气死我?这么多人看着呢!”

“我就不去!我回家吃饭去了。”

无论是冉柒,还是秋翎,头也不回的网外走。

回擂台是不可能回去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

就张凡那个牲口,我tm还没活够呢。

狗屁的归元一重!

看着这一幕,在场的无数强者面色铁青,他们身上的气息,如同潮汐一般,起起伏伏!

这tm,到底发生了什么?

为什么这群人会惧怕张凡?

其他人还可以理解,可是冉柒、秋翎这种9山十海公认的天才,他们怕个der啊!

他们,可是砍过化虚境界的存在啊。

这一刻,无数人的眸子,死死的盯着张凡,眼神复杂无比。

“喂喂喂,你们这群小子,咋回事儿呢,这还没开始呢,你们走啥,这如果传出去了,我们丹药师协会怎么做人!

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丹药师协会拿丹药收买你们了呢。

能不能打得过,好歹打一架才知道啊,都是年轻人,别这么怂啊!

你们这样,以后怎么带领宗门继续强大下去?”

诸葛常平一脸的不爽!

干啥呢?干啥呢?

妈德!这个时候,正是张凡装逼的时候呢,你们走了,张凡还怎么装逼?

我们丹药师协会好不容易装逼一次,你tm这就跑了?

老子信了你们的邪!

一群怂比!

丢脸!

“诸葛常平,你不要太过分了!”一名中年男子,神色无比难看的看着诸葛常平。

尼玛!

你这个时候装nm呢!

“咋了,不服?让你儿子上去啊。”诸葛常平冷笑。

“你等着!”那人说着,直接掠了出去。

“逆子,给老子上去!”他说着,抓着一名青年,直接扔上了擂台!

“爹,我果然不是你亲生的是吧。”那名青年,神色无比的绝望!

下一刻,他抬起说,一巴掌拍在了脑门上,刹那,他直接一口鲜血喷了出去,两眼一翻,直接晕死了过去。

看着这一幕,那名中年男子的脸,刹那绿了。

???

这个兔崽子,竟然自己拍晕了自己?

那个归元一重的小子,有那么可怕吗?

他才归元一重啊!

看着这一幕,无数的大佬,神色凝固!

这个人,他们可是知道的。

可以说,也是9山十海的超级天才。

实力,仅次于冉柒这种超级天才之下。

直接拍晕了自己?这怎么可能!

这一刻,他们很想拉着自己家的崽子好好的问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

“唉,你这个,让我们丹药师协会很难解释啊。”诸葛常平阴阳怪气的叹了一口气。

刹那,无数强者的拳头都捏了起来。

这个老梆子,真tm欠揍!

刹那,一人站了起来。

“文先生,今日打扰了,既然我家那个不争气小兔崽子对这次的招亲没有兴趣,我也不继续叨扰了。”

说着,他一个箭步,一把抓着他家儿子,直冲云霄。

同时,数十人拔地而起。

这一刻,无数人的嘴角抽搐!

这个狗东西,真他妈能装啊!

没兴趣?那你来个锤子啊。

呵呵!就你家的那个废物,能打过谁?

不过,这个借口,真的不错啊。

“文先生,我家崽子既然也不感兴趣,我也告辞了,来日登门赔罪。”

“文先生,打扰了!”

无数强者,拔地而起!

顷刻之间,人直接走了一大半。

万米高空之上,一群强者,再也忍不住了。

“到底什么情况?你为什么会不敢和那个小子战斗?”看着自家崽子,神色无比的凝重!

“爹啊,你不知道,那个小子,就tm是个变态!

剑宗的那个陆成,你知道吧?”

“知道啊,剑宗的超级天才啊,和冉柒、秋翎他们齐名!”

“他,直接被张凡那个变态,一剑给杀了。而且,那还是张凡和一个老怪物战斗之余,无比随便的一剑给弄死的。”

“什么?这怎么可能!”

这一刻,那些超级强者,一个个神色无比震惊。

要知道,陆成,那可是顶级天才啊。

据说,陆成斩杀过一个化虚9重的人!

而现在,他被一个归元一重的小子一剑给斩杀了?

这tm怎么可能!

“爹啊,所以你现在知道我为啥要跑路了吧!你在看看冉柒那些超级天才,他们都跑了啊,我能不跑吗?

而且,这一次,我能活着回来,也多亏了张凡。

比试的过程之中,出了变故!

里面,有夺舍的老怪物。

而且,他还带了无数的灵魂体,都是超级老怪物。如果不是张凡干掉了他们,我们估计都得死。”

“什么,夺舍?老怪物?哪里来的老怪物?”

这一刻,无数强者心中惊骇。

夺舍,这个可是大事儿啊。

而此同时,屹立于天空之中的文末,脸色万分的精彩!

这?啥玩意儿?

这可是他们暗殿的招亲啊,一点吸引力都没有吗?

而且,上官婉儿挺漂亮的啊。

这届的年轻人是性取向有问题的吗?

“咳咳咳!文老,你看??”文洪来到文末的身边,低声说道。

说实话,文洪是一点都不想丹药师协会夺冠。

就诸葛常平那个阴阳人,哪怕是再有钱,他也不爱。

妈德,丹药师协会那边,绝逼使诈了。

“就这样吧。”文末看着诸葛常平,十分满意。

可惜啊!宝菱阁那边的超级天才没人来。

他的内心,其实是偏向于宝菱阁的。

宝菱阁那边,钱有,实力也有!

丹药师协会这边,实力还是不太行。

不过,也还行!

起码,丹药师协会这边,丹药是不缺的。

“诸葛会长,要不,咱们商量一下婚事?”文末来到诸葛常平的身边笑道。

“婚礼,你和我商量个毛线,又不是我娶亲。没意思!走了!”诸葛常平冷笑,旋即起身就走。

这次暗殿的招亲,他可是知道是为了什么。

结盟?

你们也配?

这个事儿,你们和张凡商量去。

“剑一到剑十,兵一到兵十,你们留下,不能让张凡出任何意外。”诸葛常平说道。

听到这话,丹舟的脸,有点绿了。

卧草,剑一到剑十?兵一到兵十?

几个意思?

二十个人?

就为了保护张凡?

喂喂喂!不能这么偏心的啊。

我tm是丹药师协会的会长,出门也就两人!

张凡这个,二十人?

这几个意思?

你干脆把丹药师协会给张凡算了呗。

而此时,诸葛常平拉着丹舟拔地而起,直冲云霄。

反正,他是不可能让丹药师协会和暗殿有什么联盟关系。

至于张凡什么选择,那是张凡的事儿。

看着离去的诸葛常平,文末的神色,也是骤然闪烁了起来。

诸葛常平这什么意思?

他不留下来,怎么谈结盟的事儿。

不过很快,他的眸光又落在了张凡的身边的二十人身上。

这个保护阵容,真的是超级强大。

他,能做丹药师协会的主吗?

先问问!

刹那,文末来到了张凡的身前,一脸的笑意!

“恭喜小友,咱们好好谈谈?”文末笑道。

“文先生叫我张凡就好了。”张凡连忙说道。

文末,虽然不姓上官,但是看这个身份,估计在暗殿不低。

而且,一大把年纪了,辈分论起来,估计差了好几辈。

小友?

妈德,这是让自己不娶小媛那个妮子的节奏?

糟老头子,坏得很!

“呵呵!小凡啊,我也开门见山了。这次我们暗殿招亲,是因为我们暗殿有了不小的麻烦,所以,想找一个强大的宗门结盟。

毕竟,婉儿的父亲,那可是我们暗殿的殿主,她的身份,也只能是宗门未来的接班人才配得上。

不知你和诸葛会长,是什么关系?”文末问道。

这个事儿,必须问清楚。

不然以后举行婚礼了,丹药师协会这边,给不出任何的帮助,那玩笑可开大了。

毕竟,刚刚诸葛常平的态度,那可不太好。

如果诸葛常平和张凡的关系很好,婚事,这么大的事儿,他不可能不留下。

“没什么关系,诸葛老爷子看我炼丹的天赋还不错,才邀请我加入丹药师协会而已。”张凡低声说道。

此时此刻,张凡的心,沉入了谷底!

果然是这样。

招亲,果然就只是个幌子。

暗殿,你们可真的是好样的啊。

敢把我媳妇儿拿来做交易的筹码,呵呵,真的不错。

“哦?你在丹药师协会没有话语权吗?”文末的声音,也是逐渐冰冷了起来。

“所以呢?”张凡冷笑。

“小子,请注意你的态度。别以为你有这么多人保护着,你就敢在我们暗殿放肆。”文洪陡然爆喝了起来。

他早就看不惯这个小子了。

如果不是他,这一次,也不可能闹成这样。

他们暗殿这边,这一次,可是死了不少的人。

“三殿主,怎么,想打架?信不信我马上把会长他们叫过来?”兵五冷笑了起来。

暗殿了不起?

呵呵!

当我们丹药师协会闹着玩的?

张凡,那可是我们丹药师协会的接班人,你算个屁!

给张凡一点时间,到时候,恐怖剑修+9山十海丹道第一人,你们暗殿,算个屁!

垃圾!

“呵呵!怎么,你们还敢对我们暗殿动手不成?哪怕你们丹药师协会圈养的高手再多,试试来攻打我们暗殿试试!”文洪冷声说道。

“行了,既然你做不了丹药师协会的主,那就麻烦你离开吧。”文末的声音,有些不耐烦。

“哦!”张凡直接转身。

这一刻,张凡身上的杀意,无比浓郁!

“小子,你敢对我们暗殿有意见?”文洪眸光,骤然爆发出了一道无比冰冷的杀意。

这个小子,竟然敢对他们暗殿有了杀意?

呵呵!找死!

“文老,这个小子,留着是个祸害。要不?杀了他?”文洪冷声说道,声音很大,没有丝毫的掩饰。

“文洪,你来试试?”刹那之间,十道惊天剑意,暮然爆发。

“呵呵!”文洪冷笑,继续道:“文老,你出手,轻易而举。我还不信了,他们丹药师协会敢因为这个小子,和我们死拼。”

文末摇了摇头:“这个时候,不能节外生枝。”

“小子,记住了,如果有下一次,哪怕你到了生死极境,我都能杀了你。对我们暗殿,要有敬畏之心。”文末说着,一道剑芒,直接透过了剑一二十人,落在了张凡的肩膀!

“噗呲!”

刹那之间,张凡一口鲜血喷了出去。

“暗殿,你们……”兵五怒吼,他的眸子,这一刻血红无比!

文末这个老不死的不要脸的狗东西,竟然敢对张凡出手。

刹那之间,兵五的掌心,一枚传讯符陡然出现。

“不用!”张凡低吼了起来,拉住了兵五。

他才加入丹药师协会,如今诸葛常平给足他面子了。

他怎么可能让丹药师协会为了自己,陷入危机。

文末,能杀生死极境的强者,就兵五他们,根本不是对手。

不能因为他,让丹药师协会死人!

这样,他会于心不安。

“可是,会长交代了!”兵五说道。

张凡摇头:“这是我的事儿!”

说着,张凡转身就走。

“呵呵,一个归元一重的垃圾而已!”文洪冷笑。

“文洪,你去联系烈火宗、血门那些超级势力,就说联姻的事儿。”文末说道。

“嗯!”文洪点头,直冲云霄。

而此时,暗殿的大门口,无数人的眼珠子,死死的盯着走出来的张凡,神色激动无比。

“兄弟,怎么样,谁是冠军?”

走出暗殿大门的张凡,转过头,深深的看了一眼,然后转身!

“我张凡发誓,谁敢娶上官婉儿,我灭他满门,上官婉儿,是我老婆!”

声音,震耳欲聋!

刹那,四周无数人,那一双眼珠子,暮然瞪得浑圆!

“卧草!这个小子敢说这个话?”

“尼玛!尼玛!这个小子,不怕被打死吗?”

“呸,你以为你谁啊,敢在暗殿门口说这话,找死呢你?”

“就这,还想癞蛤蟆吃天鹅肉?”

“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什么样!”

“卧草,霸气!”

“小子,牛批!”

无数声音,暮然炸起。

“还有,三年后,我张凡,必灭了暗殿!不灭暗殿,我自绝与此!”张凡眸子血红!

暗殿!!

呵呵呵!

等着吧!

三年!就三年!

你不灭!我死!

听着这个声音,四周无数人,头皮发麻!

“卧草!卧草!这个小子,疯了吗?”

“就他,归元一重的垃圾?”

“卧草,牛批牛批!这个牛皮吹大了。”

“兄弟,啥也不说了,三年后的今天,风里雨里,我在这里等你!”

而此时,暗殿之中,文末的眼神无比的冰冷。

“小子,你这是找死。”

刹那之间,文末抬起了手,一道惊天剑意,从他身上爆发。

同时,一道无比骇人的剑芒,一闪而过,直接朝着外面的张凡掠去。

“呵呵,你怎么敢的呀。”

一道极其轻蔑的声音,暮然响起。

一名高大的男子,右手扛着剑,左手握着酒壶。

他站在那里,无声无息,挡在了剑芒之前。

这一刻,文末的神色,骤然狂变。

“你是谁!”声音,无比惊恐。

“我啊,是你祖宗!”男子冷笑,扛着剑的右手,轻轻向下一劈!

刹那,一道白芒,一闪而逝!

文末的剑芒,直接粉碎。

下一刻,剑芒在文末的胸口炸开。

“噗!”

文末的胸口,直接被洞穿。

一个拳头大小的血洞,看上去无比恐怖!

“饶你一命,等我的乖徒儿来取你狗命!拜拜了您嘞。”男子轻笑,一闪而逝!

就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

几个呼吸后,暗殿内,一道道惊吼声,暮然响起。

“敌袭!敌袭!阵法封锁!”

“快,快汇报给大长老,文老被人打伤了。”

暗殿之外,无数人的眼珠子暮然瞪圆!

???

卧草,这什么鬼?

又敌袭?

文末被人打伤了?

卧草,不至于吧!

那可是文末啊!

那可是传说杀过生死极境的恐怖大佬啊。

我尼玛!

“刷刷刷!”

这一刻,无数人的眸光落在了张凡的身上,眼神,无比的惊恐!

不会是这个小子干的吧?

沃日!

这还没三年呢?

也就是此时,暗殿的大门,暮然关闭。

那直耸云霄的第一重山,泛着奇异的光芒。

“卧草,暗殿终极防御阵法开启了。”

“靠,不至于吧!”

“谁啊,这么猛!”

“也没看见有人打进去啊。”

“我滴个乖乖,活久见!”

“溜了溜了!万一被误伤,这可不好了。”

刹那,无数人直接转身狂奔。

文末都被打伤了啊,他们还不跑,等死呢!

这种恐怖的存在,哪怕是余波,都能弄死他们n次啊。

惹不起,惹不起!

“小凡!”龙傲天从人群之中掠了出来,来到了张凡的身边,神色无比凝重:“发生了什么?”

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竟然让张凡立此毒誓!

看着张凡那血红的肩膀,龙傲天身上,也是爆发出了一道无比强烈的杀意。

“没事儿!”张凡摇头,神色淡然。

可惜啊,这次竟然连叶子和小媛的面都没有见到。

不过,她们应该知道自己来过了吧。

三年!

三年后,我再来接你们。

“你们也走吧,接下来,就是我自己的事儿了,和丹药师协会无关。”张凡朝兵五说道。

“会长可是给我们下了死命令的。”兵五摇头!

张凡笑了笑:“就说是我说的,接下来,我要去遗迹苦修去了,你们也进不去。

而且,我这边,有我师兄呢!”

“他,域尊一重,有点弱!”兵五皱眉道。

龙傲天抬手,打了一个响指,刹那,两百多人,走了出来:“我师弟,自然有我保护,就不麻烦你们了。”

这一刻,兵五一群人,神色也是动容!

一百多个域尊,二十多个天命9重?

张凡这个小子,有点来头啊。

这股实力,哪怕放在那些顶级宗门,也不容小觑啊。

“那行,不过,我们必须送你们到目的地,不然,我无法回去交差。”兵五说道。

张凡点头:“那麻烦了。”

“哪里的话,都一家人,你可是我们丹药师协会的副会长呢。而且,以后,我们的丹药,还得靠你呢!”兵七笑道。

张凡这个家伙,现在都能炼制出具有丹纹的七品丹药了呢。

在给张凡几十年,绝对丹药师协会的扛把子。

丹舟、诸葛常平,都得靠边站。

“那必须的!”张凡笑道。

“哈哈哈!那走吧!”说着,兵五抓起了张凡:“指路!”

“京都!”张凡说道。

把张凡、龙傲天一群人送到了京都,兵五这才拿出传讯符,把事情汇报给了诸葛常平。

就这么回去?

肯定得挨打的!

“什么?暗殿竟然敢伤张凡?操!文末是吧!mmp,等着,老子叫人去。”

而此时此刻!

血门大殿之中,冉柒听完文洪的话,直接跳了起来。

“不不不,我拒绝!我摊牌了,我喜欢男人,爸,送客吧。”

文洪:???

喜欢男人?

我tm!!!

“那打扰了!”文洪起身离去。

看着文洪的背影,冉柒冷笑:“尼玛个臭嗨,想骗老子去死?做梦呢你!

我tm敢和那个变态抢老婆?找死呢!”

在文洪来之前,他就收到张凡在暗殿的那些话了。

传讯符,几百灵石而已!

谁用不起啊!

“小柒啊,你这个不行啊,你这已经有心理阴影了啊,要不,我去做了那个小子?”冉柒身边,一名魁梧男子低声说道。

“别,千万别,爸,我有一种感觉,那个小子,坚决不能为敌。你别作死啊!”冉柒立马说道。

“呵呵,你这是看不起你爹?你看不起我们血门?那个小子,也就归元一重而已。还敢大言不惭,三年后灭了暗殿,呵呵!”男子冷笑。

“爸,那咱们三年后看看?”冉柒轻笑。

“算了,不和你废话了,我要去修炼去了,三年啊,希望那个小子,不会那么变态吧!”冉柒说着,转身就跑。

三年,很快的啊。

烈火宗!

“文殿主,实不相瞒,我喜欢男人,我对女人没什么兴趣。”秋翎说道。

文洪:???

这届年轻人性取向真的有问题?

别吧,这都俩了。

武山!

“文殿主,我对女人过敏,抱歉啊,你去血门、烈火宗问问吧。看看,现在连女人这两个字都说不得了。”一青年双手不断的在身上挠着。

文洪:????

你们,过分了啊!

而此时此刻,9山十海各个宗门,收到了来自丹药师协会的两道讯息。

“拒绝你们向暗殿出售或者赠送任何丹药,否则,你们会进入丹药师协会的黑名单!”

“凡是击杀文末,我诸葛常平会为他炼制五炉9品丹药,凡是我能炼制的,都可以!”

两道讯息,直接让9山十海炸开了锅。

“卧草,卧草,丹药师协会封杀了暗殿?”

“暗殿干啥了?”

“我日,9品丹药啊。9品丹药啊。要知道,八品丹药都极难炼制了。五炉9品丹药,诸葛常平,这是打算不要命了啊。”

“我滴个乖乖,暗殿这下舒服了啊。他们不知道,市面上所有的丹药,丹药师协会占据了9成吗?”

“走走走,组队砍文末!”

“谁要一起啊,来五排啊,一人分一炉丹药!文末那个狗东西,撑死了生死极境。来四个能打的!”

“听过文末被人砍了,剑种都被人打没了,他现在,撑死了域尊五重的实力!”

“卧草,谁啊这么猛!”

“哈哈哈,域尊五重?老子去暗殿蹲点去了。”

“带我一个!”

而此同时,暗殿,气氛压抑到了极致。

偌大的宫殿,站满了清一色的老头。

他们的脸,极其难看。

“竟然敢打伤文末,敢来我们暗殿闹事儿,找死!”

“老二,你别说了,文末的实力,那可不弱,被人一剑碎了剑种,他这辈子都没办法那剑了,废了!

这种实力,砍你一样只需要一剑。

文末这个王八蛋,哪儿招惹的强者啊!”

“现在的关键是丹药师协会那边!诸葛常平直接不给我们丹药了,这么整!”

“妈德,文末那个傻逼脑子被猪啃了吗?得罪谁不好,非要去得罪诸葛常平?”

“这下怎么办!别忘了我们还有其他的敌人!”

“操!打死文末那个傻逼算了。谁把他这个傻逼放出来的?”

同时,虚空之上,剑狂扛着剑,敲打着天幕。

“乌鸦,开门了,有人差点把你徒弟打死了!”

“什么?谁?操!活腻歪了?”巫墨怒吼。

“你tm干啥去了?操!那不是你徒弟吗?”巫墨咬牙切齿!

“打不过嘛!”剑狂嘿嘿一笑。

“你都打不过?***着我动墨鸦?”巫墨眼神冰冷,然后瞥了一眼剑狂:“废物一个!进来带路!老子要灭了他满门!”

剑狂嘿嘿直笑,指着暗殿的方向。

“干tmd!”巫墨仰天,他的眸子散发着紫色的光芒。

刹那,他的身体开始解体,化作了无数的紫色光点,直奔天空。

“嘎吱!嘎吱!”

“轰隆!”

“嗡嗡嗡!”

那座金属山,疯狂变形。很快,就变成了一只无比巨大的乌鸦。

“啾!”

浑身散发着金属光芒的乌鸦,直接从9天之上,俯冲而下!

也就是此时,无比沉闷的声音,猛然响起。

“轰隆隆!”

仿若惊雷!

声音,越来越响,越来越响。

这一刻,无数闭关的强者,抬起了头。

他们的眸光,似乎洞穿了9天。

“墨鸦?”

“巫墨的传承终于坠落了?”

很快,那只无比巨大的乌鸦出现在死神岛上空!

“打架喽,打架喽!”躺在草地上的剑狂,整个人都兴奋了起来。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