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45章 太惨了吧(万字大章) 新
"爱书网"网站最新地址为 m.22ff.vip

“就这里?”巫墨声音,无比的冰冷。

他虽然是一个炼器师,但是他最推崇的是武力。

然而,奈何武道天赋不太行,后来,他经历了无数的岁月,消耗了无数的材料和心血,这才打造了墨鸦。

他的墨鸦,已经数万年没有启动了。

今天,就要让这些杂鱼看看他巫墨的墨鸦,到底还能不能打。

“那个发着光的山,看见了吗,就是那里。”剑狂喝着酒,无比的惬意。

他也有数万年没有看见墨鸦发动了,甚是怀念啊。

“呵呵!垃圾阵法!”冰冷的声音,缓缓响起。

刹那,天空之中那无比巨大的乌鸦,一双巨大的翅膀,散发着一抹暗红色的光芒。

很快,暗红色就转变成了鲜红色。

速度,也是暮然加快,朝着暗殿的那第一重山,急掠而去。

此时,外界,已经快疯了。

“卧草,卧草!真的是墨鸦!”

“天呐,一代炼器宗师的传承!”

“冲冲冲冲!去绝命岛!”

“gogo!”

“顺便去暗殿那边看看有没有机会砍死文末。”

“嘿嘿嘿,真是天意啊。这次去绝命岛那边,绝对没人知道我是去砍文末去的。”

刹那之间,九山十海,无数的强者,再次朝着绝命岛掠去。

比起之前暗殿招亲的那一拨,更多!

同时!暗殿!

原本正在商量文末的事儿那群老者,抬着头,看着天际边缘的那巨大虚影,神色无比的激动。

“哈哈,朝着我们暗殿的方向来的。”

“发财了,发财了,真的是天佑我们暗殿啊。”

“只要墨鸦坠落在我们暗殿的范围,其他宗门,呵呵,别想来分一杯羹。”

“走,一起去迎接我们暗殿的机缘。”

刹那,一群老头,直冲云霄,直奔暗殿第一重山的山巅之上。

京都!张凡家小院!龙傲天一群人,仰着头,看着天际边缘那无比巨大的虚影,神色无比的震惊。

“天呐,墨鸦!墨鸦!巫墨的传承啊。”

“巫墨?师兄,你确定是巫墨?”张凡瞪大着眼珠子,一脸的不可置信。

龙傲天身边一人,无比肯定的点着头:“我敢肯定,就是巫墨的墨鸦!这个东西,有记载的!

别看巫墨只是个炼器师,他靠着墨鸦,可是屠杀过无数的超级宗门。比起他们那个时代的超级强者,丝毫不逊色。”

“卧草,这么猛?”张凡惊了。

这个巫墨,真的是他那个师父巫墨吗?

不对啊!

剑狂带着他去了几次啊,完全没有见过这么个玩意儿啊。

他们不是在天上玩得好好的吗?这几个意思?

如此大动干戈干啥?

难道发现了某个了不起的遗迹?

不至于吧!

“走,去看看!”龙傲天沉声说道!

“必须去啊,巫墨那可是炼器宗师啊,他的遗迹里,神器多得一批。”

“现在的九山十海的那些炼器师真的不行啊,想要得到神器,真的只能靠运气。”

“嗯,我觉得可以拼一把。”

“别吧,就你你们这个实力,去了会挨打的啊。”张凡忽然开口。

他那个师父搞这么大一个阵势,剑狂肯定也在。

两个生死极境的大佬一起搞事儿,你们这个域尊一重的,进去就是送人头的节奏啊。

好不容易才有你们这群打手守家,你们没了,我tm还敢放心出门吗?

暗殿那边,我可是放了狠话的,三年啊,就三年啊。

时间真的很紧啊。

“你这是瞧不起我们?”一群人的眸光,瞬间落在了张凡的身上!

你一个归元一重的渣渣,怎么有脸说我们的啊!

要不是看在龙傲天的面子上,你看我揍不揍你就完了。

自己说话,心里没点逼数吗。

“师兄,你们去丹药师协会,给我弄点药材来,我感觉我现在能炼制啊八品丹药了,你们的实力,真的太弱了。”张凡说道。

天上的那只大乌鸦,不能管,他的时间,就只有三年。

时间真的不多!

先把龙傲天他们所需要的丹药炼制出来,自己就去遗迹。

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些能够提升实力的东西。

顺便吸一些想要夺舍自己的灵魂体。

如果这三年的时间,自己的实力提升如果不大,那么在丹药上面,必须达到九品丹药师,甚至是十品!否则,灭了暗殿,那就是个笑话。

实在不行,把凛那边拿走灵晶拿回来。

这也是之前在暗殿那边,张凡敢放狠话的原因。

提升实力东西,剑狂和墨鸦,已经给他准备好了。

说着,张凡把诸葛常平给他的玉佩给了龙傲天。

“拿着这个去,先赊账,让丹药师协会那边把八品极其以上的药材给我!如果有九品十品的丹方,也给我!

等我丹药炼制出来了,再结账。”

看着张凡手里的玉佩,龙傲天一群人的瞳孔,剧烈紧缩。

???

这个东西,那可是丹药师协会至高无上的身份象征啊。

可以说,几乎等同于丹舟会长的身份!

就张凡这个小子,怎么可能啊!

操!

而且,八品丹药,这tm又是什么鬼啊。

你能炼制?

你tm别开玩笑了。

你这才多大?你能炼制八品丹药?

开玩笑也不是这么开的啊!

“咳咳!你……”哪怕是龙傲天,也是无比的震惊。

一双眼珠子,死死的盯着张凡,不可置信。

也就是此时,兵七的身影,陡然出现。

“我去吧!我亲自去总部那边跟诸葛会长取!”

???

“你怎么还在这里?”看着兵七,张凡呆了。

卧草,你丫的不是回去了吗?

你tm忽然蹦出来,很吓人的你知道不?

而且,这tm是我家啊。

“会长不放心你。”兵七低声说道。

不仅是他没走,剑一到剑十,兵一到兵十都没走。

张凡现在,可是丹药师协会的重点保护对象呢。

这不,转眼都能炼制八品丹药了,这tm,能不保护好?

鬼知道他明天能不能炼制九品丹药呢。

这tm,听着就吓人啊。

“行吧,快去快回,药材一定要多,丹方你问问诸葛会长,九品十品的我都要,三年的时间,我一定能够炼制出来。”张凡说道。

“得勒!”兵七说着,直接消失。

看着这一幕,龙傲天一群人陷入了沉思!

九品?十品丹药?

操!

你是认真的吗?

你知不知道,这个玩意儿,那可是九山十海最顶级的炼丹师才能炼制的?

你tm这样,我很尴尬啊。

我这些年,岂不是活到狗身上去了?

而且,你注意一下啊,你现在的实力,也仅仅是归元一重啊。

做人莫装逼啊,装逼挨雷劈啊。

不过很快,一群人也是从惊骇之中清新了过来。

刚刚的那人,那可是域尊九重呢。

而且,他还是丹药师协会的成员,他都没怀疑,那么……

操!发财了啊!

有足够的八品,九品丹药,他们一定能在三年的时间里,突破到域尊九重。

八品丹药、九品丹药管够,那是个什么概念?

完全不敢想象啊!

旋即,一群人看向了龙傲天。

唉,你要不把龙符给张凡算了?

域尊一重,你好意思命令我们同境界的强者?

而且,这里还有人比你强呢!

同样是一个师门的,你看看张凡,你在看看你自己。

这么大一把年纪,这才域尊一重,你丢不丢脸啊。

感觉到那无数嫌弃的眸光,龙傲天拳头都捏了起来。

几个意思?

你tm几个意思?

这眼神,想打架是吗?

而此时,丹药师协会,得到兵七讯息的诸葛常平,眼珠子都瞪出来了。

“什么,八品丹药师了?怎么这么快的?”

“不会吧?”丹舟整个人,都呆滞了起来。

转眼就能炼制八品丹药了?

你tm是开挂了吗?

哪怕是开挂,也没你这么快啊!

“小舟啊,要不,你把丹药师协会会长这个身份给张凡算了,你早点退休,跟我好好的研究丹纹吧?

要不,你这个会长,也没啥用啊。”诸葛常平说道。

丹舟:???

卧草!

你几个意思?

这都想让我退位了?

张凡那个小子,是你亲孙子的吗?

你是狗吧你!

老子可是你的徒弟啊,胳膊肘也没有你这么往外拐的啊。

“暗殿那群傻逼,真的傻逼,就张凡看上了你们的人,那是你们的荣幸,呵呵,还敢打人,啧啧啧,简直是自己作死啊。

给张凡一点时间,他在丹道上的成就,肯定能超过我的啊。”诸葛常平大笑。

“我觉得,暗殿这样,你得负全责,你如果当时就把会长这个位置给了张凡,暗殿那边,哪里还敢打人。”丹舟冷笑。

这一刻,丹舟觉得,诸葛常平,绝对是故意的。

唉,要是暗殿那边知道了,估计肠子都悔青了吧。

emmmm!

估计想打死诸葛常平的念头,可能更多。

“师父,你觉得,我们丹药师协会,真的可以交给张凡吗?他那么年轻,那么冲动,而且,他在暗殿门口说的话,你也知道,他这是想灭了暗殿啊。

暗殿那边,实力真的超级强大。他们暗殿那些老怪物,真的强。

我们这边,一旦血拼,那可是会两败俱伤的啊。”丹舟担忧道。

诸葛常平笑了笑:“张凡的天赋,真的超级强,这一点,毋庸置疑,而且,他的剑道天赋也不弱。

我们这些丹药师啊,最大的弊端就是打架不行,出门都还要人保护,真的废物啊。

一旦张凡到达了生死极境,再加上一个九品、甚至神级丹药师了,你觉得,他还需要我们吗?

你再想想,一个生死极境的剑修,还是个丹药宗师来当我们丹药师协会的会长,就暗殿那些傻逼,还敢跟我们逼逼叨叨吗?

机会,就这么一次啊!错过了,们丹药师协会,估计会错过一场盛宴啊。”诸葛常平说道。

“你对张凡就这么看好?”丹舟皱眉。

“为师的眼光,怎么会差,走吧,去把那些老东西叫醒,商量一下打暗殿的事儿。”诸葛常平起身说道。

“啥?你说啥?打暗殿,师父,你疯了吗?”丹舟差点咬着舌头。

“嗯,我们有三年的时间准备。当然,也得看看张凡那边。如果他三年后,没有勇气去暗殿,一切就当我没说。

说话不算话的男人,天赋再好,我也看不上。”诸葛常平笑道。

“可是,师父,那可是暗殿啊,他们暗杀的手段,很强的啊,一旦和他们开战,我们很容易被杀啊。”丹舟慌了。

他们丹药师,战斗力本来就不行。

说是战五渣,一点都不为过。

暗殿那边如果动用高手,那可真的防不胜防。

“所以,我们这边得准备啊。三年时间呢!我们战斗力不行,别人行啊。

九山十海,不少人可是欠着我们丹药师协会的人情呢。”诸葛常平笑道。

“师父,那些人情,你就准备用在张凡身上吗?这个值得吗?”丹舟整个人都快疯了。

诸葛常平这,可是要孤注一掷了啊。

“有何不可!人啊,这辈子,总得刺激一把啊。而且,你觉得,那些遗迹在我们这个时代坠落,那些封印者,选择在我们这个时代出世,真的是偶然吗?”诸葛常平轻笑。

他的眸光,在这一刻,无比深邃。

偶然?

不!

肯定不是!

一定会发生什么大事儿!

可是,又无迹可寻!

张凡那边,值得投资的!

如果,他真的能够达到传说中的神级丹药师,无论做什么,都是值得的。

“师父,你……”丹舟这一刻,头皮发麻。

诸葛常平这话,听着可不像是好话啊。

而此时,天际边缘的那只已经变得血红的巨大乌鸦,仿若流星,声势无比的浩荡。

哪怕是在京都的张凡,都能够清晰的感受到。

“可怕!太可怕了!墨鸦坠落的方向,好像是绝命岛。”一人忽然说道。

“绝命岛?你确定?”张凡嘴角忽然抽搐了起来。

不会吧?

有这么巧吗?

咳咳!

巫墨不会是给自己报仇去的吧?

不应该啊。

他们哪里得到的消息啊?

他们就俩人啊!

而且,如果当时他们在场的话,就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打?

这什么师父啊!

不应该啊!

“咳咳,师兄,我们还是去一趟吧。”张凡忽然说道。

“啊?去哪里?”龙傲天一脸懵逼。

“咳咳,去绝命岛那边。”张凡说道。

“你不是不去的吗?”龙傲天诧异了起来。

“去看看,就看看!”张凡说道。

妈耶,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如果他们是给自己报仇的,两个生死极境的强者,还有一个剑修!

这tm!

会完全不讲道理的啊。

而且,巫墨可是炼器宗师啊,他随便给剑狂几个神器,暗殿会崩的啊。

暗殿那些人的死活,他才不关心,如果那两个师父丧心病狂了起来,砍了叶子和小媛她们咋整?

这tm真的就尴尬了啊。

到时候是找剑狂两个师父报仇呢还是感谢两人呢?

“行吧!我也想去看看!”院子里,一群人跃跃欲试。

“你们实力太低,还是待在家里吧。我和师兄两人去就行了。”张凡说道!

开玩笑,你们去了,家里边怎么办?

而且,万一你们去了,被弄死了,那岂不是少了很多的打手?

老老实实待在家里看门好了。

“!!!”

刹那,一群人嘴都歪了!

小子,你狗眼看人低!

你tm归元一重的战五渣,你恶心谁呢!

要不,咱们pk?

老子一拳打死你个憨批!

不过想着张凡的八品丹药,一群人立马点头。

“那我们就在家里了。”

他们到了这个境界,想要提升实力,真的很不容易。

一个是时间,一个就是丹药。

不然,难了。

谁不想变强啊!

张凡这个未来的丹药宗师,不能惹,绝逼不能惹!

而此时,绝命岛这边,无数强者站在虚空之中,抬着头,看着那声势无比浩荡的虚影,一个个人的脸上,挂着无比激动的神色。

“来了!来了!”

“哈哈,不愧是巫墨宗师的遗迹,连坠落都这么带劲儿。”

“立面绝对有很到的神器!”

“嘿嘿,暗殿那群老不死的都出关了,啧啧啧!这是打算不要脸了啊。”

“要不要我们也去叫人?不然等会儿可能抢不过暗殿这边啊。”

“嗯,我觉得可以!”

暗殿一重山之巅,云雾飘摇,仿若仙境!

一群老头,神色忽然凝重了起来。

“这个看起来有点不对头啊。”

“我怎么有了一种无比强烈的危机感呢?”

“你们也有了这种感觉?”

“这个坠落点,我感觉是瞄着我们暗殿来的啊。”

也就是这一刻,天际边缘的墨鸦,那双无比巨大的眸子,忽然亮了起来。

那双血红的翅膀,忽然动了起来。

“啾!”

一声惊天动地的声音,暮然响起。

与此同时,原本还在天际边缘的墨鸦,一眨眼之间,就来到了绝命岛的上空!

“卧草!卧草!这都数万年了啊,这个墨鸦,难道还有能量的吗?”

“跑!速度跑!沃日,惹不起惹不起!都这么多年了,还能有如此威势!不愧是一代炼器宗师的座驾啊。”

而此时,暗殿第一重山之巅的一群老者,原本欣喜若狂的神色也是暮然骤变。

“真的奔着我们来了?”

“快,开启所有阵法!”

来是真的来了,但是,就目前这个情况来看,如果不开启阵法,他们暗殿这边,绝逼要出事儿。

这可是墨鸦啊,是一代炼器宗师的毕生心血啊。

“天命之上的人,都出来主持阵法,快!”

看着那越来越近的墨鸦,有人低吼了起来。

刹那之间,整个暗殿,无数道身影暴掠而出!

同时,无数道光芒陡然升空,那沉寂了无数年的阵纹,被点亮。

“轰隆隆!”

整个暗殿,这一刻似乎都震颤了起来。

尤其是暗殿的第一重山,这一刻,竟然扭曲了起来。

看着这一幕,虚空之中的那些强者,神色也是变幻不定。

“他们暗殿这边,已经把阵法改造成这样了吗。”

“这个玩意儿,有点东西啊。”

“他们暗殿这些年,不声不吭,竟然弄成了这个样子。”

“要是谁来攻打暗殿,真的要哭。”

“呵呵!暗殿那些老东西都出来了啊。”

“呵呵,那又如何,他们暗殿敢私吞墨鸦吗?开玩笑。”

“还是多叫点人吧!”

刹那之间,无数的传讯符,不断的闪烁。

而此时,那无比巨大的墨鸦,距离暗殿,也就几个呼吸的距离。

“呵呵!这样的垃圾阵法,也敢来挡老子?看不起谁呢,老子以前好歹也灭过几次宗门!”巫墨的声音,充满了不屑。

下一刻,墨鸦那无比巨大的双眸,两道红色的光柱直接爆发。

与此同时,那仿若山岳的双翅猛然震颤。

这一刻,整个绝命岛的人都惊了。

卧草!卧草!

这tm又什么情况。

墨鸦里面,怕不是有人吧?

这tm完全不像是无意识操作啊。

看起来,完全像是在主动攻击暗殿一般啊。

“轰隆隆!”

震耳欲聋的声音,陡然炸开,仿佛九天惊雷一般,让人头皮发麻。

一股飓风,从九天之上,扶摇而下!

傲立与虚空的那些无数强者,此时此刻,仿若树叶一般,竟然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身形!

“操!这tm啥玩意儿啊。”

“这个传说中的墨鸦,有这么强的吗。”

“逗我吧!”

“老子好歹域尊九重啊,尼玛!”

惊骇之声,跌宕起伏!

而此时,从墨鸦双眸的掠出的那两道光柱,已经落在了暗殿的那护山大阵之上。

“boom!”

顷刻之间,一道无比惊骇的爆炸声,暮然响起。

一道无形的涟漪,暮然扩散。

虚空之上那些还未稳住身形的强者,再次如同风中树叶一般,飘摇了起来。

“cnm!有完没完了。”

“上瘾了是吧!”

“尼玛!”

下一刻,他们无比惊骇的看向了暗殿那边。

此时此刻,整个暗殿的护山大阵,如同破碎的玻璃一般,不断的碎裂!

“我尼玛,这就破了?”

“操操操,这未免也太夸张了吧。”

“这个护山大阵,整个九山十海也算是前五的存在了吧!”

“这简直就离谱。”

在场每个人的心中,此时此刻,掀起了惊天巨浪。

如此牛逼的护山大阵,秒破防,这还玩个屁啊。

下一刻,无数人的脸上,挂起了幸灾乐祸的笑容。

暗殿这次,倒大霉了啊。

墨鸦主动攻击暗殿?这tm想想就离谱啊。

墨鸦,这可是数万年前的玩意儿了啊,他们还不信,那个时候就有暗殿的存在。

难不成,暗殿这边,干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儿?惹怒了墨鸦?

不存在的吧?

暗殿最近没干啥啊!

招亲?这不算吧!

下一刻,无数的强者瞪大了眼珠子,死死的盯着暗殿的方向。

暗殿这次,舒服了。

啧啧啧!

而此时,暗殿之中,无数人口吐鲜血。

护山大阵被破,主持阵法的人,自然会受反噬!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我们暗殿的护山大阵,这可是花费了我们无数的心血啊。”一名老者狂怒!

“墨鸦里面难道还有活人?”

“可是,他怎么会攻击我们的?”

暗殿的人,此时此刻,已经快疯了。

然而下一刻,暗殿之中无数人的猛然抬头。

因为此时,整个暗殿的天都黑下来了。

墨鸦那无比庞大的躯体,遮住了暗殿的天。

“不好!”

“老五,出手!”

一群老者,神色无比凝重。

那急掠而下的墨鸦,让他们心神不宁。

而此时,墨鸦那一双血红的翅膀,一片片羽翼,闪烁着无比锋利的光芒。

朝着暗殿那直耸云霄的山体,冲撞了过去。

“噗!”

墨鸦那无比巨大的双翅,直接没入了暗殿的第一重山。

刹那,一闪而过。

唯独留下一道无比骇人的划痕!

看着这一幕,虚空之中的无数强者,头皮发麻。

我尼玛!

从此以后,暗殿再无第一重山啊!

一个呼吸之后,被墨鸦懒腰斩断的山体,缓缓滑落!

原本直耸云霄的暗殿第一重山,此时此刻,直接矮了一半。

暗殿之中,无数人看着这一幕,神色呆滞。

暗殿成立这么多年来,经历了无数次的生死,第一重山,没有一次有过损伤!

而这一次,转眼之间,竟然被削了一半,这暗……

“还好还好,那只乌鸦飞走了。”

“这完全不讲道理啊,我们暗殿,招谁惹谁了!”

“这简直就是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啊。”

哪怕是那群老者,此时此刻,也是松了一口气。

还好还好,那只死乌鸦只是路过。

“一代炼器宗师,未免也太可怕了吧,就这个玩意儿,生死极境的存在,随便杀啊。”

“简直就是宗门的噩梦!”

“唉,这个山体,用阵法应该能接上吧。”

“哼,不管怎样,这次我们暗殿付出了如此大的代价,墨鸦里的东西,我们暗殿绝对要分一大半。”

“关键是,拿到里面的传承!”

“走,看看墨鸦坠落在哪里的。”

刹那之间,暗殿无数强者,直上云霄!

而此时,原本已经远去的墨鸦,扶摇直上,几个呼吸之间,再次俯冲而下。

看着这一幕,虚空之中那无数的强者,嘴角抽搐。

“实锤了,绝逼实锤了。墨鸦就是来找暗殿麻烦的。”

“可是,墨鸦这是数万年前的东西啊。暗殿怎么会招惹上他?”

“是啊,这完全没道理啊。”

“讲道理,暗殿这些年中规中矩啊,从来是主动招惹谁啊。”

“是啊!所以这个才没道理啊。”

一群强者,汇聚在一起,看着那俯冲而下的墨鸦,神色无比的怪异。

一次,那极有可能是意外!

这个事儿,他们也经历过,还有不少人被忽然坠落的遗迹砸死呢。

可是这个墨鸦,明明就已经飞走了,忽然回过头再来一次。

这明显是被针对了啊。

而暗殿的一群人,脸色铁青!

“几个意思啊,为毛针对我们?”

“还讲不讲道理了!”

“我tm……”

一群老者,口吐芬芳!

看着这一幕,虚空之中的那群人,嘴都快笑裂了。

暗殿这tm也太惨了啊。

哈哈哈哈!

大笑声,暮然响起。

“咳咳,抱歉啊,我真的是人没忍住!”

“见谅见谅!”

看着暗殿那群人看了过来,一群强者立即伸出手,摁住了自己的脸。

我tm真的忍不住啊。

暗殿真的惨!

哈哈哈哈!

而此时,狂暴的气息,再次爆发。

一双翅膀,再次划过!

“轰隆!”

暗殿的第一重山,再次矮了一半。

这次,哪怕是站在地上,肉眼可见那被拦腰斩断的山顶。

但是哪怕这样,仍然有数千米高!

而此时,暗殿这边,越来越多的人汇聚了过来。

看着那被削掉的暗殿,无数人神色呆滞。

“尼玛,这还是暗殿吗?”

“不行,不行,如此快乐的事儿,必须得分享。”

刹那,无数的传讯符,不断闪烁。

几乎片刻,整个九山十海炸开了锅。

“啥?暗殿被削了?就只有五千米高了?”

“卧草,真的假的,尼玛!尼玛!为什么九山十海没信号塔,我tm要看现场直播。”

“兄弟等我,我几个小时后就到!你们用手机录视频啊,拍照啊!”

“妈德,什么傻比传讯符,就只能传声音,啥时候才能开视屏啊。”

这一刻,无数人朝着绝命岛这边赶来。

而此时此刻,张凡这边,得到这个消息,这个人都呆了。

卧草!卧草!

叶子她们没事儿吧。

“兵七,兵七,快带我去暗殿。”张凡大吼。

兵五在这边,那么兵七肯定也在这边。

龙傲天的速度,不太行!

域尊一重和域尊九重,还是有差距的。

也就是此时,十余道身影,陡然出现在张凡的身前。

剑一到剑十!

兵一到兵十!

除了兵五,都在!

“你去那边做什么,暗殿都快被削平了。”兵七皱眉道。

虽然他们也很想去看热闹,但是,张凡的安全,还是更重要一点。

毕竟,张凡可是他们丹药师协会的未来。

“别管,快带我去。”张凡急吼。

麻蛋,叶子她们,可在暗殿的啊。

巫墨在,估计剑狂也在。

两个人打不打得过暗殿不说,他们一旦发飙,暗殿那边,估计会损失惨重。

一个拥有神器、甚至可能武装到牙齿的生死极境的剑修,破坏力真的超级恐怖的。

“那边危险得很!”兵七说道。

“尼玛!你丹药没了!”张凡脸都绿了。

危险个屁!

哪里对于老子来说,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

“行行行!”兵七立马点头。

丹药没了?

不能够!

而此时,削了暗殿两次的墨鸦,再次折返。

“尼玛!我们暗殿惹你了吗?”

“操,已经两次了,再来你觉得不过分吗。”

“你大爷!”

暗殿的人,已经快疯了。

还来?

我tm怎么招惹你了,你倒是说出来啊。

你不说,我怎么知道。

打人不打脸,你tm都快把我们暗殿第一重山都拆了,这让我们暗殿以后在九山十海怎么混?

“巫墨小老弟,那群人骂你呢!”喝着酒的剑狂,轻笑了起来。

“呵呵!等老子把这个垃圾破山移平了,我在慢慢和他们打架。一群垃圾!”巫墨冷笑。

第三次袭击,再次降临!

五六千米的山体,再次矮了一半。

“操,老子忍不了了。”暗殿一名老者浑身灵力爆发,手持长剑,直接朝着墨鸦掠了过去。

“操,生死极境的剑修!”

“我尼玛,暗殿这边,藏得太深了吧。”

虚空中无数人,神色呆滞。

“废话,老家都被拆了,那些老怪物怎么能忍得住。”

“呵呵!生死极境又如何!墨鸦,那可是巫墨的杰作,那可是超越神器的存在。”

“看他表演。”

而此时,一道剑光,惊天而起,紧随着墨鸦,急速掠去。

几乎半边天都被剑芒给点亮。

“呵呵!在我面前出剑,看不起我?”剑狂冷笑,握住了剑柄!

“你喝你的酒去,没你的事儿。”巫墨冷笑。

也就是此时,那无比巨大墨鸦,忽然转身,那仿若山峰的翅膀,直接朝着暗殿那人砍了过去。

那无比狂暴的剑芒,直接被打碎。

下一刻,翅膀直接拍在了那名老者的身上。

刹那之间,那名老者,直接爆裂。

而此同时,那巨大的翅膀并无停歇,直接朝着暗殿砍了下去。

“轰隆!”

整个暗殿,直接被劈成了两半。

看着这一幕,虚空之中,无数的强者飞速倒退!

每个人的脸上,挂满了惊骇之色。

生死极境的剑修,被瞬秒?

这tm未免也太可怕了吧。

妈德,墨鸦里面,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啊。

那可是生死极境的强者啊。

那可是整个九山十海战力天花板啊。

操,地球现在这么危险了吗。

这一刻,无数人只想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巫墨小老弟,不要这么搞啊,现在不是以前,能源很宝贵的。说不定还有什么老怪物等着我们的呢!”喝着酒的剑狂,忽然说道。

“老子这些年,可攒了不少的能量!”巫墨冷笑。

下一刻,巨大无比的墨鸦,再次扶摇直上!

“噗!”

“噗!”

暗殿第一重山,越来越矮。

三千米!

一千五百米!

七百五十米……

看着这一幕,虚空之中的那些人,再也笑不出来了。

太可怕了!

真的太可怕了!

如果这个墨鸦对付他们宗门的话,他们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

这就是数万年前的强者吗?

一人就能屠掉现在一个超级宗门?

那个时代,是何等的璀璨啊。

然而,他们怎么会陨落?

想到这里,无数强者不寒而栗!

这tm,想着就可怕啊!

而此时,墨鸦终于停了下来。

那无比巨大的双足,站在那仅仅只有三百米高的第一重山之上。

不,现在来看,只能算得上是比较高的围墙而已!

那鲜红无比的翅膀,也是恢复了黑色。

看着这么一幕,暗殿无数人,神色无比复杂。

墨鸦,这是终于没有能量了吗?

同时,虚空之中,无数人眸光也是剧烈闪烁了起来。

每个人的眸光,都散发着贪婪的光芒。

墨鸦刚刚的威能,他们可是看在眼里的啊。

轻松打爆生死极境的强者!

轻松破掉暗殿的护山阵法!

如果得到了墨鸦,那岂不是举世无敌了?

这一刻,无数人蠢蠢欲动!

然而,也就是下一刻,无比巨大的墨鸦,陡然化作了一座金属山!

直接覆盖了大半个暗殿!

看着这一幕,暗殿无数人脸都绿了。

尼玛!

强行占地盘?

看着这一幕,无数人更激动了。

“肯定是能量用光了!”

“哈哈哈!冲冲冲冲!抢宝贝啊。”

惊喜声,不断的响起!

闻言,暗殿这边,无数的人神色也是变幻了起来。

他们这次,可是损失巨大啊。

一个生死极境的剑修,那可是真正的强者啊。

“各位,墨鸦既然选择了我们暗殿,那就说明,它是我们暗殿的东西,而且,我们这次,可是损失了一名生死极境的强者。”一名老者走了出来,他的身上,一股无比强大的气息,陡然爆发。

“操!又是生死极境!”

“暗殿这边,到底有多少生死极境的强者啊。”

惊呼声,再次响起。

然而也就是此时,那座金属山,裂开了。

“吼吼吼!”

一个无比巨大的金属巨人,咆哮着跑了出来。

足足五十米高!

它捏着拳头,朝着那名老者,直接砸了出去!

生死极境!直接被砸飞!

看着这一幕,无数人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我尼玛!还来?

而此时,低吼声,不断的响起。

一个个金属巨人,不断的从金属山里走出。

“尼玛!”

“这tm就夸张了吧!”

“足足十八个?”

“操操操,算了,我tm惹不起,真的惹不起!”

“溜了溜了!”

无数强者,直接退回到了虚空之中。

惹不起,真的惹不起!

一个金属巨人,足足可以匹敌生死极境的强者啊。

这尼玛!

打个屁啊!

而且,这还只是冰山一角,鬼知道这个金属山里还有没有其他的东西。

也就是下一刻,十八个金属巨人,直接朝着暗殿那边奔了过去。

“咚咚咚!”

无比沉闷的撞击声,让暗殿的人,头皮发麻。

“去尼玛的,我们暗殿到底怎么招惹你了啊。”

“你tm这就欺负人了吧。”

“啊啊啊啊!墨鸦!巫墨!我暗殿和你拼了。”

歇斯底里的声音,让虚空之中无数的强者头皮发麻。

暗殿这是造了什么孽啊!

好好的,山门被削没了!

生死极境的强者,被打爆了一个!

现在,又被十八个媲美生死极境的金属巨人群殴,太惨了吧。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