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46章 掠夺开始(万字) 新
"爱书网"网站最新地址为 m.22ff.vip

“轰隆隆!”

“啊!”

“巫墨,我cnm!”

“生死极境以下的,退!”

嘶吼声,不断的响起!

虚空之上,无数强者头皮发麻!

短短的时间里,暗殿这边,已经死了数十个域尊境界的人了。

生死极境,死了俩!

而那些无比狂暴的金属巨人,仅仅只有俩受了伤,缺了胳膊!

然而,这完全不影响这些金属巨人输出!

一样的刚猛!

最可怕的是,这些机器人,完全不要命的打法,让人头皮发麻。

暗殿这绝逼是倒了八辈子的霉啊!

这么下去,暗殿今儿不会被灭了吧?

想到这里,虚空之中的无数人,浑身颤栗!

妈德,这个热闹还是别看了吧,感觉继续看下去,会出事儿啊。

看着那无比庞大的金属山,无数人神色惊恐万分!

这个里面,不会还有活着的生物吧?

也就是此时,金属山,再次裂开,比起之前小了一号的金属巨人,飞速掠出!

足足有一百多。

看着这一幕,无数人的神色再次一变。

卧草!还来?

而暗殿这边无数人,一脸的绝望。

“这tm到底什么个情况啊。”

“谁啊,到底谁啊,谁tm去招惹了如此恐怖的存在啊。”

“跑,跑!大长老他们顶不住了,我们留下了,只有死路一条!”

“是啊!”

而此时,数百的小一号金属巨人,已经朝着暗殿的第二重山掠了出去。

“看这个架势,暗殿今儿还真的危险了啊。”

“我敢肯定,墨鸦里面,肯定有活的生物在指挥这些东西,不然,这些金属人不可能只攻击暗殿这边的人。”

“他们暗殿这次的招亲联盟,不会就是因为这个吧?”

“你这么一说,还真有可能!沃日,如果真的是这样,我还要感谢那个叫张凡的小子啊。”

“是啊,如果不是他,这次和暗殿联盟了,脑壳都要被打爆的节奏啊。”

“以后见了那个小子,一定要好好的感谢感谢他。”

“+1!”

“我觉得,现在可以走了!不然下面那只乌鸦看我们不顺眼,我这小身板可顶不住。”

“走?怎么可能,这个事儿,千年难遇啊,打死我都不可能走的。”

“是的,暗殿这种超级势力被吊打,看着是真的超级舒服啊。”

“既然看,我觉得我们还是下去看吧,这个在那只乌鸦的头顶,我始终感觉头皮发麻。”

“嗯!这个提议好,那我们就下去看戏。”

刹那,虚空之中的无数强者,如同流星坠落。

而此,暗殿那边,一名老者也是掠了出来。

“今日我们暗殿遭劫,还请各位道友相助,日后我暗殿必有重谢。”

听到这话,一群强者脑袋都快摇晃掉了。

开什么玩笑,就这个,我们招惹得起?

你看看你们暗殿现在的惨状。

我tm敢帮你们?

想啥呢!

万一墨鸦里真的有人,呵呵,老子岂不是要赔上一个宗门?

你以为我傻啊!

我tm就是过来看个热闹,仅此而已!

刹那,一群强者立即飞速后退!

话都没说一句,生怕被墨鸦里的恐怖存在盯上。

看着这一幕,暗殿这边,无数强者也是无比的绝望。

生死极境的强者,死了三个了啊。

域尊巅峰,都二十来个了。

继续下去,伤亡必定会无比巨大。

而且,他们背后,还有人盯着的啊。

想到这里,暗殿这边无数的老者神色狰狞了起来。

他们,最擅长的是暗杀!

而现在,这些金属巨人,这个攻势,完全不给他们机会!

最可怕的,还是这些巨人的防御力。

想要破防,无比困难。

哪怕是打掉了一只胳膊,都毫不影响这些金属巨人的战斗里。

最可怕的是那一座可以化作墨鸦的金属城。

一击就可以轻松斩杀生死极境的强者,这才是最可怕的。

也就是此时,剑一一群人,带着张凡终于赶到。

看着那座无比熟悉的金属城,张凡的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

卧草!真是巫墨!

这个师父,也太6了吧!

看着被吊打的暗殿,张凡心情无比复杂。

怎是一个猛字了得!

也就是此时,四周一群人也是注意到了张凡的存在。

“哟,张凡小兄弟,你来啦。这次谢谢你啊,如果不是你,我们宗门和暗殿结盟了,今儿估计被锤的,就会是我们了。”

“就是就是,张凡小兄弟,谢谢啦。”

“以后去我们宗门玩,我给你介绍妹子。”

“嘿嘿,张凡小兄弟,今儿你放一百个心,暗殿这边如果敢找你的麻烦,我顶你。”

一群强者看着张凡,神色无比的复杂。

尤其是看着张凡身边的剑一一群人,神色更为复杂了。

丹药师协会的保镖?

域尊九重?十九个?

这超规格了吧?

丹舟,平时出门,也才俩啊。

忽然,他们想到了诸葛常平给文末下的通缉令。

卧草!张凡这个小子,在丹药师协会的身份,绝逼不低。

“见过各位前辈!”张凡拱手。

旋即,张凡朝着金属城那边跑了过去。

因为此时,那些金属巨人,都快打到暗殿第二重山了。

这可不是发呆的时候。

“张凡,危险。”兵七吼了起来。

这一刻,兵七后悔带张凡过来了。

我尼玛!

来看戏就看戏啊,你tm往哪儿跑呢?

作死呢!

没看见那些金属巨人一拳一个域尊九重吗?

你过去送人头?

“没事儿!不用担心。”张凡喊了起来。

!!!

四周无数人的嘴都抽搐了起来。

你确定你没事儿?

这个时候了,求你别装了吧。

暗殿这边,都装不下去了,你就能?

开什么玩笑。

就凭你脸大?

也就是此时,巫墨也是注意到了张凡。

下一刻,金属山缓缓裂开,一道人影缓缓呈现。

看着这一幕,无数的强者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卧草!真的有人?

尼玛!尼玛!这个玩笑开大了吧。

而此时,暗殿这边,无数人的脸,也是再次狰狞了起来。

操,真的有人!

妈德,真的是被故意针对了。

谁!谁tm招惹了这种恐怖存在!站出来!

要知道,巫墨,那可是数万年前的恐怖存在啊。

这种恐怖存在会闲着蛋疼来打他们暗殿?

这绝逼不可能!

所以,唯一的解释就是,暗殿里的某个人,得罪了巫墨。

很快,巫墨那无比高大身影,出现在所有人的眼前。

“拜见巫墨前辈。”

这一刻,四周那无数看热闹的强者,纷纷朝着巫墨抱拳。

巫墨,那可是一代炼器宗师啊。

他打造神器,那可是分分钟的事儿啊。

现在,九山十海无数的炼器师,可没有一个人能打造神器。

如果他们拥有神器,战斗力,起码可以翻倍。

这就是神器的威力。

而现在,巫墨竟然出来了。

麻痹!

无论花费什么代价,都必须让巫墨给他们打造一把神器。

只要他们给得起!

“剑狂,你tm就知道喝喝喝,喝nm呢!滚出来办事儿!”巫墨怒吼。

听着这个声音,无数人的眸光,再次一凝。

???

不止一个人?

卧草,还有远古大佬来打暗殿?

这个玩笑就开大了吧。

暗殿到底何德何能,能让两个大佬来找茬啊。

刹那,无数道怜悯的眸光,落在了暗殿那边。

而此同时,暗殿那边,无数人的神色,苍白如纸。

还有人?

卧草!能不能给我们一条活路?

tmd!

谁啊!到底谁啊!站出来!老子鲨了你!

你tm作死,别拉着我啊!

老子还没活够啊。

“高手,肯定得最后出场啊。”剑狂肩扛着剑,喝着酒,缓缓走了出来。

“徒儿,别看这些花里胡哨的东西,为师给你表演一下。”剑狂笑着,肩上的剑落了下来。

看着这一幕,四周无数人的冷汗都流了下来。

剑修?

卧草!

暗殿凉了!凉透了!

能和巫墨称兄道弟的人,那绝壁是绝世强者啊。

不过下一刻,无数人的眼珠子直接瞪了起来。

徒儿?

徒儿?

卧草!徒儿?

尼玛,谁啊!

谁是这个大佬的徒儿?

也就是此时,张凡立马喊了起来:“师父,别,别!”

???

这一刻,无数道眸光落在了张凡的神色。

张凡,是这个剑修大佬的徒儿?

尼玛,这个玩笑开不得啊。

就张凡这个家伙,怎么可能啊。

一个归元境界的小垃圾,不能够啊。

“滚,喝你的酒去,老子的徒弟,报仇得我来。”巫墨冷笑。

刹那之间,那座金属山,再次变成了一只无比巨大的乌鸦。

!!!

这一刻,无数人的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张凡,还是巫墨的徒弟?

我尼玛!这不能够啊!

这tm,太魔幻了吧!

要知道,巫墨可是炼器师啊。

一代宗师收徒,能随随便便收的吗?

绝逼不可能啊!

而此时,看着这一幕的龙傲天,也是一脸的羡慕嫉妒!

看看,这才是师父啊。

阮云霄那个王八蛋,算个什么玩意儿!

而兵七、慕容沛、周昇一群人,此时此刻,心中掀起了惊天骇浪。

卧草!卧草!

张凡这个狗东西,还有这么一个背景?

这就过分了吧!

丹药师协会的副会长就已经够牛逼的了啊。

要知道,张凡现在,就只有二十来岁啊。

这个年纪,能当丹药师协会的副会长已经无比逆天了啊。

而现在,这个狗东西还是一代炼器宗师巫墨的弟子?

兄弟,真的过分了啊。

你这样,整个九山十海的年轻一代,会绝望的啊。

这一刻,张凡就仿佛天上的明星,无比璀璨夺目。

所有的眸光,都落在了他的身上。

羡慕嫉妒恨!

不过很快,无数人的眸光,看向了暗殿那边,每个人的嘴角,都嗪着一抹讥讽之色。

啧啧啧!

你们暗殿的人可真牛逼啊,巫墨的弟子你们都看不上,牛逼啊。

请问,你们到底想找哪种天才才符合你们的要求?

来,放心大胆的说出来,让我们涨涨姿势,到底什么人,才入得了你们暗殿的法眼。

嘿嘿,还敢打伤张凡,牛逼啊!

人家师父,能不上门来报仇吗?

而此同时,极远之处,冉柒身边的中年男子,面色无比的苍白。

“儿子,你是不是早就知道这个小子有这个背景?”中年男子后背此时此刻已经完全浸湿了。

还好当初听了冉柒的话,没有去杀张凡!

不然现在,他们血门,绝逼会被灭门的啊。

暗殿的实力,真的不在他们之下。

现在被张凡的一个师父到打成这个逼样了,还有一个剑修没出手呢。

想到这里,中年男子头皮发麻。

现在的年轻人,都这么可怕了吗?

数万年前的大佬们都出来了,这tm,没法玩了啊。

而此时此刻,暗殿这边,一个个人眸子血红。

“文末!你大爷!”

惊天怒吼声,陡然响起。

张凡的事儿,他们怎么能不知道!

文末那个畜生,可是打伤过张凡的啊。

“去,去把文末给我带过来。”一名老者,气得浑身发抖。

文末那个混账,竟然给他们暗殿,招惹了如此强大的敌人,罪该万死啊。

刹那,一群老者直接来到了张凡的面前。

“小友,误会,都是误会啊,这一切,都是文末的错,我这就让他来滚过来,要打要杀,你说了算。如何?”一名老者说道。

巫墨的恐怖,他可是体会到了的。

更别说此时巫墨身边还有个剑狂。

剑狂剑尊,这个名字不是白叫的啊。

其他人不知道,他们暗殿,那可是清楚的很啊。

遗迹出现的第一时间,他们暗殿这边就收集了无数的情报。

剑狂剑尊,那可是一尊杀神啊。

杀伤力,巫墨和他比起来,那完全就是小儿科。

妈德,剑狂剑尊不是已经死了吗?

上次他的遗迹不都出来了吗?

他怎么还可能活着!

这一刻,张凡身前的老者,冷汗直冒。

巫墨和剑狂两人出手,他们暗殿,绝对会没有任何的希望。

对了!

张凡不是说上官婉儿是他老婆吗?

这一刻,老者神色狂喜。

机会!

暗殿的机会!

只要张凡和上官婉儿结合,他们暗殿这边,岂不是有了两尊超级强者?

尤其是巫墨,那可是炼器宗师啊。

他是可以打造神器的啊。

“快,快去把上官婉儿带过来。”老者嘶吼!

旋即,他朝着张凡说道:“小友,这一切,都是文末的失误。你师尊如今也在这里,你看,你和上官婉儿的婚礼,什么时候举行?”

听到这话,在场无数的人的眼珠子都瞪了出来。

卧草,暗殿的大长老,如此不要脸的吗?

我尼玛!

你是不是忘了之前你们暗殿做的事儿?

呵呵,现在巫墨和剑狂出来了,直接商量婚礼的事儿了?

你tm要点脸好不?

“张凡小友,我有十个闺女,个个都是倾国倾城,比起上官婉儿丝毫不逊色。”

“张凡小友,我也有十五个闺女,如果你不嫌弃……”

无数强者,纷纷上前。

开玩笑,巫墨和剑狂,随便一人争取到了,对于他们整个宗门来说,就是天大的助力。

更别说现在是两个人一起了。

尤其是巫墨。

我的女儿和你徒弟都结婚了,我求你帮我打造一把神器,你总不能拒绝吧?

神器这个东西,那可是真的好东西啊。

“你们这群不要脸的王八蛋,你们哪儿有闺女!”暗殿大长老气得跺脚。

他们这些人他怎么会不认识。

万年单身狗,你tm哪儿来的女儿?

傻逼吧你们!

“呵呵!”一群人冷笑。

亲闺女没有,干闺女什么时候都能有。

偌大的宗门,不可能挑选不出几个姿色好的女孩子。

实在没有,我tm去其他宗门抢也要抢几个来不行?

垃圾!

这一刻,所有人的眸光再次落在张凡的身上。

这个归元一重的小子,此时此刻,可是完全匹敌一个超级宗门啊。

“废话这么多做什么,直接灭了他们就是了。”巫墨冷笑。

张凡摇了摇头:“师父,我们走吧,三年后,我亲自来。”

听到这话,暗殿这边一群人,神色骤变。

“张凡小友,这可是误会啊,都是误会啊,大家心平气和的坐下来谈谈不好吗。”暗殿大长老无比焦急的说道。

三年后还来?

不能够啊!

不管是三年后或者是现在,他们暗殿,完全没有胜算啊。

三年这个时间,对于他们来说,就是一眨眼的事儿啊,很快的啊。

“你确定?这边生死极境的强者可是不少呢,而且,我能感觉到地下还有更强的。

三年,你能到生死极境的地步?做人别吹牛啊。这样不好。”巫墨说道。

别闹,你现在才归元一重呢。

到生死极境,还远着呢。

而且,每个境界的屏障,可不是那么容易突破的。

“我能行的!”张凡点了点头,神色无比坚定。

生死极境?

也没有多少个境界。

化虚、天命、域尊、生死极境。

也就四个大境界而已!

看着张凡如此神态,巫墨也是翻了翻白眼。

现在的年轻人,都如此膨胀的吗?

三年!

从归元境界到生死极境?

你逗我呢?

算了,你开心就好。

“行!我们走吧!”巫墨抓着张凡的肩膀,打了一个响指,转身就走。

刹那,那无比庞大的金属巨人,陡然化作了满天金属舞团,紧随其后。

“你们暗殿老老实实的,别跑,如果你们敢跑路,我巫墨哪怕是追杀到天涯海角,也要弄死你们。

既然我徒弟放话了,三年后,他一个人不能灭了你们,你们就活。”

原本无比担忧的暗殿那群人,听到这话,神色骤然一喜。

巫墨这话,几个意思?

意思是三年后张凡一个人单挑他们整个暗殿?

你们不会出手?

这一刻,暗殿无数人放心了下来。

呵呵,三年,一个归元一重的人,哪怕是天赋再好,又能如何?

你能突破到生死极境?

呵呵,你就算是突破到了生死极境又如何?

当我们暗殿这边的人是废物吗?

“前辈可要说话算话。”暗殿大长老大声吼道。

“你吼尼玛呢废物!当我们说话当放屁?”剑狂转身,一剑挥出。

刹那,一道剑光直接落在了暗殿大长老的身上。

刹那之间,暗殿大长老的右臂直接断裂。

“对了,如果我老婆在你们暗殿有任何伤害,别怪我年轻人不讲武德。”张凡转身,冷冷一笑。

听到这话,四周无数强者的眼珠子都快翻出来了。

卧草!

小老弟,你至于吗?

他们暗殿的上官婉儿有什么好的?

你这怎么就非要选她当老婆?

你是个人吗?

你忘了你的师父都宰了暗殿好几个生死极境的强者了?

你tm有病吧?

而此时此刻,暗殿这边无数人的神色,却是欣喜若狂。

“妥了,妥了!”

“哈哈,一旦这个张凡和上官婉儿联姻,我们暗殿岂不是有了两个超级助力?”

“三个生死极境换来了这个,值!”哪怕是被砍了一臂的暗殿大长老,此时此刻,也是一脸的欣喜。

那可是巫墨和剑狂啊。

“把文末关押起来,三年后等张凡小友发落。”暗殿大长老低喝了起来。

既然张凡此时此刻认定了上官婉儿,那么他和暗殿的仇恨,就没有多少。

年轻人,肯定得要点面子的嘛。

到时候,把文末废了,给张凡杀了就是了。

皆大欢喜!

看着张凡的背影,无数人眸中的羡慕嫉妒恨,越发的浓郁。

妈德,这个小子,到底是走了什么狗屎运啊,竟然能让巫墨和剑狂收徒,这怕是祖坟着了吧。

呵呵,三年到生死极境?

我等着,三年后,老子一定要来,到时候,我看你怎么装逼。

尤其是现场的无数强者,冷笑连连。

他们突破到生死极境,那可是经历了无数的岁月啊。

三年就能从归元境界突破到生死极境,他们情何以堪?

这些年来,都活到狗身上去了?

小子,你是看不起我们吗?

妈德,我们年轻的时候,也是百年难见的那种天才啊。

“这个怎么回去交差?”剑一看着张凡的背影,最近抽搐。

日!

有这么强大的师父,还要我们来干啥?

“先回去再说吧。”兵七说道。

“你不是他师兄吗?你怎么在这里坐冷板凳?”兵七忽然看向了龙傲天。

“咳咳,那是以前。”龙傲天无比尴尬的说道。

妈德,阮云霄那个只会坑徒弟的王八蛋,真的和别人没法比啊。

算了算了,我tm也得去修炼去了。

如果张凡真的三年后成了生死极境的强者,那就尴尬了。

极远处,慕容沛一脸的失落。

慕容小小那个单身狗,简直就是废物啊。

和张凡独处了那么久,你tm是和张凡斗地主去了吗?

孤男寡女,谈谈情说说爱不行?

啊啊啊啊!

这一刻,慕容沛真的快要崩溃了。

如果慕容小小能早点把张凡拿下,他现在就发财了啊。

一个炼器宗师!一个剑尊!

妈德,谁敢惹我?

“这个王八蛋真的好能装啊,马嵬,你看看你这个废物哦,啥也不是。”不远处,慕容小小一脸嫌弃的看着马嵬!

马嵬:“人比人,气死人啊,我们和这个小子,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他也是才知道,他师父张南的伤,是被张凡不小心砍伤的。

化虚九重啊,这你敢信?

同样是归元一重的剑修,怎么差距就这么大呢。

“你个废物好意思说别人?”慕容沛看着慕容小小,一脸的冷笑。

慕容小小:???

我招你惹你了?

此时,那只无比巨大的墨鸦,扶摇而起,直上九天。

“麻烦,直接让他们交出人来,不就完了吗。”巫墨躺在椅子上,翻着白眼说道。

张凡摇头:“不一样的。暗殿的人,敢把我老婆拿来做交易筹码,他们必死无疑!”

说实话,张凡是很想见叶子和小媛这两个妮子的。

可是,他怕见了两人后,自己没了勇气去修炼。

三年,想要突破到生死极境有多难,张凡心中其实还是有数的。

可以这么说,一分一秒都耽搁不了。

而且,这个世界,每分每秒都在发生翻天地覆的变化。

比如遗迹那些正在复苏的人!

巫墨他们既然活着,那么就一定还有人还活着。

“对了,师父,你们这么强,怎么会被封在遗迹里面?”张凡忽然问道。

这个疑问,在见识了巫墨吊打暗殿的时候,张凡就有了。

就巫墨这个实力,恐怕是早就超过了生死极境了吧。

而剑狂,恐怕是更强。

要知道,现在的剑狂,换了躯体,并没有达到巅峰。

这样的状态,就能轻松无比的砍掉生死极境强者的一臂。

他的巅峰实力,绝逼难以想象。

这样的强者,只剩下一个骷髅的躯体,这简直就是在开玩笑好吧。

而且,就之前那些想要夺舍他的那些灵魂,起码也是生死极境起步的强者。

他们,怎么会落到如此地步?

这不应该啊。

“这个事儿,说来就话长了。”巫墨叹了一口气,手一挥,一瓶酒出现在他的手里,他望着天,一脸的沧桑。

“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对你不太好。”剑狂低声说道。

见此,张凡就更好奇了:“说说嘛!”

妈德,一定有故事,绝逼有!

“我们啊,其实就是逃兵而已!”巫墨叹道。

“你是,我不是!”剑狂冷笑。

“呵呵!你那是被人砍得要死不死了,被人踢回来了而已。”巫墨冷笑。

???

这一刻,张凡头皮发麻。

被人砍死?

卧草,谁啊,这么牛逼,竟然把剑狂都给干了?

玩呢?

还有,逃兵,什么情况?

这几个意思啊!

“其实,这数十万年来,我们,一直就在抵御外敌!然后,我们去了。

这个瓜皮,去了几年就被砍得要死不死了,然后被人送回来了。

我呢,熬了几百年。

唉,日子太难过了。天天被人追杀啊!”

“放nmd屁!老子那是被人蹲了好吗。你个废物,天天躲在后面,呵呵,好意思!”剑狂冷笑。

“啧啧啧,恼羞成怒了。垃圾就是垃圾!我虽然没有参加过战斗,但是我的贡献大啊。

几百年来,我炼制了多少神器啊。

因为这些神器,起码多斩杀了数千的敌人!”巫墨笑道。

“滚吧你!老子如果不被人蹲,现在估计还在前线。”剑狂冷笑。

“呵呵呵!事实上是,你就呆了几年,哈哈哈!被人蹲的都是憨批。”巫墨讥讽道。

“咳咳!前线?战斗?到底是在和谁战斗?”张凡吞着唾沫,头皮发麻的说道。

尼玛!

你们这些关键字很吓人的好吗。

就剑狂这个战斗力,那可是无比恐怖的啊。

结果呢,被人砍得半死,不得不回来,这个细思极恐啊。

“万族!非人类!”巫墨说道。

“就是畜生而已。”剑狂冷笑。

“万族?”这一刻,张凡的大脑,一片空白。

万族,这个他可不陌生。

虚灵族,不就是被万族灭掉的吗?

卧草,感情一直在战斗来着?

他们不会是来找凛的吧?

想到这个可能,张凡头皮发麻。

而且,打了几十万年了?

这尼玛,夸张了吧!

“然后呢?”张凡问道。

“这个你得问他了,我处于濒死状态,一直在续命,等一个剑修!结果,你来了!”剑狂说道。

刹那,张凡看向了巫墨。

“我离开的时候,处于休战状态,不过我已经离开也有数万年了,前线那边,应该还可以吧。毕竟,如果我们输了的话,万族估计早就打进来了。

而且,也没人回来增援。

不过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巫墨说道。

“别吧,您一个人都能打暗殿,暗殿现在,可是九山十海顶级宗门了。如果真的那啥,我们岂不是凉了?”张凡头皮发麻。

要知道,剑狂这种恐怖的存在,都被人砍回来了,如果前线真的顶不住了,妈德,整个九山十海,有几个能打的?

巫墨叹道:“确实能打的没几个!所以,我有一个想法,我们得出去看看情况。”

“咳咳,别吧,你们现在出去,估计也不能打吧?”张凡说道。

毕竟,剑狂现在实力就只有七成左右了。

巫墨……

现在看起来挺能打的,可是,如果真的能打的话,也不至于没出去打过架!

这个,很值得怀疑啊。

“不,是我们!你的地狱火,对于万族来说,杀伤力很大!”巫墨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

“我?师父,你可别开玩笑了。我去?这不是送人头吗?”张凡浑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

开玩笑。

他?

这才归元境界啊!

这个实力过去了,绝逼是秒没啊!

“万族那边,肉体实力,超级强大,哪怕是剑修,遇见那种强者,都很难破防。

而你的地狱火,可以无视肉体,直接燃烧灵魂!

可以说,简直就是万族的克星。

不过呢,你的地狱火,现在还太弱了!如果你的精神力达到了生死极境的境界,就可以去战场了。”巫墨笑道。

“精神力,不好修炼啊,唉,早知道这样,我当初就应该去问那些强者要一下他们的修炼法诀。”巫墨叹道。

“你要他们就会给吗?白痴!”剑狂冷笑。

修炼法诀,可是安身立命之本,会给你?做梦!

“不过,如果我们这个时候去了,他们知道了咱们徒儿拥有地狱火,精神修炼法诀,还不是轻轻松松!”巫墨笑道。

剑狂翻了翻白眼:“你是不是白痴,上一个拥有地狱火的人,被针对得多惨你不知道?他去了,秒没!

而且,我们人族阵营,绝对有叛徒。

不然,当初那人,也不可能会死。”

巫墨点了点头:“是啊!”

听到这话,张凡头皮发麻。

???

卧草!

万族那边如此忌惮地狱火的吗?

那我还去个毛啊。

我就是个战五渣啊。

“师父,其实我有快速修炼精神力的方法!”张凡眸光一闪,低声说道。

“嗯?”剑狂和巫墨两人瞬间看向了张凡。

“在暗殿那边,我遇见过遗迹里的老怪物,他们想要夺舍我,结果被地狱火给烧了。后来我发现,我的精神力似乎增长了很多!”张凡说道。

三年的时间,对于张凡来说,真的分秒必争。

遗迹那些老怪物,是张凡的第一目标。

哪怕不是因为地狱火可以克制万族,这都是张凡的第一目标!

精神力的增长,对于张凡来说,十分重要。

精神力强大了,就能炼制越强的丹药。

有了品级更高的丹药,自己才能变得更强。

还有龙傲天那边,也能变得更强。

天赋不够,丹药来凑!

生死极境,也不是那么的难。

所以,必须搞遗迹那些老怪物!

有巫墨他们帮忙的话,这个速度,会提高很多。

毕竟,进入遗迹,并不是那么容易的。

“地狱火还有这个功能呢?卧草,你怎么不早说。”巫墨和剑狂两人欣喜若狂。

要知道,当初剑狂原本是打算找个有缘人继承了他的传承,自己就可以安心的消失了。

结果张凡这边,竟然有地狱火!

这才让他有了活下去的意志。

不然,他现在这个实力,去了前线,也是只有被吊打的命!

“走,干活!那些不敢去前线的垃圾,活着浪费空气,死了浪费土地,还想着夺舍苟活,呵呵呵,做梦!”剑狂的声音,无比的冰冷。

“嘿嘿!我也看那些狗东西挺不顺眼的。打呢,太浪费能源。如果咱们徒儿能够轻松解决,我们还能赚一些能源!”巫墨的笑声,也是逐渐的变态。

“徒儿,你的地狱火,真的没问题吗?有些老怪物,还是很强的。虽然他们只有一口气了,但是他们以前,也是强者。”巫墨问道。

万一张凡把自己玩死了,那就尴尬了。

地狱火这个东西,有可能整个世界,就剩下张凡一个人拥有了。

“上次暗殿那边,有二十多道灵魂体进入我的意识海,我一点事儿都没有,应该没啥问题吧。”张凡说道。

“二十多个?那应该没问题!走,我们先找一些菜鸡试试水!”巫墨狂笑。

刹那,巫墨和剑狂带着张凡走出了墨鸦,化作了一道残影,一闪而逝。

不久后,张凡就来到了一处遗迹!

“你进去后,如果有危险,直接捏碎这个。”巫墨把一个拇指大小的水晶,递给了张凡。

下一刻,巫墨抓着张凡,直接塞进了遗迹。

几乎在张凡进入遗迹的瞬间,一道无比阴冷的笑声就响了起来。

“桀桀桀桀!天赋不错啊,金身体魄!小子,你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却来。”

刹那,一道虚影,直接没入了张凡的眉心。

也就是这一刹那,张凡的意识海风起云涌。

满天血火蔓延!

星空之中那无比巨大的剑凌空批下!

“啊!小子,你到底什么人!”

惨叫声,在张凡的意识海响起,几个呼吸后,一股无比精纯的精神力,在张凡的意识海流淌!

几乎是下一刻,整个遗迹震颤了起来。

同时,遗迹外的巫墨和剑狂两人,一闪而逝,进入遗迹,来到了张凡的身前。

“这么快?”剑狂震惊。

“别墨迹了,打扫战场,下一个!”巫墨手一挥,无数道金色的虚影,急速掠出。

几个呼吸之后,整个遗迹坠落。

而张凡,出现在了另外一个遗迹的面前。

几个呼吸后,遗迹再次震颤。

“咻咻咻!”

遗迹,不断的坠落!

仿佛流星雨一般,坠落大地!

与此同时,整个九山十海,疯了。

“卧草,卧草,怎么又忽然坠落了这么多遗迹?”

“发财了发财了。”

“我尼玛!怎么啥也没有?”

“操,难道又被人洗劫了?”

“不至于啊,没有任何灵力波动啊,完全是因为没了主人,自由坠落的啊。”

“这尼玛,到底什么情况!”

于此同时,九山十海的无数个角落,惊声四起。

“我就知道,肯定有人在针对我们,还好我跑得快,随便找了一个人就夺舍了。”

“这些蠢货,一点危机意识都没有的吗!活该!”

“最好别让我知道你是谁,否则……”

同时,九山十海无数宗门,七八个青年蹲在一起。

“收到消息了吗,凡哥在暗殿被不要脸的打伤了。”

“妈德,暗殿那群瓜皮,竟然还敢给大嫂安排招亲,作死!”

“三年,我们得加油了!”

“三年后,去暗殿迎接大嫂二嫂!”

“干暗殿!”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