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48章 前线
"爱书网"网站最新地址为 m.22ff.vip

第2648章前线

“咻咻咻咻!”

疯狂的风声,把张凡惊醒!

卧草!好大的风!

哪怕是没有睁开眼,张凡都能够感觉到自己的身体,都被风吹得来回晃荡!

???

这个感觉,不对劲儿啊。

张凡猛的睁开了眼睛!

下一刻,张凡的瞳孔急剧紧缩!

因为此时此刻,他的眼前有着十来人。

每个人的身上,那强大无比的气息,让张凡头皮发麻。

剑狂给他说过,生死极境,其实,又称为劫境!

一共会经历九劫!

每熬过一劫,实力则会呈几何增长。

剑狂,就是三劫强者!

这就是剑狂在暗殿的时候,能够轻松斩杀一名生死极境的原因。

而眼前的这些人,每个人身上的气息,都比剑狂的气息还要强大!

我尼玛,这是什么地方?

我TM不是做梦吧?

而且,就眼前,似乎在一个深不见底的深渊,脚下,完全看不到任何光亮。

啥情况啊!

而且,自己似乎被人困了起来,吊在悬崖上的。

操!

我不是在不死城吗?

我TM不是获得了唯一继承的资格了吗?

逗我呢这是?

眼前这些人身上的杀气,很浓郁啊,说明他们才杀了人的啊。

我尼玛!玩我呢?

这一刻,张凡心中,有一万头羊驼在狂奔。

二十多个超过三劫的强者盯着自己,玩个屁啊!

“呵呵!小子,醒了?”一名中年男子看着张凡,眯着眼,皮笑肉不笑。

“叔,您有什么吩咐?”张凡连忙说道。

我TM才域尊境界啊,打不过啊。

咦,等会儿……

我怎么突破到生死极境了?

卧草!啥时候的事儿?我怎么不知道?

“你是从哪里来的?”中年男子问道。

“队长,和他墨迹个屁,没有通行令,杀了就是了。正常人,谁来界渊啊。”一人冷声说道。

“就是!一个才踏入生死极境的垃圾,宰了就是了,墨迹什么,我们还要巡逻呢!”另外一人说道。

听到这话,张凡脸都绿了。

卧草,这是人说的话吗?

才踏入生死极境的垃圾?

我尼玛!

生死极境,在九山十海,都TM顶级战力了好吗!

界渊?

这TM什么地方啊!

队长?

超过三劫的小队?

你们什么来头?

“大哥,我是从不死城过来的,有话好好说,我是个炼丹师。”张凡立马说道。

真的,张凡是真的害怕!

就眼前的这群人,TMD刀都摸出来了。

这是真的要宰人的节奏啊。

“大哥,宰了吧!这小子一点都不老实!不死城,那可是在祖地。他妈的,以为我们是愣头青呢?”

“宰了吧队长,这孙子不老实,估计是万族那边养的奸细。”

一群人,手中的武器,泛着寒芒!

而此时的张凡,懵了!彻底懵了!

祖地?

万族奸细?

卧草!卧草!

我尼玛!这里不会是剑狂他们口中的前线吧!

“大哥,这里,是前线?”张凡头皮发麻的说道。

这一刻,中年男子的眸光,剧烈闪烁:“你真是祖地的人?”

“我日,完了,完蛋了!巫墨、剑狂师父,你们骗我!不死城怎么会有到前线的通道,我TM半年后还要去接媳妇啊!”这一刻,张凡面如死灰!

前线,真是前线!

TMD,数万年都没人回去啊,我TM来了,还能回得去?

“巫墨?剑狂?你认识他们?”这一刻,中年男子的眸子,爆发出一道无比耀眼的光芒。

“大哥,这孙子懵人呢!祖地的通道,都被关了数万年了。而且,巫墨是炼器师,剑狂那个憨批是剑修!

这孙子,能炼丹,金身体魄,和巫墨他们,完全不搭边啊。宰了吧,我真的不想浪费时间了。

还有半个小时,界风就来了,我们还要检查界渊呢!”一人说道。

“大哥,我说我天赋异禀,你们信吗!炼器我会,金身体魄,我只会练着玩的,其实,我真的是个剑修,我不骗你们!

巫墨和剑狂,真的是我师父!”张凡心中一喜,连忙说道。

这些人,认识巫墨和剑狂?

自己人啊!

卧草,吓死我了!

“大哥,我听不下去了,尼玛,这家伙既然是丹药师,还能是炼器师?

能练出金身体魄的,还能是剑修?

我TM都四劫了,都没有练出金身体魄呢!操!”一魁梧男子,眸光如刀,死死的盯着张凡。

听听,这是人说的话吗?

金身体魄?随便练练?

呵呵!

侮辱谁呢?

刀光,吞吐不定!

“大哥,别,你放我下来,我证明给你看!”张凡连忙说道。

我尼玛!说话就说话,别总想着动手啊。

咱们做个文明人不好吗。

“给你三分钟的时间证明!”中年男子说道。

“好嘞!”张凡伸出手,把套着自己脖子的绳子扯断。

妈德,谁这么缺德啊,套人套脖子的?

这TM是上吊好吗?

还把老子挂在树上?

真TM过分!

下一刻,张凡掏出了鱼肠剑,眸光如剑。

顷刻,张凡的身上,一股无比凌厉的气势,陡然暴发!

下一刻,一道剑光,惊天而起!

这一刻,这个深渊似乎都亮了起来。

“卧草!卧草!真是剑修!”

“剑狂的绝招,惊天!”

“尼玛,这威力,都快赶上三劫剑修了吧,日!”

“操,神器!”

“大哥,宰了这孙子吧,TMD,剑狂那孙子,太气人了!”

二十来人,呆滞的呆滞,震惊的震惊!

张凡:???

我尼玛,我又怎么你了?

做个人可好?

狗吧!

不过同时,张凡也是有些惊喜。

自己八成实力的一剑,能比得上三劫剑修了?

还行啊!

这一次,除了血脉之力,剑意啥的,都用上了。

毕竟,剑狂和巫墨说过,地狱火在前线,一旦被发现了,会被万族追杀至死的。

而且,鬼知道前线这边的人,有没有万族的人啊。

狗命要紧!

“你说你还会炼丹?炼器?真的假的?”中年男子死死的盯着张凡。

如今,整个前线,丹药师、炼器师极其稀少!

打了百万年了,百万年啊,万族那边,派遣了无数奸细过来。

目的就一个,杀丹药师、炼器师、阵法师、铭文师!

人族的天才,他们看都不看!

如果,眼前这个小子,真的是丹药师和炼器师……

不,哪怕只是九品丹药师!这就是整个前线的福音。

“货真价实!”张凡点头。

“先跟着我吧,等会儿我带你回联盟!”中年男子说道。

“哦!”张凡点头。

虽然张凡此时一刻都不想待在这个破地方,但是,前线好不容易来了一趟,必须得逛逛啊。

“对了,我叫嬴政,和剑狂打过仗,那小子如果不那么冲动,估计现在都七劫了,可惜了啊。”中年男子说道。

“啥,你叫啥?你再说一遍?”张凡忽然停下,转过头,死死的瞪着嬴政,一脸的不可置信。

嬴政,这个名字,作为中国人,怎么能不知道。

简直就是一个传说啊。

“剑狂说过我?”嬴政笑道。

“不不不!我跟着他几年,他除了喝酒就是睡觉。”张凡一双眼珠子,死死的盯着嬴政。

下一刻,张凡掏出了笔和纸,递给了嬴政!

“那个啥,能不能帮我签个名?”张凡问道。

这可是嬴政啊!活的嬴政啊!

“啊?”嬴政一脸的懵逼!

啥意思?

不过嬴政也没有拒绝!

“这里有帝辛?白起?王翦吗?”张凡问道!

“你认识他们?”嬴政眸光一闪。

这个小子,不会真是奸细吧?

祖地的人,怎么会认识帝辛他们?

“那必须的,在祖地,那可是到处都是你们的传说啊,妈德,这里怎么没有信号啊,我要发朋友圈装逼。”张凡一脸的难受。

“哦?有关我们的传说?你讲讲!”嬴政来了兴趣!

很快,张凡把自己记忆中有关嬴政的事儿说了起来。

“看来以后有机会,必须去祖地转转啊。”嬴政的眸光之中,带着浓郁的杀气。

看着这一幕,张凡咋舌!

啧啧啧!果然有一些东西是乱编的啊。

“我瞧着你的年纪不大,现在都有生死极境的实力了,天赋可以啊。”嬴政继续道。

张凡点头:“马上快二十四了,还行吧!”

刹那,嬴政的身形骤然一凝,他转过头,一双眼珠子死死的盯着张凡,一脸的不可置信。

“快二十四了?”嬴政的声音,这一刻,有些颤抖。

他虽然能够感受到张凡的年纪不会很大,可是,尼玛,二十四,你TM吹牛的吧?

二十四年,对于他们来说,这简直就是弹指间的事儿啊。

这个小子,二十四的年纪,就达到生死极境的地步了?

要知道,他,算是超级天才了,可是,他生死极境的时候,也都两百多岁了啊。

最可怕的是,张凡这个小子,刚刚爆发出来的实力,足足有三劫的实力了。

要知道,生死极境,实力提升很难的啊。

他在前线十万多年,这才五劫啊!

妈德,这些年的修炼,都修炼到狗身上去了吗?

这一刻,嬴政有些怀疑人生了。

“这个没啥吧?”看着嬴政那一脸呆滞的模样,张凡低声说道。

“呵呵呵!”嬴政的冷笑声,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一般。

没啥?

你TM!

在老子面前装逼是吧!

行!

这个仇,我记下了。

嬴政黑着脸,速度达到了极致,在深渊之中游荡。

“叔,这里,怎么这么大,咱们这都飞了十多分钟了,怎么还没见底啊。”张凡好奇道。

要知道,他现在的速度,那可是快到了极致。

一万米,也就是一眨眼的时间。

这TM都十分多钟了,都没看见地底,这个深渊,真的是无底深渊吗。

“这里,是百万年前,天庭动用了天机,轰成这样的,反正,我在这里十多万年,都没有看见过底!

这里,是天庭给我们留下的最后的一道屏障。如果没有界渊,我们人族,早就输了。这个,剑狂他们,没有给你说的吗?”嬴政问道。

张凡摇头:“没有,我更着他们,也就三年多的时间吧,其中大部分的时间都忙着修炼,没时间问,而且,我也没有想到,我会忽然来到这里。”

张凡是真的想骂人了。

我TM完全都没有想过要来这里啊。

半年啊!只有半年的时间啊。

我还要回去接我媳妇啊!

妈德,不死城到底是个什么东西,怎么就把我弄这里来了。

搞事儿吗?

“嗯?你才跟着他们三年多?”嬴政的嘴角,剧烈抽搐!

“之前你什么实力?”嬴政问道。

“归元一重吧!不对,那个时候,好像是启穴九重!”张凡说道。

“启穴???”嬴政的脸,这一刻,已经完全没有表情了。

三年多的时间,从启穴到生死极境?

操!

你TM逗我玩呢?

以为老子没脑子的吗?谁TM能在三年多的时间,从启穴到生死极境我TM叫他爸爸!

故意的吧操!

一定是故意的!

一定是剑狂交代的!

TMD,敢在老子面前装逼,剑狂是吧,等你来了,老子弄死你个鳖孙。

这一刻,嬴政觉得,还是不要和张凡说话了。

不然,等会儿真的会忍不住动手的。

“咻咻咻!”

狂风呼啸,从深渊底下,狂啸!

“还有二十分钟!走了!”嬴政喊道。

也就是此时,五道剑芒,陡然袭来。

“卧草,有埋伏!”张凡头皮发麻。

剑光,无比凌厉!

气势如虹!

哪怕这几道攻击不是针对自己,这一刻,张凡都感觉浑身汗毛都竖起来了。

强者!超级强者!

“嘿嘿嘿,嬴政,我们等你多时了。”怪笑声,让人不寒而栗。

五道身影,从深渊之中,缓缓出现。

“五个五劫的,你们还真的看得起我。”这一刻,嬴政的脸色,也是十分难看。

他,也只是五劫而已!

一V5,他没有信心!

能突破界渊来这里蹲他的,肯定是有备而来。

最主要的是,现在身边跟着个拖油瓶。

自己想跑,都不可能!

那可是剑狂的弟子啊。

“你先跑!”嬴政冷声说道。

“哦!”张凡点头,拔腿就跑。

五个五劫的,自己完全没胜算好吗。

不跑等死啊!

刹那之间,张凡就消失了。

“操!跑得真快!”嬴政嘴角抽搐。

尼玛,这是剑狂的徒弟?

剑狂那个狗东西,刚得不行,怎么就有这么一个狗的徒弟!

你TM好歹意思意思一下啊,问问需不需要帮忙啊,直接跑?

“呵呵,一个生死极境的垃圾,能在我面前跑掉,我吴生,自裁于此。”一名中年男子冷笑,下一刻,他的背后,一双黑色的翅膀一震而出。

“翼族!”嬴政的脸色,骤然一变。

翼族,那可是以速度成名的。

哪怕是低一个境界,他们的速度,都能完爆!

张凡危险了!

“畜生,有事儿奔着我来。”嬴政挥手,一道无比璀璨的剑光,陡然掠了出去。

然而此时,那名翼族,早已消失不见。

“嬴政,你还有心情管吴生呢!呵呵,你这是把我们当人看啊。”一名魁梧无比的中年男子冷笑着走了出来。

他的双手,一根根无比锋利的银针,陡然出现。

下一刻,这些银针,如同暴雨梨花,直接掠向了嬴政!

每道银针在飞掠出去的瞬间,体型陡然暴增!

眨眼的时间,就巨大无比!

仿佛擎天柱,带着无比厚重的气势,朝着嬴政,碾压而去。

同时,其他三人,也是暮然出手。

而此同时,张凡看着身前的吴生,神色无比震惊!

操,速度好快!

“鸟人?”张凡看着吴生那黑色翅膀,目光呆滞。

我尼玛!这也行?

“呵呵!小子,自裁吧,你这种垃圾,不值得我动手。”吴生冷笑。

鸟人?

这已经算是客气的了。

人族遇见他们,基本上说的都是畜生!

一个生死极境的垃圾,他真的没有心情动手。

太垃圾了。

“我觉得,我还可以抢救一下!”张凡眸光闪烁。

这一刻,张凡的鞋子,忽然散发出一道紫色的光芒。

“龙行!”

刹那之间,张凡这个人之间消失在吴生的眼前。

“嗯?”这一刻,吴生傻眼了。

这个小子,什么鬼?

他是怎么消失的?

操,人呢?

吴生闭眼,感受着灵力的波动,刹那之间,他双翅振动!

“咻咻咻!”

“神器就是好用,妈德,还好老子当初准备十足。”张凡庆幸。

同时,张凡倒腾着自己的仓库。

这两年多的时间,他可不只是在修炼。

为了炼制出神器,他可是花费了无数的灵石去试炼之门。

后来,实力一直卡在域尊九重,无聊之际,他可是打造了很多东西。

比如,此时此刻出现在张凡手里的喇叭。

神器!

而且刻画了铭文的。

下一刻,张凡灵力汇聚:“救命啊,万族杀来啦。五个五劫的。”

一股无比狂暴音浪,陡然在张凡身前爆发。

于此同时,震耳欲聋的声音,急速震荡。

“救命啊!万族杀来啦。五个五劫的。”

声音,在整个界渊震荡。

“嗯???万族?五个五劫的?”

在界渊其他地方巡逻的人,神色骤变。

声音,不是剑狂那个徒弟吗?

“操,万族的杂碎在蹲队长!”

“刘子,你去求援,我们速度赶过去。”一群人,直接朝着张凡的方向急掠。

而此同时,陷入苦战的嬴政,差点一口血喷了出来。

操!那个小子声音怎么这么猛?

而且,还没被翼族的那个畜生追上?

有点东西啊!

五劫的翼族,真的,嬴政就没想过张凡还能活着。

“救命啊!万族杀来啦。五个五劫的。”

一浪又一浪的音浪,冲击着!

在一瞬间,直接冲破了界渊。

界渊之上,一条高约一百米的钢铁城墙屹立在界渊的边上!

城墙上,每隔千里,一名手持长枪的强者,眸光如炬,游猎着!

在听到这个声音的瞬间,他们的神色骤然一僵。

????

界渊里传来的声音?

万族?五个五劫的?

刹那,数十名强者,手持长枪,俯冲而下,直冲界渊深处。

“该死,该死!”吴生此时此刻,脸色无比苍白。

这个兔崽子,怎么能跑这么快!

他就是一个生死极境的垃圾啊。

老子五劫啊!

老子还是翼族啊!

翼族速度天下第一啊。

到底谁才是翼族?

而且,你TM吼NMB啊!

你TM声音怎么做到这么大的啊!

麻痹,人族驻守的人,不会听到了吧?

这孙子,到底啥玩意儿变的啊。

万族这边的吼族,声音不如这万分之一啊。

该死!

“救命啊!万族杀来啦。五个五劫的。”

声音,越发狂暴。

和嬴政交战的四人,神色也是越发凝重。

“吴生那个垃圾,怎么还没杀掉那个小子。这声音,怎么来的。”一人咬牙切齿。

而此时,张凡上空,一股股气浪,扑来。

无比凌厉!

仿佛要洞穿一切,让张凡头皮发麻。

似乎,只要这个主人想,自己绝逼会被戳死。

“畜生,受死!”

两道金色光柱,贴着张凡,直接坠落。

“操!守望者!”吴生面色苍白,声色无比惊恐。

下一刻,他想逃!

然而就在他即将转向的一瞬间,那两根金色光柱,洞穿了他。

也就是此时,数十道声影,如同流星一般,从张凡身前路过。

正在和嬴政战斗的四人,声色也是骤变。

“守望者来了,跑。”惊恐无比的声音,陡然响起。

然而下一刻,四道光柱,洞穿了他们。

看着这一幕,嬴政终于这才松了一口气。

他看着一闪而过的人影,神色古怪至极。

守望者不是在城墙上吗?他们怎么会来?

要知道,这里,距离城墙那边,可是有百万里啊。

守望者怎么会知道他被蹲了?

忽然,嬴政嘴角抽搐,眼珠子忽然瞪大。

操!不会吧!

张凡的声音,不会传到了墙头那里吧?

这TM就夸张了啊。

下一刻,嬴政飞速狂奔。

妈德,张凡不会被守望者干掉吧。

这个小子,可是没有巡使令的啊。

守望者,那可是六亲不认的啊。

很快,他就看见了被拧着脖子的张凡。

“守望者大人,手下留情,这人是从祖地来的,是剑狂的弟子。”嬴政大吼。

妈德,张凡这个小子,真的被自己人给弄死了,那真的尴尬了啊。

“哦?祖地来的?祖地的通道不是被关闭了吗。哎哟,小子不错哦,衣服裤子鞋子都是神器,还有铭文加持。

祖地现在这么富有了吗?”中年男子看着张凡的衣服裤子鞋子,嘴角抽搐。

神器啊。

而且是铭文加持的!

这个可不一般啊。

这种装备,简直就是顶配啊。

不过很快,中年男子的眸光,落在了张凡手里的喇叭上。

“你TM!”中年男子开始骂人了。

喇叭也是神器?

你TM,狗吧?

“队长!”

“大哥!”

巡逻队的一群人,姗姗来迟!

“见过守望者大人!”一群人立即拱手。

“小子,现在祖地的神器都遍地走了吗?”中年男子没有理会嬴政一群人,而是死死的看着张凡。

神器,前线这边,极其稀缺!

有铭文加持的神器,那更是少得可怜。

而现在,这个小子,衣服裤子鞋子,喇叭都是!

而且都是有铭文。

这TM,简直气人啊。

不是说祖地那边的灵气都枯竭了吗?

不说说那边劫境的人都没有了吗?

不是说那边穷得要死吗?

妈德,谁说的!出来挨打。

而此时,嬴政的眸子,也是落在了张凡的身上,看着张凡的衣服裤子……

“TMD!”嬴政也是骂了起来。

妈德,难怪翼族的那个家伙没有干掉张凡。

铭文加持过的神器鞋子,那速度,到底得多快啊。

尼玛B!

这小子,狗吧?

巫墨的技术,这么好了吗?

不对啊,巫墨不懂铭文啊。

铭文和炼器,这是两个职业啊。

想要打造一件附有铭文的神器,很难啊。

要一名铭文宗师,一名炼器宗师!

失败率,十分的高。

而现在张凡这个,祖地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

“咳咳,这个,只是我自己练着玩的。”张凡说道。

前线的人,这么穷的吗?

一个个这么强,神器都没有的吗?

不至于吧。

“啥,你炼制的?”中年男子的眸子,这一刻,爆发出了一道无比耀眼的光芒。

他的脸上,带着不可思议的神色。

甚至,他的手,这一刻都颤抖了起来。

这个小子,是个炼器师?

而且,还是个能炼制附有铭文的神器?

“是啊!”旋即,张凡从仓库里掏出了一大堆的衣服裤子鞋子锅碗瓢盆!

“守望者大人,你喜欢,挑几件?”张凡说道。

眼前的这个中年男子,实力起码六劫以上。

秒杀五劫强者啊。

而且,守望者这个称呼,听起来就牛逼啊。

大腿得抱紧。

至于神器,这玩意儿没了继续炼制就是了。

只要有材料。

自己,也就是少了几件衣服而已。

“送我?”看着那一对附有铭文的衣服,中年男子恍惚了起来。

下一刻,他的脸,狰狞了起来。

“嬴政,你TM个傻逼玩意儿,如果他出事了,你TM担待得起吗?

要是我们不来,五劫的对付他,你想想!”中年男子抬手,一巴掌拍了出去。

刹那,嬴政直接口吐鲜血。

“守望者大人,我也不知道这个家伙能炼制神器啊。”嬴政快哭了。

妈德,张凡就说了一嘴他是巫墨的弟子,一个炼器师,可是他之前他还说他是丹药师啊。

杂而不精这个道理,谁不懂啊。

谁TM知道他这么牛逼啊。

看着张凡身前的那一堆神器衣服,嬴政是真的很想把自己给拍死。

如果张凡真的死了,这可是整个人族的损失啊。

要知道,这一百多万年来,万族那边,潜伏来了不少人。

他们的第一目标,炼器师、阵法师、丹药师、铭文师!

目前,整个前线的炼器宗师、丹药宗师这些,屈指可数啊。

更别说能打造附有铭文的神器师了,这对于整个人族来说,意义无比重大啊。

“傻逼玩意儿!自己去领罚!”中年男子说着,朝张凡面色无比和蔼的说道:“这些东西,我们前线十分需要。”

可是看着那些锅碗瓢盆,中年男子真的很想打人。

这小子不会是有病吧,你打造这些有啥用啊!

多打造几把武器啊。

对于超级强者来说,如果有神器,战斗力绝逼翻倍啊。

现在,整个前线,最需要的,就是武器了。

“咳咳!只要材料足够,我就能打造。不过,我有一个要求,半年后,我必须会祖地一次。”张凡说道。

叶子她们的事儿,绝对不能耽搁。

之前嬴政说过,眼前的这个中年男子也说过,通往祖地的通道,是被关闭的。

既然关闭,那就能打开。

中年男子看着张凡,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这个事儿,恐怕不太行。

祖地那边,是我们人类最后的希望。

如果通道打开了,我们前线输了,整个人族就没了。

而且,我们前线这边,还潜伏得有奸细,如果他们去了祖地,祖地恐怕会被毁灭。

所以,这个要求,我不能答应你!

这个事情,必须得五名元帅同意才行。

而且,我估计他们也不会答应。

祖地,是我们最后的希望了。

而且,这一百多万年来,我们前线,也再就是强弩之末了了。

如果没有界渊,我们可能早就没了。”中年男子的声音,越发的低沉。

这一刻,张凡的心,也沉入了谷底。

前线,快顶不住了吗?

这么难的?

“我知道了!”张凡点头。

通道,不能开!

一旦开启,前线一旦输了,地球就没了。

TMD!怎么会这样啊!

这一刻,张凡的内心世界,无比快乱。

三年之约,如今整个九山十海,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叶子她们,肯定也知道。

如果自己到时候去不了,叶子她们会怎么想?

她们会怎么看自己?

这一刻,张凡是真的快疯了,他完全不敢想叶子她们对自己失望的样子。

啊啊啊啊!

张凡抓着头发,整个人都快疯了。

“没办法的,如今在前线所有的人,都抛弃过很多东西,他们,没得选择,为了祖地,为了最后的希望,他们必须站出来。”中年男子拍着张凡的肩膀说道。

当年,祖地通道封闭的事儿,前线无数人都快疯了。

祖地,有他们的爱人!他们的亲人!他们的挚友!

这一关闭,就是永别。

那个时候,没有一个人退缩。

他们没得选择。

因为只有他们留下来战斗,他们的亲人、挚友才会安全!

“我知道了!把万族灭了不就好了吗。”张凡捏着拳头,眸子如剑。

去TMD万族!

“有志向!这才是我们人族男儿!”中年男子拍着张凡的肩膀:“走吧,我们去墙内!这里不安全。

如果让万族的人知道这里有会打造附有铭文的神器炼器师,我们就危险了。”

“那我们快走吧。”张凡说道。

这一刻,张凡头皮发麻。

连大腿都说危险,肯定危险啊。

十分钟后,张凡这才飞出所谓的界渊。

出现在张凡眼前的,是一道高百米的钢铁城墙。

对于修炼着来说,这个高度,不值一提,但是,看上去,还是无比震撼。

“这里,飞行高度不能超过三十米,这一点你要记住了,否则,会被无差别攻击!而且,必须通过城门进去,不然,也会被无差别攻击。

守城的,实力都在六劫以上!每天都有八劫以上的强者驻守!”中年男子说道。

听到这话,张凡头皮发麻!

守城的六劫以上?

还有八劫的驻守?

你开玩笑的吧?

这种强者,随地可见?

沃日!

太可怕了吧!

“毕竟,这里是我们最后的防线了。前线,没有弱者!弱者,都在后方。

我们,还有远征军,里面,至少都是八劫的强者。”中年男子继续道。

听到这话,张凡头皮发麻。

惹不起惹不起!

我TM一定好好做人!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