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遮羞布
"爱书网"网站最新地址为 m.22ff.vip

祖龙这一开口,事实上授人以柄,大约为天道刚才诡异手段吓到了,按理说,坐上霸主之位,掌文执武,早见识了许多生离死别,不该如此。

张越同样身为霸主,如今有些感同身受:不想死,不能死,不敢死!

不想死,一是生杀予夺之权实在诱人,留恋贪栈,二是自己心中有抱负,人死如灯灭,一死百了,徒留遗憾!

不能死,作为一国一族气运执掌者,在后继无人时,一死造成权力真空,如顺利决出蛊王还好说,气运之势能稳定,一旦内耗严重,蛊王不出,后果不堪设想!

不敢死,自己生而为人,身上情感牵绊,肩负责任,轻易不敢辜负,死徒添伤悲!

至少在建立起一个牢固坚实的避风港之前,好死不如赖活着,否则死轻于鸿毛!

此时龙族命运修士见祖龙如此不智,当下急劝:“老祖,鸿蒙紫气与此图不同,掌之不消耗族运,且运筹帷幄得当,族运尚有昌盛之机!只是……”

言及此急止,自知失言,不想张越不厚道揭破:“天道权柄分君臣,本为算计,因吾之故如今汝等执王,仍免不了被其驱使利用,此乃大义也!”

顿了顿继续朗言:“祖龙道友既已开口,吾倒有法解之,不知道友可舍得?”

一句舍得让祖龙肝颤,心知接下来必狮子大张口,在龙族身上咬下一大块肉来,其中利弊委实难以权衡,可一旦错失此次机会,依张越性子再求就不是一块肉了,非卸一臂不可。

张越也不着急,可一旁的鸿钧老祖着急呀,你们不是有旧怨吗?打呀,刚刚还剑拔弩张的,怎么一转眼就翻篇了。

也不怪鸿钧老祖沉不住气,急急想捞回天道权柄,那龙族命运修士一死,印信空缺无主,此时已然大义归天道统辖,正好借此之机重掌,哪怕再炼化亦与鸿蒙紫气无一丝区别,不炼化正好消散天地回归天道。

张越又与鸿钧老祖交手一回,略占上风,此时祖龙深思熟虑后下定决心:“张越道友可是要吾族脚下洞天?”

“正是!”张越毫不避讳。

“道友倒是好盘算,以虚无飘渺气运执掌之法换气运根基之物,不够!”祖龙有些不忿,语气中透出几分无奈,暗恨自己当时猪油蒙了心,以为成为圣人后什么圈套不能挣脱,如今才知为妄谈。

张越自不可能退让,洞天自然是一族气运根基,可气运执掌之法亦乃权谋之用,一般秘不示人,一是非凡夫俗子所能掌,二是掌之者无能自坏族运,可比气运根基来得珍贵,是为道也。

有道江湖一张纸戳破不值半文钱,龙族敢戳吗?当然不敢拿族运开玩笑,那是拿族运全部押上赌桌的一场豪赌,胜者鼎盛,败者衰亡!

龙族有霸主心却无主宰之胆,通俗点说就是称王还行,称帝还差了一丝,正是借这一丝张越反诘:“祖龙道友自甘居天道篱下,吾便无话可说?”

怎么怼回去,祖龙自是要面皮的,落入下风自是不甘,当下激将:“道友言得轻巧,不妨道个一二?”

张越闻言玩味哈哈:“哈哈!道友可是应允了?”

应允怎么可能,买卖之前不得验证一番,万一张越又挖个坑,龙族还想翻身!

祖龙这才怼了回去,理直气壮质问:“道友莫是诳吾?”

谈判至此陷入僵局,能修行至准圣乃是洪荒万中无一的智者,窗户纸一点就透,祖龙点中张越死穴。

一旦沾湿窗户纸,被龙族三准圣勘破奥秘,到时反悔也就有了由头,当下考验张越的智慧与决断。

自恃实力,张越当即用话拿住龙族,缓缓开口:“吾当汝龙族应允矣,如无异议吾便授法于汝也!可否?”

言此顿了半天,鸿钧老祖当即咬牙切齿,刚才受过教训,只得继续隐忍,继续闻听,见龙族三准圣毫不作声,便知有戏,心下暗喜!

“天下事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盘古掌大道,盘古陨而大道未陨,如今洪荒是分是合,天道已然失鹿,道友何不逐之!”张越到底一下将窗户纸撕开,索性来个敞亮,再无半点遮掩。

至于鸿钧老祖听到张越怂恿龙族成为大道之王,将天道之帝变成真正光杆司令,心里怒极却并不着急,张越留了一手呢!

撕开窗户纸看到屋里东西样子,不等于拥有,唯有两法达成,一者窃取,一者仿制,前者需屋子主人鸿钧老祖愿意,这丝毫没有可能,后者需知东西本质,材质,配方,尺寸,工艺,缺一不可。

这也是自古各路英雄,枭雄,奸雄逐鹿落败之因,不是一句成王败寇归结于气运可轻易揭过,君不见乱世一起,各举异帜,至最终多少败亡之途,不明差之毫厘,谬之千里,徒落了个时来天地皆协力,运去英雄不自由的谓叹!

果然张越眼见龙族三准圣兴致高昂,身躯连颤,却无半点感激之色,无他,一是将作洪荒主人之一,龙族由四海之王升阶为洪荒之王,未毕没有成就洪荒之帝的机会,二为想当然地此事与当初龙族瓜分气运一般无二,却不知两者区别天差地别,前者聚势,后者聚心。

早有此料的张越不想祖龙似前回在东海一般无二,甚尤有过之,无耻地将鸡肋的万仙图抛将过来作为报酬。

淡淡接过,冷声沉镇:“道友还搭个添头,张越便却之不恭矣!”未有言谢之色,只是静待接下来暴风雨。

祖龙嘿嘿连笑:“嘿嘿嘿!道友想得倒美,河山鲜血筑就,哪能轻易拱手让人,前回无能,今做过一场定归属可好?”

话透着几分底气不足,也留了台阶,万一落败,也有个遮羞布,不是我方无能,实在是敌方太狡猾,扮猪吃老虎啊,同时也有自恃三准圣,探探张越深浅之意。

话是这样,接下来龙族三准圣可是半点没有留手,祖龙恶尸出现,一起呼风唤雨,威势范围不大才堪堪围住方寸山,只是这风泛青色,差一丝便蕴空间之道,雨点消融万物,重逾千钧,沾之炸裂,施法的领域连鸿钧老祖也微有忌惮,化身与本尊同时齐齐扑向张越!

这几章可谓全程无尿点的大高潮,大大们如不投票,苍手可就萎了,难受不!嘿嘿嘿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