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章 猎人与猎物
"爱书网"网站最新地址为 m.22ff.vip

第二百四十章猎人与猎物

在这个高大的黑影将身上的斗篷脱下来交给身边的下属后,陈浩宇从狙击镜里终于看清了他的面貌。

这是一个穿着灰绿色军大衣、嘴角总是噙着一丝冷笑的中年男人,他的军大衣前胸的位置别着一枚血色的匕首勋章,依照陈浩宇的经验来看,这显然是某个组织或者杀手集团的标志或者象征,就像之前他遇到的苏雨寒他们一样,这些人的身上都有着很浓郁的血腥气味,而且他们的眼睛里还会时不时的闪烁着凶狠的光芒,明显一个个都不是善茬。

“查尔斯老大,要不我们现在就追上去干掉那个****,老三就是枉死在她手上的,这份血债不能不偿!”那个稍矮上半个头的精瘦男子不知从哪掏出一把匕首,沾了沾地上的绿色血液,放在舌尖舔了舔,而后转头看向查尔斯,一脸凶狠的说道。

查尔斯刚想说什么,猛然心中掠过一道寒意,强烈到他忍不住打了个寒颤,立刻大吼一声:“****,全体隐蔽!”,一边压低身体,将身边的一个黑衣人扑倒在树下。

嘭!一声略显沉闷的枪声回荡在小镇的上空,不过应声而倒的是站在他另一边还在舔着刀尖的那个精瘦男子。

第一声枪响还在这废弃的小镇上空悠悠回响,又一记枪声随之响起。在枪声传入众人耳前,将后面那押解着囚犯的其中一名黑衣人击倒。威力强劲的狙击子弹直接轰穿了一棵半米粗的大树,将黑衣人的半边胸口打的稀烂。

“该死!这里不止一名狙击手,注意隐蔽,千万别露头!”查尔斯注意到前后两枪的间隔时间,往地上啐了一口命令道。

躲在树干后,他迅速一窜翻身上了树,从密叶间向枪声传来的方向观察,前后两枪响起的间隔时间不过零点几秒,一个狙击手根本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连续开出两枪,忽略掉枪的后坐力不说,就是调整呼吸的时间也远远多于这个数字,虽然这两枪都是从同一个地方打出,但是后面那一枪的手法处理的显然更为老练,刚好卡了一个反应时间,让人根本避之不及。

“而且还是从1200米外的距离打过来的子弹!”躲在树干底下的那名黑衣人补充了一句,他的脸色十分的难看我,他也是一名出色的狙击手,从刚才的枪声他就可以听出这是巴雷特重狙才能发出的嘶吼声,1200米几乎就是这种狙击枪的极限距离,如果是他来开这一枪的话,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在如此远的距离之下还能准准的打中目标?

这一刻,一棵名为忌惮的种子已经在他的心中扎根,事实很明显,光论狙击能力来说,他比不上对面的这两个隐藏在暗处的狙击手。

至此,不用太复杂的分析就能明白,他们掉进了猎人的陷阱,一个用来猎杀追踪者的陷阱,而且还是那个****亲自设置的,利用的正是他们报仇的急迫心理!

他们一直以为自己是猎人,谁曾想到这一刻,猎人与猎物的身份却交换了过来。

若不是被愤怒冲昏了头脑,要换做平时,他们肯定不会这么莽撞的就直接进入,并且不会再原地停留这么久的时间。

小镇的地形其实并不复杂,被对方占据了有利地势。己方的一名狙击手又在第一时间被干掉的情况下,可以说这场战斗的局势已经近乎于输了大半,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立刻撤出这座小镇。这样就逃出了对方的狙击范围,已经可以称得上是安全了!

嘭!又一枪再次响起,另一名押解着囚犯的黑衣人一头栽倒在地上。他已经将自己的整个身体几乎塞到了树后面,谁想到对方竟然换了一颗爆裂弹,在将树干炸穿的同时,无数的弹片也从他的太阳穴和额头正中插了进去。

而令人奇怪的是,这名黑衣人虽然死了,可是蹲在树干下的那名囚犯除了擦破点衣服外却是安然无恙,在囚犯的身体外层,一圈淡淡的白光将他包裹起来,正是这一圈白色的光芒,弹开了所有射向他的弹片。

“查尔斯,太可怕了,对方简直就像是一个缥缈不定的幽灵,到了现在我都还不能确定他们的位置!”隐藏在树干身后的这名狙击手额头渗出细密的汗珠,压低了声音惶恐的说道。

查尔斯脸上的筋肉不断跳动着,每一记枪声传来,都像是打在他的心上。短短的十秒时间内,对方已经开出了三枪,而这三枪无一例外的都准确无误的打中了目标,夺走了一条手下的性命。

对方使用的狙击枪子弹的威力极大,根本就是不留活口,这些都是他从研究基地里带出来的优秀的战士,每死一个不光意味着他的小队实力将会被削弱,而且还要付出大笔的赔偿金给研究所,尽管这些人只是实验的失败品,但是战士就是战士,研究基地在他们身上付出的够多,而现在这笔账却需要自己来偿还。

虽然自己出身于欧洲三大家族的威尔家族,但却仅仅是旁支而已,手中可以动用的资源非常有限。眼下这只五人的队伍还是自己卖出了自己三年的服役时间才换来的,现在就这样被对方轻易地射杀了大半,让他如何不心如刀割!

他本来这次是接受了杀手平台巨额的悬赏任务才出手的,而他们所要干掉的目标确实很强,若不是他注射了魔鬼强化药剂,又开启了基因战士模式的情况下,还真的很难收拾掉那支小队,唯一令人遗憾的是,好色如命的老三在精虫上脑后死在了那个漂亮的****手里。

查尔斯此刻有些后悔,或许他本来就不应该为老三报仇的,要不是索里一直嚷着血债血偿,而他又想招揽人心的情况下,他根本就不会追踪这个让他们焦头烂额的****。

在他眼里看来,这个侥幸逃脱的****就如同一只待宰的肥美羊羔,在跑累了之后总会乖乖束手就擒,在这追踪的期间他们甚至还大肆的谈论着抓到这个****后该如何狠狠的干死她,没想到追到了这个小镇后竟然中了对方的埋伏,原本是猎人的己方现在却变成了猎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