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四章 前往军区 下
"爱书网"网站最新地址为 m.22ff.vip

第二百四十四章前往军区下

陈浩宇在此前就见过无数次这种场面,当然知道怎么应付这种暴动的局面。随着一声清脆的咔嚓声,KS-23散弹枪的子弹已经上了膛。

轰——散弹枪的枪口冒出浓浓火光,威力巨大的子弹已经倾泻在一堵倒塌了一半的土墙上,即使是钢筋混泥土都能轰开的KS-23散弹枪,哪能是这种纸糊一般的墙面所能承受的,在众人的目光中,剩下的那半面墙直接被轰成了粉尘碎渣,连一块完整的墙面也找不到!

这把KS-23散弹枪的威力出乎陈浩宇的预料,这把枪还是临分别前司马天辰送给他的,他之前一直不喜这种枪强大的后坐力,因此选择枪支的时候都会挑选那些相较来说轻巧的机枪,想不到现在却派上了用场。

这种最粗暴直接的威力用来解决眼前的情况显然再适合不过,这些住民不怕受伤,却惧怕死亡。在绝对性的实力压制面前,即使是有犯了人命的凶徒,也只能低头。

KS-23散弹枪的说服力显然够强,所有表情不善的男人们脸上都本能的露出了畏惧和深深的忌惮之色。他们握紧手中的棍棒和步枪,迟疑了好一会儿,才无奈的摇了摇头,转身返回了破房子。

陈浩宇的视线定定的盯着四周扫了一圈,如果真有贪心的不要命的,他不介意试一下据说一枪就能干翻一辆汽车的KS-23散弹枪的威力。

从人群的最后面响起了一个有些沙哑的声音:“嘿,都不用干活了是吧,还想不想要饮用水了和面包了,都在这愣着干嘛?”这声音就像是一个破风箱发出的一般,很是晦涩难听,却有着一股说不出的威严和穿透力。

随后一个长满络腮胡子的中年男人从人群中间挤了出来,他的上身穿着件不知道洗了多少次的旧式军衣,领口和袖子都发白的不像话,内里则是一件灰色的弹力背心,下身是条沾满了灰尘和污渍的褐色军裤,脚上套了双短筒军鞋,鞋面上也沾满了泥土和污水,要说他全身上下唯一完整和干净的,就只有那一枚别在胸口的五角星勋章。

即使如此,跟周围那些只穿得起破布条凑成的衣服的贫穷住民一比,这个中年男人高贵的就像一个上层人士。

这个中年男人一出现,原本还有些吵嚷的人群立刻默不作声。那些强壮些的男人躲在缺了一个角的破门后面,死死的盯着中年男人的腰间,在那里,挎着一把旧式的双管散弹枪,这种卡宾枪在现在已经很少见了,虽说威力够劲,不过准度太差,早就被军队所淘汰。

中年男人在人群里看起来并不是显得很强壮,比起那几个高个子且胸肌异常发达的男人来,他的个子只能称得上是中等,可是当这个男人一出现,人们却极其自觉的让出一条路来,纷纷走到了一边。

“新到的外来者,有点意思!”中年男人身体站得笔直,手中握着那把旧式的卡宾枪,挑着眉说道。

直到明晃刺眼的阳光完全从他的脸上退去的时候,陈浩宇终于看清了这个男人的面貌。他的眼角有一道狰狞可怖的疤痕,直拉到他的嘴角下方,几乎横跨了整张脸。

中年男人的脸上带着些慵懒之意,似是刚刚睡醒,然而他的眼睛却异乎寻常的炯炯有神,就像一头野狼的目光,来回的在陈浩宇等人身上扫荡。和陈浩宇一样,这个中年男人显然也在打探他们的实力。

“不好意思,刚才在试枪,声音大了点,如果吵到你休息了的话真是抱歉!”陈浩宇微微俯身,把背后的巴雷特重狙抽了出来,微笑着说道。

看到对方手中危险的大家伙,中年男人盯着他仔细地看了一会儿,忽然咧开大嘴一笑:“没事,只要不越界就行,至于你手中的家伙,还是收起来的好,要是一不小心走火的话就不好了!”中年男人顿了顿,又瞄了一眼陈浩宇身上的迷彩作战服,说:“放心吧,在我的地盘上,没有我的命令,没人敢耍小动作!”

陈浩宇不置可否,耸肩笑了笑,依言收回了巴雷特重狙,看向中年男人的目光中却带着些冷意。刚才中年男人的视线在他身上巡视的时候,他感受到了浓郁的血腥味和强烈的危机感,眼前的这个中年男人表面看起来很和善,可是陈浩宇却清楚对方的手下绝对不少于数十条人命,甚至还超过这个数字。

不管是击杀丧尸或者其他的变异生物,还是杀活人,对方身上传来的那股强烈的敌意都让陈浩宇不可忽视,直到陈浩宇拿出了身后的重狙时,中年男人的敌意才稍稍有所收敛。虽说还是很强,但总之不像之前表现出的那么明目张胆。

“果然实力才是最有用的东西!”陈浩宇暗自握紧了拳头,心中微微感慨。

“放心吧,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这些虾米太小了,还不够我们塞牙缝的,我们只是路过而已!”陈浩宇漫不经心的说道,只是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却等于给对方吃了一颗定心丸。

中年男人眼中的精光一闪而逝,伸了个懒腰,打着哈欠说道:“睡眠不足,看来还要多补补觉!”话音刚落,也不管陈浩宇等人如何反应,迈着大步就想离开。

“先等等,有件事想请教一下,不知道龙牙特种军区怎么走?”眼见中年男人想走,陈浩宇连忙喊住了他。

中年男人脸上的睡意顿时一凝,止住了步子,眯着眼睛问道:“你们去那干什么?一群假仁假义的混蛋军人而已,哪还管平民百姓的死活,还隔离政策,我去***的隔离政策!”

仿佛是想到了什么,中年男人狠狠的往地上啐了一口,脸上的伤疤愈发狰狞。

“小子,接着,别烦我了,老子要睡觉!”远远地抛给陈浩宇一卷地图,中年男人骂骂咧咧的走回了这片区域中唯一的一所平房。

陈浩宇等人面面相觑,实在弄不清为何眼前的中年男人突然就变得暴怒起来。陈浩宇稳稳的接住了地图,再次望了这些怀有不善的住民一眼,带着众人上了卡车,轰鸣着离开了这个贫民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