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七章 荣誉与利益
"爱书网"网站最新地址为 m.22ff.vip

第二百四十七章荣誉与利益

“叶上将,深夜冒昧来访,打扰了!”在叶天铭还尚未反应过来之前,黑衣男子就微微鞠了一躬,极其绅士的说道。

他的动作恭敬的让人挑不出任何一丝毛病,然而听在叶天铭耳里却是那么的不舒服。黑衣男子眉宇间散发出的傲然之气让他极为不爽,在这座军区里,从来没有人敢抬着头和他对视。

在众多战士和守卫面前,叶天铭当然也不能落了面子,他的身体挺得笔直,眼底的寒光一闪而逝,神情严肃的问道:“不知阁下深夜造访,所为何事?据我所知,我们龙牙特种军区和阁下所在的骷髅军团井水不犯河水,也没有什么利益之间的争夺与摩擦,阁下这样横冲直撞,不打一声招呼就直接破门而入,未免有点不将我龙牙的战士门放在眼里!”

叶天铭的声音铿锵有力,沙哑洪亮,让那些惊慌失措的战士们的情绪有所缓和,很多人这时候才醒悟过来,从始至终,对方只不过仅有一人而已。

“厉某本无意冒犯,实是有事求助,才显得慌忙了些,像叶上将如此宽宏大量的人,想必不会和厉某计较吧!”

黑衣男子的神色依然平静,让人看不透他此刻的情绪波动,唯一让人注意的是,在说这句话的时候他那对深邃的眼睛突然闪了一下,就仿佛一颗黑色的宝石发了光一般。

叶天铭浅白的眉毛动了动,似乎有些惊讶,以骷髅军团的实力,按理说根本没有自己帮得上忙的地方,然而对方的表情又不似作假,这让叶天铭陷入了沉思。

“不知贵军团首领身体可否安好?”叶天铭神色一动,扯开了话题。

“这就不劳叶上将费心了,如此饶舌叶上将不觉得繁琐吗?明人不说暗话,我此次前来是想让叶上将帮我留意一个人,因为某些原因厉某不方便亲自出手,想借一下叶上将的力量!”

黑衣男子风衣一挥,定定的看着叶天铭,语气中有些不耐烦。

他此次前来就是为了在暗中保护上官安然的周全,但又不能让对方发现自己,这才不得不求助于叶天铭的龙牙特种兵团。

“这不可能,你也知道我为了培养这只龙牙特种兵团花费了多少心血,你应该知道,这支特殊的兵团......”叶天铭想也不想,就开口断然拒绝。

“真的不可能吗?如果我说这是我们首领的要求呢?”黑衣男子手一抖,一枚血红色骷髅勋章就出现在手中。

他双眼微眯着,如剑锋一般的俊眉上扬,帽子一掀,深灰色的长发就在风中狂舞,皎洁的月光倾泻在他的身上,让他整个人看起来就如同出鞘的寒铁一般。

望着对方那泛着寒意的目光,叶天铭的手心已经满是冷汗,然而为了叶氏家族的荣誉与尊严,他不能示弱。他迈出一步,挺起自己并不挺拔的胸膛。

“你的要求有些不讲道理,但总算还符合规则,我会把这件事吩咐下去的,具体事宜我们等会儿私下商讨。”叶天铭说的大气凛然,因此一番完全弱了气势的话,听起来也就不那么让人不舒服了,至少在那些士兵和守卫眼里看来他们首长的气势从未落过下方。

“叶上将果然如传闻所说是个极其睿智聪明的人,依旧老当益壮啊!”

黑衣男子收回了散发出去的威压,微笑着赞美道。至于是不是真诚倒无所谓,没有人会特意去注意这件事。战士们眼睛只盯着那辆狂野粗暴的越野战车,眼里迸射出各种各样的精光,有羡慕,有嫉妒,也有贪婪......

对于黑衣男子的话叶天铭并不承认也不否认,他大手一挥,打断了下边的闲言碎语,然后以主人的身份说道:“厉兄弟风尘仆仆而来,想必已经累了,不如先暂且休息,我们明天再谈,如何?”

紧接着他微微低头,对着别在胸口的耳机低语了几句,立刻就有两个清秀漂亮的女仆从里面走出来,径直走到了黑衣男子面前。

“有点意思,不过比起首领来还是差了些火候!”黑衣男子诧异的看了叶天铭一眼,轻轻点了点头,左拥右抱着跟在叶天铭身后朝里走去。

在他离开后,很快就有人将他的那辆越野战车开到了停车场,又安排了专门的士兵仔细的将车身擦拭了好几遍,直到终于看不见一点污渍后才停手。

管家在最前面恭敬地带路,跟在他后面的是叶天铭,其次才是拥着那两个女仆的黑衣男子。

这还是黑衣男子第一次进入龙牙特种军区的总部,虽说之前也有所耳闻,但总是不像自己亲眼看见的那么真实。

外面的训练场和普通的军营没有任何区别,都是帐篷、食堂和武器架,并且外屋的装饰也都是现代化的。油漆的墙,大理石铺的路,水晶吊灯,几乎都是一层不变。

现代建筑看的太多,黑衣男子早已觉得毫无新鲜感。直到更向里走去,眼前这种层叠式的城堡式建筑总算是稍稍勾起了他的一丝兴趣。

特别是中层右侧房间的那几个巨大的牢笼,里面关押着无数的奴隶和丑陋的女人,这些奴隶大多是没有任何劳动力的老弱病残,合计数量接近数百人。顺着牢笼里面望去,还有好几个更大的笼子,旁边都开有铁门,一起算上的话,这里关押的奴隶足有上千人有余。

黑衣人知道,这些奴隶之前都是平民,长期的暴力镇压和食物的漏缺使得他们慢慢的转化为了暴民,于是他们暴起反抗,就像是被逼上了绝路的野兽一般,即使手无寸铁,所聚集起来的力量也不容忽视,按理说依照自己的冷血性格,对这些东西已经习以为常,但是看到了那些瘦弱的只剩下皮包骨的孩子时,他的笑容依然无法保持自然。

这些人个个目露凶光,尽管骨瘦如柴,他们的表情依然十分狰狞。他们身上遍布伤痕,头发如同钢鬃一样杂乱而坚硬,很多人脸上烙印上了无法清除的奴隶符号,布满血丝的双眼恶狠狠的盯着黑衣男子,看向叶天铭的目光却怨恨而畏惧。

“你们这些没用的野狗,别惊坏了我的客人!”叶天铭厉喝了一声,原本发出凶厉吼声的牢笼里立马安静了下来。

这些奴隶分别被关押在不同的牢笼中,他们的脚踝处用镣铐锁到了一起,这些镣铐都是用实心铁块制成,异常的沉重,内圈更是打造有束缚行动的尖刺,让奴隶们无法进行移动,也就不担心他们会反抗。

黑衣男子脸上的笑容渐渐收敛,慢慢变为彻骨的寒意,“蝼蚁们,你们吵到大爷的清静了!”而后他突然大吼一声,走过去一脚重重的踢在牢笼上,将心中产生的那一丝不忍驱逐出去。

看着晃荡个不停的牢笼,叶天铭的嘴角露出一抹笑意,也没有去阻止,带着黑衣男子继续往里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