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章 小人物的愤怒及拳头
"爱书网"网站最新地址为 m.22ff.vip

第二百五十章小人物的愤怒及拳头

”小杂种,你刚才不是很嚣张吗?眼睛瞪那么大,现在怎么话都不说了!”青年似乎觉得捂着肚子半跪在地上的陈浩宇没有能够威胁到自己的战斗力了,走过去用尽全身力气重重的踢了陈浩宇两脚。

然后他突然像饥饿已久的野狼发现了美味的猎物一般,看向陈浩宇的身后,眼睛中迸射出yin邪的精光,径直向慕洛柔几女走去。

“不错不错,看来今天老子的桃花运不是一般的旺,竟能遇到如此动人的美女,比昨晚的那个货色好了不知多少倍!”说着青年伸出右手,就像去摸慕洛柔的脸蛋。

“你动她们一下试试!”陈浩宇目眦尽裂,眼中的猩红之色越来越浓。

“老子就动了,你能......啊!”青年刚想开口反驳,话还没说完就发出一声惨嚎。

陈浩宇并不想和这些士兵发生正面冲突,尤其是这种保家卫国的热血军人,但刚才这些士兵的狠厉无情已经让他憋了一肚子火,他本就有痛殴对方的意愿,更何况这个青年刚才还出言侮辱了他的父母。

他的身形突然一闪,瞬间就来到青年的面前,直接一记重拳,打在了对方的鼻梁上。趁青年还尚未反应过来,又是凌厉出腿,快而狠的用膝盖撞在了对方的小腹上。

鲜血从原本还算的上是帅气的青年的鼻孔里喷了出来,即使他及时的用手捂住了,小腹处传来的一阵阵剧痛却让他不由自主的双腿跪在了地上。同一瞬间,陈浩宇又再次暴起,上半身往下一压,从对方的腋下穿过,右臂却如钢铁般砸向后方,狠狠的击中对方的脖颈。

一声闷响,原本还大放厥词的青年顷刻间整个人都倒在了地上,脸色变成了猪肝色,再也无法站起来。

陈浩宇动作并未就此停下,膝盖一弹,一脚踹中左边一个正试图开枪的士兵,人还在半空就将对方的手枪夺了过来。从出手到现在,这一套动作干净利落之极。

倏地一下,陈浩宇一个转身进入了人群之中。混乱之际,避免误伤,士兵们一时间束手束脚,并不敢开枪。

这时候,一个身材粗壮的中年士兵反应最快,狂吼一声,扑了过来,身体保持紧绷,没有露出一丝漏洞,战斗经验老练而丰富的他,想用自己的绝对力量化成优势擒抱住陈浩宇。

陈浩宇却是怡然不惧,脚尖踩地,练得不能再熟练的那套八卦掌完全施展开来,手腕一神架住中年士兵的手臂,再向侧面一拉,轻而易举的躲过了迎面而带来的拳头。反手扣住对方的手腕骨,用力朝自己一带,同时左手肘疾如闪电般擦着对方的肩头,击中了对方的太阳穴。

中年士兵的身体就这样重重的摔到地上,眼中直冒金星,就此昏了过去。

在陈浩宇动手的同时,洪刚的军刺也猛然出手,咬定这些士兵不敢开枪,就犹如虎入羊群一般,专门往这些人的关节和软肋攻去,眨眼间就放倒了一大片。

“******,老子只是不想多生是非而已,还真的当老子是软柿子任人揉捏不成!”陈浩宇愤怒的咆哮一声,攻击再次加快。

拳脚破风之声骤然而起,不过是转瞬间的功夫,陈浩宇的身边已经倒下了数十人,即使是训练有素的士兵,和陈浩宇这个进化者比起来,依旧不是一合之将!

砰砰砰砰!朱达常不知道从那捞来一张板凳,专挑那些外围的落单士兵打,打的这些士兵哀嚎不已!

慕洛柔几女当然也没闲着,经过了系统训练的她们,并不是光有其表的花瓶,尤其是叶雨欣的绝户撩阴腿,用的相当熟练,让和她一起战斗的朱达常看了都觉得裤裆间阵阵发凉。

如鬼魅一般游走在人群中的上官云梦才是最令这些士兵胆寒的,他们根本没有看到对方的影子,只感觉一阵冷风经过,他们身边的同伴就一个挨一个的莫名其妙的倒了下去。

才不过五分钟的时间,这些士兵全部倒在了地上蜷着身体惨叫,特别是那个嚣张无比的青年还得到了韩锋的特别照顾,长期在军中的他,自然知道什么是最痛苦的折磨之法。

经过他的施教,青年的两只手臂极其诡异的向后弯折到一起,嘴巴张得老大,估计塞下两个鸡蛋都没任何问题,显然是下巴被卸掉了,他的膝盖也软瘫到地上,连伸直都做不到。脚踝处更是血淋淋的一片,里面的森森白骨都露了出来。按照这凄惨无比的伤势来看,这小子的下半生估计只能在床上度过了!

即使变成了这副死狗的模样,陈浩宇依然不打算就此放过他,在他身上摸索了片刻,摸到一张黑色的门禁卡后,直接脱光了他身上的衣服,为了不让慕洛柔几女难堪,好心的给他留下了一条红色裤衩,让朱达常把他扔下了路边的林子里去喂蚊子。

陈浩宇一向遵从“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的原则,既然这个青年不分青红皂白的贸然动手,他当然也不会让对方有什么好下场,要不是看在是龙牙特种军区出来的士兵,他早就早将这些人斩草除根了,哪还会给他们留条活命!

“妈的,都什么玩意,这些破枪还不如烧火棍好用,这一仗亏了!”朱达常扫荡了战场一圈,却发现没有自己中意的武器,心中满是抱怨。

“行了,才第一道路障而已,要换做是我,也不会在这里浪费太多的人力和物力,上车吧,还要赶到天黑前进入龙牙特种军区呢,呆在外面可不大安全!”

陈浩宇朝地上唾了一口血沫子,心中暗骂这些狗娘养的下手真狠,又有些气恼叶雨欣的父母,怎么连块证明身份的东西都没有,现在害得自己一行人还要靠着暴力闯进去。

朱达常又小声的不满嘟囔了几句,看着车子启动了,这才悻悻地跟着韩锋上了车。

马达的轰鸣声再次响起,很快就消失在视线里,而在原地留下的,是一群还躺在地上痛哼的一动也动不了的“蚯蚓”!

陈浩宇没有注意到的是,他们和这些士兵交手的全过程,早已经被一个隐藏在路边树丛中的监控器清晰地记录了下来,传到了叶天铭所在的那间办公室的电子显示屏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