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2章 活死人 新
"爱书网"网站最新地址为 m.22ff.vip

0902、活死人

砰!!!

一口鲜血狂喷而出。

本就重伤的祝融,身子如同抛物线一般,飞落向三丈之外。

同一秒,随着鲜红血线飙出,中年妇人反而傻眼。

殊不知,妇人奔向与‘梵天转世’较量一番。

却见,祝融即将遭受刘辩的痛杀,这才祭出体内劲气,试图偷袭。

不料,劲气并没有击中刘辩,反而击中祝融,让她伤上加伤!!

这,是怎么回事?

殊不知,刘辩对祝融,着实起了杀心。

只是,他却真切的感受到,妇人愈发靠近的强大劲气。

因此,在刘辩看来,倒不如让对方杀了祝融,他更加便于脱身。

于是,刘辩并未感受到妇人逐渐加强的杀机,反而让即将拍死于掌下的祝融,挡下对方这一击。

结果,令刘辩没想到,妇人当真痛下杀手!

“不!不!!”妇人面对祝融的遭遇,口中接连-发出番语,脸上更是布满痛苦之色。

刘辩听不懂番语,却看见妇人的脸上,流露出不甘与悔恨之色。

“什么情况?”刘辩心底不解。

然而,刘辩一念及此,趁着对方满面悲痛,脚下反而运起神通,试图离开此地。

只是,不等刘辩奔出三丈,反而听到身后传来一道怒吼——

“纵使梵天转世,又有何妨?

我铃音,今日便要杀你,以报我古滇之仇!!”

刘辩只知道对方在说番语,却全然不知说的是什么。

【叮!宿主快走,否则就迟了!!!】

这一刻,刘辩脑海中响起系统的提示音,且,再度显示一个血红血红的惊叹号!!

“此人与祝融是何关系?”刘辩追问。

刘辩看得出来,祝融的遭遇,令妇人非常非常后悔。

可见,妇人带着祝融折身而返,是为了祝融报仇!

只是,刘辩却来不及细想。

既然是来报仇,为何会祭出祝融,作为拦截他刘辩的筹码?

【此人是古滇国大祭司的后裔,而祝融,正是古滇国后裔,身具古滇国血统。】

“古滇国祭司!古滇国血统?”

刘辩嘴上喃喃,“你是说,我杀了古滇国的希望?”

【古滇国真正的希望是带来洞主,这大祭司尚且不知带来洞主已死,谨防祝融道出实情,还请宿主速速离去!!】

随着系统提示音落下,刘辩反而看向袭来的妇人,“走?哪有那么容易!”

易字稍出,刘辩挥出錾金虎头枪,虚空之中留下一道森寒光影。

下一秒,刘辩的身子消失不见,仿佛从未出现一般。

然,中年妇人,也就是大祭司面对这等遭遇,并未慌神儿,反而无比淡定。

砰!

砰!!

砰!!!

大祭司手握木杖,一下又一下的杵向地面。

然而,每杵一下,木杖顶端的铃铛,则发出轻微的悦耳之音。

同时,撞铃每响起一道声音,势必散发出一股无形气浪,如水面漾起的水波一般,荡漾开去,扩散开来。

随着时间流逝,一圈又一圈的气浪波纹,径直扩散至三丈之外。

忽然,位于大祭司左后方,三丈外的虚空之中,传来一道惊疑之音——

“这迷雾气浪,竟与金属共振的原理有关,当真是稀奇!”

刘辩话音未落,大祭司猛然转身,祭出手中木杖,袭向刘辩所处之地。

下一秒——

大祭司两腿分开,与肩同宽,手执指诀,口中念念有词。

然,大祭司每诵念一句,铃铛势必发出清脆的撞击声,清脆悦耳的同时,无形气浪自铃铛中传出,荡漾开去。

刘辩眼见木杖袭来,深知厉害之处在于铃铛,当即挥枪而出,试图击毁。

不消三息。

那木杖好似具有灵性一般。

刘辩与之打斗数个回合,不仅碰不到铃铛,反而被散发出来的气浪,接连逼退。

“古怪,当真古怪!古怪至极!!”刘辩眉头微皱,极为不解。

很快,刘辩意识到,木杖由大祭司控制,于是反击大祭司。

怎奈,那木杖反而如影随形,如同跗骨之蛆,使得刘辩根本近不得大祭司的身。

一来二去,时间流逝,刘辩愈发烦躁。

然而,刘辩十分清楚,越是烦躁,则等同给对方制造机会反杀。

于是,身处危机四伏中的刘辩,反而逐渐静下心,观察不断发出悦耳之音的铃铛。

铃铛虽由大祭司控制,可两者之间,一旦缺少一个,将不攻自破。

半柱香。

一炷香。

半盏茶……

时间,如同透过指缝的沙。

刘辩无法想出破解之法,心情反而难以自控的烦躁。

噗……

忽然——

一口醒目鲜血,自刘辩口中喷出。

大祭司见状,神色如常,可脚下却逐渐迈步靠近。

然而,随着大祭司每凑近一步,刘辩心底反而多一分压力。

那种感觉很不好,像极了压在心口的巨石,令他难以喘息。

很快,随着大祭司逐渐靠近,刘辩的面色变得愈发惨白,几尽白纸一般可怖。

噗!!!

又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与此同时,刘辩的身子逐渐倾斜、倾斜、再倾斜,径直倒向地面。

大祭司看见刘辩的遭遇,已然不管三七二十几,只想杀了他,为古滇国的希望,报仇,雪恨!

然而,时间流逝,大祭司并没有看见刘辩倒在地上。

相反,刘辩倾斜的身子保持不动,仿佛是一尊经过精心雕琢的石雕,逼真至极,栩栩如生。

大祭司眉头微皱,心下不解,“不可能!即便是梵天转世,也绝不可能!!!”

殊不知,大祭司为了杀刘辩,已然用尽全力。

纵使刘辩是梵天转世,可也仅仅是转世,而已。

区区一个转世,怎么可能拥有梵天大神的实力?

可事实摆在眼前,她大祭司完全不能伤害刘辩。

可是——

既然大祭司杀不死刘辩,

那么此时的刘辩,为何会形如石雕?

刘辩他怎么了?

一脸懵逼、倍感吃惊的大祭司不理解。

甚至,就连形如石雕的刘辩,他自己都不明白,遭遇了什么。

是的,刘辩身如石雕,一动不动,如同一具活死人。

不多时。

数丈外,忽然刮起一股微风,风很弱,弱到就连大祭司都察觉不到。

可是,随着时间流逝,数丈外的微风逐渐加强、加强,再加强。

呼、呼呼、呼呼……

山呼海啸一般的飓风,自刘辩周身而生,夹杂地面树叶,冲天而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