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第六人
"爱书网"网站最新地址为 m.22ff.vip

“你们,去攻击穆勒身后的那个人。”加拉克苏斯稳稳当当的站在所有人身后,双手抱臂,指挥着两个到现在还没有名字的米利贱代表队的龙套。

那二人也不说话,也不点头回应,直接就冲向了穆勒。

戈麦斯和博阿滕以及之前没有上过场的队员胡梅尔斯正和亨利、杰克缠斗着,看到他们俩个冲向穆勒,戈麦斯果断一拳轰开亨利,跑向他们二人。

“你们休想去支援穆勒!”亨利大吼着一个跃身,竟然直接抱住了戈麦斯的一条腿,然后死死地拽住。

“……”台下观众看的十分无语。

杰克虽然没有像亨利的行为那么不堪,但也是使出了全力,拼命一般的攻向博阿滕和胡梅尔斯二人,力求能拖住二人。

“给我放开!”眼看着米利贱的二人已经到了穆勒面前,戈麦斯抑制不住的急躁了起来。

“不放!”亨利把整个身子都扒在戈麦斯的腿上,就跟一只趴在书上的树袋熊一样。

“给我放开!”戈麦斯一拳轰向亨利。

“砰!”拳轰中了亨利的脑袋,还发出一声闷响,但是却依然没有让对方松手。

“放手!”戈麦斯毫不犹豫的再度轰出一拳,而这一次,他用上了全力。

现场已经有些随行的女子忍不住遮住自己的眼睛,不去看这血腥的一幕。

“嘿,你以为我傻啊,这一下当然得躲开咯。”亨利立刻松开手,身子跟弹簧一样弹了出去,躲开了戈麦斯这一拳,站在了戈麦斯要去往穆勒那边的必经之路上。

“穆勒,你还好吗?”戈麦斯高声问道。

“我还行,不过被两个人夹击还是有点压力的,你们谁快过来帮我拖住一个人。”穆勒倒是显得比较轻松,还有余力说话。

“你们两个,别偷懒,用全力!”加拉克苏斯见穆勒还有余力说话,脸色顿时垮了下来,低喝道。

“是!”这回他们两个人不敢不回应了,一起吼了一声之后,手里的速度也立马便快了,而穆勒似乎也因为他们加快的节奏而有点不适应,动作也变得左支右绌了起来。

此时的擂台上的场面看上去对德意志十分不利,队长穆勒被米国不知名的两个选手缠着,看样子随时会被冲破防守,攻击到他身后蓄力的队友;戈麦斯虽然对战亨利是占上风的,但是他一时之间也没办法摆脱对手去支援穆勒;胡梅尔斯和博阿滕却被杰克舍命般的打法拖住,也没办法去支援穆勒,而米利贱方面更有他们公认的第一高手加拉克苏斯还没有出手。

加拉克苏斯如同君王一般看着正在自己身前不远处战斗的两国队员,没有一丝一毫动手的意思,他的眼光只落在穆勒身后的那个队友身上。

菲利普·拉姆,德意志代表队的副队长,他有一招和霍顿极为类似的绝招,但是更加强力,蓄力要花费的时间自然也更多,而这招便是在一定时间之内把自身攻击力提升五倍左右,原本就是C级强者的他如果提升五倍左右的实力,几乎已经可以和B级中阶的高手分庭抗礼了,在场所有的人都不会是他的对手,对上他只有被秒杀的命。

这是早上米利贱FBI给加拉克苏斯传来的情报,他也饶有性质地看了一遍。

可以说,这个拉姆的表现直接就关系到了这一场比赛的胜负,所以,一定要限制住拉姆,不能让他安心的蓄好力,否则连自己上了都得被他秒杀了。

在台下看着比赛的叶辉忽然疑惑道:“对了,不是说咱们正式比赛除了五个正式队员,还得有一个替补的吗?咱们队怎么好像没有替补啊?”

“你作为队长竟然不知道我们队的第六人是谁?”任三流像看怪物一样看着他。

“我为什么就得一定得知道?又没有人告诉我。”叶辉嘟囔道。

“我想起来了,黑桃二昨晚让我通知一下你的,结果咱们从酒店出门碰上那么一档子事儿,我就忘记和你说了,我的锅,我的锅。”任三流忽然想到了什么,一脸尴尬道。

“那就快说啊,第六个队员是谁啊?”叶辉急切的问道,“让我知道了是谁,等丫来了,一定要狠狠批他一顿,竟然比哥的谱还要大,这都正式开赛了都没见着人。”

“嗯,我也奇怪呢,黑桃二告诉我说那家伙下午就会到啊,怎么都这个点还没看到人呢?”任三流奇怪道。

“别扯开话题,你还没和我说第六个队员是谁呢?我认不认识?是哪个战区的?”叶辉追问道。

“这个人身份可不简单,你也不见得能压得住他,还想着给人一下马威呢?”任三流邪邪笑道。

“身份再不简单也没有用,看到没?”叶辉十分得瑟的从怀里掏出一块金属牌,“潜龙令,这玩意儿可是跟尚方宝剑似的,先斩后奏,你们不听我话,我可以用这个对你们用军法的,你怕不怕?”

“潜龙令……青龙大人竟然把这个都给你了,算你牛叉。”任三流看到潜龙令就没脾气了,“不过你丫能不能别在这大庭广众之下掏出这玩意儿得瑟,万一被外国人盯上了,给你丫弄走了,你丫都不知道该上哪儿哭去。”

“对对对,财不露白,哥得藏得更深一点儿。”叶辉一听,是这么个儿理儿,便立马有踹回了兜里。

“行了,我也不跟你兜圈子了,这个还没来的队员你认识,中部战区过来的,京城人。”任三流道。

“京城来的人?我还认识?莫非是……”叶辉的脸色已经微微变了。

“没错,就是他,谭家二少爷,谭峰。”任三流道。

“阿嚏!”此时,淞沪市福旦大学外一间十分高档的咖啡厅里,一个穿着得体,相貌英俊的男子却十分不雅的打了一个大喷嚏。

“你没事吧?”坐在他对面的女孩儿关切地看着他,并且给他递过来一张纸巾。

“没事儿,我想可能是有人在讨论我吧,毕竟像我这么优秀的人,到哪里去都是人们谈论的焦点。”男子接过纸巾擦了擦,然后十分优雅地笑了笑。

这个男子便是谭峰,除去谭家继承人的身份,他也是中部战区,京城卫戍区的大校,猎鹰突击队成员。

“你少臭屁了,谁有时间讨论你啊。”女孩儿嗤笑了一下,然后端起咖啡杯,小小地嘬了一口。

“盈盈,来淞沪也有半个多月了,在这里一切都还习惯吗?”谭峰问道。

“嗯,还行吧,就是这边的口味偏甜,在江右省我都习惯了吃辣,到了这儿吃啥都觉得没胃口,”女孩儿说着,站起身来,“你看,我这都瘦了好几斤呢。”

“好了,坐下吧,这儿可是高档咖啡厅,好多人都盯着你呢。”谭峰立马变得十分窘迫,连忙招呼对方坐下来,“我晚上带你去淞沪市最正宗的川菜,绝对够辣够爽,行了不?”

“好呀,好呀,我就知道你对我最好了,来,抱抱!”女孩儿闻言十分开心,眼睛都弯成月牙儿了一般。

“大庭广众的,抱什么抱,喝你的咖啡,我再等个人,我们就出发。”谭峰状似嫌弃的摆了摆手,可是眼中的宠溺却完全止不住的流露出来。

“出发?这么早就去吃饭,会不会早了点啊,咱们这还在喝下午茶呢。”女孩儿纳闷。

“我等会儿有点事儿得去一个地方,去完这个地方,我再带你去吃饭,你看行不?”谭峰笑着揉了揉她的头发。

“哎呀,讨厌了,把人家发型都弄乱了。”女孩儿嗔怪地把他的手推开。

“吱呀!”

咖啡厅的门被推开,一个人从外面走了进来,四处看了看,看见谭峰,便走了过来。

“剪秋,你总算是来了。”来人走到他们的桌前,谭峰这才发现他,便笑着轻轻锤了他一下,“怎么着,大忙人,最近忙什么呢?”

“嗨,什么大忙人啊,我不就是一个学生么,你少磕碜我了。”来人倒是十分不客气地靠着谭峰坐下,也朝着他的胸口锤了一下,“反倒是你啊。谭大少爷,怎么有空来淞沪找我啊?”

“这不想你了呗?”谭峰笑着道。

“得,你丫少恶心了,咦,”来人注意到了一旁的女孩儿,“你又换女朋友了?”

“去你大爷的,这是我妹。”谭峰又锤了他一下。

“噢,你妹,嗯,很好很强大。”来人意味深长的噢了一声。

“你妹啊,笑的这么贱是什么意思?这真是我妹,堂妹,谭盈。”谭峰白了他一眼,“盈盈,这位是我在淞沪市的一个朋友,他叫……”

“谭小姐,你好,我叫唐剪秋。”来人直接打断他的话,自我介绍道。

“嗯,唐先生,您好。”见对方十分客气的伸出了手,谭盈也略微有点羞怯的伸出手和他亲亲握了一下,然后很快的收了回来。

“什么先生小姐的,你们上个世纪的人啊。”谭峰十分鄙夷的看着二人,“盈盈,你呢,以后就喊他关二哥就好。”

“关二哥?他不是姓唐吗?”谭盈十分不解。

“因为他啊,”谭峰嘴角带着邪恶的笑意看了唐剪秋一眼,“一和美女说话,脸就红的跟猴屁股一样,所以我们都喊他关云长,他的外号也就变成了关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