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低调的公子哥儿
"爱书网"网站最新地址为 m.22ff.vip

“谭峰,别拿我以前的糗事来开玩笑好不好,我可没有再那样过了。”唐剪秋脸红脖子粗道。

“哎哟,你这不就脸红了嘛,还说没有那样过了,这不,当场打脸了。”谭峰调侃道。

“我、我、我这是气的,被你气的!”唐剪秋说话都有点不利索了。

“好伤心啊,原来在你眼里,我还算不上是美女。”谭盈委屈巴巴道。

“没、没、没这回事,你、你还是、还是、挺、挺漂亮的。”唐剪秋一看谭盈变了脸色,连忙结结巴巴的劝慰道。

“哈,你果然还是当年那样,行了,盈盈,咱不逗你关二哥了。”谭峰爽朗地笑道,“咱们该出发了,剪秋,你带路,淞沪警备区,你应该比较熟。”

“你们俩兄妹竟然合起伙儿来欺负我,我、我不去了。”唐剪秋却黑了脸。

“得了,别作了,你那点小九九我还不知道。”谭峰一把拉起了他,“快走吧,我去警备区有重要的事儿,再不过去,估计就得有人来找我麻烦了。”

“噢,在这华夏境内竟然还有人敢来找你谭大少爷的麻烦?那个人是不想活了是吗?”唐剪秋闻言,好奇道。

“那个人我可得罪不起,他身份可是不在我之下,特别是他老爸,整个华夏都没几个人敢得罪他。”说到那个人,谭峰不由得打了个冷战。

“有这么可怕?难道,那个人是?”唐剪秋扬了扬眉毛,似乎想到了某个人。

“不是,不是你想的那个人,你想的那个人现在正随着一号首长在欧洲访问。”谭峰看穿了他的想法,立马澄清道,“这个人你应该不认识,毕竟他和你的圈子差太多了。”

“哦,这么说,你是看不起我这个副市长的儿子咯?”唐剪秋撇了他一眼。

“没这个意思,只是说那个人一直是在部队里混的,和你根本没有共同的圈子,你不认识他很正常。”谭峰解释道,“时间真的不够了,咱们快走吧!”

唐剪秋还想说什么,却被谭峰一把拽起身,被拖着走了。

“先生,您还没付钱呢!”咖啡厅的一个服务员看到三个人往外边走,立马要去追他们。

“你干嘛?你干嘛?”咖啡厅的经理看他这样,立刻挡下了他,语气严肃地喝问他。

“经理,那桌的客人还没付账就走了,咱不是得让他们付账吗?”服务员委屈道。

“你没看见后面来的那个人是谁吗?”经理一副着急的模样,“那可是咱们唐副市长的独子,唐剪秋唐公子,也是咱们咖啡厅的股东之一,也就是咱们的老板,你见过老板在自家店里吃喝还自掏腰包付钱的?你这缺心眼儿的,让你熟记的那些人,你记了几个啊?”

“啊,他就是唐公子啊?我、我哪里想得到,咱们的大股东就是这么一个看起来这么年轻的学生啊,穿的也很普通,看起来也没有那些公子哥儿的傲气啊。”服务员十分不解道,“上个月一个什么什么副局长的儿子到咱店里来,派头那叫一个大,相比之下,咱们这大老板也特低调了点儿吧?”

“你不懂,咱们淞沪市是啥?国家级的直辖市,到了市长,副市长级别的,基本都是得往中央走的,他们的子女,上面的人可都盯着呢。”这个服务员本身就是经理靠走后门带进来的亲戚,此时他四周撇了撇,见自己这边没啥人,这才小心翼翼道,“不过呢,咱的这位唐公子和其他官二代确实不一样,他是真的低调,虽然他是福旦大学的学生,可是全校几乎没有人知道他就是唐副市长的儿子。”

“这也太……低调了。”服务员实在找不出可以形容唐剪秋的字眼,因为唐剪秋的这份低调已经完全颠覆了他对低调这两个字的理解。

“你小子还是太没经验,我交代过你的事,你就是不听,还好这一次没有闹出大错来。”经理看着他,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虽然说唐公子为人低调,可是谁也不知道他真正的性子,万一你这一下让他觉得在朋友面前丢了面子,别说是你,连我都得下岗!”

“知道了,经理,我这就去继续研究您给我的那份资料。”服务员吐了一下舌头,立马转身跑回了后面。

话分两头,此时警备区擂台上的战斗已经呈白热化。

米利贱两个还没有名字的龙套死命向穆勒进攻着,但是却怎么也没办法突破穆勒的防守,然而凭一己之力拖住胡梅尔斯和博阿滕的杰克却快坚持不住了。

亨利虽然还能拖住戈麦斯,但是他的样子看起来十分凄惨,左眼眶高高的肿起,眼睛也变成了一条缝,根本没办法睁开,嘴角还流着血迹,几颗门牙似乎都被打断了。

而加拉克苏斯却依然一动没动。

“加拉克苏斯这是什么意思,都打成这样了,他竟然还能忍住不动手?”任三流看见加拉克苏斯这样,倒是十分的急切。

“目的不明,看来他所求甚大啊。”郑泽世意味深长道。

“看来这第一场比赛,加拉克苏斯并不想暴露实力,又或许米利贱不想得罪德意志吧,毕竟加拉克苏斯不出手还好,一出手就必定会见血的。”叶辉皱着眉道。

他们谈话间,缠斗了许久的杰克终于露出一个破绽,博阿滕趁机破开了他的纠缠,迅速前去支援穆勒。

“好了,没有悬念了,这一局,是德意志赢了。”叶辉看到这种局面,就几乎能预测到比赛结果,顿时就失去了继续看下去的欲望,转身就要走。

“老叶,你这就要走?不看最后的结果了?”任三流问道。

“不看了,没啥好看的了,最后的结果你高速我就行。”叶辉说着便已经走出了一段距离,他摆了摆手,就离开了大操场。

此时的警备区外,一辆漆黑的奥迪车被拦在了外面,一个哨兵走到驾驶座外面,行了一个军礼,示意他们出示相关证件。

“诶,哥,这不是我们学校军训的地方嘛,你来这儿干嘛?”坐在后座的谭盈好奇的向谭峰询问道。

“来这儿办点事儿。”谭峰笑了笑,道。

负责开车带他们过来的唐剪秋从副驾驶的手套箱里把军区通行证拿出来放在车子的挡风玻璃前,哨兵这才又敬了个礼,然后手一挥,示意放行。

黑色的奥迪这便开进了警备区里。

“哥,那边好像很热闹啊,是在干嘛呀?”谭盈发现之前他们军训的大操场上围着很多人,一副很热闹的样子,便忍不住问道。

“他们是在比赛呢,你哥我过几天也得上台比这赛的,到时候再带你来看吧。”谭峰笑着揉了揉她的头发。

“别揉了,发型都被你揉乱了。”谭盈甩开他的手,“这是什么比赛啊,还要你上场?”

“这可是世界性质的比赛噢,哥上场比赛可是为国争光呢。”谭峰道。

“切,又忽悠我,就这么点观众,还世界性的比赛,你当你妹妹我好骗是吗?”谭盈不满的嘟着嘴道。

“这不过是小组赛而已,等到了淘汰赛阶段就会有人来看的,而且都是身份尊贵的人呢。”谭峰笑笑,解释道。

“嘟嘟!”唐剪秋忽然按了两下车喇叭,把谭家兄妹二人的注意力都吸引到了车前。

“啊,不好意思,刚刚走神了。”被喇叭声唤醒的叶辉如梦初醒,这才发现自己竟然站在路中间,挡住了一辆黑色的轿车,这才抱歉的向驾驶座方向挥了挥手,然后退到了人行道上。

唐剪秋没有说什么,挂上档,踩下油门,车身滑了出去。

就在车后座经过叶辉身边时,叶辉下意识的往里面看了一眼。

“怎么是她?”他看到了坐在后座的谭盈。

谭盈倒是在他之前就发现了他,此时见他看着自己,便向他挥挥手。

“盈盈,你认识这个人?”谭峰因为坐在后座的另一边,倒是没有看到叶辉的样子,见谭盈向外面挥手,不由得开口问道。

“是啊,他是我同学,还救过我好几次。”车子已经开出了一段距离,看不到叶辉了,谭盈便转回身。

“噢,英雄救美啊,那我这个大舅哥可要看看,看看这小子配不配得上我的傻妹妹。”谭峰调侃道。

“什么啊,我们不过是同学关系,什么配不配得上啊。”谭盈娇嗔道。

“哎哟,还脸红了,同学关系,我看是没有这么简单。”谭峰笑着道,“救过你好几次,怕不是他计划好的桥段,特意做戏给你看,好博得你的好感的吧。”

“没有那回事儿啦,是真的有几次我碰到了危险,他奋不顾身来救我的。”虽然口头上这么说,但是谭盈却不由得却想到之前叶辉救自己的时候,自己心里的那难以名状的感情。

“呵呵。”谭峰不再说话,只是这一声笑,听起来却别有深意。

“嘎吱!”奥迪在宿舍前停了下来。

“到了,咱们下车吧。”谭峰带头走了出去。

唐剪秋打开安全带,按下手刹,这才下车。

“谭峰,你怎么这么晚才来。”叶辉也正好走了过来,看到谭峰,语气不善的质问道。

“嗯,有点事情耽搁了。”谭峰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反正今天也没有我们的比赛,来早一点或者晚一点都无所谓吧。”

:,,gegegengx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