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这种滋味叫吃醋
"爱书网"网站最新地址为 m.22ff.vip

“你态度方面有问题,今天是开幕式,连我这个队长都带头来参加了,你有什么特权可以不来?”叶辉双手抱拳,冷冷道。

“我并没有收到任何命令说得参加开幕式,而且,我对你当队长并不服气。”谭峰的语气也变得冰冷起来,和他之前对谭盈的态度判若云泥。

“哼,我的队长职务是上头决定的,你如果有异议可以去和青龙大人提,但是现在,我就是你的队长,你必须服从我的命令。”叶辉道。

然而,下一刻,他脸色彻底变得冰冷。

谭盈从另外一边下了车,叶辉这才发现谭峰竟然从刚刚谭盈坐的那辆车上下来的,而且貌似二人是一起坐的后座。

他心里有点儿乱。

虽然只是接触过聊聊数次,但是谭盈在他心里已经不知不觉占下了一个不小的位置,之前还没什么感觉,但是此刻看到她从谭峰的车上下来,心里却有一种莫名的滋味。

他不知道,这种滋味叫吃醋。

“我不会服打不过我的队长的,你要我听你命令,先打赢我再说!”谭峰大声道。

“行,咱们现在就找地方单挑!”叶辉此时觉得谭峰怎么看怎么不爽,他感觉自己都快忍不住朝他的脸上狠狠地挥拳头了。

“可以,少爷我随时奉陪!”谭峰也跟炮仗一样,一点就着。

“你们俩能一人少说一句吗?”谭盈连忙走上前劝解,一把拽住谭峰的袖子,想让他少说几句。

叶辉看到她这个下意识的举动,脸上不自觉地染上了一层寒冰,双手握拳,关节被他捏地“嘎吱”作响,关节处隐隐发白。

“叶辉,你别生气,都是因为去学校接我,我们才迟到的,实在不好意思,我替他向你道歉!”谭盈制止住了谭峰,转过头来立马又向叶辉道歉,虽然她也不知道二人之间发生了什么。

“不用,姓谭的,说好的,我打败了你,你以后就得听我的!”叶辉语气生硬的拒绝了谭盈的道歉,冷然地看向谭峰。

“哼哼,行,咱们爷们儿就得用爷们儿的方式解决!”谭峰见他对谭盈如此的态度,心中更加恼火,当下便十分爽快地应道。

“你们男生就喜欢用武力解决问题吗?就不能好好坐下来,心平气和地谈一谈吗?”谭盈被俩人的态度弄生气了,但是叶辉那边她不好意思去干什么,只好动手掐了一下谭峰。

这个动作落在叶辉的眼中,无疑又加重了他心中对二人亲密关系的误会,毕竟在谁看来,你去拉吵架的人的话,肯定是先拉和自己关系更亲密的人。

“离这里不远有一个室内篮球馆,我们去那儿打!”叶辉黑着脸往他所说的那个篮球馆方向走去。

“哼,谁怕你啊,这就走!”谭峰冷哼一声,也要跟着他往那边走。

“哥,你这是干嘛呀,你怎么和叶辉一碰面就要打要杀的啊,就不能给我一点面子吗?”谭盈死命地拉住谭峰,恼怒道。

如果叶辉听到她的这一声“哥”,再将二人相同的姓氏这么一联想一下,那他也许气就直接消了,这场架也就打不成了。可惜,叶辉转过身之后的走路速度却不慢,所以根本没有听到谭盈的话。

“他怎样对我,我都无所谓,可是这家伙刚刚竟然凶你了,我可是你哥,谁敢欺负你,我一定不会放过他的,盈盈,你放开!”谭峰的声音倒是十分大,听得出他现在真的十分生气。

“我不要你和他打架,你是我哥,他却是救过我好几次的救命恩人,我怎么可能让你们在我面前打架?”谭盈却完全无视他的怒气,依然死死抓着他。

“剪秋,你帮我拉住盈盈,我今天一定要狠狠的揍那个叶辉一顿。”谭峰小心翼翼地扒开谭盈的手,却不敢太大力气,怕伤到她,只得开口求援。

叶辉走进篮球馆后,在篮球架下坐下了,闭起眼睛,调节起情绪来。

对于战士来说,被情绪左右着去战斗,那等同于找死,而且严重的侮辱了战士精神。

等他终于将气息调整平顺,压制住熊熊的怒火之时,谭峰也走了进来。

“叶辉,来,今天我们来做一个了结吧!”谭峰怒气冲天的看着坐在地上似乎十分悠哉的叶辉。

“好。”叶辉无悲无喜的说着,一边缓缓地站起身来,“这一天总是要来的,我们开始吧。”

说着,他摆出进攻的姿态,眼神变得无比犀利了起来。

“住手!”谭盈忽然冲了进来,就要往二人中间跑去,随之而来的唐剪秋却一把拉住了她。

“不好意思,她趁我一个不注意就挣脱了我,跑了进来。”唐剪秋十分抱歉地对谭峰道。

“算了,你拉住她,别让她再过来捣乱就成。”谭峰叹了口气,然后视线转移向叶辉,“叶辉,来吧,我已经准备好了!”

“好!”叶辉低喝一声,一拳破空而来,正朝谭峰面部而去。

“卧槽,你够狠,这是要毁我容的节奏啊!”谭峰没想到叶辉的速度竟然这么快,躲闪不及,只得双臂交叉挡在面前,准备硬抗叶辉这一拳。

叶辉却在拳头即将击中他的时候,迅速变招,收拳,出腿,一脚踹中谭峰的肚子,谭峰闷哼一声,倒飞了出去,直接飞过了半场,狠狠地倒在地上。

“哼,不堪一击。”叶辉慢慢收回腿,双手抱臂,十分鄙夷的看着谭峰。

谭盈看到谭峰被叶辉踢飞出去,十分担心,这就想要上前去查看他的伤势。

谭峰吃力的爬起来,举起了手,摇摆了一下,示意唐剪秋继续拉住谭盈。

疼!

这是他爬起来之后的第一感觉,也是唯一的感觉,连倒飞出几米然后掉在地上造成的那种眩晕感都没办法分散一点他对于腹部疼痛的感觉。

“没想到,这才没过多久,你竟然成长到了这种地步。”在疼痛终于缓解了些许之后,谭峰这才强撑着站了起来,“不过,我不会怕你的,你刚刚竟然敢凶盈盈,我一定要让你付出代价!”

“哼,少废话,来!”叶辉面无表情,伸出右手食指,朝着谭峰十分挑衅地勾了勾。“受死!”谭峰大吼一声,朝着叶辉冲了过来。

叶辉冷眼看着他越来越近的身影,不闪不避,强硬地伸出拳头,直接迎向他的拳头。

两拳相遇,只听见“咔嚓”一声,谭峰的胳膊便无力地垂了下去。

显然,他的手骨折了。

“啪!”叶辉却没有停手,换拳成掌,一巴掌扇向谭峰的脸,把他扇飞了出去。

“有钱,家世好就了不起吗?”叶辉冷冷地看了一眼正一脸担忧地看着谭峰的谭盈,冷冷道,“你以为你就是全世界的中心,所有的人和事都得围着你转是吗?”

“呸!”谭峰挣扎着爬起来,吐出一口血水,怨毒地看向叶辉,“这个世界原本就是不公平的,有人天生就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你们自以为的终点也不过才是人家的起点而已,我有傲人的家世,这是我的错吗?”

“的确不是你的错,但是老子就是看不惯你,咋了?”叶辉眉头一皱,一个闪身,站到了谭峰的面前,一拳捣出,正中谭峰的胸口,谭峰第三次倒飞了出去。

谭峰此时感觉胸口痛的发闷,右臂和脸颊上也隐隐约约传来痛感,特别是左脸颊,已然肿了起来,左眼都快没办法睁开了。

右臂摇摇晃晃不随自己控制的那种感觉也十分不好。

“够了!”谭盈看到叶辉似乎又准备动手,立马高喊,“不要再打了,你还嫌伤他伤地不够重吗?”

“这是我们男人之间的战斗,你们女人就应该乖乖在旁边看着。”叶辉面无表情地向谭盈望去,可他眼中的寒意却让谭盈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一步。

“叶辉,你要打要杀就冲着我来,对一个女孩子凶算什么本事?”谭峰自小就宠他的这个堂妹,见叶辉这般态度,强撑着站起来,怒吼道。

“……”叶辉转过身,背对着他们三人,嘴巴动了动,却没有说出什么,然后径直走出去了。

“明明是谭峰被打地这么惨,可是为什么看到这个叶辉的背影会觉得他才是最惨的?”唐剪秋心中暗暗的想到。

“哥,你怎么样?”谭盈挣脱唐剪秋,跑到谭峰的身边,搀扶着他,关切的问道。

当然,她能挣脱的原因还是叶辉已经离了场,不会再产生什么妨碍。

“还行,都是小伤而已,过几天就能好。”谭峰强忍着痛,笑着安慰她。

“你都这样了还逞能!”谭盈急道,“我现在就带你去医院,你这手明显是骨折了,还想几天就能好?唐大哥,你过来帮一下忙。”

“哦,好!”唐剪秋也连忙走过来,小心和谭盈一起的搀扶起谭峰,向篮球馆外面走去。

叶辉走出篮球馆时,正好迎面碰上了任三流和郑泽世。

“军事器械维修赛是米国佬拿下了,不过因为个人格斗赛和团体格斗赛都是德意志人赢下的,所以比赛还是德意志人最终胜出了,拿了三分。”郑泽世简短地报告了一下比赛的结果。

“嗯,我知道了。”叶辉依旧面无表情,往警备区外面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