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喝最烈的酒,日最烈的……
"爱书网"网站最新地址为 m.22ff.vip

“不会吧,连罗克珊娜都认识你,你还不算明星?”叶辉有点不相信林潇潇所说的。

“罗克珊娜?哦,上次高铁上和你在一块的那个外国女孩儿?”林潇潇道,“我拍的那部也算是小火了一把,不过只是在网络上播放了,都还没有在任何电视台播放过,所以认识我的,基本就是一些年轻人,罗克珊娜倒是挺特别的,明明是外国人却那么喜欢这部非常中式的喜剧片。”

“她啊,从小就仰慕咱们华夏的文化,一直向往着来华夏生活,这不,特意跑来淞沪市上大学。”叶辉耸耸肩道,其实他也看不懂罗克珊娜的想法。

“罗克珊娜是来华夏上大学的?那你呢,你又是怎么认识这么个外国朋友的呢?”林潇潇范文道。

“……”叶辉一时语塞,心中不由得暗骂自己是蠢货,原本就想把话题转移到别的地方去,结果自己又给绕回来了,他感觉要被自己蠢哭了。

“怎么了?噎到了吗?喝口水顺一顺。”林潇潇见叶辉忽然不说话了,脸色又变得十分难看,还以为他噎到了,立马端起手边的水杯给他递了过去。

“咕咚,咕咚。”叶辉接过林潇潇递过来的水杯,喝了起来,眼睛转地飞快,脑子迅速的想办法。

“哎呀,不好意思,我刚刚一急,递给你的,是我喝过的杯子……”林潇潇忽然尖叫了一声,把叶辉吓了一跳,这回倒是真的被呛着了。

“咳咳!咳咳!”叶辉的脸瞬间就涨的通红,剧烈的咳嗽了起来,林潇潇一见,更加慌张,忙起身走到他的身边,不断地给他拍着背。

“你、你还好吧?”见叶辉的脸色稍稍恢复了一些,林潇潇这才小心翼翼地问道。

“没、没事了,就是刚刚喝水不小心呛到了一下,你的口水还真是比较呛人哈。”叶辉见林潇潇似乎有点愧疚,便随口开了个玩笑,想缓解一下有点尴尬的气氛,然而当他话刚说出口,他就后悔。

坑爹啊,这不更尴尬了嘛,我刚刚脑子里到底在想些神马?

“你、你瞎说什么呢。”林潇潇的脸瞬间变得通红。虽然她拍过几部戏,但是却没有拍过吻戏,甚至她长这么大,连恋爱都没谈过,初吻都还在,被叶辉这么一说,当然就羞涩了起来。

不得不说,叶辉潜意识里确实是一个流氓,随口开个玩笑都是占女孩子便宜。

“开玩笑,开玩笑,你别介意啊,我平常就是这么一个口无遮拦的人,潇潇,你可别生我气啊。”叶辉小心翼翼地道歉道。

“没事,我知道你无心的,我们接着吃东西吧。”林潇潇不以为意地摇了摇头,随手夹了一个虾仁放到叶辉碗里,“菜凉了就没那么好吃了。”

“嗯嗯,吃东西,吃东西。”叶辉连忙低头吃起菜来。

“诶,对了,叶辉,你刚刚说罗克珊娜是来淞沪上大学的,那你呢?也是在淞沪上大学吗?”林潇潇给自己夹了一块东坡肉,毫不忌讳地放进了嘴里。

“嗯,我现在是福旦大学的大一新生呢。”叶辉嘴里塞着食物,稍稍有点口齿不清地说道。

“没看出来,你竟然还只是一个大一的小屁孩儿呢,我可比你大,来,叫句姐姐来听听。”林潇潇倒是十分讶异他的年龄,在她看来,叶辉最起码也得比自己大上个一两岁吧,可是没想到对方竟然比自己还笑。

“哥是个成年人了,什么小屁孩,你才多大啊,就敢叫我小屁孩。”叶辉不服气道。不知不觉,刚刚略微有点旖旎尴尬的气氛已经慢慢地不见了。

“姐姐我可大三了,二十一岁了,明年就能毕业了呢。”林潇潇得意的扬了扬眉毛,“所以说,我比你大三岁,快,叫姐姐。”

“你们女的不都喜欢装嫩嘛,到你这儿咋就一口一个姐了呢,你咋和一般女性不一样呢?”叶辉郁闷道。

“事实就是我比你大三岁啊,你叫我一声姐姐也是应该的呀。”林潇潇笑着道,此时她之前脸上的红晕还未散去,叶辉这么一看,心脏瞬间漏跳了一拍。

“好美啊。”叶辉不由得感叹了一句。

“好美?什么好美?”林潇潇发现他的不对劲,敲了一下他的脑袋问道。

“呃,没什么,没什么。”叶辉大囧,又立刻低下头狼吞虎咽了起来。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今天从见到林潇潇开始,他就一直在失态。

“叩叩叩!林小姐,您点的酒来了!”门外想起服务员的声音。

“进来吧。”林潇潇调整了一下坐姿,道。毕竟自己还是公众人物,在外面的人面前还是要注意一点形象的。

一个身着墨绿色旗袍的服务员端着一瓶白色瓷瓶装着的酒走了进来,门开的瞬间,叶辉便已经闻到了酒的香气。

“好酒啊,好香!”叶辉陶醉的闻了一下,“闻这味儿,是白酒吧?”

“有香味儿吗?我怎么没闻到?”林潇潇皱了皱琼鼻,努力的闻了闻,那样子显得十分俏皮。

“我嗅觉灵敏,别人都说我是狗鼻子。”叶辉觉得这应该是因为自己感官能力强的原因,所以就一句话把这话题略过了。

“也许是吧。小姐,帮我们把酒开了吧。”林潇潇倒是没有在意这一点。

“好的,林小姐。”服务员微笑着点了点头,然后拿出一把形似钥匙的开瓶器,在酒瓶顶上一拨弄,一股浓烈的酒香瞬间在包厢之内弥散开来。

“嗯,确实挺香的,不过,气味怎么不太对?”林潇潇转头一看这酒,表情就变了,“怎么上的是白酒啊,我点的明明是一瓶罗曼尼·康帝的葡萄酒啊。”

“啊,不会吧?可我接到的单子上明明写的就是一瓶白酒啊。”服务员闻言,急地都快要哭出来了。这瓶白酒的价钱可不便宜,足以顶得上她好几个月的工资了,如果客人确实没有点这瓶酒,那开了这瓶酒的自己可是要全额赔偿给酒店的。“那你可能送错了吧,你到别的包厢去问问吧。”叶辉却不是很理解她为什么忽然变成这个样子,轻声说道。

“可是……可是……”服务员的脸也急的通红,却没办法把自己的苦衷说出来。

“这瓶酒已经开了,别的包厢的人是不会要的。”林潇潇倒是知道服务员的难处,“这瓶酒如果是她送错了的话,那只能让她赔偿,只是酒店的规矩。”

“让人家赔偿?”叶辉打量了一下服务员,发现这个服务员的脸上还带着几分稚气,年纪不大的样子,“这不太好吧,这酒看起来就不便宜,搞不好是人家好几个月的工资呢,这酒店也太不人性化了吧。”

“酒店开门迎客,本就是为了赚钱的,这种规定也无可厚非。”林潇潇笑了笑,然后转过头看着服务员,亲切地说道,“小妹妹,你别急,这瓶酒你就留在这里吧,等会儿算我账上。”

听到林潇潇的话,服务员那在眼眶里一直打转转的眼泪终究还是没有流下来,连忙感激的说道:“谢谢你,林小姐,谢谢、谢谢!”

“没事儿的,你先去忙吧。”林潇潇安慰地拍了拍她的肩膀。

“好的,林小姐,祝您和您的男朋友吃好喝好。”服务员擦了一把脸,破涕为笑,倒退着走了出去。

“男朋友……他、他不是……”林潇潇被服务员出门前的话闹了个大红脸,等她想要解释的时候,对方已经关上了门。

“这小姑娘,呵呵,不管她了,咱们喝一杯吧,这酒闻者挺香的。”叶辉眼见气氛又要变得尴尬,连忙站起身,给自己和林潇潇各倒了一杯酒。

“好吧,我就陪你喝一杯,白酒这东西,我也喝不了太多。”林潇潇见他已经倒好了,也不好意思拒绝,这便举起了小小的酒杯。

“行,我都还没喝过这么好的酒,这瓶酒就归我了,你等会儿喝那啥罗曼蒂克葡萄酒呗。”叶辉也举起来酒杯,和林潇潇砰了一下。

“是罗曼尼·康帝,一种很有名的葡萄酒,度数也不是很高,但是口感很好的,你等会儿也试试呗。”林潇潇小小地抿了一口杯中的酒,小脸立马皱的跟苦瓜似的,“哇,这酒好辣!”

“快,吃点菜压一压,白酒可是很容易上头的。”叶辉连忙夹了点菜放到她的小碗里。

林潇潇连忙夹起菜往嘴里塞,一连吃了好几口菜之后才平复了下来。

“没想到这酒这么烈啊,我以前都没喝过白酒,感觉白酒和酒精都没啥区别,今天一试,果然和我想的一样。”林潇潇略带惊恐的看了一下酒瓶,“我以后再也不碰这玩意儿了。”

“喝习惯就好,”叶辉仰脖将杯中酒一饮而尽,笑道,“不是有那么一句话嘛,喝最烈的酒,日最烈的……”意识到自己差一点就开黄腔了,叶辉连忙停住,讪笑了一下。

“日最烈的,后面是啥?”这一回,林潇潇却没有这么容易放过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