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64 新
"爱书网"网站最新地址为 m.22ff.vip

不情愿被这女人带着的,也只有药玄这一家了。

药玄的这般神态,落在湘妤眼里,也是一阵好奇和苦笑。

“哼,小家伙,多少人找我买单,都没有门路,本姑娘亲自带你,你居然还不乐意?”

药玄这次要购买的丹药,正是二品丹药,聚气丹。

聚气丹,虽然位列二品之中,但是药效足足有着五成,比那一品的练气丹,强上不少,算是练气丹的升级版。

而且,一枚聚气丹的价钱,也是练气丹的十倍,一枚就要一百枚金叶子。

“湘妤姑娘,这里有十枚聚气丹么?”药效跟在湘妤后面,看着湘妤夸张窈窕的曲线,在自己面前晃动,当下强忍着香艳的一幕,道。

“聚气丹?还要十枚,你自己用?”走在前面的湘妤不禁停下了脚步,有些好奇地盯着药玄。

在她印象里,聚气丹的确是二品丹药,而且效果还不错,一般都是荒灵境后期的强者才能吞服炼化,眼下这个药玄,这才修炼多久,居然需要聚气丹。

湘妤这一停下,走在后面低着头的药玄,直接一个扎眼,撞进湘妤柔软的玉背上。

尤其是药玄整张脸都贴在了湘妤的后背上,顿时一片软腻。

“额,好软。”下意识,药玄冒出了这一句。

至于湘妤,在药玄贴上来的时候,就浑身一僵,脸色飞上两朵红霞,顿时娇媚无限生。

不过在药玄说出那句浑话后,湘妤脸色一下子铁青起来,贝齿咬着红唇,身躯都有些气得上下起伏,窈窕曲线毕露,仿佛天生尤物。

“登徒子!”

发现自己的姿势不对后,药玄也是小脸一红,赶紧后退下来,躲过湘妤那一个杀人的眼神。

这个,可不是他故意贴上去的,是湘妤自己停下来的。

“咳,这个,我什么也没干……”感受着周围注视来的无数羡慕,嫉妒目光,药玄轻咳了一声,小脸一红。

“哼!”湘妤恶狠狠地盯了药玄一脸,然后头也不转地往前走去。

被这么个大美人怒视了一眼,药玄也是心虚地摸了摸鼻子,继续跟了上去。

不管怎么样,他的丹药不能泡汤,还要拿来修炼到荒灵境后期,参加年终大会呢。

看着药玄始终离自己五步之遥的距离,湘妤精致的脸上,才浮现了一抹缓解。

虽然刚刚药玄的举动让她很是不悦,但是其他的侯子,公子来说,药玄还不算太过分。

“这个,我还要加一株淬炼手掌的金骨草,年份三十年左右。”

为了打破尴尬的氛围,药玄道。

“金骨草,那是三品灵药,比聚气丹还要珍贵不少,你要买这株灵草?”湘妤转回了头,奇怪地看着药玄。

金骨草,的确可以炼体,位列三品之中,数量很稀少,至于三十年的火候,只有奇物阁才有收藏了,药草坊都没这种灵药。

但是大多人都不知道,金骨草,其实只对手掌淬炼有效。

“据我所知,只有修炼掌法的人,才会需要金骨草,十七侯子,难道最近修炼了掌法不成?”

湘妤突然露出一个莫名的笑意,静静地看着药玄。

“只能淬炼手掌啊,哎呀,我怎么不知道呀,真是的,我还以为能淬炼全身呢,真是效果太差!!”药玄一下子很是气愤地说道,小脸都气得板了起来。

“装,你再装!”湘妤一脸冷淡地盯着药玄,冷哼一声,配合着她的美艳姿容,更是别有风味。

以她湘妤在奇物阁的眼力和直觉,一眼就看出这个药玄在欲盖弥彰,而且演技还这么差,简直惨不忍睹。

“这个,湘妤姑娘,这个药草有何用途,好像是我的私事吧,湘妤姑娘,是不是管的有些多了?”被湘妤识破了演技,药玄也是叹了一口气,摆了摆手道。

这个女人,也太聪明了点,什么事都猜得到,让药玄颇为无奈。

以他的智慧,在这个女人前面,只能当个三岁儿童。

“怎么跟我没关系,三十年分的金骨草,只有奇物阁才有珍藏,连药草坊都买不到,还跟本姑娘没有关系?”湘妤道。

“药草坊都没有金骨草,这么渣渣?”药玄一脸懵逼,道。

“银骨草倒是有几株,就是药效打些折扣,要么?”湘妤道。

哪知道药玄一听到银骨草后,小脑袋摇地和拨浪鼓一样,“不要不要,银骨草这么次的东西,本侯子根本看不上!”

笑话,银骨草才只有金骨草三成的药效,对手掌的淬炼相当有限,别人不知道这些东西,他药玄身为药帝之子,怎么可能不知道。

这个女人想忽悠他,才没用这么简单呢!

不过,湘妤却是冷静了下来,看着药玄,道,“十七侯子啊,十枚聚气丹的价格,已经是一千枚金叶子了,算上一株金骨草,一共五千枚金叶子,十七侯子当真是要买么?”

不是湘妤势利,把钱挂在嘴边,而是拍卖会的制度与信誉挂钩,不存在什么赊账欠账一说,所有的买卖都是现金支付,这个十七侯子,要是没有那么多财力,她湘妤并不能真的带他去取货。

“这张晶卡,应该够了吧?”药玄满不在意地伸出一只白皙的手,拿着一张崭新的晶卡。

那张晶卡,就是不久前从奇物阁里拿的二级贵宾卡。

而且还是湘妤亲手送给他的,上面至今都要一股淡淡的女人香味。

不过,湘妤一双迷人的大眼睛,在药玄拿出这株晶卡的时候,就露出一个蕴含深意的笑容,银牙微启,道。

“哎呀,不知十七侯子,是什么时候拿到奇物阁贵宾卡的,湘妤可是从来都不知道呢?”

湘妤精致的面容,一点一点地靠近起来,整个人的脸,都要贴到药玄的脖子上了,淡淡的气息打在药玄脸颊上,气若兰息,仿佛能激起男人最深处的欲望。

湘妤也不说话,就这么静静地贴着药玄,伸出一只柔弱无骨的玉手,将药玄楞在手里的晶卡,轻轻地拿了过来。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湘妤和药玄是情侣,毕竟两人现在的姿势和眼神,都不太对,有些小小的暧昧。

不过此时的药玄,感觉像是被一条美女蛇盯上了一般,有一股淡淡的不安。

尤其是自己手中的晶卡被湘妤拿走后,小脸都怔住了。。

“我去,我怎么把这张卡拿出来了,我他妈是不想活了吧?”

药玄此时心里想死的心都有,一阵万念俱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