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2章 尽快拿到名分
"爱书网"网站最新地址为 m.22ff.club

寒烟阁。

玉如烟听着暗卫说连枢又去了桫椤之林,姣好的面容看上去都有些阴沉而又扭曲,正在擦拭琴弦的她指尖狠狠地摩擦过琴弦,‘铮’地一声,琴弦应声而断,指尖的血珠一粒粒地争先冒出来。

心中的嫉妒和不甘比这些涌出的血珠更甚。

连枢连枢,又是连枢!

他连枢何德何能可以让子祁另眼相待,甚至枉顾同为男子的身份!

似是想到了什么,玉如烟看向了远处桫椤之林的方向,嘴角弯出了一个诡异的弧。

她怎么给忘了,大嫂前几天都还在她面前提过要为子祁物色合适的未婚女子,她现在因着身份暂时不可以,但用这件事为连枢添添堵还是可以的,她就不相信连枢不介怀。

“来人。”

一位丫鬟走了进来:“小姐,可是要传午膳?”

“大嫂可在府内?”玉如烟淡声问,姣好清丽的面容上看不出刚才半点的狰狞与不甘。

“夫人早上进了宫,尚未回来。”丫鬟如实道。

玉如烟微扬了一下眉,倒也不算是意外。

大嫂和陛下的关系自幼时起便是极好,这些年陛下也甚是护着大嫂,不然的话依着大嫂的作风,别说玉家,便是生她养她的谢王府也容不下。

“大嫂若是回来了记得告诉我,我有事和大嫂谈。”

“是。”

此时,皇宫。

见谢灼搁下了手中碗筷,南宫振天便让人将桌上的膳食撤了下去。

谢灼半点不见外也半点不将面前的人当成是高高在上的帝王,十分自然地接过对方递来尚且冒着热气的茶杯,轻啜了一口:“还是和从前一样的味道,你还真是数十年的喜爱不曾改变。”

话语,自带深意,甚至还有一抹淡淡的嘲讽。

南宫振天倒也算是痴情,偌大一个后宫从不缺美人,形形色色各有风情,但这么多年让他心心念念的只有一个苏沐。

南宫振天自然是明白谢灼的意思,不恼也不怒,而是淡声回了句:“这种喜爱,你也应该知道才是。”

他和谢灼,于这方面,五十步笑百步。

不,他应该还算是这五十步,毕竟他喜欢的人还活着,而谢灼放在心里的人早已化为一抔黄土。

谢灼本就锋利的眉眼深沉了一些,似有若无地笑了笑:“也是。”眸眼深处有几许黯然之意。

情爱之中,多的是求而不得,她也只是其中之一而已。

南宫振天不想谈论这件事情,侧眸冷眼瞧着谢灼:“你这些年远离上京,身边男子环绕倒是好不风流快活,你可知参你的奏章在朕这里都快堆成小山了。”

闻言,谢灼冷哼一声:“他们倒是闲的无聊管地够宽,我的私事也要插上一手。”虽然是这样说,但面上却看不出半点生气的样子,似乎是根本就不在意。

南宫振天冷呵一声:“你还好意思说,你好歹是玉腾的嫡妻,可你瞧瞧自己都做了些什么事儿?另立府邸,出入男宠随行,若不是谢王府与朕,玉家便是要将你沉塘旁人也不会多说什么。”

谢灼弹着自己修剪的漂亮精致的指甲,不以为意地冷笑:“凭什么就许你们男子三妻四妾,女子就不可以三夫四侍么?”

“我知道玉腾是你的人,所以这些年我甚少出现在上京也算是给足了他面子,就连玉府的事宜我即便是回来了也不曾插手过问,他若是再在你面前哭诉些什么那我也没有办法。”

南宫振天脸都黑了。

“要不你劝劝他,让他认命些算了,大不了我给他纳几房年轻貌美的小妾。”谢灼道。

南宫振天的脸更黑了,阴恻而又危险地看着谢灼:“朕还得调解你们夫妻间的关系?”

“所以你别搭理玉腾就行了。”谢灼懒懒地掷出了一句话,半点不觉得自己是在对着东凌一国帝王说话。

南宫振天:“……”

“别说我了,还是说说你吧!”谢灼看向了南宫振天:“我听说东方凝暴毙了,怎么回事?”

“南宫瑶是她和陆行川的孩子。”虽然算是皇室丑闻,但南宫振天也没有瞒着谢灼。

他和谢灼从小一起长大,两人之间的关系与男女之情无关,但却是十分亲厚,不然也不至于这么些年一直护着谢灼。

谢灼有些意外地瞪大了眼睛:“陆行川?那你岂不是被戴了十多年的绿帽子?”

摩挲着下巴,谢灼悠悠地补充了一句:“真看不出来,东方凝和陆行川竟然有这样的胆子。”

“东方凝赐死,那陆行川呢?你打算如何处置?”谢灼问。这种事情肯定是不能弄得人尽皆知,毕竟皇室还是要脸面的。

“陆行川是太后的人,先放着,以后自然有的是纠错的地方。”南宫振天眯缝了一些眼。

“你和太后?”谢灼看着南宫振天。

“朕给了她太后的尊荣,可她妄图染指那个位置,就别怪朕不留情面了。”说这句话的时候,南宫振天眼中划过了一缕狠色。

谢灼什么都没说,果然,这么多年过去了,东凌也要不平静了。

除却偏安一隅的南诏,如今的天下可以说是三足鼎立,三国局势微妙,但却是牵一发而动全身,更遑论还有一个蛰伏于暗处的天水族。

这天下,或迟或早,只怕是要乱上一乱。

似是想起什么,谢灼意味不明地看了南宫振天一眼:“那到时候月拂你意欲如何?”毕竟他们都知道,太后若是为了那个位置筹谋,那坐上那个位置的人定然是月拂,无论月拂自己想要与否。

“那也有他有命活到那个时候。”南宫振天的话语听上去有几分冷酷,丝毫看不出来有平时待月拂的纵容与宠溺。

谢灼对此不置可否。

她和月拂虽然才几面之缘,但能看出来,那个孩子绝对不简单。

上京年轻这一辈的世家子弟可以说是人才荟萃,但月王府那位身体孱弱放在其中绝对是佼佼者。

似是想到了什么,谢灼微挑着眉梢淡声道:“若是他那个时候还活着,可否将他交给我?”

南宫振天看向了谢灼。

“月拂的容貌放眼世间都是数一数二的,我郡主府男子不少,却还没有一个能比得上月拂。”谢灼说地颇为暧昧。

南宫振天脸色一滞,没好气地看了谢灼一眼,却也没有拒绝。

第二天。

将军府行刑的时候,周围围了不少的百姓,指指点点,交头接耳,甚至还有心中对将军府早有不满的百姓在一旁拍手称快,甚至不吝篮子里的鸡蛋和菜叶子。

不过很快就被士兵给拦下了,说是陛下顾念这些年将军府立下的战功,要让他们走地体面。

连枢懒洋洋地靠坐在雕花木窗前,看着远处人头攒动,有些嘲讽地扯了扯薄唇。

走地体面?!

不过是为皇室赚一个好名声罢了。

出岫双手环胸倚着窗柩,贯来温和的眼眸也有些说不出的嘲:“陛下倒是物尽其用,不放过任何一个可利用的机会。”

如此一来,谁人不说陛下重情重义,给予将军府最后的尊严和体面。

“午时三刻,行刑。”

监斩官是安书锦,南宫晟监督。

随着令牌落地发出‘哐当’的清脆声,刽子手手中的刀在阳光下反射出的冷光泛着森森寒意。

便是距离相隔颇远的连枢,都觉得被反射的寒光晃了一下眼睛。

出岫抬手准备将窗户关上,毕竟连枢极为反感血腥味。

“不必。”连枢出声打断。

她不避不闪,就这样站在窗户前。

眸眼沉静而又冷漠地看着,没有半点感情。

看着刽子手们手起刀落,看着人群中的人惊呼出声,然后,浓郁的血腥味在空中弥散开来。

出岫温润的眼眸深沉而又复杂,眸眼深处带着几分狠意:“东方擎文也算是以身为祭,祭奠玄清河一役中覆没的百万英魂。”

连枢没说话,削薄的唇轻抿了抿。

这百万英魂中,并没有那位为国捐躯马革裹尸的连王爷。

如果可以的话,从今以后,只愿再也不要见到那人,无论是她,还是哥哥和母妃。

不想让母妃这么多年的坚持,一朝成了笑话。

‘吱呀’一声,门被人从外面推开。

轮椅轱辘滚动的声音渐渐清晰。

“玉小公子。”出岫看着面前清雅出尘的墨衣少年,最后目光落在了他腿上,有些说不出来的复杂。

五年前宫宴上的事情他从世子那里知道了原委,这位玉小公子,也是个对自己狠得下心的人。

“你先下去吧!”玉子祁没看出岫,他的目光从进来就停留在那道妖红的身影上。

出岫离开之后,很是体贴地为两人将房门带上了。

连枢看着玉子祁,清魅的眸光散去些许凉意,柔和了些。

玉子祁控制着轮椅到连枢面前,修长白皙的手握住了她微凉的指:“手怎么这么凉?”

闻言,连枢将双手递递到玉子祁面前,声音都软了些:“给你呵护我的机会。”

玉子祁轻轻一笑,捉着她的双手放进了自己的衣襟内。

温暖的触感隔着里衣自指尖传来,连枢轻啧了一声:“玉小七,你是不是太正人君子了些!”

玉小七:“……”

连枢狎昵地轻勾薄唇:“可是本世子想……耍个流氓。”说这句话的时候,修长的手越过玉子祁的里衣直接贴上了他的肌肤。

手指指腹甚至还在不安分地一下一下轻点着。

玉子祁身体一僵,他微沉着眸看着面前的人:“……别乱动。”

“你心跳好快哦!”连枢几乎是咬着玉子祁的耳垂,一说话他的耳边就有温热的气息拂过,玉子祁白皙的耳尖瞬间就红了。

“连小枢,别闹。”玉小七压低了声音,有些说不出来的沉。

连枢微俯下身,如瀑的墨发就这样披散下来,与玉子祁的墨发纠缠在一起。

“玉小七,要不我们试试吧!”不等玉子祁问试什么,连枢低魅撩人的嗓音再次在耳畔响起:“我看过的活春宫不少,但还从来没试过。”

听着连枢的话,玉子祁微呆了一下。

连枢的手就在玉子祁胸膛上打着圈儿,似是好奇一般地继续道:“旁人都说那事儿欲死欲仙,我想试试是怎么个欲死欲仙的法子。”

欲死欲仙?!

玉子祁白皙无暇的如玉面容有些微微不自在,伸手无奈地揉了揉眉骨,尽量让自己将目光从连枢脸上移开,缓缓掷出了两个字:“不试。”

连枢看着玉子祁,单边眉梢微挑,似乎是在等一个解释,不安分的手下动作却没停止过。

玉子祁轻叹了一口气,将连枢指下身体上的悸动给压了下去,清润如泉的眼眸极为认真地看着连枢:“虽然我知道你不在意名节名声,但这是一个男人对女人最起码的尊重,所以成婚之前我不会碰你的。”

不是对自己没信心,连小枢既然是他认定了的人,他们早晚都会是对方的人,只是,他不想在没名没分的情况下就和连小枢如何,毕竟这种事情,到底吃亏的是女子。

连枢自然是明白玉子祁的意思,她没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面前的少年,细长魅然的丹凤眼中有几分隐约的复杂。

停顿了一下,玉子祁薄唇勾起了一抹优美的弧,眉眼清疏温柔地补充了一句:“或者,连世子早点来桫椤之林下聘,早日将我娶回去,不然没名没分这事儿我可不干。”

听着玉子祁的话,连枢没忍住将手从玉子祁的衣襟中拿了出来,不似刚才的冰凉,就连手心都带着暖意,她伸手捏了捏玉子祁的下巴,轻啧道:“玉小七,你可知在外人眼中我们早就不清不楚了。”

上京之中,可从来不缺她和玉小七的流言蜚语。

闻言,玉子祁目光幽幽地看了连枢一眼:“和我们风流纨绔的连世子不清不楚的可不止我一个人。”

容晞、南宫楚、夙止、月拂……

连小枢风流账倒是一点儿不少。

“你有没有闻到一股子的酸味?”连枢眼尾扬了扬,狎昵地看着玉子祁。

玉子祁佯装轻叹一声:“这么大一个醋桶在你身边,奈何连世子现在才发现。”

天晓得自己在知道连枢和旁人关系那么亲近的时候他心里是什么滋味儿,恨不得将连小枢困在自己身边让她一辈子只能看见自己一人。

连枢低头在玉子祁的薄唇上轻啄了一下:“我明白自己对你的心意之后已经在和他们保持距离,而且玉小七,你要对自己有信心,桫椤之林隋珠和璧的玉小公子,寻常可没人比得上。”

玉子祁轻哼着撇撇嘴,带着几分幼稚且孩子气:“连世子可是忘记了曾经将我与那位蓝衣绝水霁月无暇的月王爷作比较?”

玉子祁觑着连枢:“还平分秋色不相伯仲?”

连枢:“……”

心虚地摸了摸鼻子,神色讪讪。

不过也就微讪了那么一些,便斜挑着眼尾容色佻佻地看着玉子祁:“那个时候我又不喜欢你,可现在我于情爱之上心里眼里能容下的就你一人,在我这里你是唯一的心动,这难道不比那些更给你信心么?”

“算是哄我么?”玉子祁勾着连枢的小指。

“不算,我是认真的。”

玉子祁轻轻一笑:“那我要尽快拿到名分,让连世子试试欲死欲仙的滋味儿。”清润的嗓音听上去还挺一本正经的,但眉眼间的狭促却半点没掩饰。

方才自己说出来不觉得有什么,现在听见这话从玉子祁嘴里说出向来挺厚脸皮的连枢有些不太好意思了,她哼了哼:“连王府世子妃的名分么?”

玉子祁莞尔轻笑:“未尝不可。”

连枢没说话,只是懒洋洋地半蹭在玉子祁的肩上,精致昳丽的面容上是一片淡然柔和。

玉子祁垂眸看着连枢,嘴角勾出了一抹惊艳的弧,在连枢看不到的地方,眼眸却不动声色地深沉了些,有些无奈,有些心疼。

连王爷其实还活着的消息,连小枢应该已经知道了吧!

依着连小枢的能力,大概也知道了花眠那位深居简出的夫君就是‘已故’的连王爷,而花初烬的身份,是她同父异母的弟弟。

他当初一直不希望连小枢和花初烬有过多的来往,就是不想她知道连王爷的消息,无论是对她还是连王妃而言,都太过讽刺了。

东凌将军府如日中天这么多年,终于繁华落幕,却是以一个如此惨烈的方式。

东方家没落地太过,令人猝不及防,朝堂之上不少人都心有戚戚,大有物伤其类的感觉。

南宫振天为了安抚朝臣,于宫中再次设宴,文武百官皆有赏赐,宴会之上倒也算是君臣和乐,上下融洽。

只是在宴会进行到一半的时候,南宫振天宣布了一个消息:封顾家大小姐顾听雪为妃,封号宁妃,赐居听雪轩。

这个消息一出,再次惊了群臣。

未曾侍寝,无儿无女,身世背景可以说皆上不得台面,成为陛下的妃嫔也就算了,毕竟这位顾小姐容貌自是一顶一的绝色,但是越过其他品阶直接封为妃位……

陛下对其的在意可见一斑。

事实证明,南宫振天对顾听雪确实极为在意,在她养伤期间各种珍贵药材补品从不间断地送往宫,首饰古玩类的赏赐也是络绎不绝,陛下更是一日三餐对其嘘寒问暖,其恩宠程度令六宫为之侧目。

更遑论这还是未曾侍寝之前。

听雪宫。

上好的夜明珠点缀着宫殿檐角,灯架上精致的琉璃宫灯安静地燃着,殿内一片灯火通明,亮如白昼。

白术等南宫振天离开之后才起身踱着步子到顾听雪面前,她看着顾听雪,面上是掩饰不住的喜色:“小姐,陛下待你可真好啊,这样的赏赐,听说阖宫上下都没有过呢!”

以前小姐在顾家受了那么多苦,如今总算是苦尽甘来了。

顾听雪倚靠在窗边的软榻上,虽然受伤之后得到了精心的医治,但当时的情况到底是命悬一线,如今虽无大碍,脸色却仍是苍白如纸,没有半点血色。

听着白术的话,顾听雪的脸上看不出半点情绪,依旧是安静地看着窗外。

似一尊没有情绪的玉雕,精致而又漠然。

忽地,她的手紧了紧,偏头看了一眼白术:“白术,我想休息了,你先下去吧!”

“小姐,那你休息,有什么事喊我就行。”说完之后,白术才退出了房间,将房门替顾听雪关好。

白术离开之后,顾听雪衣袖中的手不由自主地微蜷,面上是不变的清冷:“既然来了就出来吧!”

青影一闪,沈青辞就出现在了窗外,连带着弥散在空中清冽淡然的梨花清香都浓郁了些。

沈青辞没说话,只是站在原地透过窗户定定地看着顾听雪。

顾听雪看着面前长身玉立的熟悉身影,垂在身侧的手轻微地颤动着,一开口就是清冷的声音:“沈少庄主深夜造访,可是特意前来恭贺本宫?”

“本宫?”沈青辞贯来温和内敛的眼眸有那么一瞬间的锋锐。

顾听雪微微勾唇,难得的巧笑倩兮:“我今日封妃,你我好歹故人一场,沈少庄主难道不为我感到开心么?”

沈青辞没说话,一双眸紧紧地锁着顾听雪,不放过她脸上任何一个表情,许久,才问:“为什么?”

闻言,顾听雪轻笑出声,清冷如雪的眼眸似是愉悦也似是嘲讽地扬了扬:“沈少庄主问这句话,莫非是还记挂着本宫?”

沈青辞抿了抿唇,光影下侧脸如玉,眼眸晦暗不明。

他以为自己放下了,毕竟也应该放下了,连那枚梨花木簪他都可以取下束之高阁,甚至于他不是不知道顾听雪打算入宫为妃,只是,当真真切切地听到她被封妃的消息,心尖钝钝的疼痛告诉他这么久了他还是未曾完全放下。

看着这样的沈青辞,顾听雪藏于窗沿下的手攥紧了几分,因为太过用力就连指骨都隐约透着凉白,面上却是半点不显:“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这个道理沈少庄主不会不知道吧!”

“这个借口,我不信。”

“信也好,不信也罢,你我之间的一切早在当初就已经画上了句号,如今我是东凌陛下的宠妃,你应该知道,以我的容貌和能力,圣宠不衰不在话下。”

说到这里,顾听雪意有所指地看了沈青辞一眼:“前提是你别来干涉。”

沈青辞薄唇抿地更紧了,似乎就是一条紧绷的直线,沉默了一下,轻飘飘的嗓音溢出唇瓣:“什么意思?”

不是猜不出这句话的意思,只是,想断了自己唯一的一点希冀,不留余地而已。

“今日好歹是我的封妃之日,好歹是旧相识,沈少庄主总不至于空手而来。”

“你想如何?”

顾听雪看着面前青衣玉质的少年,微挑着眼尾声音清冷:“作为贺礼,我可否提一个要求?”

沈青辞看着顾听雪,等着她的要求。

顾听雪苍白的面容多了几分认真,看着沈青辞一字一句地开口:“断却你我之间一切过往,从此见面不识。”

不意外是真,心尖如被针扎也是真,沈青辞身形微晃了一下,本就透着病态的苍白面容看上去似乎更是孱白了些,细长的狐狸眼中颇有几分自嘲之意。

他笑了笑:“宁妃话都说到这个份上,青辞自然也不是不识趣之人。”

沈青辞抬头,定定地看着面前一袭雪衣的顾听雪:“故人一场,便祝宁妃他日身份地位更甚,荣华富贵不尽,一生……无愧无悔。”

顾听雪也在笑,绝情而又惊艳:“自是如此。”

不知道过了多久,久到窗前早已没了那道青色的身影,久到双腿都站地麻木了,久到灯架上的长烛都短了一大截,怔楞中的顾听雪才似是缓过神来,一瞬间被卸去了所有的力气,顺着窗户整个人狼狈而又悲凉地瘫坐在地。

“青辞!”她阖了阖眼眸,呢喃而又缱绻地说出了一个名字。

对不起,我也早已配你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