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4章 多年至交好友
"爱书网"网站最新地址为 m.22ff.club

玉子祁话音落下,谢灼瞬间沉了声音,“我不同意。”

“这是我和连枢之间的事情,无须您的同意。”玉子祁虽然用语尊重,但细长的凤目是一片不带丝毫感情的漠然。

谢灼神色更怒,“玉子祁,自古以来婚姻大事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的婚事还轮不到自己做主,我是你的母亲,这……”

谢灼的话语还未说完,就被玉子祁淡声打断,“那不如请母亲告诉我,这些年可有尽过母亲的责任?”

“或者,不如换一种问法,桫椤之林的刺客可曾有过母亲的手笔?”玉子祁看着谢灼,面容清隽淡漠,甚至带着一抹淡笑。

闻言,谢灼神色一顿,眯着眼睛眸光微冷地看着玉子祁,“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玉子祁没看谢灼,坐在轮椅上看着窗外摇曳的树枝,很轻很轻地开口:“年幼的时候,我是恨过你们的。”

眼眸微垂,玉子祁清隽精致的面容染了几分薄凉之色,一开口声音都淡地似是从天边传来,“看着玉腾前来寻衅滋事的姬妾,看着你身边形形色色的男人,看着身为父母的你们似乎从不记得有我这么个儿子,那个时候,有恨也有失望,后来,失望的次数太多了,也就不抱希望了。”

“再后来……”玉子祁看向谢灼,“没资格也没必要。”

听着玉子祁前面的话,谢灼连眼眸都未曾抬一下,看上去雍容而又冷漠,只是玉子祁最后一句话,让她神色一变。

不过谢灼没说话,目光危险地看着坐在轮椅上的少年。

“你知道了什么?”触及少年云淡风轻的神色,谢灼定定地问。

玉子祁能说出这些话,定然是知道了什么。

“北越,寻王府。”玉子祁薄唇微启,缓缓地掷出五个字。

这五个字,让谢灼面容上的冷漠彻底龟裂,是前所未有的复杂,神色几经转变最后才冷笑一声:“你什么时候知道的?姬柔漪告诉你的?”

在提到‘姬柔漪’这个名字的时候,谢灼眼中有着一闪而过的寒意。

姬柔漪,玉子祁的生母,北越前寻王爷寻之琰此生唯一的妻子,是她最恨也最嫉妒之人。

若不是姬柔漪,当年寻王妃那个位置该是她的。

当初之琰因为责任娶了姬柔漪,她一气之下便嫁给了玉腾,但到底是不甘心且怨恨着,所以当年寻王府出事的时候她也确实是在暗中推波助澜,只是她没有想到寻之琰为了姬柔漪连命都可以不要。她也说不出来是愧疚还是报复,她出手救下了尚在襁褓中的玉子祁,前提是姬柔漪从此当做没有这个儿子,玉子祁的母亲只能是她。

最初将玉子祁带回东凌后,她虽然并不待见他,甚至是从心底里厌恶,但无论如何到底是之琰的孩子,她即便是再不喜也只是将他丢在桫椤之林不闻不问,只是后来……

似是想到什么,谢灼的目光瞬间沉郁了下来。

旋即看着玉子祁冷笑一声,“你便是知道了又如何?你以为就算是没有我,你和连枢就有可能了么?你可别忘了,他还有婚约在身。”

且不说苏沐会不会同意自己的儿子和一个男人不清不楚,单凭着南宫振天对连枢的算计和防备,玉子祁和连枢之间都绝无可能。

“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伴随着这句话,是缓缓响起的轱辘声。

连小枢,只能是他的。

离开宴会厅,玉子祁修长的手轻抚过轮椅上的纹络,细长的凤眸空濛而又幽深,削薄的嘴角确实微微勾起了一抹惊艳的弧。

连小枢放在心里的人可是他呢!

是夜。

连枢陪沈青辞和苏沐用过晚膳之后便回了竹轩,看了一会儿书,正起身准备去洗漱,窗外传来动静,然后一道紫色的潋滟身影便闪了进来。

随之而来的,是弥漫在整个房间的微醺酒气。

连枢停下脚步,微蹙着眉看向来人,“怎么喝这么多酒?”

大概是因为喝了酒,容晞俊美的面容较之以往都染了一抹绯红,他手里还拎着一壶酒,闻言对着连枢弯唇一笑,笑意中有几分苦涩,“我高兴啊,我马上就要成婚了。”

连枢没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

容晞挺随意地在一旁的案几前坐下,对着连枢招了招手,道:“陪我说说话吧!”

连枢倒是没有拒绝,在容晞对面坐下。

容晞皱了一下眉,嘟囔着道:“怎么离得那么远!”

说话的时候,整个人已经挪着身子靠了过来,末了,还有些嫌弃地看着连枢,“连酒都不能喝,不然我们今晚就可以一醉方休了。”

“你已经差不多醉到方休了。”连枢淡声道。

容晞酒量还不错,但很明显在来之前就喝了不少酒,整个人是能看出的微醺。

容晞忽然歪着头枕在了连枢肩上,连枢下意识地皱眉,还没说话容晞的声音已经传来:“你喜欢玉子祁是不是?”

“嗯。”连枢没有否认,往后手抵着容晞的额头让他趴在了案几上,“所以我现在要洁身自好。”

容晞愣了愣,意味不明地啧了声,“真不知道你看上了玉子祁那个瘸子那一点!”

“所以是我看上了他而不是你看上了他。”

容晞:“……”

良久,才低低一笑,却也认真了神色,“是真的喜欢?”

然后又自顾自地回答:“是了,也没人能用这种事儿威胁得了我们贯来张扬恣意的连世子。”话语里面有着浓浓的自嘲。

大概是真的醉了,之后容晞一直在絮絮叨叨。

说着他和连枢以前一起逛青楼、说着容逸犯过的蠢事、说着他在天涯的一些所见所闻,最后,说到了他和南宫晟如今的相处模式。

冷漠、刻板、尖锐,甚至是敌对。

一对即将成婚的未婚夫妻之间的日常相处。

容晞将中途让流风送进来的酒又开了一坛,低沉的声音有着说不出来的复杂和不甘,“我都不知道,我和她之间怎么会变成这样。”

话语之中,还有着一抹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

连枢看着容晞,心中轻叹了一口气。

其实,容晞对南宫晟或许不是全无感情,只是,在那些阴谋算计里面,这份感情就不知该如何自处了,再加上两个人的性子,只会让他们相处的时候更加针锋相对。

轻喃着轻喃着,容晞‘哐当’一下趴在了桌子上,彻底地醉了过去,就连手中的酒坛子都在桌上滚了几下,里面色泽莹润的酒从坛口溢了出来。

“连枢,对不起!”良久,昏迷的人低低地呓语了一句,语气中带着浓浓的歉疚。

连枢丹凤眼中眸色微动,最终微泛起的波澜还是归于平静,只看上去幽深得不像话。

如今夜这般的场景,她和容晞以后怕是难再得了!

容晞是帝王之子,东凌下一任君王,和她注定立场不同。

多年的情谊,也不知道会是怎样的结局收场。

坐在案几旁沉默了片刻,连枢唤了出岫进来。

看着喝的烂醉的容晞,出岫有些意外地挑了一下眉,目光落在了连枢身上:“连枢。”

“将他送回容府吧!”连枢揉了揉眉尖,淡声道。

闻了这么久的酒味,她都有些头疼。

出岫扛着容晞离开前脚离开,后脚流风便进来禀告,说是玉小公子来了。

连枢颇为意外地挑了一下眉,听着愈来愈近的轱辘转动声,似笑非笑地开口:“他来了什么时候需要这么客气地禀告了,不都是自己直接进来么?”

下一刻,玉子祁凉凉的声音就在外面见响起,“我这不是担心打扰了连世子和容大公子么?毕竟两人是多年至交好友。”

话语倒是没听出来生气,估计就单纯地吃个醋,带着微微的不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