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5章 是我看上的
"爱书网"网站最新地址为 m.22ff.club

连枢打开房门,倚在门框边轻啧着,看着玉子祁调侃道:“玉小七,要换做我是你,刚才就直接闯了进来,捉--奸。”

后面两个字,说地特别玩味。

玉子祁的脸瞬间黑了。

流风看着两人,非常识趣地退了下去,离开之前,有些好奇地瞟过去一眼,正好看见自家世子长腿一迈直接坐在了玉小公子的腿上,手轻抬起对方的下巴,调戏对方的姿态十足。

至于玉小公子,没有反对,只是觑着眼睛面无表情地看着世子,不过眼中的宠溺纵容倒是丝毫不加掩饰。

看到这里,流风心中忽然一跳。

她觉得,玉小公子此刻的神色,与绯公子有些相似,尤其是看着世子时候眼中的神色,简直是如出一辙。

旋即一想也是,毕竟绯公子和玉小公子待世子都是一往情深。

只是可惜了绯公子。

连枢过足了调戏良家少年的瘾,才懒懒地问了句:“你怎么过来了?”

“玉府今日邀请那些未出阁的女子参加赏花宴,这事连世子应该知道吧?”玉子祁意味不明地连枢。

连枢颔首,幽幽地补充了一句:“听说参加的世家小姐可不少。”

说到这里,连枢伸手摸了摸玉子祁的腿,语气更加幽然了,“双腿都不便于行了,怎么还这么招桃花?”

玉子祁瞅着连枢,“你现在这醋不觉得吃地太牵强了么?我瞧着都假。”

连枢:“……”

将身子懒洋洋地歪在玉子祁身上,下巴枕在他的肩上,“我自然是信你的,再说了,那些名门贵女离开玉府之后上京可都流传玉家小公子非连王府世子不可,你觉得我还有什么醋可吃的。”

玉子祁似有若无地轻哼一声,眼中却是带着点点笑意。

“真的是非我不可啊?”连枢凑到玉子祁面前,鼻尖相抵,唇瓣都是近在咫尺,玉子祁甚至能明显地察觉到连枢说话时候薄唇翕动间呼出的热气。

“也不算是。”玉子祁回答。

连枢眼睛微微眯起。

玉子祁薄唇一勾,“毕竟连世子若是同意将羲和公主嫁给我,子祁自然也是乐意的。”

眯起的眼睛眼尾扬了扬,连枢冷哼一声,“看不出来玉小公子男女皆宜。”

“也看不出来连世子雌雄同体。”玉子祁慢悠悠地回了句。

闻言,连枢眼波一转,眉梢眼角魅色自成,“要不,给个机会让你试试本世子是不是雌雄同体?”

玉子祁:“……”

精致如玉的面容顿了顿,神色相当莫测,耳尖却不受控制地红了。

连小枢就是有恃无恐!

连枢轻轻一笑,勾起的唇角都写着两分得意。

玉子祁默默地看了连枢一眼,没说话。

呵,有本事成婚之后还能这么得意挑衅!

连枢瑟了瑟肩,忽然觉得背脊隐约发凉是怎么一回事?

闻着从房间里面飘来的未消酒气,玉子祁对着连枢淡声道:“初回上京时忘川塔之行未能去成,现在天色尚早,可有兴致?”

连枢也不喜弥漫在房间尚未散去的酒味,回房间拿了两件斗篷便和玉子祁一起离开了连王府。

马车再次行经这条路,连枢看着窗外的景色,似是想起了什么,她转头,狎昵的目光落在了玉子祁的身上,“当初你玉小公子的态度可是冷淡得紧呢!”

玉子祁对上连枢的目光,不疾不徐地道:“连世子是开始算旧账了么?”旋即意味不明地挑了一下眉,“连世子当时可也说过我太过无趣呢!”

后面那个‘呢’字,连语调都拖长了几分。

连枢脸色一僵,然后微拧着眉想了想,“是么?”

然后看着玉子祁,一本正经地装糊涂:“我记性不好,你别骗我。”

玉子祁看着面前的红衣少年,低低一笑,调侃的语气开口:“看来我们的连世子不仅会耍流氓,耍无赖也是个中好手。”

“那也是你看上的。”连枢理直气壮。

玉子祁拈了一块糕点递到连枢唇边,语调柔和而宠溺,“嗯,是我看上的。”

连枢咬了一口,觉得味道还不错直接就着玉子祁的手吃完了整块糕点。

大概是觉得投喂连枢还挺有意思,一块了了玉子祁又在案几上的几个银碟中拈了块不一样的。

连枢一连吃了五块之后,见玉子祁还伸手去拿,她揉着太阳穴轻叹了一口气,“玉小七,再喂你可能就要失去我了。”

玉子祁微怔了一下,反应过来之后难得有些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

喂东西给连小枢让他有种莫名的成就感。

他没再说话,拈了一块糕点自己尝着。

拈一块,看一下连枢,拈一块,又看一下连枢。

连枢被他看地莫名,狐疑地问:“怎么了?”

玉子祁轻叹了一口气,“我在想你什么时候记得喂我一块糕点!”

连枢:“……”

打扰了,是她不解风情了。

连枢拈了一块糕点,边喂边问:“不久之后便是春夏之猎了,你会去么?”

春夏之猎是东凌皇室多年的传统,帝王率领后妃群臣及其家眷等前往皇室猎场围猎,参与围猎者基本都是年轻一辈,为期一日,所得猎物前三之人皆有奖励。

而且,为首之人可以向陛下提一个要求。

所以往年参与围猎的人皆是奔着第一名而去的,毕竟物质上的奖励虽然丰富,但参与者绝大多数都是富贵人家的子弟,金银财宝不缺,但陛下允诺的一个条件,这可是个天大的诱惑。

玉子祁虽然无法参加围猎,但身为玉家嫡出小公子,连续五年都未露面,如今上京这种情形,只怕不会有人让玉子祁独善其身。

玉子祁微微颔首,然后目光定定地看着连枢,“你会参加么?”

连枢摊手,慢悠悠地回答:“陛下点名了我不得缺席春夏之猎的围猎。”

玉子祁微拧了拧眉,眸底有暗色划过。

连小枢身体情况太过特殊,猎场之上明枪易躲暗箭难防,连小枢若是受伤……

“找借口,不参加。”玉子祁看着连枢,定定地开口。

连枢摇了摇头,“若真是有人故意针对算计,即便不参加也逃不开,那还不如在猎场之中,别人可以悄无声息地做些什么,我自然也是可以的。”

话语说到后面,连枢的眼眸中多了一抹幽深莫测。

玉子祁蹙起的眉未曾松开,沉默了一下,缓缓道:“我也参加。”

连枢看向玉子祁,“猎场不是其他地方,轮椅的话多有不便,你到时候在营地等……”

“我不放心。”玉子祁出声打断了连枢的话,他眸眼安静地看着面前的红衣少年,“而且我有自保的能力。”

连枢看着玉子祁。

玉子祁也是静静地看着她。

见玉子祁坚持,连枢只能妥协地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