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不悲不喜,该来的自会来到
"爱书网"网站最新地址为 m.22ff.vip

当听到这个信息时。

刘鸿飞的内心几乎是要崩溃的。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第一不应该是自己的吗,怎么稀里糊涂就变成了王潘?

王潘到底是什么成绩,又需要暂做保留,过了这么久就变成了第一?

先前,他刘鸿飞当着整个阳市所有名流之人,扬言说希望王潘成绩不会差的离谱,不要让自己胜的太容易了。

甚至当看到王潘倒出魔核的一瞬间,他刘鸿飞也认为已经胜券在握,还认为胜王潘简直太容易,太没挑战性了。

可只是转眼间。

为什么第一就变成王潘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刘鸿飞的内心仿若经由了从最巅峰的高处瞬时跌落一般。

“葛主席,请问为什么王潘变成第一了?!”刘鸿飞大声的喊问着。

如果王潘真的是第一,那他刘鸿飞将成为今年整个阳市最为丢人的,比星光高中被精武高中惨败都要丢人。

因为就在二十分钟前,他刘鸿飞还当众说王潘不好,二十分钟后的现在,却自己扇了自己的耳光。

……

方信一直期待着台上葛主席喊他的名字,然后像当初在襄市一样对着所有人宣布他是第一。

不仅可以风光无限赢得武修者协会提供的纳灵丹和聚神散,最重要的还证明了自己,到时候父亲也可以光明正大的向蒋叔叔家提亲。

正当方信流着哈喇子看着蒋媚儿时,台上葛文山的声音传出来了。

“第一名……”

当刚听到前三个字的时候,方信已经迈开了步伐,准备上台领奖了。

“王潘。”

可听到后两个字的时候,他抬在半空中的脚步生生止在了原地。

王潘!

王潘?

不是方信?也不是刘鸿飞?

这是怎么回事哦。

方信呆笨的伸出爪子,然后在自己的头上使劲挠了挠。

为什么第一不是自己。

第一不应该是自己和刘鸿飞吗?突然冒出来的王潘是什么鬼哦。

王潘不是蒋叔叔的徒弟吗。

他的天赋虽然好但实力不是很一般吗,记得父亲说过他对自己没有任何竞争力的,甚至正常比赛,方信连放在心上都未曾有过半分。

当方信听到身边刘鸿飞大声的喊问之后,他也喊了一声:“对哦,为什么第一名不是我呀!”

……

方安国还正寻思着,等比赛结束后是带着两个亿的现金去提亲,还是带着几颗六七级丹药去提亲。

当葛文山要宣布结果的时候,方安国几乎没想太多。在他看来,第一铁准是自己的儿子,无非再加上一个刘鸿飞的名字罢了。

正当方安国把所有的一切都筹划妥当,安排稳妥的时候。

“第一名,王潘。”

高台上葛文山宣布的五个字,让他脸上的笑容顿时收了起来。

这是什么鬼?这是在搞什么?

第一不应该是自己的儿子和刘鸿飞吗?

对于王潘方安国也见过很多次,知道那是蒋东林的徒弟。但从初次见面开始,方安国对王潘的印象一直便是除了天赋还可以之外,似乎并没有其他太大的优点。

以至于哪怕知道王潘同样参加了比赛,他都连在意都没在意过。

可就这个他方安国并不看好,甚至于他方安国从未关注过的……王潘?

如今得了第一名?

这是什么情况!

要不是知道这是国家武修者协会举办的比赛,方安国甚至都认为这其中恐怕有内幕了。

……

孙副校长整个人直接懵在了原地。

他的表情就像看到了母猪上树一样震惊,不,确切的说比母猪上树还要震惊。

自己的学生刘鸿飞,一百一十三颗魔核,除方信外比其它的已知成绩高出了三十多颗,这种成绩应该稳妥妥的第一啊。

可为什么,期盼了这么久,等待了这么久,等来第一两个字后边,却是王潘这个名字。

不应该,实在不应该的。

孙副校长内心简直有一万头羊驼飞奔而过。

为了更大提升星光高中的知名度,在刘鸿飞上台的时候还专门公开挑战嘲讽王潘。

如果王潘真的是第一,那就相当于再次当着整个阳市所有精英人士的面,狠狠的扇了刘鸿飞及星光高中的耳光。

本来上次他擅作主张的冒昧挑战,已经引起了学校董事会的众怒,如今再闹这一出,孙副校长感觉他回去后极有可能被诸多董事直接弹劾。

这怎么行。

孙副校长眼神带着些许期盼的看着高台上的葛文山。

不,一定是高台上的葛文山宣布错了。

一定是宣布错了!

第一应该是我们学校的刘鸿飞的。

……

刘校长轻叹口气。

当葛文山要宣布结果的时候,他甚至已经预料到了王潘会失败,会被刘鸿飞狠狠压过一头。

他也已经充分做好了此次猎魔赛失败的准备。毕竟,学校与学校之间,失败一次似乎也并不是什么大事。

“第一名,王潘。”

短短五个字,可在葛文山话落的刹那,宣布出那五个字的刹那,原本叹气的刘校长整个人都愣在了原地。

紧接着,是内心的一阵狂喜。

王潘拿了第一,这对他来说当然是一件好事,可这个好事未免也太出乎意料了。

尽管他心底也曾经那么一点点的想过,葛文山之所以没有宣布王潘成绩,会不会是第一留给了王潘?

不过当时冒出这个想法时,刘校长立马就又把这个想法打消了。

毕竟,王潘倒出来的那些魔核比之刘鸿飞少了两个档次,要那都能拿第一未免有些太可笑了。

如今看来,自己的想法果然没半点问题。

王潘,我果然没看错你小子,专门给你腾出来了一个猎魔赛的位置,你果然再次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再次为校争光了。

刘校长扭过头看向一旁的孙副校长,只见孙副校长此刻铁青着一张脸,咬着一口牙,哪里还有几分钟前那张狂得意的模样。

刘校长默默摇了摇头,略带语重心长的说道:“人不能抱有太大的希望,俗话说的好,希望越大失望便越大。”

“无论做任何事,保持一颗平常心足以,不悲不喜,努力做好份内的事,该来的一切自会来到。”

这话不是嘲讽,事实上刘校长也并不擅长嘲讽他人。他只是实话实说,在给孙副校长讲着深刻的哲学道理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