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三章 现实与执念
"爱书网"网站最新地址为 m.22ff.vip

昏暗,泥泞,肮脏。

这是白兰苏醒后眼中所见的世界。

阴霾的天空小雨淅沥,狭窄的小巷里,臭烘烘的流浪汉挤在一起,而他就是其中一员。

不论怎么努力,白兰都无法回想起往日的种种。

似乎他就是众多流浪汉中的一员。

为什么会觉得‘似乎’?

白兰不禁有些疑惑,随即自嘲的笑了笑,可能是饿昏头了吧?

因为长久的饥饿,只是从地上爬起来,就耗尽了他的全身力气。

扶着墙,踉跄的想要离开这里,但刚走了两步,膝盖一软,整个人趴倒在烂泥中。

如果不是旁边有一位年老的流浪汉把他从泥水里拎出来,用不了一分钟,他就得溺死在烂泥里。

虚弱的说一声谢谢,靠在稍微干燥点的地方。

他的思绪此刻非常混乱,偶尔会出现恶魔,圣灵,或者黑暗之神这种莫须有的念头。

怎么会突然想到那些生活在传说中的东西?

还有高不可攀的神灵?

......这个世界上真的有神吗?

这个时候。

却听远处传来奔跑时踩踏积水的声音,随后就有一道瘦小,穿着斗篷的人影停在了他的面前。

“白兰,吃吧。”

模糊的目光逐渐看清眼前的东西。

那是一双长期营养不良,脏兮兮的小手,上面放着一小块别人吃剩下的黑面包。

抬起头。

送给他食物的是一位有着粉色头发的少女,她的紫色眼睛始终都那样的清澈无暇。

但...

除了这些,他还看到了渴望,渴望手里的面包。

那是饥饿正在支配思想。

原来是菲丽娅...

“你吃吧,我不是很饿。”

“你从昨天就饿晕过去了,快吃!我早上悄悄跟在柯斯大人的马车后面,捡了好几个没吃完的果核,现在一点都不饿,你快吃吧。”

吃完面包,思绪逐渐清晰。

原来他和菲丽娅是四年前逃难时遇到的。

他救了对方一命,所以也就渐渐的在一起生活了。

两人靠在墙角下,躲避着已经连绵半个月的阴雨。

突然。

街道上传来一阵嘈杂的辱骂声。

一名流浪汉惊恐不安的停在小巷门口嘶声竭力道,“快跑!治安队又来抓人了!”

在这座城市。

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治安队外出捕捉流浪汉,关在城外的营地里。

然后会有人出面,把每个人清洗干净。

如果品相够好,会有人买回家充当奴隶,品相差和生病的会被发配到奴隶兵团,下场凄惨。

白兰想逃,但他已经没有力气动弹。

所以他让菲丽娅离开,但少女搀扶起他,说不论如何也不会把他丢下。

就这样。

两个人全部被抓紧了营地。

清洗的过程很粗暴,一桶桶冰冷刺骨的水从头浇下,就像给养殖场里的牲口清洁一样。

菲丽娅被一个贵族看中。

但她的激烈反抗遭遇了二十鞭刑,本就骨瘦如柴的身体,皮开肉绽,雨水混合血液,从行刑架上缓缓落下。

低着头,生死不知。

白兰则被发配到了奴隶军团。

他眼睁睁的看着一切发生,但虚弱的身体,只是站着就已经非常勉强,往前多走一步都会晕倒。

在意识逐渐陷入黑暗前。

他想起来小巷中,两人谈起的梦想。

一间有壁炉的温暖木屋,有每天都吃不完的食物,仅此而已。

为什么他和菲丽娅只是想简单的活着,就如此艰难?

他不止一次的向神灵祈祷。

......这个世界上真的有神吗?

真的有人会在意他的期盼和声音吗?

猛然间,所有的一切都如同梦幻,让白兰产生了极为强烈的不真实感。

他从来都不是那个生活在小巷的流浪汉,菲丽娅也不是他救下的难民少女,她是...

————

睁开眼睛。

大滴大滴的冷汗顺着脖子留下。

白兰掀开被子起身坐到床边,用双手使劲揉搓脸颊。

又做噩梦了。

拉响铜铃。

不时,卧房的大门被打开,一名穿着女仆装的少女来到他的身边。

“白兰少爷,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

“菲丽娅...”

一阵沉默后,女孩说道,“您说,我在听呢。”

似乎只有听到菲丽娅软糯,仿佛一块甜蜜糖果般的声音,才能让他狂躁不安的内心感到一丝平静。

“现在什么时候了?”

“天刚亮,厨娘正在准备早餐。”

“我知道了。”

女仆微微弯腰,转身出去时,却被他拉住右手,“菲丽娅...”

“主人,还有别的事吗?”

“不要叫我主人。”

“唔......您似乎做噩梦了。”

“我...”

白兰的思绪依旧混乱,他甚至有些记不清自己是谁。

不过等他听到菲丽娅的称呼,深吸一口气,平复好内心。

他想起来了。

白兰·巴布洛,大公之子。

菲丽娅是他从小的玩伴,也是贴身女仆,从始至终,都深爱着她。

“我没事,你出去吧。”

“您真的没事吗?出了这么多汗。”

把这蹲在面前用纱巾给他擦汗的少女,白兰抓住她的手腕,郑重的说道,“我绝对不会同意那桩政治联姻,我会祈求父亲,如果他拒绝,你愿意跟我一起离开吗?”

少女轻轻抚摸他的脸颊,美丽紫色眼眸中的爱恋,混含泪水不论如何也无法隐藏。

“我知道,但是您不能为了我一个人抛弃家族,让巴布洛大公的名誉蒙羞,切诺维奇小姐也很爱你,她是一位聪慧勇敢的女人。

小菲丽娅,只要能够留在您的身边就足够了。”

说完,少女擦干眼泪,弯腰低头后匆匆离去。

只留下白兰独自坐在床边,

在久远到模糊不清的记忆中,他似乎经历过另一种人生,随心所欲,不被拘束。

很快,这些念头就被残酷的现实冲散。

不由苦笑。

即使是巴布洛大公的独子又能如何,或许在他人眼中看来,他是含着金钥匙出生,家族产业富可敌国,拥有数十万精锐大军,称霸一方。

下一任巴布洛大公的唯一人选。

但也只有他自己明白,所有的权力,所有的财富,共同编织出了一个闪耀着金色光辉的华丽囚笼。

他的每一个想法都要经过官员和支持的贵族商议,甚至每天吃什么,什么时候睡觉,什么时候洗澡都无法自主决定。

唯一能左右的,只有死亡。

从枕头下取出暗藏已久的匕首,他受够了,他的心,他的灵魂,从来都不属于这里,从来都不。

当镶嵌宝石的匕首划破脖子。

白兰视死如归的热切目光,逐渐冷却,一如既往的冷酷无情,四周的时间与空间也在此刻被冻结。

这些...

就是永恒古树的力量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