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六十五章 别被我们逮到嗷!
"爱书网"网站最新地址为 m.22ff.vip

先帝创业已成,而崩殂三百年,今揭棺而起,洪州打工,此诚危急存亡之春也。

黄帝吓了一跳,但是在短暂的惊骇过后,努力平定心情,表面开始强作镇定,反正只要我不承认,你奈我何。

沉默,是今早的市场。

“小姑娘,不要在市场上胡乱认亲戚啊,我根本不认识你!”

赤水女子献仔细看了看“云中子”的模样,心道难道真的是认错了?

但是乘黄找上他,这应该没有错吧?

“你那个面具是.....”

“哦,是这个面具吗?这是我以前一个朋友送给我的。”

黄帝充分掌握了洪州首领们的专属技能——我的朋友很多。

此时周围许多目光已经聚集,现在是万万不能承认自己身份的!

但赤水女子献,还是摇了摇头。

她动用了最直接的方法,血脉呼唤。

虽然炼气士们会把图腾的力量给淡化,但是依旧会留下痕迹。

如果对方真的是黄帝,或者是黄帝的子孙,那么对于自己的血脉呼唤,是会给予回应的。

黄帝的心中,感觉到一阵悸动。

而就是这种感觉出现的一瞬间,眼前赤水女子献的神色就变了。

此时,在赤水女子献的眼中,出现了数个人的虚幻影子。

这是来自于血脉的回应!

黄帝感觉到血脉的悸动,心中大呼不妙,然而环顾四周,竟无一处可逃!周围炼气士们带着狐疑的目光看着自己,而那只乘黄更是死死罢扒住自己的裤子!

不好,这里有太多被自己白嫖过的人了,要是被扒了马甲,还不得被现场讨债,被这帮人群殴打死?

“云中子,你怎么脸色白了?”

“天有点冷,冻得!”

“说胡话,南方还冷吗,春风一来,热的我连裙子都要脱了。”

周围人们的怀疑之色越来越重。

黄帝看到了前来的工友,大声呼喊他们的名字。

快快快,你们快帮我解围!

但是工友们的帮助是杯水车薪,而且很快,工友们也加入到吃瓜行列。

“云中子,不要害怕,清者自清!”

黄帝此时无能狂怒!

我自己要是清白我还要你干什么!

而赤水女子献,此时眼中看到的虚幻人物们,那种来自血脉深处的感召,让她见到了久远至极的天地。

少典氏,有蟜氏,有熊氏。

人物的画面,定格在记忆中父亲的样子上,而后与眼前的云中子,逐渐重合。

过去父亲的形象,也并没有多好看,但至少没有现在这么邋遢,当然,也不具备现在这样的高超智慧。

血脉的呼唤结束了,黄帝感觉到体内躁动的血液平复了下来,他不免叹了口气,知道这一次是躲不过去了。

赤水女子献到底说了什么?

不,她什么也没说!

我招了,我全招了!

“各位老伙计,工友们,你们听我狡辩...不是,你们听我解释....”

此时一切尽在不言中,当然,最开始拿着黄帝推销的胶水的那几个人,现在的表情特别玄乎。

人祖牌胶水,用过的都说好。

赤水女子献看着黄帝的鸡窝头,大胡子,看着这一切潦草的造型,不免有些伤心。

“对不起,各位,我认错人了。”

出乎黄帝的预料,赤水女子献此时却嫣然一笑,对周围的人表示抱歉。

她说,她认错了人。

云中子,就是云中子,不是黄帝。

但事实上,献已经认出来了,她已经心照不宣,而父亲之所以化名云中子,甚至还在南方这片古老伟大的土地上,开拓了自己的新事业,恐怕也是为了开始一段新的生活吧。

那既然如此,又为什么要把黄帝这个人祖的身份,代入到云中子的身上呢?

既然父亲不愿意承认,那就不承认吧。

“或许云中子老师,和我阿父有过一段关系,他和我的血脉,有些相似,但是并不相同。”

“大致是远方的亲族吧。”

赤水女子献的话,让黄帝大大松了一口气,周围的人们则是哄闹起来,有些人看出端倪,神色微变,但也心照不宣。而更多的民众,只是摇摇头,表示原来是认错人了啊!

这也难怪,毕竟都三百年没见过了,看给云中子老师吓的,头皮屑都变色了。

但是有人不高兴了!

弇堈吊很生气:“我的乘黄是不会认错人的!它抓着云中子的衣服,云中子一定就是....卧槽!你怎么放手了!”

乘黄此时放开了爪子,腆着狐脸摇着尾巴,去找赤水女子献要抱抱。

小姐姐说什么就是什么,哪怕说我是猫,我也能喵两声!

弇堈吊怒不可遏!探寻大道的路上,怎么会有你这样被美色所欺骗的异兽呢,真正的异兽都应该像是帝江那个样子,不会被美色与外物所打动迷惑!

看到弇堈吊要抓住乘黄毒打,边上赵车子、青乌子等人立刻拦住他!

吊哥,算了算了!

当然了,赵车子等人看黄帝也觉得眼熟,但是因为黄帝的形象和过去的形象差距实在是太大,所以他们也不敢轻易承认,毕竟他们和黄帝可没有血缘关系。

但他们看着黄帝目光,也隐隐“不善”。

“云中子,你真不是黄帝?别被我们抓到尾巴嗷!”

“我天下第一炼气士的名头,就毁在你这条狐狸爪子上了!”

弇堈吊被一群老炼气士抓住,犹是大骂不止。

黄帝很高兴,递给赤水女子献一个眼神,老父亲甚是欣慰。

只要自己不掉马甲,那么还是能在洪州继续混下去的,哪怕现在闹得很大,甚至有人心照不宣,但只要不说出来,大家就都还是好朋友。

不愧是自己的女儿,虽然平时看起来有些呆,但紧要关头,依旧能运转那智慧的灵光!这是继承了谁的基因,当然是继承了自己的啊!

确实是亲生的没错了。

黄帝正在暗暗庆幸,同时沾沾自喜,此时大难不脱马甲必有后....

那个福字还没有在脑子里浮现出来。

突然外面响起了一声惊讶的打招呼:

“呦,这不是黄帝吗~!谁他阿母说他不是黄帝的,他就是黄帝!化成灰我都认识!”

“献,别给你父亲遮挡了,都闹大了,还掩饰什么呢?与其心照不宣,不如堂堂正正的面对吧,好歹也是最后的皇者,总不至于连正大光明显身的胆子都没有吧?”

“而且,很快还会有一些和你一样喜欢伪装的人来到这里,我可是收到了消息,你现在被扒了伪装也没有什么可担心的,未来到达这里的人,或许比你还要古老伟大呢。”

那人坐在号角的电线杆上,是个女子,语气带着调侃,同样是炼气士之一。

黄帝看到那女子,大吃一惊!

“玄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