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六十九章 什么都氵
"爱书网"网站最新地址为 m.22ff.vip

忙活完了手头的事情,并且和归来的重华进行交接之后,妘载终于有功夫来东极之地开副本了。

扶阳子所说的东方太阳升起之地,这七座山是太阳与月亮浮升而起的地方,每一座山上的太阳光芒都拥有不同的德行,如果能够得到七座山上全部光芒的承认,就可以得到“百神之王”的成就,从人身神灵向着更高等级的天神变化。

这可是后世所看不到的七座神山,这七座山下也居住着许多的邦国。

妘载打算点亮七座山头的光辉,然后再亲切的问候一下这些邦国的首领,看看他们有没有加入诸夏的联盟,相信东夷的首领们应该已经把话带到了,如果没带到,那自己只能亲力亲为了。

我阿载今天就要和你们结拜为兄弟,不结拜还不行!

随后,妘载的计划,是乘坐帝江前往海对面的阜落国,然后插上旗帜,宣誓自古以来的领土主权。现在可以确定,阜落国的位置,就是朝鲜半岛的最南方。

而现在,妘载只是想要射一只鸟下来烤烤,满足一下口腹之欲,结果却惹出了这么一只巨大的霸主!

夔牛啊!传说中被黄帝杀了一只,用它的皮和骨制作成战鼓的话,声音可以传荡到方圆五百里的区域!

而夔牛的身上,也有日月之光,看起来神威赫赫,就像是牛头后面有一轮佛光,它出入东海的时候,整个天地都会掀起滔天风雨。

此时,霸主级的夔牛,展现了它的能力,这片山野瞬间就被风雨覆盖!

《山海经·大荒东经》:“状如牛,苍身而无角,一足,出入水则必有风雨,其光如日月,其声如雷,其名曰夔!”

妘载见过的霸主级异兽也不少了,身边就有一只,此时看了看帝江。

帝江挠着肚子,似乎并没有把夔牛放在眼........它没有眼睛。

夔牛踩着风雨冲过来,第一攻击目标却不是妘载,而是帝江!

显然,在它的眼中,阿载太过于“弱小”而不是击杀的优先目标,强大的帝江才是首先要杀死的对象!

夔牛一脑袋撞在帝江的肚子上,帝江的肚子顿时泛起一阵肥肉波浪,红彤彤圆滚滚的身体被撞得滴溜溜的飞出去,一座山峰轰然倒塌,烟尘浮上九天,但是帝江从碎石之中爬起来,根本没有受到任何伤害。

帝江:∑!!?发生什么事了?

帝江都没反应过来,好好的挠着肚子,突然就被什么东西一下子撞飞了。

夔牛撞飞了帝江,这才回过头来对付妘载,它蹦跶起来,巨大的独脚携带着整个身体的重量,带着泰山压顶的威势,聚集日月天地之气机.....这一脚,二百年的功力!

“快离开!”

不远处的老射师瞪大眼睛,看着妘载还傻愣愣的站在原地,立刻出声,他弯弓搭箭,用的弓是桃木弓,用的箭是荆棘箭。

于是,一枚携带着巨力的箭矢凌空射出,将夔牛在半空中震的翻了两个跟头!

轰隆!

地面上掀起一阵尘埃,老射师射出这一箭之后,似乎虚脱了不少,整个人的额头上都是汗水。

妘载看着出手帮忙的老射师,挥了挥手,然后做了一个不必帮助的手势。

“太小看霸主了!这种级别的异兽,并不是一个人就能轻易对付的!”

“怎么能不用别人帮助呢!凡人之中,能单独对付霸主的人,整个天下也是屈指可数!”

老射师非常焦急,之前妘载身边那个肥嘟嘟的神兽被撞飞,直接让山峰倒塌!这股力量,就足以看出这只夔牛的实力,是非常强大的那一种,即使是霸主之中,也算是佼佼者!

霸主级异兽的肉身远比山岳还要坚硬!

妘载却是活动了一下身子骨,在远方的夔牛,发出暴怒的吼叫声时,妘载也展开了自己的天气!

呼——!

大风雨瞬间停止,阳光明媚,空气灼热,大地上的万物,因为水分的蒸发,都瞬间腾起一道道白色的烟雾!

夔牛被这种变化震惊了,它第二道吼声卡在嗓子里,没有办法喊叫出来!

它统治这片区域二百年,除去奢比尸神、东荒风神、月母神之外,它就没见过在实力上能和自己一较高下的人类!

而老射师也被这股力量震撼到:“这,这是什么?是巫师,还是炼气士?!竟然有巫师的实力,能够与霸主级的异兽相媲美!”

一人之力,堪比霸主?!

“难道这个年轻的射手,其实并不年轻,而是童颜的老炼气士么?”

活了几百年或者上千年的炼气士,是可以强压霸主的,毕竟炼气士是巫师转职后的强大职业,能单杀霸主,那是正常操作。

老射师看着妘载的操作,而夔牛也终于发出第二道吼声,不过此时的吼声已经没有暴怒和癫狂,反而是带着一种认可和兴奋!

夔牛的鼻子中,喷出熊熊灼热的白气!

声如雷鸣!

人类,就凭这覆盖天气的本领,我已经认可你了,我愿称你为东荒最强!

夔牛在地上蹦了两下,随后突然发力,一脚蹬地而起,跃向妘载,至于妘载这里,手中的帝夋战矛爆发出耀眼的白光,画出巨大的原型,聚集天地间的积阳之气,把帝夋战矛向前一抵,这一击与夔牛的一脚撞在一处,力量上居然平分秋色!

轰隆!

顿时大地上飞沙走石,草木都被飓风卷的低伏下来,灼热的风暴与冰凉的雷雨气,融合席卷,覆盖在一处,夔牛被震退,感觉自己的力量有所下降,而妘载此时把战矛一丢,直接开大!

夔牛正欲重新动手,却看到眼前的人族,突然变得无比巨大,而且身上还散发着耀眼的光芒!

这什么太阳神光之巨人?

天地间的元气流动过来,不断转化为积阳之气,而三轮巨大的太阳,在这七座神山照耀的东极山野之间,显得愈发光明浩大!

夔牛大为惊讶!

自己脑门上只有一道太阳光,眼前这个人类身上,居然有三个太阳!

不过没有给它太多震惊的时间!

因为下一秒,阿载的铁拳已经砸向它的牛头上!

只见夔牛脑袋右转,便要来顶阿载,被这阿载就势按住牛头,望牛肚上就是一脚,腾地踢倒在大地上,飞沙走石!

阿载再入一步,抓住牛嘴,提起那十个铁锅大小拳头,砰的只一拳,正打在牛鼻子上,登时鲜血迸流,鼻子歪在半边,整个身体向后一仰,轰的砸在地上!

阿载冲上去,身上滚烫,太阳神相发力,一顿重拳,将夔牛表皮打的逐渐焦红,直是冒油,顿时香味四散.....

“大巫神相!这是第几类变化?!”

老射师从没有见过如此强大的大巫神相,而且按照道理来说,人形的模样,应该是大巫神相的第一变或者第二变而已!

几拳就能把霸主级的夔牛打倒在地?!

闻一闻味道,那牛肉似乎要被打熟了!

有一说一,味道还是挺香的。

此时,陷入危险的夔牛也闻到自己的肉香了,忙是惊慌的惨叫出来,奋起力量胡乱挣扎,但都是徒劳,又被阿载一拳打在牛眼上,顿时乌青滚烫一片,疼的夔牛嗷嗷叫唤!

但下一拳直接打在它脑门上,夔牛当场被妘载一拳捶死了!

妘载一顿老拳打完,给夔牛打成了牛肉酱,这才罢手,此时从夔牛身上站起来,牛肉的味道已经充斥山野,至少七成熟了。

“我本想牛你一命,但还是算了。”

妘载心说,自己的宝可梦战队已经组建完毕,不然你这头老牛还能进队里面当个预备选手。

又一低头,看到了慢悠悠滚回来的帝江。

帝江这东西,说是强大也是真强大,但是它不会主动攻击,这也是难搞的地方,妘载寻思,哪怕自己让帝江去攻击某种异兽,这玩意估计也只会挠着肚子,一副茫然的样子。

老射师已经看得懵了,全程拳拳到肉,无尿点,大为震撼!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竟然有如此高超的箭术,还有如此强悍的体术与巫术?”

老射师走上去,此时妘载和帝江也正在啃牛肉。

老射师动了心思,对妘载道:“小伙子,你想不想让你的箭术更进一步?你的拳头有如此强大的力量,你的箭术却没有如此强大的力气,不如拜我为师,我教你如何把箭术,也练得和拳头一样强大,好不好?”

“还是说,你是一位活了很久的炼气士?”

妘载看看这老人,想到刚刚老人的箭术,觉得有些眼熟,不免道:“你是什么人呢?问别人的名字之前,应该自己介绍一下。”

“我是弧父。”

“是你!你就是大羿的师父!生于楚之荆山的弧父?!”

妘载咽了一口嘴里的牛肉,老人被妘载的动静吓了一跳:“怎么了,你...认识大羿?”

“嗯!难道说,你是大羿的朋友?我那徒弟朋友遍天下,你要是他的朋友,那真是太好了!”

弧父看着妘载,越看越是喜欢,在自己生命的尽头,居然还能见到这样一个好苗子,能把自己这些年所学习的最后箭术,传承下去。

但是妘载却问了弧父一个问题。

“当年,是你杀了黄姖?”

这个问题出来,弧父顿时愣住了,他的思绪被带到很久很久以前.....黄姖,这可真是一个久远的名字啊!

“是我杀的。”

.......

事情的前因后果,从历史的尘埃中被翻找出来,只能说是年轻气盛所导致的悲剧,此事与前羿也有些许关系,得知黄姖的神魂不散,化为尸象,弧父也只能叹息一声。

“我命不久矣了,你可以在我死后,把我的头颅斩下,送到南方的洪州,让黄姖尸安息吧。”

妘载摇头:“我不能这么做,大羿是是亦师亦友的朋友,你相当于大羿的父亲,或许其他人可以杀了你,但我不能这么做。”

毕竟从理论上来说,弧父也算是半个师祖,妘载不能做这样的事情,况且答应黄姖的事情,仅仅是帮助她寻找弧父的踪迹而已,大家并不是很熟。

如今弧父命不久矣,等到弧父死后,把这个消息带回去,也算是完成了对于黄姖的交待了。

而弧父对此并不是特别在意,到了他这个年纪,本来就随时都会死去,只是死前,一定要把自己的技术传承给下一代才行。

妘载就是天上掉下来的好苗子,弧父都不打算问妘载的来路,或许来头很大,但这和他又有什么关系?

“那么,在我死去之前,你愿意接受我的箭术传承吗?”

弧父对妘载进行询问:“对了,你能不能仔细说一下,你到底是怎么发现夔牛的?”

妘载:“啊,那只是随便射的,我看到天上的飞鸟,于是弯弓搭箭,恰好射中了而已。虽然我是当今天下第五名的神射手,但我是一个谦虚的人,不会随便吹嘘我自己的箭术,除非忍不住。”

弧父摇头,眼神充满怀疑:“我不相信,随便射击箭矢,不会那么准确的落在额外的目标身上,夔牛隐藏的很好,但你只是射击飞鸟就能顺便射到它,这是需要精密角度的计算的。”

妘载无奈:“我真的是随便射的,不信你看....”

说着,妘载弯弓搭箭,随便找了个方向,又是一箭飞出,那箭矢落到山野间,消失不见了。

“你看,什么都氵......”

“谁射的箭——!”

远方传来了某人的怒吼声,一尊高大的神灵出现在这里,那是奢比尸神,他此时膝盖中箭,愤怒不已!

夔牛被人打死的动静十分巨大,他从远方的奢比尸国前来查看,没想到迎面就是一箭飞到腿上来!

是谁这么没有功德心,连天神都射!

妘载:“.......”

弧父却是大喜过望:“好啊,你做得好啊!这就是箭术中的至高境界,哪怕自己不知道敌人在哪里,箭矢也能自己找到敌人的踪迹,这不是你的意识在射箭,而是你的心在射箭啊!”

“这就是‘得心应手’的境界啊!你这个徒弟,我收定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