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百二十二 恶有恶报
"爱书网"网站最新地址为 m.22ff.vip

“不错,小东西长得的确很别致,不过就是有点丑。”

洛阳捏着下巴,对拓跋意评头论足,眼神揶揄。

“牙尖嘴利,给本王死!”

拓跋意裂齿一笑,两颗森白的獠牙流出恶心的粘稠液体。

“我好怕怕喔。”

洛阳捂着胸脯,一脸怕怕的样子。

“邪气魔爪!!!”

拓跋意大爪一挥,一道锋利的爪子便透而来,瞬间割裂眼前的空气,刺向洛阳的面门。

“噫!好恶心,去死去死!!!”

叶轻舞嫌恶的捂着眼睛,纤手一挥,火热的灵力化为一头凤凰,也向着拓跋意笼罩而去。

“这时什么!你竟然也是先天境界之上!”

拓跋意大惊失色,如同见鬼一般,这世间天才何时变得如此多?一个小女子,竟然也有恐怖的威力。

“额………啊!!!”

火红的强光刺目,当场将拓跋意的眼睛刺瞎,流出潺潺的黑血。

“饶我……饶我一命吧!”

火红的热力比恒星的力量还要高,当场融化拓跋意的半边魔体,让他痛苦的哀嚎求饶。

可惜无济于事,半边身子都化为了虚无,只剩下半边身子的拓跋意,居然没有立即死去,黑色的不知名粘稠液体,将他的伤口包裹住,如同塑胶一般,止住了伤口。

此时的拓跋意,比原来还要恐怖,只剩下半边黑色古怪的魔体,嘴巴也破了大半,森白的牙齿裸露在外,大半颗眼珠子斜着掉在眼眶之外,简直令人胆寒心惊。

“可恶,尽然敢如此伤我,我必要你们死无全尸!”

拓跋意的脸上,还带着剧痛过后的抽搐表情。

“别哔哔了,你已经黔驴技穷,安心等死不好吗?”

洛阳无语的摇摇头,反派怎么如此话多?简直像个话唠一般。

“摩杀光波!”

拓跋意双手高举着,露出像是便秘一般的表情,多少有些像是要下蛋。

之间他的双爪之间,一阵黑光凝聚闪耀,居然出现了一颗磨盘大小的黑暗光球,其中隐藏着足以推平一座小山的魔力。

若是让他丢出,没人阻拦的话,恐怕这王府将会被夷为平地,不复存在。

好在有我们宇宙无敌的大帅哔,洛大少在此,他绝不会眼睁睁看着拓跋意装哔不管。

“你的杂耍该停了。”

洛阳轻声说完,伸出手指点向拓跋意。

一圈一拳无形的道意,从他的指尖涌出,天地风云变色,像是凝固了一般,拓跋意神奇的发现,自己的凝聚出来的魔功,居然无声无息就消散了。

“你究竟是谁?你不可能是洛阳,你是谁变化的!”

洛阳的强大,让拓跋意怀疑人生,看着洛阳的眼光,像是在看怪物。

他绝不相信,如此强大的力量,会出自一个不足十七的孩子手中。

须知,他拓跋意有如今的修为,全靠献祭年前女孩的生命得来,而这,已经让他傲世天下大部分同龄人了。

“别扯犊子了,让天下人都看看你如今恐怖的真面目吧!”

洛阳冷冷一笑,所有人都要为自己的罪恶,付出代价!

他大脚一跺,大地轰鸣,拓跋意瞬间被震飞到天空,洛阳再一指,一个光球凭空凝聚,如同牢笼一般,将拓跋意困在里面。

“说吧,说出你所干的一切坏事!”

洛阳的眼睛与高空的拓跋意对视,像是拥有魔力一般,让拓跋意被神不知鬼不觉的催眠,如同一个提线木偶一样,随即张嘴说出自己的一切邪恶之事。

“本王是拓跋意,我不是人,而是修炼了魔功的半魔,我曾经策划发动政变,父皇的病,是我暗中投毒,华妃是也被我所奸杀的,我还以人血来修炼魔功,杀害了数百名处女,将她们残忍炼成人药鼎!”

拓跋意在空中大声的自述,将他困住的光球像是一个阔音器一样,将他的声音无限放大,使得全城的人都能够听到他的声音。

而且,洛阳还以大手段,将他的样貌,传遍整个晋城上空。

顿时,全城哗然!

“那是什么怪物?他自称大皇子,难道大皇子是怪物不成!”

“绝对没错,他身上的衣服一角,可以隐约看出他的身份,即便不是大皇子,也绝对是皇家人物!

“好可怕,想不到一向宽厚仁爱示人的大皇子,居然是一个邪魔恶贼!”

晋城的百姓对天空的倒影指指点点,每个人都彻底颠覆了心中对大皇子的形象,甚至连对皇室,都产生不信任的情绪。

“娘亲,我怕!”

“别怕啊,敏儿,捂着眼睛就好了,娘在这儿呢。”

很多小孩子,从没见过这种怪物,当场就被吓哭了,各种议论声,混合着小孩子的哭声,将整个城市弄得沸沸扬扬。

这种景象,自然逃不过官府的眼睛,皇室也知道了这个事情。

玄武王国的皇帝当场震怒,拍着龙椅尊训斥曹桀。

“你们是干什么吃的,如此大事居然不通知朕,要不是朕听到吵闹,开门来看,恐怕至今被你们蒙在鼓里!”

“陛下,老奴冤枉啊,我知道陛下在午睡,所有不敢惊扰圣驾,想要等陛下起床了再禀报此事。”

曹桀一脸委屈的神色,伏跪在石阶之下。

“你的罪过以后再追究,先给朕好好解释一下,那天空中出现的怪物,究竟是什么来历!意儿呢!赶紧让他来见我!”

听着天空中怪物的自述,玄武王气的七窍生烟,简直死的心都有了,居然有人敢如此造谣皇室贵胄,简直是欺人太甚!

曹桀哪里能找来拓跋意,他本身就是人魔,拓跋意还是他的弟子,所以自然知晓,天空中魔物的倒影,就是拓跋意本魔。

但是为了免去自己的牵连,他只能编造理由,哭出了声来。

“陛下,大皇子殿下失踪了,奴婢怀疑,是被某些见不得人的奸贼掳走,以此来栽赃大皇子啊!”

“什么,意儿不见了!怎么可能不见,那么大一个活人,还是在我们玄武王国的帝都,朕绝不相信,给我彻查!命令供奉阁全部供奉一起出动,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咳……咳咳咳!”

玄武王气的只泛咳嗽,指着曹桀的手指都微微颤抖,本就疾病缠身,恐怕此事过后,会死的更快了。

“奴婢遵旨!”

曹桀一脸卑微的样子,点头唱喏。

玄武王国眼珠子一转,继续命令。

“还有,此事乃奸人作祟,绝对不能让民间乱嚼舌根,谁若是乱说侮辱皇家威严的大逆不道之言,尽可给朕诛杀!!!”

他不管谁在作祟,活着天上的魔物就是拓跋意,都不能让皇家的尊严收到侮辱,为此不惜一切代价。

曹桀的小三角眼微微眯起,似乎这还是一件好事,若是以这个命令来大做文章,可以排除许多异己!

“奴婢一定不放过任何乱嚼舌根的人!”

“行了,你下去吧,朕乏了。”

玄武王像是又苍老了许多,摆摆手让曹桀退下。

“喏,奴婢告退。”

曹桀恭敬的退出来玄武王的寝宫。

“蛇姬!”

刚出来,曹桀就呼唤一声。

“卑职在!”

蛇姬曼妙的身子,缓缓浮现在曹桀的眼前。

“去,按照陛下的命令办,谁若是敢冒犯皇家威严,格杀勿论!你人手不够,把苍狼,火鬼,青豹也叫上!”

曹桀寒声吩咐。

“卑职遵命!”

蛇姬答应一声,当场消失在原地。

等蛇姬离开,曹桀才一脸阴沉的看向天空,那里的拓跋意倒影依旧在喋喋不休的自述着罪恶。

“究竟是谁,敢暗算老夫的弟子,我要把他抽皮拨筋,熬油点灯!”

拓跋意不仅仅是曹桀唯一的弟子,而且还是他唯一的同类,拓跋意若是死了,就意味着他又是唯一的人魔,这种孤独的感觉,让曹桀很不舒服。

就在此时,拓跋意忽然惨叫起来,百姓的每一句抱怨的话,都会化作一柄利剑,割裂拓跋意的血肉,直到将他万箭穿心,最后华为一顿漆黑的碎肉。

他终究只是半魔,没办法做到永生不死,就这样死于百姓的悠悠众口之中。

“呼,尘归尘,土归土,作孽终有报,此时已来到,skr~”

见到拓跋意死去,洛阳如释重负的微微一笑。

他不能做到杀死所恶人,但是能做到杀死没一个见到的恶人!

“阳哥哥,不会被人发现吧?”

小舞还是担心此时被人发现,会让洛阳成为站在皇家对立面的逆贼。

“没事,以我如今的修为,这玄武王国,没人能够知道是我所为。”

洛阳无所谓的笑笑,表示自己的强大已经超出了想像。

事实上也的确如此,他的力量值接近合道中期,这个国度,除了武阳君,恐怕没人能够与之相比。

而武阳君,终究只是外人而已,他也不会真想与一个不弱于自己的强者为敌。

“那就好,我们快走吧,刚才已经有很多人来这个府邸了。”

叶轻舞拉了拉洛阳的衣角,催促他快些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行,那么就先去天然居吧,把小鱼姑娘送回朋友身边。”

洛阳点点头,当即架起云头,眨眼之间就消失在这个府邸,下一刻已经出现在了天然居的一个房间里面。

“哇!洛公子真是神人一般!”

洛阳的这种神奇的本领,让小鱼不由得竖起大拇指,啧啧称奇。

“不值一提,小姑娘努力修炼,也能做到我这地步的。”

洛阳表示自己只是雕虫小技,不足挂齿。

他闭上眼睛,稍微感应一下,找到了鸦古他们的房间下一秒,就把小鱼和叶轻舞瞬移了过去。

突然出现的三人,吓得鸦古等人抽出了武器,虎视眈眈的看着他们。

“是谁!!!”

“鸦古大叔,是我啊。”

小鱼甜甜的一笑,鸦古是她父亲的忠心部下,像是她的亲叔叔一般,如今再度相逢,自然倍感亲切。

“原来是小姐!小姐你没事吧!”

鸦古这才看清了小鱼的面容,当场高兴得丢掉手中兵器,像是做梦一般看向小鱼,生怕她忽然消失。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笔趣阁手机版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