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百二十三 两院比试
"爱书网"网站最新地址为 m.22ff.vip

当晚,洛阳就找到爷爷,将小鱼入学的是,托付给洛鸿图。

洛鸿图当然乐呵呵的答应了,他还以为自己的孙子又找了一个孙媳妇,当然哈哈答应。

第二天,洛阳就和小鱼叶轻舞一道,一起去了太学院。

今日,就是太学院的最困难之日,外院的人,要来与太学院争夺学院大比的资格。

南院与北院,今日合在一起,倒是让学院的男学子们,第一次见到很多美女,一个个眼睛都明亮发光,如同饿狼一般,恨不得当场拍着胸脯,展露自己的勇力。

“今日,友院的学子,要来与我们比赛一番,校验大家都学习成果,大家请尽展实力,扬我学院的威力。”

禾夫子,作为主持人,站在擂台上,对所有人宣告。

“这边,让我们用热烈的掌声,欢迎友院的高人,请为李子秩长老鼓掌!”

“啪啪啪啪!”

虽然不知道欢呼什么,但是大部分学子还是热情的鼓起掌来。

“大家好,我们太学院同气连枝,都是太学院的分院,这次学习交流,也没什么大的意思,只是为了让我们一起交流学习,为了更好的修炼而找寻方向!”

李子秩仙风道骨,白发飘飘,像是一个老仙人,站起身来,对所有学子露出笑颜,也算是打过招呼了。

“好!接下来,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欢迎,万隆王国的学子们。”

等李子秩坐下之后,禾夫子才指着一众昨日还是心生,今日却依旧是对手的熟悉面孔,对太学院众弟子介绍。

“我辈皆为太学院学子,倒要看看大家都火候怎么样,今日希望不要让我们失望才好!”

酒糟鼻的少年,一上来就火气冲天,睥睨一般的看着所有人。

“这家伙好嚣张!昨日就该让大魔王好好揍他一顿!”

“是啊,要不是长老阻止,他昨日就该被拓跋昊打死的。”

“噫?拓跋昊今日怎么没见,这下糟了,又要让这群家伙踩在我们头上装哔了!”

高年级的学子,顿时被其激怒,一个个眼冒火星,恨不得将这些外来人丢下擂台来。

“你们这些混蛋,欺骗了我们的感情!还在这里说风凉话!”

“什么为了低年级的荣耀,原来你们根本不是新生!”

“我算是看错了你们,还以为找到了组织呢?原来都是骗人的。”

低年级的学子,则一个个满脸哀怨,像是怨妇一般,埋怨这些外来的学子,欺骗他们的感情。

“可笑,就你们这样的水平,要不是昨日出现了一个魔人,尔等岂能败退我等!”

涯一袭白衣,背负灵剑,小脸上愤愤不平。

他昨日吃了拓跋昊的大亏,要不是李子秩的灵药,他如今还在病床上躺着呢。

“说的对,没有那个家伙,他们全都是菜鸟!”

岳奇罗的拳头上还裹着纱布,也帮腔说道。

“真是令人无语的家伙,阳仔,你等下可得帮我狠狠揍他们!”

即便是吊儿郎当的沈富坚,也看不下去了,给身边的洛阳几肘子,一脸愤愤的说道。

他虽然以前不能修炼,太学院的夫子却没人看低他的,都是一如既往的耐心,教给他文学上的知识。

虽然多有他爹塞红包的缘故,可那也是真真的好对待,沈富坚自然会记情,将一切都记在心上。

此刻人家打到了家门口,他要不是怕被揍,早就撸起袖子上去干了。

“你不会让你那个小媳妇儿,去帮你出气啊,找我干嘛?”

洛阳揶揄一笑,难得的让沈富坚红了脸。

洛阳还不愿意放过他,继而说道。

“听说你那小媳妇还是王国的公主殿下,今后逛窑子可不能带上你了,做驸马听说是要被公主呼来喝去的,你做好准备了吗?”

“什么?你听哪个王八蛋说的,我可是真正的大丈夫,在家里我都是老大,依兰小妞还敢反了天了还,我说东,她不敢说西!”

沈富坚顿时像是被踩到尾巴的猫咪一样,跟洛阳反驳起来,慌忙的解释。

嘿嘿,解释解释掩饰,看来这位浪子,终于被人给治了!

洛阳心中好笑,却也没有继续让他难堪,因为叶轻舞和依兰还有小鱼一道向他们走来了。

“阳哥哥,你们议论什么呢?”

叶轻舞甜甜的笑着,像是盛开的雪莲,让洛阳想要一辈子守护。

“没啥,在说怎么收拾那几个家伙呢。”

洛阳向擂台上嘟嘟嘴。

叶轻舞捂着小嘴窃笑。

“阳哥哥也对这比赛有兴趣吗?就是说是小孩子打架,不愿意掺合其中么。”

“还真别说,这事情有点儿意思,我本来不愿意参与的,只怕你们无法应付。”

洛阳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眼中闪过一抹古怪。

没想到,那李子秩为了胜利,居然使出了如此卑鄙的手段!

“是么?这些人真多很强吗?”

叶轻舞也吃了一惊,能让洛阳都提起兴趣,还说她们无法应付,难道这些人里面有结丹巅峰的家伙存在,

可是她横看竖看,都没有看到有很强的家伙,最强的一个家伙,黄发碧眼,看上去很有异国特色,也不过是先天中期而已。

莫说是他叶轻舞,可能依兰公主都足以应付了。

不过既然洛阳不愿意多说,她也没有多问,因为叶轻舞知道,有洛阳在此,玄武王国的太学院,就绝对不会输!

“话说,你们为什么手拉手?昨日你们不是还吵架呢么?”

洛阳这时候,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叶轻舞居然跟依兰公主手牵着手,像是关系很要好的样子。

叶轻舞和依兰对视一眼,甜甜一笑,如花开并蒂,让人眼盲。

依兰傲娇的将叶轻舞的手拉起来,在洛阳面前晃荡几下,得意的说道。

“怎么看到我牵小舞的手,你吃醋了吗?”

呵,这从何说起啊,洛阳不屑的撇撇嘴,他洛大少还不至于吃一个女娃娃的醋。

话说,差点儿忘了,这一个全身粉色打扮的小萝莉,居然年龄比叶轻舞还要大半岁,正是让人好笑。

“那倒不必,只是好奇而已。”

洛阳摊开手,表示自己毫不在意,甚至有点儿想笑。

“没啥大不了的,就是因为我们都喜欢吃核桃酥,所以就做好朋友了呗!”

依兰公主挤弄着眼睛,说出了一个让洛阳差点噎死的缘由。

纳尼?喜欢吃核桃酥就能成为朋友,难道是酥有朋?

“好吧,你赢了。”

洛阳没想到,不但他没想到,就是沈富坚也瞠目结舌,暗暗感叹,女孩子的友谊也来的太容易了吧?

话说,我现在开始培养喜欢吃东西的爱好,还能不能来得及?

洛阳和沈富坚对视一眼,两人都不约而同笑了起来,都知道了对方的想法,看来能吃果然是福,古人诚不欺我。

正在几人聊天火热的时候,擂台上的禾夫子,继续说话了。

“今天的比试,分为五局三胜,只要胜利三局,就能算是胜利,胜者奖励每人奖励三颗先天破境丹,一本黄阶功法,还要一柄黄阶灵兵!”

此话一出,全场绿色的目光,显得更加绿油油了。

“天哪,还有这种好事!”

有一个小胖子惊呼起来。

立即引来大家的目光汇聚向他。

“小胖子,你惊叫什么?难道你知道先天破境丹是干嘛的么?”

“不知道啊,我只是烘托气氛而已………”

被所有人都目光注视着,小胖子害羞的垂下脑袋,两根手指相互纠缠着,一副尴尬的模样。

“…………”

天空像是有一阵乌鸦飞过,场内顿时鸦鹊无声。

“喵了个咪的,这小胖子敢逗我们,大家一起上,压死他!!!”

有人恼羞成怒,号召一声,数百个学子一起涌上来,将那小胖子压在下面,估计比赛过后,他至少得瘦下来十斤。

“大家注意秩序,文明观赛!”

禾夫子看着场下热闹的场景,不由得捂住脑袋瓜,直感觉脑仁儿生疼。

“夫子,我想问问,你说的奖励有啥功效?”

有大胆的男弟子,踊跃的举手发问。

禾夫子厌恶的瞥他一眼,又是一个喜欢找事的刺儿头,当场就没好气的啐道。

“你丫关心这个干嘛?难道你还以为可以拿到奖励不成?一天天的就想着逃课,还在这儿多嘴,难道是我布置的作业太少了吗?”

“…………”

洛阳无语,只能高举双手投降。

“阳仔,怎么感觉禾夫子有些针对你啊?”

沈富坚老脸憋的通红,想笑又不敢笑,生怕洛阳削他,可好不容易看到洛阳吃瘪,咋就这么让人想笑呢。

“呵……”

洛阳不屑的撇撇嘴,语重心长地对沈富坚解释道。

“你懂个啥,这叫爱之深责之切,夫子这时爱护我呢,你不信看着吧,没有人那能够问出这些破玩意儿的功效来。”

他信誓旦旦的保证,不是自己的问题,而是禾夫子就是铁面无私,刚正不阿,没人能问他问题。

“哦,原来如此啊。”

沈富坚一脸原来是这般的表情,至于眼神中飘忽不定的游移,很明显是在憋笑呢。

“内个……”

忽然,一个长相可爱的小女生,怯怯的向禾夫子举起手。

“这位同学,有什么问题吗?”

禾夫子本来想呵斥一声,可却发现是一位可爱的小女孩,当即露出和蔼可亲的笑脸,文和的说道。

“???”

洛阳一脑袋问号。

“??”

沈富坚终于憋不出来,哈哈大笑起来。

“这就是爱之深,责之切!哇嘎嘎嘎!!!”

“给我闭嘴吧你!”

洛阳恼羞成怒,当场一挥手,以大法力将沈富坚的嘴巴封住。

“呜呜呜呜呜……”

沈富坚顿时慌了,指着自己的嘴巴上蹿下跳,满眼慌乱。

这阳仔究竟是个什么鬼,到底有多少神奇的手段,或者说,这世上还要他不能做到东西么?

“那个同学,你尿急可以去上厕所,上窜下跳的干嘛?”

禾夫子看到了沈富坚的奇怪举动,当场皱着眉头说,了他一通。

“…………”

察觉到周围学子看向自己下体的目光,沈富坚泪流满面,有苦无处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