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部分
"爱书网"网站最新地址为 m.22ff.vip

第七章寻求合作

哈里斯近期有点郁闷,不是因为他勾引法国公使的情人被发现,也不是因为他的夫人从英国内发来电报说要来远东。

而是因为公司高层已经对他的工作能力产生了怀疑。在过去的两年内,尽管哈里斯不停的奔波于天津的李鸿章府邸周围和北京的各个大臣的府邸。但是,一笔稍微大点的生意都没有做成。

作为一个职业的军火商人,哈里斯之前在非洲,美洲等地可以说好是辉煌了一阵。然而,不管是非洲还是美洲或者是欧洲,那些地方的军火市场都已经呈现饱和状态,就算有些空白,也都被其他的一些大公司垄断了业务。

而哈里斯所在的公司:英国韦斯利公司,包含了钢铁冶炼,船舶制造,武器制造等业务,其武器业务只是公司的大规模业务中的一部分。而近年来,公司的武器业务更是被其他的欧洲大武器公司抢走。

为了开阔新市场,作为英国韦斯利武器分公司的主要销售负责人,哈里斯不远万里的从非洲走到美洲,然后又从美洲乘船到了远东的中国。

一到中国的时候,哈里斯就被中国深深的吸引了,不是因为中国美丽的环境,也不是因为中国那悠久的历史,更加不是中国特有的民间风俗。

吸引他的只是中国背后人数众多的武装部队。尽管目前中国现在还很落后,但是,从中国目前的新式部队淮军的装备来看,无疑,拥有数万万人口的大清潜藏着巨大的武器市场。

为此,他专门的向公司总部申请在中国设立办事处。而他就为了那巨大的武器市场长居于中国。

但是,在中国转悠了近一年后,哈里斯才无奈的发现,尽管中国很大,人口很多,军队数量也很的。但是,却没有任何一个人对于他公司生产的武器感兴趣,就算有感兴趣的人也没有钱来购买。这不得不说,是一个非常大的遗憾。

尽管和哈里斯先前的判断不一样,无疑中国的武器市场还是非常的巨大。尤其是那十多万规模的淮军。

但是,在游走于天津和北京几个月后,哈里斯才悲哀的发现,在中国,似乎他的武器商人的天分完全没有发挥的余地。

淮军采用的武器当中,大部分都是采用德国的毛瑟公司,克虏伯公司,法国哈乞开斯公司,英国亨利-马提尼公司,美国的雷明顿公司这些公司中的步枪和火炮。对于这些公司,哈里斯所在的韦斯利公司自然是无法比拟,更加不用说,韦斯利的武器制造只是韦斯利的一个分公司了。

面对这么多的强劲对手,哈里斯在天津和北京到处撞破了头,也没有接到一笔大的订单,只是去年的时候,李鸿章为了不忍看那哈里斯尴尬,才购买了几十支的步枪试用,其实,连试用都没有用,买回来就直接扔仓库了。

面对久久没有办法打开远东武器市场的局面,公司高层已经给了哈里斯发了最后的通告,如果今年内在远东在也没有接回来订单的话,不但武器分公司要倒闭,而他哈里斯本人也将会成为公司高层中第一个失业的人员。

“那该死的德国人,愚蠢的法国人,还有那不讲同胞之情的亨利公司的混蛋。他们怎么能对待一个英俊的英国武器商人。我发誓,如果日后我打开了中国的武器市场,一定把你们都挤到太平洋喂鲨鱼。不,我要把你们挤到北极去,让你们和北极熊、冰块一同生活,该死!”就在哈里斯在心中诅咒着的时候。

他的那个花费了许多英镑才从英国带来的漂亮女秘书却走了进来说道:“先生。有个中国人想要见你。”

“艾利小姐,你说是中国人?”哈里斯有些不太明白,虽然到中国已经两年了,也时常游走于各个清朝政府的官员之中,但是由于不通中文,基本往来都是靠翻译。使得了他在中国一个朋友都没有。

甚至,他有时候会想,如果没有眼前这个漂亮的艾利小姐的话,他的中国生活将会是如同一片枯水一样的糟糕。

“是的,先生,是个年轻的中国人。他说有生意要和你谈。”艾利小姐走近了来,顺便还给哈里斯抛了个眉眼,挺着胸,把胸前的两个硕大凑到了哈里斯的眼前。

可惜,当哈里斯一听到生意两个字的时候,眼睛就已经冒出了一片狂热。连那艾利小姐高耸的双峰都已经失去了兴趣。

直接说道:“感谢上帝,看来我哈里斯的好日子就要到来了。快,那个中国人在那里?”

艾利小姐一阵失望,然后没有好气的说道:“就在楼下。”

哈里斯听了,直接下楼,连踩到了艾利小姐的脚都没有注意。那艾利小姐则是心中一阵叫骂。当然,看在钱的份上,艾利小姐是不会表现出来她的不满。

下楼后,哈里斯就看见了坐着的一个年轻中国人,只是这个中国人并没有和他之前看过的那些中国人一样,穿着长长的长袍,脑袋上拖着一条要有多难看就有多难看的辫子。而是穿着西服,头顶上剃着整齐的寸头,一瞬间,哈里斯甚至以为,这个中国人应该是有着欧洲国家国籍的华人。

哈里斯看到的这个年轻中国人就是陈敬东,自从和他的弟弟陈敬岩商谈好了后,陈敬东就开始了寻找有能力修筑铁路的人。当然,这个时候的中国人对于铁路还很陌生,有能力设计并修筑铁路的人更是一个都没有。就算有,也不是他陈敬东认识的。

因此,陈敬东一开始就把目标放在了洋人身上。在天津时,陈敬东也好生的拜访了众多的洋人,让陈敬东无可奈何的是,这些洋人中,不是夸夸其谈之辈,就是单纯的投机趋利之人。一个个都把话说的满满,却对于铁路一事一窍不通。更加不用说能够联系提供修筑铁路所需要的优质铁轨,车箱等物了。

而那些有实力的洋人大公司,陈敬东却并不想找,原因很简单,一旦让这些洋人插足,势必会让大清的铁路修筑完全落入洋人之手。这和陈敬东以及李鸿章所想的相背而驰。

陈敬东以及李鸿章需要的是,在中国没有很大的势力,并且有能力的洋人来承担此事。经过了多方打探后,陈敬东把目标瞄上了哈里斯。

第八章商谈生意

在英国的时候,陈敬东也听过哈里斯所在的韦斯利公司的名字。不是因为它的武器,而是因为它的钢铁制造。韦斯利公司下属的钢铁冶炼分公司在欧洲可以说也是有着相当的名气。只是一直把业务都放在了欧洲,在远东并没有多少人了解。

看着从楼下急忙下来的那名英国人,陈敬东站了起来。并用着纯熟的英语说道:“阁下就是英国韦斯利公司的哈里斯先生吗?”

哈里斯一听,感觉到意外的同时,也有点庆幸,因为,很不巧,今天办事处的翻译休假了,如果眼前的这个中国人不懂英语或者法语的话,他哈里斯也就只能干瞪眼。

“我就是英国韦斯利公司驻远东的全权代表哈里斯。请问阁下是。”

“我是大清帝国直隶总督李鸿章大人的私人代表陈敬东,这次来,是要和哈里斯先生商谈一笔生意!”陈敬东淡淡的说道。

哈里斯听着陈敬东的话,心里面已经是活动开来了。在中国混了这么久,自然知道李鸿章的名头。

事实上,他在中国的两年多时间里,有一半的时间都是围绕着李鸿章而进行活动。但是,由于哈里斯所在的公司不够名气。以至于让哈里斯只见过那位大清的权臣李鸿章一次而已。

而今天,李鸿章的私人代表却找上门来。这个时候,哈里斯脑袋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李鸿章要找他购买自己公司的武器了。而自己也将成为拯救公司中武器业务的重要人物。

“欢迎阁下,请允许我为您介绍我们公司的产品。”哈里斯说了后,根本就没有给陈敬东继续说话的机会,而是拿出一份产品目录,然后开始夸夸其谈起来。

“我们公司在欧洲是数一数二的大公司,生产的武器产品中,包括了世界上最为先进的步枪,火炮,甚至战舰。

你看,这是我们公司的最新产品,后装连发线膛步枪。口径为十一毫米,采用世界上最为先进的装弹技术,能够一次性装弹七发,并且在一分钟之内就可以全部发射完毕。不管是射程还是精确度,都比那些所谓的毛瑟步枪,美国,法国人的货色强多了。”当然,有些话哈里斯并没有说出来,那就是,这个步枪的重量是其他公司生产的后装连发线膛步枪的两倍之多。

“还有,这是我们公司的最新型的火炮,七十五毫米的口径,却拥有了超过那些一百毫米以上旧式火炮的射程,采用了我们公司中最新的钢材筑造的炮管,寿命绝对超过现在任何的一款火炮。再加上这优美的线条,简直就是艺术品。

而且,如果大量购买的话,我们公司还可以给予你们最大的优惠。我算算,如果是购买一千支步枪的话,我个人就可以做主给予九点五折的优惠,如果是一万支的话,那么我将向公司申请最少八折的优惠。如果是两万支的话……”

陈敬东看着这对着目录说个不停的哈里斯,摇头苦笑。摆了摆手,准备制止哈里斯的继续解说。因为陈敬东知道,要是自己不制止的话,恐怕这个英国人能够一直说道天黑。

“哈里斯阁下,我这次来并不是为了购买武器,而是有另外的业务!”

哈里斯一听,脸色瞬间沉了下来,他哈里斯是一个武器商人,这认识他的人都知道。而这眼前的中国人却说不是和他谈武器生意而是其他的。这让哈里斯感到莫名其妙。

“我这次来,是想要和你相谈一笔关于铁路的生意。”陈敬东继续说道。

“铁路?”哈里斯现在更加有些搞不懂了,一个中国人和一个职业武器商人相谈铁路方面的生意。现在的哈里斯有些怀疑,眼前的这个中国人是不是骗子。

“对不起,陈先生,我只是一个武器商人,对于铁路并不感兴趣,也不清楚。”说了后,哈里斯又接着说道:“据我所知,贵国好像对于铁路并不感兴趣,至少我知道,在唐山的那一条铁路到目前为止还是由马和驴来拖车厢的。”

陈敬东笑了笑后说道:“的确,我知道你是一个武器商人,也知道我国目前对于铁路的态度。但是今天来,我的确是想要找你谈关于铁路的生意。”陈敬东这个时候喝了口那个年轻漂亮的艾利小姐送上来的咖啡后,继续说道:“对于哈里斯阁下所在的公司,在下在欧洲的时候也也听过。特别是贵公司的钢铁,是甚有好感。

如今,不蛮阁下,我们李鸿章大人正准备在朝廷中推进铁路,一旦成功的话,那么我们大清的一千多万平方公司的土地上将会上演修筑铁路的狂潮。阁下可以想象,这些庞大的工程,需要的铁轨是多么的巨大。何况,我想,哈里斯阁下也不一定要当一个军火商人。当一名国际钢铁商人似乎也不错。”

听着陈敬东那带着伦敦口音的英语,哈里斯是心中一阵翻腾,身为韦斯利武器分公司的主要销售高管,他很明白,韦斯利公司的武器业务已经是彻底落败了,非但没有和那些德国,法国以及英国国内的大武器公司竞争,就算是美国的那些武器公司也竞争不过。

现在眼前的这位中国人的话中,很明显,大清国最有权势的一位封疆大臣正在积极准备说服中央政府修筑铁路。哈里斯不用想也知道,一旦中国开始大规模修筑铁路的话,需要的钢材数量是多么的巨大,就算自己接到了其中非常小的一部分订单,那么,自己就会成为公司最成功的销售人员。

“陈先生看来对于我们公司很了解,不过,我想要知道的是,既然贵政府打算修筑铁路为什么不找那些有实力的大公司,反而找上我这么一个武器商人呢?“哈里斯尽管很喜欢钱,但是并不代表他是一个笨蛋。在没有了解清楚之前,他是不会明确的表示任何的意见的。

要知道,在远东和中国政府做生意,并不是那么的简单,除了要国内者政府的支持外,还需要和那些中国的大臣们打好交道。

但是,很显然,他哈里斯和李鸿章并不熟悉,更加谈不上友好,国内的话,凭借韦斯利公司的强大金钱攻势倒是不成什么问题。

“很简单,我们需要的是合作者,而哈里斯阁下所在的公司就是目前我们最好的合作者。”陈敬东那话语中带着的微笑已经很明确的表明了一切。

第九章终于小成

哈里斯也听明白了陈敬东话中的意思,那就是,修筑铁路只能合作,而不是让洋人的公司独自承担。那些有能力修筑铁路的大公司中,基本上都有着深厚的背景和强大的势力,一旦他们介入进来的话,修筑铁路的主权不用说也会被那些大公司瓜分。

而自己的公司的话虽然在欧洲很有名气,但是在远东,基本上没有人知道,并且,自己公司也的确也具备了承办修筑铁路所需要的技术以及说需要的优质铁轨。

这样的话,自己公司似乎的确有可能被那位李鸿章看上,成为合作者。

想到一旦自己成功的在中国接到了一笔巨大的订单的时候,不用想哈里斯都对自己以后的生活充满了希望。

这个时候,哈里斯已经被陈敬东透露出来的美好前景吸引住了。随后,两人又是一阵交谈。直到一个多小时后,陈敬东才起身来,说道:“哈里斯先生,希望我们能够合作愉快!”

哈里斯也是脸带笑容的说道:“陈先生,你是我见过的最优秀的中国人,我相信,和你的合作一定会很成功的。”

辞别了哈里斯,陈敬东第二天,就登上了李府,求见于李鸿章。

“中堂大人,我已经按照计划寻找了一个英国商人。相信,很快就会有回音的了。”陈敬东恭敬的说道。

李鸿章看着陈敬东,也还是面露微笑:“易白啊,做的不错,下面,我们需要的就是等待了。”

不提陈敬东和李鸿章这处,且看哈里斯这边。等一送走了陈敬东后,哈里斯就立马的起草了一份电报。亲自到了电报局向国内的总部发去了电报。

在陈敬东和哈里斯初步的商谈中,条件很简单。那就是,由哈里斯所在的韦斯利公司利用在英国的势力,给中国朝廷施加压力,让朝廷批准李鸿章上奏的在宫廷内修筑游玩铁路的奏章。并且,注明,这是由韦斯利公司无偿为大清皇室修筑的铁路。

当然,这修筑铁路的费用当然是陈敬东个人掏的腰包。

而一旦大清朝廷准许李鸿章开办铁路的话,修筑铁路所采用的铁轨以及相应的技术就必须分给韦斯利公司一部分业务。尽管是一部分,但是,经过哈里斯的粗略估计,就已经高达两百万两银子的业务。这一旦成功,他哈里斯将重新成为公司举足轻重的人物。

对于将修筑铁路所需要的铁轨等原材要进口,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到目前为止,大清国还没有那一家钢铁冶炼工厂能够提供大量并且合格的铁轨。

事实上,目前为止,大清还没有一家正规的大规模钢铁冶炼工厂,几乎所有的优质刚才都要从国外进口。从这一点上来看,也足以说明,铁路修筑的困难非同一般,试想,连大量的铁轨都要从国外进口,铁路修筑的成本将会要多高啊?

陈敬东的方略中,有了洋人的支持还不够,要想在宫中修筑铁路,哪怕仅仅是游玩的铁路,也是需要众多的大臣,清流们来支持的。那些个大臣都不是什么善辈。尤其是那些所谓的清流。

清流,这是一个在清末政治中扮演着重要角色的一个团体。对于他们的评价,李鸿章和陈敬东是一样的。那就是:眼高于顶,不问实事,满口空谈。

对于这些人,陈敬东虽然心中看不起,但是却也知道,时下是不能得罪这些人的,不然,这些人无聊之余,整天盯着你的小辫子不放,今天上一个折子,明天上一个折子。非得把脑袋弄晕不可。

往后的几天里,陈敬东是忙的团团转,为了自己的晋身之路,他顶着李鸿章私人幕僚的名义,手上抓着一大叠的银票游走于京城内的各个重臣以及那些有名望的清流府邸当中。

有了李鸿章的名头,众位重臣也不会让陈敬东太过难看,而手中大量的银票,更是让那些所谓的大臣们笑得合不拢嘴。

那些个大臣,尤其是那些所谓的清流,明面上,是一副两袖清风,绝世好官的模样,背地里却是青楼酒馆照样去,而其还都是他们去,别人掏银子。对于这一点,之前的陈敬东虽然还不太相信后世的一些看法,但是,在和那些所谓的清流去过几次青楼后,对于那些清流的印象就从:眼高于顶,不问实事,满口空谈。变成了只有四个字:国之罪人。

陈敬东忙着撒下了大批银子的同时,也得到了一个好消息。

那就是韦斯利公司总部已经正式回复了哈里斯,公司已经批准了哈里斯提出的计划,并让哈里斯全权处理此事。

“陈先生,看来,事情进行的比我们想象中的要容易的多。”哈里斯举着一杯红酒说道。今天他的心情很不错,仿佛看到了前方的光明大道一样。

陈敬东也是微笑的说道:“哈里斯先生,今天就是我们计划正式开始的时候了。”然而,陈敬东心中却是郁闷非常,要知道,到目前为止,他已经是花掉了数万两银子,这还不算即将要给予韦斯利公司那近十万两银子的铁路修筑费用。

尽管如此,陈敬东也是无可柰何。

随后,李鸿章又正式的向朝廷上了一道折子,折子上说道:英国洋人哈里斯对老佛爷万分的敬仰,为了表示对老佛爷的敬仰,哈里斯独自捐资,要给老佛爷以及皇上修筑一条皇家铁路,以略尽敬仰之心。

这个折子一上去,并没有和上次一样沉入泥潭,连个泡影都没有冒出。先是一两个朝中大臣提出:此乃西洋夷人敬仰我中华上国而特地进贡,虽为淫巧之物,念其敬仰之心,也可办也!

而那些朝中看见新鲜事务就反对,整日里就知道抱着孔子裹脚布的老夫子们,在翁同的带头下,也是一个个都不甘落后,从上古尧舜说到同治年,又从老子说道孔子。废话中就这么一个意思:铁路不可办也!

对此,老佛爷也不说话,既不反对,也不支持。反正给人看起来就是:你们下面人爱怎么闹就怎么闹,哀家还是吃吃瓜子,赏赏花。

有了开头,又不见老佛爷明言反对,那些收过了陈敬东大把银子的那些个大臣们也都不客气了。一个接着一个上折子,折子上的话是一个比一个过分。弄的后来,那些迂腐的老夫子们气的直跳跳,连带着平日说话都是火气冲天,逮着人就骂。

说起骂人的本事,那些个清流可谓朝中的能手了,既然都骂开了,那些个收了陈敬东大把银子的清流们则是发挥了他们最大的本事:骂人。

而且骂的话是一个比一个难听。后来,连朝中的那些重臣,亲王们也都扯了进来。当真是热闹非凡。以至于让人都以为这是什么军国大事,竟然如此动众。

后来,李鸿章和恭亲王连上几道奏章,总算是压住了那些个迂腐大臣。使得了朝廷中的风向吹向了赞同举办铁路这这一路来。当韦斯利公司发动了他在英国的势力,让英国驻华公使也向朝廷说支持修筑铁路的时候。事情终于顺利解决。

末了,老佛爷一道御旨送到了李鸿章府邸,上面说了一大推废话后,就出现几句有用的话,念英人哈里斯敬仰之心,不忍负之,特准其修铁路一事。

当陈敬东得知后,提起来两个多月的心也终于放了下来。眼下看来,自己的仕途大道就已经在眼前了。

虽然撒下去了十余万两银子,但是不管对于陈敬东个人来说,还是整个陈家来说,都是一笔相当划算的生意。

一旦陈敬东成功进入李鸿章幕府,并成为李鸿章的心腹的话,任何人都可以预见陈敬东的未来。相应之下,陈家势必更上一层楼。

“父亲,现在看来,孩儿先前所为已经取得了初步成效。”陈敬东心情不错,虽然是在和陈老爷子交谈。但是也一改之前的严肃语气。

陈老爷子却摇摇头,道:“不然,现在虽然已经可以成功在宫内修筑铁路,也让你在李中堂大人眼中提高了不少分数。然,后事却并不简单。这官场上可比商场还要复杂的多。”

陈敬东一听,问道:“请父亲明言!”

“不说那宫中铁路能够取得老佛爷的欢心,就算取得了老佛爷欢心,对于铁路一事大有改观,也并不容易,朝中大臣对于铁路持反对之见不再少数。又,万一朝中准了铁路之事,我儿要谋一铁路要职也并非易事。”

第十章初入官场

当朝廷恩准了在宫中修筑铁路一事后,事情却并没有告一段落,而是更加的热闹了起来。各国的洋人,包括,英国人,法国人等等几乎全部都把眼睛盯向了这件事情。对于他们来说,这不但是他们西方文明的又一次成功打入这古老的帝国内部,而更加重要的是,这修筑铁路背后的利益。

不但洋人热好起来,就连朝中的那些大臣也都蹦跳了起来,一个个上跳下窜,为的就是这个负责修筑宫中铁路的差事。

这大清的官场可不是那么容易混的。在北京城里,常年呆着就为了捞一差事的闲散官员那可不是一般的多,这些闲散的官员自然是大多数都拜在了朝中的那些个重臣府下。

在朝中混久了的人都知道,这老佛爷都恩准了在宫中修筑铁路,那么,如果把这个差事办好了,讨了老佛爷的欢心,那可就大发了。

今后要是朝廷大举修筑铁路的时候,还能忘了眼下负责修筑宫中铁路的人。何况,就算是什么都不懂的人,也都知道,这办铁路,油水可不是一般的少。数千万两银子撒下去,手指头缝里随便松开一点,就是一笔几十万甚至上百万两银子。

为了今后的利益,众位大臣们虽然不可能为了这点绿豆大点的事自己上阵,可都是卯足了劲要给自己的门人抢夺这份差事。

其中,又以帝师翁同为最。翁同作为同治、光绪两朝帝师,在朝中可以说也算是元老了。而更加有趣的是,这翁同和那提出在宫中修筑铁路的李鸿章不太来电。

以辅助光绪为己任的翁同自然对李鸿章这等靠近慈禧的地方大臣没有好感,加上些许的私人恩怨,注定了翁同成为李鸿章的生死对头。只要是李鸿章赞同的,其必然反对。而不管其事情是对还是错。

在前些日子反对在宫中修筑铁路一事无效后,他又把眼光瞄向了这个负责宫中修筑铁路的这个差事。理由很简单,那就是为了不让李鸿章的人拿到这个差事。

而其他的人中,比方说恭亲王奕,这个首领军机大臣,虽然和慈禧不太感冒,但是,对于翁同这人也是看不上,曾私下对人云:翁常熟,其人如石,其心如针。说的是这翁同像石头一样顽固,而心眼却比针眼还小。

再加上,他手下也没有什么人对于铁路这事通宵的,又和李鸿章的交情非同一般,自从朝廷数十年前举办洋务开始,他恭亲王奕可是李鸿章举办洋务在朝廷中的坚定支持着,前些年,更是一股劲的支持李鸿章组建北洋水师,虽然由此被人称为‘鬼子六’。

但是他在这次的翁同和李鸿章的暗地争夺中,毫无疑问的就靠向了李鸿章这一边。

朝中权臣李鸿章,首领军机大臣恭亲王奕联手,这大清朝廷中也就再也没有那个不长眼的东西敢来碰了,就连翁同在看到这样的情况后,虽然心中不甘,废话也说了一大堆,但就是没有什么用处。于是乎,当李鸿章向朝廷奏请让陈敬东负责宫内铁路修筑的差事的时候。就连慈禧老佛爷也没有多说什么,直接恩准了下来。

当宣旨的宫中太监来到天津陈府的时候,陈家可谓也算风光了一回。陈老爷子如此说道:“你二叔对你的期望很大。”

这个时候,士农工商,这商人可是位列末等,好在陈家家财万贯,同时陈敬东的二叔也是一方大员了。见着官员还是能够挺直腰杆的,何况这时候,捐顶子也容易,何况是家财万贯的陈家。

在接圣旨的时候,不但陈敬东一身的候补四品道员的官袍,陈老爷子自己头上就是一顶红顶子,而陈敬东的弟弟陈敬岩也是一身官服,头上一顶蓝顶子。

这年头,就算是做生意,头上没有个顶子都不方便。

至此,陈敬东头上多了一个头衔:皇家铁路全权大臣。这个头衔咋一听上去,还挺像那么回事。如果是不知道事情真相的人,怕是要把陈敬东当成了大清国中负责铁路修筑头一把手。怎么得也是一个一品、二品的朝廷大员。

而事实的真相就是,陈敬东自己拿出了十余万两银子,为的就是给慈禧等人修一条游玩的小铁路。

尽管这头衔只是听着好听,实际上没有一点用处,但也是李鸿章费了好大劲才给陈敬东争来了。眼红这头衔的人甚至可以从京城东大门派到午门去了。

从陈敬东头顶上多了一个皇家铁路全权大臣的头衔后,也就正式的登上了大清官场的舞台。而给予世人的第一个印象就是,又一个盛宣怀冒了出来。

当初朝廷刚开始举办洋务的时候,李鸿章就把盛宣怀给推了上来,如今,已经是手握朝廷洋务的干将,李鸿章手中的一把犀利的枪,虽然没有子弹,但是用银子砸也砸死你。

而现今,朝廷中已经生发了举办铁路之风,尤其在慈禧老佛爷恩准了在宫中修筑游玩铁路的时候,那些个朝中大臣那一个都不是省油的灯,立马就明白了,恐怕这大清未来数年内必定大规模的举办铁路。

而这大清中第一个落进老佛爷眼中的陈敬东,很自然的就成为了往后修筑铁路的要员。那些个官员们都相信,只要有着李鸿章的支持,他陈敬东不干傻事。这往后,陈敬东的前程可谓是一片光明。

事实上,跟在李鸿章身边的人,基本上都是前程光明。封疆大臣,朝中要员,军中的总兵、督军,那是随手一捞就是一大片。

接了圣旨第二天,陈敬东就立马上了李府,他很明白,在这个时候可马虎不得,一不小心,就容易给李鸿章落下一个骄横忘主的印象。

“下官拜见中堂大人!”陈敬东一见着李鸿章,二话不说,立马就是一个千给打了下去。

李鸿章微笑着捋了捋他的那山羊胡子,然后说道:“易白啊!现在你也已经是有了差事的人了,不应当如此。”

面对李鸿章如此明显的话语,陈敬东当然不会毫无表示:“全凭大人提携,属下当尽心尽力,不辜负大人的一片期望。”

陈敬东的自称中已经从下官改为了属下,这里头的含义李鸿章自然也是晓得。当下就说道:“好好做,且不要负了老佛爷的圣心。”

“属下明白!”

在如此表态后,陈敬东也算是正式的拜在了李鸿章的幕府中,成为了李鸿章身边的洋务幕僚了。

这对于李鸿章来说,可能没有感觉到什么要紧,也就是幕府中多了一个年轻人而已。但是对于陈敬东来说,却是登上了一个极大的台阶。虽然之前就已经有人传闻,他陈敬东拜在了李鸿章门下,但是,也都是传闻而已。他陈敬东虽然时常进出李府,李鸿章也对于陈敬东甚好好感。但是就是一直不提让陈敬东正式拜入幕府一事。

如今,不但顺利的接下了负责宫中修筑铁路的差事,而且还成功的正式拜入李鸿章门下。陈敬东可也算是心情舒畅。在和李鸿章的闲谈中,更是把西洋的各种趣闻以及那些个新鲜事务一一道来,夸夸其谈。

“属下有游历西洋时,听一故事,名为‘国王的新衣’倒也有趣的紧。说的是有两个骗子为欧洲一小国国王缝制新衣服。”随后,陈敬东把在欧洲听到这个故事一一道来。说到精彩之处,还不忘动作着,直把李鸿章逗的笑的不听。

然,就在陈敬东给李鸿章讲这故事的时候,却听的一声女子的轻笑。陈敬东闻声转头一望,却不由得呆住了。

第十一章后院传情

当陈敬东看清楚笑的人后,不由得脑袋‘嗡’的一声。直接呆住了。

原来那轻笑的人正是陈敬东在归国不久和李振,欧阳天等人前往妙音寺观赏桃花时候遇见的李经韵。陈敬东还记得,当时自己可是被佳人给好生的羞愧了一番。

而现今,李经韵正在李鸿章的书房门口,还脸带着微笑。但是,一发现陈敬东盯着自己看的时候,脸色就变了,变的是如同那妙音寺后院中的桃花一样鲜红。

李鸿章见此,在看看陈敬东的反映,摇摇头,转而直接向李经韵道:“韵儿来此作甚!”

李经韵这个时候也迈动了步子,走了进来,轻声道:“女儿是来给爹爹送莲子汤来的,时下天气快要热了,这莲子汤最适合这个时候吃。”随即就进来在李鸿章面前放下了那莲子汤。

“爹还有事,先退下吧!”李鸿章接过莲子汤,在看看陈敬东的反映,却已经发现,那陈敬东此时已经是端坐,目不斜视。当下,心中也是把先前对于陈敬东的一点小小的失望忘却。对于自己的这个第三女儿,李鸿章自己可是很了解的。由于生母年轻是就是一个名扬京城的美人,虽然不是什么名望贵族之家出身,可是那容貌可不是一般人可以比的。

现在,这李经韵也越长越大,也越来越像她娘亲。同样是出落是如水中芙蓉,花之仙子一般。而那陈敬东虽然一开始也楞了两下,但是短短瞬间就已经回复平常。这倒让李鸿章有些意外。

殊不知,李鸿章眼中的不为美色所诱的陈敬东,在这个时候,却是暗自咬着舌头,同时,放在身下的手是使劲的掐着大腿。开玩笑,要是这个时候出了笑话的话,那么他数月以来苦心的经营就会在一夜之间成为泡影。

然而李经韵在退下去的时候,又看了一眼陈敬东,眼神中却是有着一种莫名的光芒。

待李鸿章和陈敬东又闲谈一阵后,陈敬东才辞别了李鸿章,准备打道回府。但是,刚出李鸿章书房门口不远,就被一小丫鬟给拦住了。

只见那小丫鬟张开手,就这么大大咧咧的拦在了陈敬东面前。在李鸿章的府中,陈敬东当然不会贸然而为,即使对面站着的是一个小丫鬟。当下就道:“不知如此所为何事!”

那小丫鬟睁着一双大眼睛,四处的张望了后,才对陈敬东轻轻的说道:“我家小姐有请!”

陈敬东一听之下,有愣住了,小姐?那个小姐?莫非是刚才的李经述的三妹李经韵,可那李经韵为什么要找自己,难道,是为了上次在妙音寺后院桃花林的事,要找自己报复?

然,就在陈敬东苦思的时候,那小丫鬟却以为自己刚才说的小声了,眼前的这个年轻英俊的大人没有听见。于是乎加大了声音又是一声:“陈大人,我家小姐请您到后院一叙。”

那小丫鬟虽然年纪虽小,但是声音却不小,这一下就把陈敬东给吓倒了,开玩笑,在李鸿章的府邸当中,如果被人听到,李鸿章的女儿对自己相邀。怕是不知道要传出什么样的传闻。而这些传闻对于自己刚刚迈进的仕途之路的影响可不是一般的大。

无奈之下,连忙轻声说道:“轻声些,莫让人听见了。”

这一下,反倒是那小丫鬟着急了,急忙的蹬起来四处的张望,发现没有人后,才轻轻声道:“跟我来。”

陈敬东见此也没有办法,只得随后跟上,不时,还四处的看看周围有没有人看见。毕竟现在是非常时期,不的不注意。但是又不能不去见,如果不去见的话,谁知道这小丫头能做出什么事情来,要是大声一喊:“我家小姐请你去相见!”让众人听见了的话,尤其是不远处,还在书房内的李鸿章。后果绝对是陈敬东不愿意看到的。

陈敬东跟着那小丫鬟后面左绕右行,躲过了好几人才顺利的来到那后院。远远的,陈敬东就已经望见了此刻正站立在一处小亭的李经韵。此刻的李经韵身穿一身的淡紫色的罗裙,柔顺的三千青丝披于肩上。被那风一吹起。就如同春风中的杨柳枝般。

待入了小亭,那小丫鬟望着她自家的小姐一笑,然后说道:“我在外面看着。”就一溜烟的跑了。

那李经韵听着那小丫鬟的话,再看看陈敬东,洁白粉嫩的脸上又是一阵红晕。陈敬东见此,心中是感叹万分。

虽然陈敬东现在才二十又二,但是在前世的时候已经是一个二十八岁的人了,虽然还没有结婚,但是女朋友已经是换了一排又一排。

就算是他的前身,也不是什么柳下惠,在处男之身早就已经给一个英国子爵的女儿给夺走了,其后因为有着大把大把的银子,英俊倜傥的外貌,在欧洲社交圈里面,也算得上是中国人的异类,很是受那些贵妇夫人小姐的青睐。

而陈敬东在归国的船上还把从英国前来中国看望父亲的英国驻华公使的女儿娅丽丝给泡上了。

如今,见到李经韵如此模样,怎么能不知道她的心思。但是,陈敬东目前正在处以事业的开端,要是给李鸿章落下一个不良印象的话,对于自己刚刚开始的政治生涯绝对是致命的。

不过,既然都来到这里了,不说点什么,似乎也说不过去,当下,陈敬东就道:“在下陈敬东,不知小姐所为何事欲于在下相见!”

李经韵一听陈敬东的话,原本有些羞涩的脸冒出一阵轻笑,然后道:“你这人,在妙音寺的时候可不见你这么彬彬有礼啊!”

听见那如黄莺般的声音,陈敬东也是一阵郁闷,如此佳人在前,竟然碍于种种无法进一步,实在让陈敬东够郁闷的。

“在下失礼之处,还望小姐见谅!”

李经韵听罢,脸上的微笑也停了下来,然后一双玉手扶着亭子的栏杆,闪亮的双眸直盯着陈敬东看,并说道:“方才先生说的故事,小女子去的晚了些,没有听全,不知道先生能不能给小女子再讲一遍!”

陈敬东额头上已经是似乎要冒出汗来了,这样继续下去的话,可不是太妙,虽然佳人很重要,但是比起仕途。那就显得有些微不足道了。但是,眼下,这要求也不好拒绝。

苦思一阵后,陈敬东把心一横,反正现下也无人,面对如此佳人而不所有行动的话,简直就没有天理了。当下,就暂时的放下那担心仕途的心,好生的把那国王的新衣这一故事给说了一遍,并且,比给李鸿章说的时候还要精彩。

连连把那李经韵小姐逗的掩嘴轻笑。待一故事讲完。李经韵也停下了笑语,并道:“那洋人的国王也当真好笑,竟然会被如此相骗。”

陈敬东略一想,便回答道:“如此闹剧的并不只有那国王而已,那国上至百姓,官员,无不例外荒唐之极。便如我国人也!”

李经韵听陈敬东这样的话,也是说道:“这国事小女子可不懂。”但是,随后的一句又是让陈敬东大掉眼睛。

第十二章宫内火车

李经韵对着陈敬东就冒出了这么一句:“不知道先生下次来是什么时候,到时候也后给小女子讲讲另外的故事。”

陈敬东这个时候,如果还是继续装聋作哑的话,估计连他自己都不能原谅自己了,何况,方才陈敬东也想明白了一个道理。就算自己入了李鸿章的幕府,自己终究是一个外人。而眼前,这个李鸿章的第三女儿很明显对自己大有好感。如果能够顺利的……

想到此处的陈敬东毫不犹豫的回道:“近期内,在下还要和中堂大人商谈些事,怕是要经常打扰府上了。”

从李鸿章府中出来,陈敬东坐在马车上,脑袋中想着许多东西,不时的想起那宫中修筑铁路的事项,不时想着自己以后的路,然而,在想这些事情的时候,脑海中时而闪过那李经韵略带红晕的脸。

随后几日,陈敬东也就开始忙绿起来,这宫中修筑的铁路虽然短小,但是因为其修筑在深宫内院,而且还是在慈禧所住的北、中、南海。这其中牵扯的事务就不是一般的多了。

为了能让慈禧等朝中大臣满意,陈敬东可谓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特别定制的小铁轨,豪华异常的车箱,在此,特别值得一体的是,单单为了那六节的车箱,陈敬东可算是费劲了苦心。

因为是让皇家乘坐的,尤其这些人当中还有一位对于举办铁路至关重要的慈禧老佛爷,更加是马虎不得。单单为了那六节的车厢,陈敬东就给了五万两银子的预算。

因为有着李鸿章的支持,加上陈家的财力和韦斯利公司的英国影响力,这事情办的也算顺利。为了节省时间,铁轨,车厢都是直接在国内弄的,虽然大清目前还没有什么大型的钢铁冶炼工厂。但是这小铁路只有短短的一千五百多米。也用不了多少钢铁,虽然麻烦了些,但是也算是在天津机器制造局给弄了出来。

这期间,也免不了到李鸿章府上拜见李中堂大人。在见了李鸿章之时,又是偷偷的见了数次李经韵。自打陈敬东下定了决心后,对于李经韵也是发挥了他那商人的社交能力。把那小丫头每次都哄的笑颜大开。

而陈敬东自己似乎也对于那李经韵渐渐的产生了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只是公事繁忙,他陈敬东自然也就没有心思想那些事情了。

等陈敬东领了‘皇家铁路全权大臣’的头衔一个月以后,陈敬东又回到了京城,这一次,并不是他一个人回来的,而是带着哈里斯以及一大干的洋人技师还有那花费了重金打造的铁轨,豪华的车厢回来的。

在陈敬东到了京师的次日,李鸿章也借着上奏的机会到了京师。对于铁路,李鸿章虽然没有和陈敬东一样当成了自己仕途上的重要环节。但是也是关注非常,这位已经步入年迈的老年人对于大清的未来还是相当的关心的。

由于有着李鸿章在一旁,那些个京师的大臣们对于陈敬东这个才从官场上冒头仅仅一个月的年轻小伙子也没有多少的为难。而陈敬东在给宫中的那些主事人撒下了大批的银子中,短短的数天之内,就把铁路在慈禧所住的北、中、南海架设完毕。连那豪华异常的六节车厢都放了上去。

光绪八年五月二十三(西历1882/6/8),这注定是一个非常的日子。不但对于陈敬东个人来说,还是对于李鸿章来说,又或是对于已经摇摇欲坠的大清来说。都是一个极为重要的日子。

因为,这一天,是慈禧所住的北、中、南海中的小铁路正式通车的日子。这一天,不但慈禧、光绪到场,同来的还有众多的朝中大臣们。

而这些大臣看着那火车头挂着六节车厢停在只有两根铁条上面的时候,面色是各不相同。属于恭亲王这一派的朝廷中的支持洋务的人和以李鸿章为首的地方封疆大臣的支持者,基本上都是面露喜色。

而以翁同为首的朝廷的保守大臣们基本都是面露苦色,不单单是因为这宫中修筑铁路一事中让李鸿章等人压住了一头。更是有些七老八十的大臣看着那在他们眼中巨大无比的火车的时候有些惊慌。

有的大臣已经在心中祈求佛祖啊什么的,这眼前的火车千万不是什么妖孽所幻化。因为等下他们还要乘坐呢,万一这火车是妖孽所化的话,他们岂不是自落妖孽之腹。

但是,不管是洋务的支持派还是保守派,此刻都有同一个想法,那就是,今天过后,就将决定大清对于铁路的态度。也可以说是老佛爷对铁路的态度。

在大清,如果慈禧老佛爷支持的话,这铁路说什么也能办起来,反之,如果慈禧老佛爷不支持的话,这铁路说什么也弄不起来。

眼下,在场的不管是那一个大臣都对着今天的铁路试行充满了期待,不管是好的期待还是坏的期待。

陈敬东在让洋人技师最后的检测了一遍,确认无误后,才走到李鸿章身边,轻声的说道:“大人,已经准备妥当了。”

李鸿章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轻声的“嗯”了一声。

见此,陈敬东小跑着到了慈禧跟前,虽然是第一次见到慈禧,但是这大清中有权势的女人,而且还是老女人,可是相当的好认。

到了慈禧和光绪的跟前,连头都不敢抬,直接行了大礼后道:

“恭请老佛爷、皇上圣驾!”

陈敬东只听着一个有些略尖的老女人声音:“皇帝,咱们这就上去坐坐这火车。”

然后,一个有点稍弱的年少声音传入陈敬东耳中:“是,亲爸爸!”

随后,慈禧,光绪在众多太监宫女的拥护下,踏上了红色锦缎铺就的地毯,然后登上了那专门为慈禧和光绪准备的第一节车厢。

后面的众多大臣亲王们也是按照各自的品阶由前至后陆续登上火车,而这途中,有几位年迈的大臣在上车厢的时候,看上去如同风之残烛,风之落叶一样摇摇欲坠,看的陈敬东是一阵心惊胆战。要是这个时候这些个大臣在自己主持的这火车上出了什么差错。他陈敬东这一辈子也就算玩完了。

所幸的是,不知道是慈禧授意还是李莲英这位大内太监总管的意思,在火车登入口之处也安排了数位身强力壮的太监。虽然看的陈敬东心惊胆战,到也算没有什么差错。

等众位大人们登上了火车,陈敬东亲自上了火车头的驾驶室。然后再一次的确认无误之后,才让那开火车的洋人技师点火启动。

就在点火后的一瞬间,陈敬东的心也是蹦蹦的跳了起来。这不但但是火车启动这么简单,而是关系到陈敬东今后的路,甚至是生死的大事。这怎么能让陈敬东不紧张。

【成绩惨淡,加上没有这些那些的原因,所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