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部分
"爱书网"网站最新地址为 m.22ff.vip

第三十三章独闯敌营

在李振等人惊讶的眼神中,陈敬东不带一个侍卫,独身一人出了大营,而去的方向正是汉城。之所以这么着急的就赶去汉城,是因为陈敬东实在不放心袁世凯那小子。自己必须在他们都还不知道的情况下进去汉城,不然等明天的话,指不定袁世凯那小子就偷偷的往汉城打上几炮,到时候就算自己的计划再完美,也会让大院君李给干掉。

在出了大营后,陈敬东一路往着不远处的汉城方向走去。同时,也在一路上思考着。这个时候,事情的发展已经容不得陈敬东有什么退路了,只能一路的走下去。不然,就是逆水行舟,不进则退。至于挡在自己前进道路上的人,不管是吴长庆,还是袁世凯,是绝对不能让他们阻挡自己。而让陈敬东下这样的决心的,正是在天津大沽码头出发时候的那种莫名其妙的心情。而有时候,陈敬东也会想,也许是自己潜意识里利用着那些想法来为自己的行动为辩解。

由于清军大营距离汉城很近,所以不用多久,陈敬东就已经到达汉城。在通报上自己的身份:“大清国朝鲜安抚随员”“庆军二营营长”后,那守城门的朝鲜将领也不敢怠慢,而不敢怠慢的理由谁都知道,那就是不远处的数千清军,以及那已经对准了汉城的几十门大炮。

随着那领路的朝鲜将领一路经过汉城的大街,看的陈敬东大皱眉头,因为这汉城也是在太破败了。虽然作为一国之都,但是,规模却还没有中国的一些城镇大,何况,还正在经历着如此大规模的叛乱。而此时又是夜晚,大街上除了那些乱兵,一个人都没有,不时还可以听见小儿的啼哭声。整个汉城都散发出了一种死气沉沉的气氛。

随后,就进了朝鲜的王宫“景福宫”不过,这王宫的确够小气的,陈敬东甚至暗叹,连自己家在天津的宅子都比这景福宫要好的多,只是占地没有他这么大,要是论里面的摆设的话,这景福宫可是还比不上自己家的宅院。

当看到朝鲜大院君李的时候,陈敬东有点惊讶,眼前的这个人,看上去并不会说是那种被人唾弃,也不回说让人感觉很阴险的人物,相反,陈敬东在这个人的身上看到了一丝的光明正大的影子。恩,的确是有一种正气浩然的感觉。

“下国大院君李见过上国大人。”让陈敬东有些意外的,这已经好几十岁的人了,一见到自己,就朝着一口熟练的中文对自己行礼,而其还是正儿八经的儒家礼仪。当下,陈敬东也顾不上想为什么这人对目前还来还是他敌人的自己这么友好。

直接说道:“大院君不用多礼!”说完,还摆了摆手,很明显,陈敬东已经在打蛇随棍上了。摆起了一幅上国使者的架子了。

而那大院君李也不介意,而是一脸完全看不见陈敬东摆架子的样子。而后,两人又说的一阵废话,大院君李才一转话题,说道正事上来:“不知陈大人深夜造访,有何要事?”

因为,陈敬东自从来了后,就和他瞎扯,而且是扯的完全不着边际,大院君甚至想,如果继续这样下去的话,恐怕的陪着眼前这位年轻的大人聊到天亮去了。他虽然此刻也没有表现出着急的样子,但是心中却已经着急无比,因为下午的那场战斗他也有看,而且从刚才的谈话中,也知道了那支部队就是眼前这个年轻大人的手下。如果清军的全部都是这样战斗力的话,大院君李可不敢想象自己的那些手下能够为他抵挡多久!

何况,既然这人深夜来此,定然是有什么计划,不外乎是说招降于自己,或者是其他事情。

陈敬东笑了两下,然后看着李,不紧不慢的说道:“我那敢说什么要事,只是特地进来,给大院君送上一个保命的方法而已。”

那大院君李一听,眉毛上跳,沉声说道:“陈大人此话怎讲,我李某手握数万大军,还谈不上需要什么计策来保命!”

陈敬东站了起来,然后手指外面,厉声说道:“难道大院君认为你的那些如同乞丐一样的士兵能够挡住我近万大军吗?何况,下午一战的你的士兵的伤亡结果想必你也知道。但那时,我告诉你,我手下只是轻伤了十余人而已。这样的对比,大院君难道还对你的那些士兵抱有什么希望吗?”

“陈大人,下午一战只是初战,并不能说明什么!”大院君李脸色有些发白,而且说话已经是中气不足。他也知道,自己手下的这些个军队,都是乱军,连火器都没有多少,纵然有两万五千多的兵力,但是如果对上外面那清军的话。大院君李可是一点信心都没有。

“大院君,既然你如此想,多的陈某也不想多说,我这刻便出城去。而明日一早,我大军将会全军而攻城,希望大院君乱军中自重。”说罢,就欲起身,抬起步就要走。但是,别看陈敬东如此模样,但是在却心中暗暗的祈祷:快点叫住我,快点叫住我!

走了两三步,果然,耳边传来大院君那明显已经是落寞的声音:“陈大人,请留步!”陈敬东这个时候,脸上的神色才松了下来。看来,自己的耐心还是不错的。而接下来的事情,自然是好办的多了。

重新回去。又坐了下来后,那大院君说道:“请陈大人教我!”

陈敬东拿起桌边的喝,喝上一口,却感觉此茶苦涩无比,想必这朝鲜处处学中华,却连中华的精髓,茶道没有学到多少,连日本那学生的茶道都学的比朝鲜的要好的多。放下茶杯,然后说道:“其实,救大院君不难,难就难在大院君你有没有这个胆量。”

大院君李咬咬牙后说道:“陈大人明言!”

随即,陈敬东略微的整了整思绪说道:“这硬撑的话,我不说,大院君也应该明白是无用之功,而此刻能救大院君的,不外乎主动投降而已。明日一早,你就说得到我的邀请前往我军大营,见我庆军首领,吴大人。此去,向他明言说明,此次大乱并非你之过,实乃下面的军士所为,并且自己也被他们逼迫,他们是通过你的名号是犯上作乱。如此一来,则是表明你的清白之身。当然,要取得朝廷所信,就必须那吴大人相信,如果吴大人相信了,那么,朝廷也就会相信,日后,最多就是到京城中说明一二,到时候,你回来朝鲜还是的那个你的大院君。这个结果,至少比明日大军强攻后被擒拿送往京城强吧!”

大院君李听了后,沉思了起来,后道:“那如何取得吴大人所信?”

第三十四章利诱威迫

眼看着大院君李已经对自己的话产生了兴趣,当下也就继续说道:

“吴大人,此人为官清廉,一身的正气。这是世人所知,但是,外边人却不知道,他家中有一悍妇,其为官所得不多的俸禄皆被那悍妻所把持。而他在天津还有着三房的妾,所以,囊中羞涩啊!只要你备上一些东西送去,,到时候,加上你独身前往我军大营以示无反之心,那吴大人对大院君必定好感大增,这朝廷的信任不就来了吗?何况,还有我在那里,我虽然不是一军提督,但是好歹也是安抚使随员,在中堂大人面前还能够说上一些话。总之,我可保你平安就是,至于能不能重新掌握朝鲜大权,这就要看你大院君日后回来朝鲜后的本事了。”

陈敬东说完后,又是喝上一口茶,虽然苦涩无比,但是为了表现那神气悠闲的气度,也不得不忍着了。

那大院君李听过后,良久都没有做声,半响后,才对着陈敬东道:“依照陈大人行事,如果不出差错的话,到也是个办法。但是,容李某一问:陈大人此举,为的又是什么?”

陈敬东想也没有想,眼神中已经露出了狂热:“权利,只要我能够成功的说服你,就可以获得独身平定朝鲜之乱的大功。到时候,我在中堂大人面前,肯定得到重用,和朝廷的赏识。日后飞黄腾达也不是奢望。而今日我之所以如此前来,为的就是日后的辉煌!”

大院君李看着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心中已经是信了八九成,因为,在看到了陈敬东眼神的狂热的时候,他就已经明白,这的年轻人极富有野心,而这样一个有野心的年轻人为了权力,很自然的就能够做出让世人想不到的事情。比方说,放过自己这个叛乱的头子。

“好,陈大人,今日李某就把身价性命交托给陈大人,但是,万一李某要是有什么事情,这今夜的话,指不定就落到那个人的耳朵里了。”大院君李也是把心一横,即使成功的希望渺茫,也不太相信陈敬东的话,但是他还是决定这样做。因为不这样做的话,明天也是破城而亡,但是这事如果成功的话,说不定自己还可以重新的回复到以前在权势。机会,哪怕只有一点,他李也要去争取。

陈敬东拍了拍手,笑道:“如果此事成功,我得大权,而大院君则可以得到性命,如果不成,我大不了回国后重新谋取契机,而你大院君就是会陷入万劫不复之地。你可要想明白了!”

最后,陈敬东又提醒道:“对了,送给吴大人的东西,最好不是什么真金白银,弄些古玩字画啊什么的好些,毕竟吴大人也是一个为官清廉的人,这收受属国官员的贿赂那是万万不行的。还有,记得准备几个顶罪的人,我相信,那些死士大院君该不会没有吧!”

大院君此刻明显也已经放下心来,说道:“这个自然知道。”

陈敬东也不多说,直接站了起来,然后说道:“如此的话,请大院君按计划行事!”正准备走之极,却突然一拍脑袋,说道:“差点忘了,这是吴大人喜爱的一事务,如果你手上没有这类似的物品的话,就拿这个送去吧!也算我的一点心意!”

说罢,就掏出一把左轮手枪,退下了子弹后,交给了大院君。随即就让大院君下属领着准备出城而去。

而那大院君李看了看陈敬东的背影,在看看那放在桌上已经没有了子弹的左轮手枪。心中感觉有些怪异,却一时间也想不出什么来。

花开两朵,各表一支,不说朝鲜大院君李心中生疑,却说陈敬东随着领路的李手下出了汉城。刚出城门,就已经看见了李振带着数个陈敬东的亲兵(也就是陈敬东带来的那些家丁)等待着。

“你怎么到此处来了。”陈敬东见到李振,不喜反怒,直接的训斥了起来。

那李振见陈敬东安然无恙的出来了,心中还是很高兴的,当下听了陈敬东的话,也不甚在意,随即的解释起来:“林兄和我都担心陈大哥的安危,加上,现在军中有林兄把持着,也出不了什么问题。所以,我就带着几人前往接应。”

陈敬东听了,虽然心中感觉到挺欣慰的,但是却还是忍不住的生气:“我临走前怎么交代你们的,守好营盘,千万不可在我不在的时候被人抢了去,怎么就不明白的我苦心啊!”

陈敬东虽然对他们担心自己的安慰很欣慰,但是,那二营业实在很重要,在军队里面混,手底下没有人怎么行,万一那袁世凯乘着自己不在,让吴长庆夺了自己的权的话,那么自己这一番努力不就白费了吗?

当下,陈敬东也不多说话,而是苦着脸直接带人回去,回到大营,已经临近午夜了。那李振跟在陈敬东身后,却是什么话也不敢说,刚才陈敬东说话的时候,表现出来的神色,让李振极为的震撼,虽然晚上灯火不亮,但是在那火把的火光下,依然可以看见当时陈敬东脸上表现出来的冷色。

“看来,这陈兄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陈兄啊!”李振在心里暗叹:“就是不知道,这样的变化到底是好还是灾祸!”

刚进入自己的营帐内,陈敬东就看见了几人,一人是庆军三营的营长吴安辉,此人乃是吴长庆的远方表情,他和吴长庆的关系比袁世凯和吴长庆的关系要深入的多。但是,却并不怎么招吴长庆的喜爱,因为其人太过去死板。简单的说,就是一个石头,而且是只知道报效朝廷的石头。对于这种只知道朝廷,而知道上司的下属。估计没有几个上司会喜欢。

也正是他在营帐内发出:“陈大人真乃真男子也!”的感叹,在散了会后,想起陈敬东的那种豪情壮气,也就忍不住的前来探望,却不料,来到的时候,陈敬东已经出发前往汉城去了。心中也甚是担心,怕这悲壮的男子就这么成为了为国捐躯的烈士。

而另外一人就是袁世凯,因为袁世凯在会议中的时候,对于陈敬东的表现虽然高兴自己的计策成功,但是散了会后,总感觉事情不想自己想的那么简单,然后一时间也想不出什么来,干脆,就直接的跑来了陈敬东的营帐,好打探下陈敬东的动向。还有,他到底想干什么,或者对于独身前往汉城说服大院君有什么独特的方法?

第三十五章拼命豪赌

除去袁世凯和吴安辉,还有着林成浩也在。

陈敬东刚一进营帐,里面的几人神色表现不一,林成浩是高兴中带着兴奋,吴安辉则是高兴中带着欣慰,而袁世凯则是瞬间脸色变了好几下,最后作出一副:惊喜的表情。

“陈大人,你可回来了,这前去汉城,可有什么意外?”吴安辉劲步走了过来,也不顾自己的品阶比陈冬生低,直接的拉上了陈敬东的手。

那林成浩也是喜色的问道:“陈大人,你可算回来了,我们都担心你怕有什么万一!”

陈敬东脸上带着微笑道:“诸位都不必担心,我这不是安然的回来了吗?”说罢,看向袁世凯。

那袁世凯也是脸上带着微笑,说道:“看来陈大人不愧为我大清之能臣,这既然已经安然回来了,想必已经劝服大院君了吧!”

陈敬东直接说道:“恩,大院君已经答应,明日一早,就来我军大营。”

随即,陈敬东就把心中早就已经构思好的另一套话把众人糊弄了过去,至于实情,当然是不能说的了。吴安辉和林成浩以及李振听了则是连连叫好!直叹陈敬东为当今神人,差点,就把陈敬东把诸葛亮给扯上了。而那袁世凯虽然也是和众人一样,嘴上说着些恭维的话,心思却已经活络了开来。

现在看来,自己的计策已经完全失效了,非但没有把那陈敬东陷入绝地,甚至,还平白的给了他一个机会。而自己虽然出了这个计策,但是完成的人却是他陈敬东,要是早知道这么容易就完成的话,他袁世凯当初也就不用说费尽心思让陈敬东去,他直接自己去就好了。省地把这么好的捞功劳的机会给了别人。可是,现今,后悔已经是来不及了在说了一会话以后,袁世凯就托言,还有其他事务,就辞别而去。

陈敬东看着袁世凯的样子心中暗笑,自然知道这袁世凯急急忙忙的走是要去照吴长庆商量对策了。纵然你日后是权倾天下的袁大头,但是,现在,却还是嫩了些,就好比“冤大头”一样。

话说袁世凯还真的是找吴长庆商量对策去了,因为,现在的失态发展已经完全的出乎了他的掌控。他袁世凯怎么想都没有想到,这陈敬东会在今夜就去找那大院君并且把大院君说服。让他一点准备都没有,如果是放在明天,明天的一个白天就足够发生很多事情了。比方说,因为陈敬东要身涉险境,那二营自然是要找一个临时替代的人。而这个人也只有他袁世凯自己了。这样,一旦陈敬东就算成功的说服了大院君安然回来,那么他作为一个非军队系统的人,能够找什么样的理由把二营的军权拿回去呢?到时候,不管陈敬东能不能成功,对他袁世凯来说,都是有益无害。

但是如今,却已经变的麻烦之极。在见到了吴长庆后,把陈敬东已经说服大院君的事情说了后,吴长庆的脸色也是变了变,然后说道:“看来此人所为,他日所成并非我等所及。而他来这朝鲜,恐怕也是为了捞一功劳。而一旦有了这功劳,等到朝鲜事平了后,肯定会会带国内,在中堂大人的提携下,前途不可限量。”

最后,看着袁世凯说道:“慰亭啊,看来我们前些日子的担心是多余的了,这人,心中所图肯定不是我们小小的庆军。因为,我们这庆军恐怕还不放在那人的眼里。”

袁世凯见吴长庆如此说话,已经是心中矛盾不已,最初,就在淮军要登陆仁川的时候,那二营的营长胆泄不敢登陆,正是他袁世凯进言然吴长庆撤了那二营营长的职,甚至造成吴长庆当场就要砍杀那二营营长。原本,那空下来的二营营长的位置,就是属于自己的了,但是,那陈敬东却突然的冒了出来。让原本已经快要到手的好处飞了。这怎么能让年轻气盛的袁世凯忍的下去。于是,就向吴长庆进言说陈敬东有不轨之谋。以图彻底的夺回属于自己的二营营长的位置。

但是,如今听吴长庆的话,虽然年轻,却也聪明异常的袁世凯也明白了,这吴长庆恐怕是要对那陈敬东的看法改观了。

想罢,也是自觉无趣,只能在心中自我安慰的想着,希望那陈敬东真的如吴长庆所说的,来这朝鲜不过是为了一功劳而已,而后就会被调回国内。到时候,那二营营长的位置还是属于自己的。

两人密谈一阵后,吴长庆的亲兵来报:“陈敬东,陈随员求见!”两人对望一眼,就明白,这陈敬东是要来找吴长庆禀报他的汉城之行了。

“陈大人,快坐。那只身前往汉城的事情,我已经听慰亭说过了,陈大人的胆气着实让人佩服!”

陈敬东连忙的拱了拱手,谦虚的说道:“吴大人见笑了,下官之所以能够一举说服大院君,全赖吴大人这数千兵士之威,不然,我一文弱书生,怎么可能办成这等重要的事情。”

“陈大人,不必谦虚,待明日一举擒拿住了那大院君后,我一定向朝廷禀报陈大人的功绩!”

随后,又商量了一阵后,陈敬东也就辞别而去了,然而,回到营帐中,却也心情复杂,心中暗自盘算着明日后的得失。如果实行自己心中想的那个计划的话,虽然得到的非常多,但是风险也是极大,一个不好,那就是全盘皆输。不但自己仕途被毁,恐怕连家中都要受到牵连。又想起那李经韵,心中的感觉也是甜一阵,酸一阵,就好比打翻了五味瓶一样。让陈敬东心里难受。

但是,富贵险中求,有多大的危险,就有多大的回报!有人说过,只要有百分之一百的利益,我就可以完全不顾生命,不管是自己的还是别人的。

同样的,老天从来都不回把机会施舍给那些不能掌握的人手中。也同样的,没有机会就要自己创造机会。虽然这机会的风险极大,但是同样的他的回报也是非常的可观。

这可以说,就是一场赌博,而且还是压上了全部身家的赌博,一旦赢,那就是全赢,一旦输,那就是连身家性命都得输掉。

而有趣的是,已经被拉上赌桌的吴长庆却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深陷陈敬东的赌局当中!

第三十六章军中惊变

第二日,一大早,清军数千人早早的就已经埋锅造饭,然后列好了队,等待着。

吴长庆虽然知道大院君已经被说服要来这中军大营,但是,凡事讲究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这大院君来还好,如果不来的话,吴长庆已经决定,今日就强行攻城,虽然会有些损伤,但是,目前时局危急,如果不早点解决的话,谁知道那一边虎视眈眈的日本会怎么样,说不定日后就要面对数千上万的日本人了。这一点,吴长庆可不想。

何况,如果自己不早点解决这朝鲜的事情的话,朝廷会怎么看待自己,中堂大人会怎么看待自己。虽然自己已经年老,但是为了儿孙的前程,也自然是要努力的办好这差事,日后,自己归西后,儿孙的前程李中堂难道还能视而不见不成。

日头升起,跨过树叶枝头的时候,陈敬东虽然神态还有悠然无比,但是心中却已经是着急无比,怕的就是那大院君不来,如果他违约不来的话,纵然清军大军不死一人就拿下汉城,这对于陈敬东来说,也是一点作用都没有。到时候,自己从还没有来朝鲜的时候就已经开始谋划的努力就全部成为的白费力气。

就在陈敬东极为担心的时候,那大军营帐外边却出现了一队朝鲜士兵开道,而那队朝鲜士兵中,大院君李就在中间,身后还有几人拿着一包裹。而后边,还有几个被打的血迹淋淋,光着上身的人被绑着!

当接到通报说大院君来了的时候,陈敬东自言自语的说道:“终于来了!”随即,就出了自己的营帐,前往吴长庆的中军营帐而去。

到了那营帐外头的时候,就已经看见其他的众位将领也都在外头侯着。问李振:“那大院君是不是已经进去,带了什么东西没有?”

李振回道:“恩,他已经进去,还带了个包袱,我估计,里面应该是黄白之物。这大院君看来还想活命啊!”

陈敬东此刻心里是着急无比,那手心里的冷汗是直冒,这朝鲜今后到底能不能给自己带来极大的机会,就看今日这一事到底成与不成。转眼看了两眼这营帐周围,发现除了各营的将领外,还有十余位吴长庆的亲兵和那大院君的十多位卫兵。

然后就是静静的等待着,等着一个信号,一个吴长庆自己发出来的信号!果然,不待片刻,里面就传出来了一生吴长庆的大喝。外边的众人一听,都立刻行动起来。因为,在先前的袁世凯的计划当中,就是已吴长庆在营帐里面的大喝声为号令。一举擒拿大院君。

一瞬间,吴长庆外边的那些亲兵和众多的将领都同一时间对着大院君带来的十多个卫兵动手。而这慌乱当中,陈敬东却疾奔到营帐门口。

刚进去,就见吴长庆手握一把大砍刀,正对着大院君的脖子,再一看,眼下除了这两人外,就没有其他人在。随即,闪身而进,并从怀中掏出一把左轮手枪。对着那当中的两人。

然后大院君只听见一声的枪响,正睁大着眼睛以为自己被打中的时候,却看见对面持刀的吴长庆面流鲜血。然后又听见“嘭”的一声,整个人一震,就如同被打推了一掌般。随即转过头来,看见了昨夜独身见他的陈敬东东,眼中冒出一片血色,口中挪动着,似乎要说些什么。可是却已经说不出来,身子软了下去。

陈敬东开了枪后,顾不上什么,急忙奔到大院君身前,然后把大院君带着的那个包袱,一打开,就看见里面的一把左轮手枪。拿起来塞进大院君手中。然后看看自己手中的左轮手枪,咬咬牙,狠心的把手枪对着自己的左手臂的软肉处,一勾扳机,又是一阵血雾冒了出来!

然后就是一声大喊:“不好了!快来人啊!”

提督大人吴长庆遇害身亡,而杀害吴长庆大人的朝鲜大院君也被安抚随员陈敬东拼着身受重伤把他当场击毙。而陈敬东的左手臂也是被击中。

随后,众人一口咬定,那大院君迫于我军强威,自知抵抗无望后,生发报复之心,借助了袁世凯的计策前来谋害吴长庆大人。而当时,安抚随员,二营营帐陈敬东及时发现不妥,准备阻拦,但是已经来不及了。大院君已经顺利的开枪,并把吴长庆大人给谋害了,而那奋不顾身要阻拦大院君的陈敬东也因为在乱枪中手臂被击伤。

乱套了,当事情并没有像袁世凯的计划当中进行,反而让吴长庆身亡的时候,整个清军大军都乱套了。当然,这个乱套也是指上面的那些军官们,而下面的士兵,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不然,战前主将身外,而且还是让敌人首领给弄死了。估计会军心不稳。

在乱过一阵后,众位将领又聚在一起开会起来,而坐在一边不言语的陈敬东的,刚才全身已经冒了一遍冷汗的他冷眼看着眼前的情形,咬着牙忍受着手臂的痛疼,看着众人聚在一起乱头苍蝇一样乱转。

吵闹了许久后,三营营长吴安辉大声的说道:“众位,现在吴大人已经被那朝鲜人给害了,难道我们还要继续在这里闹下去吗?”

众人看着那位平时就有些莽撞,同时又有些热血的吴安辉,片刻间也冷静下来。那吴安辉见众人停止了乱哄哄的吵闹后,又说道:“现在吴大人身亡,但是,大军不可一日无首,何况,我们还要给吴大人报仇!”

在他说出了这话后,众人也都各自点头,几人低头又说了一阵后,那吴安辉才对着旁边半躺着,手臂已经被血染红了的陈敬东说道:“陈大人,现在军中无首,我们推举陈大人暂行大军统领。”

陈敬东猛然一阵摇头,说道:“我只是一小小营长,何况,现在身子也不便。怎么能够担当如此重任啊!”

吴安辉又道:“陈大人,你虽然只是一营长,但是,你还是朝鲜安抚随员,在军中,除了吴大人,就是你的品阶最高了。何况,我们几个对于陈大人的胆气,智谋也很是佩服。大人要是没有资格,那么我们当中还有谁有资格。如果没有人担当统领的话,就让我们一直乱下去吗?那么,朝廷的颜面何在,吴大人的仇怎么报!”说到这里,吴安辉已经是泪流满面,那吴长庆虽然不怎么喜爱他,但是他终究是吴安辉的叔叔,没有吴长庆,他吴安辉怎么能够当上这三营的营长,今日,吴长庆身亡,他脑海想的就只有一个,那就是率领大军踏平汉城!雪国耻报家仇!

说着,停了会后,又说道:“至于陈大人的伤,下官等虽然心中不忍,但是为了朝廷,为了吴大人,请陈大人务必答应我等!”

事实上,也的确是,现在的清军中,有军职的人当中,他陈敬东无疑是最高的,而比他高的人还有一个马建忠,但是现在的马建忠却在仁川。而更加高级别的就是丁汝昌了。

这这里,除了他陈敬东也没有人合适的了。

陈敬东抬起了头,往上看了看,又扫视了一遍众位将领,然后说道:“既然如此,为雪国耻,为吴大人枉死。我就勉为其难,暂代军中统领一职!”

第三十七章代领一军

在清军的中军营帐里,陈敬东左手臂绑着绷带,咬着牙忍住痛疼,看着下面的众多将领,然后说道:“吴大人已经为朝廷捐躯,我等自应该为吴大人报仇雪恨。”

然后停了停,又说道:“我命令,全军对汉城展开强攻,无比今日内拿下汉城,就让汉城的血来为吴大人送行!另外,告诉下面的兄弟,一旦破城,今日里在汉城喜欢干什么就干什么,一切我来顶着!”

“是大人!”众位将领一听到陈敬东的话,那里还不明白,这陈敬东的话里面是已经允许他们破城以后自由的劫掠一日啊,虽然只有今天一天的时间,但是已经足够了。所以,已经被女人,银子冲花了眼睛的他们已经忘记了吴长庆的死。而唯一在意吴长庆的死的人,袁世凯,却是少了吴长庆后,就彻底的变成了庆军下级军官,这样的会议自然是没有资格参加。

又商量了阵详细的战法后,众将领都退了出去,而剩下的人当中,就只有李振而已。其他的人都去带着部队准备强攻汉城。事实上,吴长庆的死对于他们来说打击是很大,朝鲜这一小小的属国竟然敢对他们的宗主国大清动手,而且还是在大清的军营当中就敢刺杀他们的主将。那岂不是犯上作乱吗!一大帮子愤怒的庆军痞子军人势必要让朝鲜的血,女人的身体来洗刷他们的耻辱!

而等众人出去了后,李振上前,对着陈敬东说道:“陈兄,手上的伤害好吧!”

陈敬东咬着牙,却还是挤出一丝微笑:“不碍事,还死不了。”

那李振一听,也是笑了起来:“对,男人大丈夫,这点伤算不得什么,如果这点伤能够换来这中军主将的位置的话,就是我李振也愿意挨上这一个枪子。”

陈敬东听了,并不在意,方才还很紧张,但是现在的这个时候的陈敬东却已经是心里面不怎么紧张了,毕竟,现在可以说已经安稳的过去了,事情也按照着自己的想法发展着,并没有多少的冲突。

在陈敬东的计划中,关键点只有一个,那就是杀吴长庆,然后寻找机会自己掌握这支庆军。而目前,似乎他也的确做到了。但是过程却是极为的凶险,可以说,陈敬东本来是一点把握都没有的。在他的预想里,大院君来这大清军营的把握非常的大,因为历史中,大院君就是来了这大清的军营。而后面的计划当中,就是自己寻找机会杀了吴长庆。而这杀吴长庆,自然是在大院君在那营帐中在合适不过了。

当然,杀吴长庆是在有机会的条件下,而一旦没有这个条件,他陈敬东自然不会傻到就这么杀了吴长庆。因为,就算他不杀吴长庆,他的功劳也已经足够大了,单是独身前往汉城引诱大院君出城这一条,就足够作为政治资本。不过,要是想要陈敬东想象中的那种地步,恐怕还需要奋斗那么十几年。而不是和现在这样,一举成为这数千庆军的统领,即使是临时的。

对于以后,陈敬东可以说有着相当好的把握,一旦自己平定朝鲜之乱,那么,整个朝鲜中的功劳都会被他一个人说占据。到时候,就算不升为这庆军的首领,也会有其他大的用处。这对于自己登上朝廷的上层官场有着极为重要的作用。何况,他陈敬东也是属于李鸿章这一派系,他李鸿章总不能说放着自己人不用,而选用别人来代替他陈敬东吧!

不说陈敬东的胡思乱想,且说攻城,攻城的部队,是那六营的庆军,而剩下的一营盛军则是作为中军部队,并没有参与攻城。六营庆军中,一共有着近三千五百人。当清军的大炮开始对着汉城猛轰的时候,就已经可以说已经取得了胜局。

那汉城中的朝鲜乱军虽然有着两万五千多人,但是,在没有了大院君这个主心骨后,释然也就没有了抵抗的勇气,清军的大炮发上了那么几炮,等到那些清军的步兵打着排枪一窝蜂的攻进汉城的城门的时候,这汉城就已经像一个脱光了衣服的女人一样,展露在清军面前。

这一天,可以说是汉城的灾难,在解决了那多数的朝鲜乱军,控制了景福宫等要地就,清军的行动并没有停止下来,而没有停下来的原因就是,陈敬东发下的那个:喜欢干什么就干什么的命令。

清军在下午是两点开始攻城,四点以后,就已经占据了整个汉城,然后在到晚上的这段时间里,汉城就遭到了无数清军痞子的搜刮。黄金,银子,古玩字画,等贵重之物,还有那些朝鲜的年轻女子,基本都没有逃过清军痞子兵的手心。

当陈敬东第二天进城的时候,发现,这汉城比自己前天晚上来的时候更加的落败了,到处都是被焚烧后还没有完全停息的轻烟。破碎。这应该是形容汉城很好的一个形容词。

而第二天后,陈敬东自然不能让那些清军士兵无休止的混乱下去,在留下了庆军二营,一营后,其他的四个营和另外的一个盛军营就都被派了出去,开始平定朝鲜各地的混乱。顺便,还要找到那朝鲜的国王,和闵妃。

尽管陈敬东很想说把这朝鲜直接的变成中国的领土,但是现实却不允许他这么做,至少目前不能这么做。因为他这么做了的话,很有可能就被朝廷马上咔嚓掉。何况,还有那日本在一边虎视眈眈着。

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稳定朝鲜的局势,然后把日本赶下海去,让他们回到自己的小岛当中去吃珊瑚虫。

在派出部队扫平朝鲜乱军同时,陈敬东也向仁川海港的丁汝昌送去了消息。并且还通过了汉城的电报向天津发回了援朝部队的第一份电报。而电报的内容不外乎说已经拿下汉城并且已经击毙大院君,但是吴长庆却已经为朝廷捐躯。

这电报提及的吴长庆身死,如果在平时里,最多也就让那些京城里的军机大臣们看两眼就扔一边去。毕竟,朝鲜是拿下来了,那死个把人很正常。而且,还是一个本来就差不多该死的人,又是李鸿章那边的人,自然用不着他们操心。

但是,如今却不一样了,这死的可不是一般人,而是一军提督。不管那人是谁,有什么样的背景。就单是他身后的那一支数千的淮军,就已经足够引起人们的眼光。

于是乎,一场关于朝鲜事变的风波就迅速的在京城里蔓延开来,而这中心点就只有一个,那就是庆军的首领位置。简单来说就是那几千淮军的归宿问题。这恐怕就是陈敬东没有想到的结果。

第三十八章数派交锋(一)

在陈敬东的设想当中,一旦吴长庆身亡,登陆朝鲜的清军当中,也就只有自己的头衔和马建忠的头衔最高了。但是,马建忠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书生,对于军事是一窍不通。而剩下的人当中,也就只有他陈敬东一个人有着知兵的名声,并且有着相对比较高的品阶。

而最重要的就是,他既然能够被这几个庆军的营官们【之前把淮军的一营首领称为营长,有误,现在改回“营官”这一正确称呼】推举为登陆朝鲜清军的临时统领,自然的也就顺利的掌握了这支数千清军。而这,也是目前为止他陈敬东的最大优势。

而这一优势的要得到最大的体现,还得需要其他各方面的因素来推动。

在清军攻入汉城的第二天,陈敬东就已经向天津发回了第一封电报,而当天晚上,陈敬东又向天津发回了一封电报。只不过,这电报并不是给朝廷的,而是给予李鸿章的。

当李鸿章在接到陈敬东的第一封电报后,就已经开始考虑起来。而当接到陈敬东的第二封电报后,当即就找到了他的众多幕僚们开始商讨起来。

盛宣怀从李鸿章手中接过了电报看了后,缓缓的说道:“中堂大人,现在按照陈敬东的说法,这朝鲜应当是无碍了。至于日本人,目前虽然还没有找到,但是只要我军能够先于他们找到朝鲜国王,闵妃,就能够重新让朝鲜回到以前的状态。”

而另一边的叶志超也是捋了捋他那短小的胡子,然后说道:“盛大人说的没有错,这朝鲜,只要有着我大清的数千兵丁在,就出不了什么大乱子。何况,我北洋水师也在朝鲜周边,凉那日本人一不敢做出什么大的动作。”

李鸿章睁开眼睛,看着下面的几个幕僚一个接着一个开口分析着目前朝鲜的局势,眉宇之间却一致都没有缓过来。

而半响后,盛宣怀才又说道:“诸位,现在我们都知道,只要我们淮军的在朝鲜,那么朝鲜就翻不了天,但是,现在庆军统领吴长庆已经身亡,也就是说,现在我们淮军在朝鲜的六营庆军,二营的盛军没有一个主将。虽然说有着丁大人镇着。但是,丁大人毕竟是随时提督,何况,我北洋水师在朝鲜的舰队还需要丁大人来顾着。势必没有办法分心来管陆地上的事。而这样一来,局势就对我们北洋相当的不利。”

盛宣怀虽然没有说明白未什么对北洋不利,但是,在座的都是李鸿章下属的老人了,那里还不明白盛宣怀说的什么啊,无非就是担心这近七千淮军的未来问题。

现在大清中,谁都知道朝廷对于李鸿章的堤防是越来越严格,同时也有心无力,终究原因也只有一个,那就是淮军,北洋水师。

观今大清军队体系当中,八旗兵早已经是名存实亡了,最发匪的其中一只部队北进威逼天津的时候,大清的最后一支有战斗力的八旗骑兵在和发匪的战斗中已经损失殆尽。如今的八旗兵,只是一副空壳囊而已。而那些绿营的经制兵,虽然说在乾隆以前还有些许的战斗力,但是如今,已经和八旗差不多了。基本都可以忽略他们。

而八旗,绿营兵真正灭亡的时候,是在发匪动乱那会,八旗绿营无用,全国之兵都斗不过那发匪。最后不得不动用那些汉族大臣们自己回乡征召兵丁组建团练。

而这团练发展出来的湘军,淮军,可以说是最为成功的团练部队,同时也是剿灭发匪动乱的主力。在当时,湘军,淮军就已经开始使用洋人的那些火枪,火炮。然而,在太平天国灭亡以后,作为专门为了剿灭太平天国而成立的团练也就自然成为了朝廷的眼中钉。不拔掉,朝廷的那一帮子大臣是怎么也睡不安稳的。但是,全部拔掉也不行,不然,谁来守着这大清的朝廷,让他们能够谁安稳觉啊。

于是乎,当时规模最大的团练军队,曾国藩的湘军没有了。而失去了军队的曾国藩也是地位一落千丈。而曾国藩的学生李鸿章的淮军却得到了保留的机会。并在后来的捻军动乱当中,好生的充当了大清国防军的角色。

从此,淮军的作为了大清的国防军存在。而这也就是李鸿章的最大政治资本,也是他屹立大清顶峰数十年而不倒的原因。并且,在北洋水师在逐步得到发展。手握陆海两军的李鸿章可以说是满清朝廷中无人能比的角色。

慈禧要打压他,朝廷的其他人也在打压他,可是,这几十年过去了,他李鸿章还是好好的呆在直隶总督的位置上,至于其他的张之洞,左宗棠几人,虽然得到了慈禧的扶持,做的事情也不少,权势也大。但是和李鸿章一比,就小巫见大巫了。

而如今,作为李鸿章最大依仗的淮军的数千兵丁目前在朝鲜上失去了他们的统领。也就是说,到目前为止,他李鸿章对这支部队失去了直接的控制。这怎么能让李鸿章安心。

李鸿章眯着眼,问向叶志超:“你怎么看?”

叶志超略微的想了想,然后说道:“从陈敬东发来的电报上来看,陈敬东已经被下面的那些营官们推举为零时统领,虽然没有个正式的名号,但是好歹也算是我们的人掌握着。但是,这陈敬东之前只是一文人,对于这兵家之事恐怕只是书面来上的多,一时尚可,而时间日久,势必出乱,而而这一点,既然我们能够看出来,这朝廷的人怎么会看不出来呢?而一旦朝廷的人那这个说事,要派人去接管这近七千人马的时候,我们也不能够明面上说什么。”

叶志超停了下来,同时,另外几人也说道:“是啊,就算朝廷不说这个,只要这朝鲜数千大军的统领位置空着,那么,就肯定有着诸多的理由来发难。”

李鸿章看了众人,然后说道:“这朝鲜的事情不能耽误,目前,在朝鲜当中,我们也没有什么适合的人,在短时间里,就先让陈敬东给我们担着,然后我们在派去统军的将领。但是,目前最重要的就是,不能让朝廷的人给先去了朝鲜。”

李鸿章停了下来,然后叹了,说道:“给陈敬东回电,说让他暂时统领朝鲜诸军,同时让马建忠为副。并且,诸事要多和丁汝昌商量着办。务必保我淮军之安。”完毕,转头看了看叶志超,说道:“你准备下,这几日就准备乘船去朝鲜。”

“是,大人!”众人也都回音着!

李鸿章说完,抬头看看天色,已经是漆黑一片,叹道:“这朝鲜的七千大军绝对不能失去,就算丢了朝鲜,也不能丢了这七千大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