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4章 四面进攻
"爱书网"网站最新地址为 m.22ff.vip

,一品权臣

“兄弟们,冲啊。”

高展看到木栅栏墙上的防守兵丁已经被压制住,立刻让站在他身后的另外七百名刀盾士兵,分散绕开那些陷阱到了木栅栏墙下面,用随身携带的铁钩子攀住木栅栏墙的边缘往上爬。

“他们要爬上来了,快把他们砸下去。”

木栅栏墙上的兵丁看到护卫军士兵要爬上来了,急忙举起滚木雷石和弓箭,准备把他们砸死、射死。

然而他们才刚刚露头,立刻被早已拿弩箭对准了木栅栏墙上的护卫军士兵用一阵箭雨给射死,剩下那些没有被射到的人赶紧又缩了回去。

就是这么一小会儿的功夫,那七百名士兵已经顺利上到木栅栏墙上,挥起手中的刀,与守在木栅栏墙上的那些兵丁战在一起。

一名站在木弩手背后的都头,指着正在跟护卫军战斗的那些曾头市兵丁,说道:“兄弟们,瞄准曾头市的人给我射!”

啊!

啊!

啊!

一只只弩箭射出,正在跟护卫军交手的那些曾头市兵丁被射死、射伤一大片,其余那些没有被射到的,也都被拿着刀盾的护卫军士兵给砍死,防御木栅栏墙转眼间失守被护卫军控制。

“梁山贼寇站领了防御墙,赶紧把他们赶下去。”

守在防御木栅栏后面的那些曾头市兵丁,一部分拿着刀、枪沿着楼梯往上冲,另外一部分守着弩箭车的人则赶紧调整弩箭车,想用弩箭把木栅栏墙上的护卫军士兵射死。

不过由于弩箭车太过于笨重,又只能平射,而防御木栅栏墙有近六米高,所以调整起来特别费事。

防御木栅栏墙上,一名护卫军营指挥使看到曾头市的人冲上来了,说道:“守住楼梯,用弩箭把他们射回去。”

防御木栅栏墙一共有四个供人上下的楼梯口,护卫军每个楼梯口用十几个拿着刀和盾的士兵守着,其余的士兵则拿着木弩对着四个楼梯上,以及下面守着弩箭车和铁钉车的士兵一通猛射。

啊!

啊!

啊!

几百把弩一起射,弩箭如同暴雨一般恐怖,楼梯上和下面那些兵丁被射死了不少,剩下那些没有被射死的,全都用盾牌挡着逃了。

至此,整个北面路口完全失守。

几个士兵过去把木栅栏门打开,高展率领剩下的三百名士兵和一百名铁弩手进到里面,看了一下那些被丢下的弩箭车和铁钉车,说道:“立刻把这些弩箭车、铁钉车掉头对准前面的来路。”

“是。”

跟在他身后的那些士兵立刻过去把弩箭车和铁钉车调头排成一排对准来路,这样既能对冲来的人进行有效的射击,同时也能够对冲锋进行阻挡。

随后高展又说道:“所有的人立刻分散找地方藏好,只要曾头市的人敢来,就给我狠狠的射。”

“是。”

众士兵齐声应了一声,然后各自找地方藏好。

曾头市只有四个路口可以离开,只要把路口守住,就可以瓮中捉鳖,把曾头市金国的势力一网打尽。

就在高展这边拿下北路口的时候,东、西、南三个路口也被关胜、宣赞、郝思文、秦东浩、扈成攻破拿下。

“不好了,梁山贼寇打来了,梁

山贼寇打来了。”整个曾头市到处响起了敲锣声和喊叫声。

曾府。

纳合赞正睡在香呢,突然听到外面锣声大响,急忙从床上翻起来过去打开门,问道:“出什么事情了?”

“梁山贼寇正在攻打我们。”有下人回答道。

纳合赞大惊,说道:“快去通知史教师和魏团练和单团练。”

下人说道:“史教师、魏团练、单团练以及四位公子已经在内堂等候。”

纳和赞披急急忙忙来的内堂,看到史文恭、魏定国等人果然在,问道:“梁山贼寇来犯,我们该如何是好?”

“太公不必着急,我们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量他们也攻不进来。”史文恭非常有信心的说道。

他的话才刚刚说完,就见曾升慌慌张张的从外面跑进来说道:“不好了,我们的防御已经被攻破,现在四个路口已经被梁山贼寇所占领。”

“什么!”

纳合赞差点栽倒,幸亏旁边曾魁眼疾手快给扶住了,随后气急败坏的问道:“咱们的防御如此坚固,梁山贼寇是怎么攻进来的?”

“老太公,现在不是讨论这个问题的时候,当务之急是要把梁山贼寇赶出去,其他的事情等以后再说。”

魏定国担心被他们知道陷阱位置已经泄露的事情,所以赶紧打断说道:“现在情况紧急,请五位公子和史教师立刻带人分头抵御梁山贼寇,我和单兄即刻回去带领我们的人赶去增援。”

纳合赞连忙说道:“对对对,魏将军说的对。涂儿,你赶紧带领一千人去增援东市路口,密儿你带一千人去增援西市路口,索儿你带领一千人去增援南市路口,升儿你带一千人去增援北市路口,剩下的两千人由史教师和魁儿率领坐镇市中,随时接应各方。”

“是。”

史文恭和曾家五史兄弟离开后,魏定国、单廷珪也离开到了军营,把现在的情况跟华栋说了一下。

华榉问道:“你是说史文恭现在手下只有两千人?”

魏定国说道:“是的。”

华榉马上说道:“好,咱们立刻率兵去曾府捉拿纳合赞和史文恭,只要把这两个人抓住,大局也就定了。”

“是。”

华榉把自己那把宽剑背在背上,翻身骑在马上,让人递给了他一条枪,因为他的那条青龙戟没有带来,所以只能临时现找一件长兵器用着。

魏定国、单廷珪随后也骑到马上,带着手下五千士兵跟着华榉一起离开驻营地前往曾府。

就在华榉他们前往曾府的时候,曾涂已经带人到了东市路口,不过他们刚一到便立刻遭到了弩箭车的攻击,一下便射死了一百多人。

曾涂大怒,叫喊道:“给我用盾牌顶着往上冲,一定要把这些梁山给赶出去。”

兵丁用盾牌组成盾墙,顶着弩箭车发射的弩箭往前靠近,很快便到了离弩箭车只有十米的地方。

就在这个时候,街道两旁的房屋楼上的窗户突然全部打开,一只只弩箭快如流星般从窗户里射出来。

街道上的那些曾头市兵丁完全没有想到两边也埋伏得有弩手,措手不及,盾牌挡了左边的弩箭挡不了右边,挡了右边的又挡不了左边,完全就像箭靶子一样,这一会儿工夫便

被射死了数百人。

在后面督战的曾涂没有想到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朝街道两边的房屋看了一下,只见弩箭如雨点一般从窗户里面飞出来,再这样下去这一千人就要全部死光了,急忙大喊道:“快退后,快退后。”

收到曾涂的命令,剩下来的兵丁用盾牌形成一个圆形保护墙,一点一点的往后退。

这时,藏在铁钉车后面的护卫军士兵推着铁钉车朝正在撤退的曾头市兵丁冲了过去。

铁钉车全部是用铁打造的,每一辆都有数百斤重,再加上前端的铁板上有九根一尺余长、粗如鸡蛋大小的尖铁钉,冲击力相当惊人,只一撞便将前面的盾墙给撞散了。

就在盾墙散掉的一瞬间,无数的弩箭再次从两街道两旁射来,惨叫声再起,一个又一个的兵丁被弩箭射翻在地。

“兄弟们,给我冲啊,杀了这些金国奸细。”

护卫军在东路口这边的领头人是宣赞,看到曾头市的兵丁已经被射杀的差不多了,随即上马抬起右手的刀指着前方大声命令道。

“杀啊!”

两百多士兵推着八辆铁钉车在前面开路,由于这些铁钉车的分量极重,推动的时候铁轮与地面摩擦产生地动山摇般的震响,声势非常吓人。

剩下的那些曾头市兵丁看到铁钉车过来了,吓的扭头就往后跑。

曾涂一看大势已去,也不敢再留在这里,迅速调转马头跑了。

八辆铁钉车齐头并进冲出街口,跟在后面的宣赞带着一百铁弩手和八百拿着木弩的士兵,迅速从两边冲出来呐喊着朝曾府方向冲去。

曾涂骑着马来到通往曾府的十字路口,正准备拐弯,这时一阵马蹄声传来,他顺着马蹄声看过去,只见是曾密独自骑着马朝这边跑过来。

“大哥,你怎么在这里?”曾密看到曾涂很惊讶。

“我中了梁山贼寇的埋伏,带的人大部分都被杀了,我正准备回去请魏团练、单团练带兵来助战。”

曾涂看了一下曾密,问道:“你那边的情况怎么样?”

曾密一脸懊恼说道:“别提了,我也中了他们的埋伏,带的人基本上全都被杀光了,我是好不容易才逃出来的。”

“这些该死的梁山贼寇,如果我们能够度过此劫,一定要把他们连根铲除掉。”曾涂咬牙切齿的说道。

曾密说道:“现在先别说这么多了,还是赶快回去请魏团练、单团练他们带兵来把这些梁山贼寇击退才是。”

两兄弟正准备骑马回曾府,这时又有马蹄声传来,而且不止一匹,两人各自朝一个方向看去。

只见原来是曾索、曾升骑着马,各自带着几十个兵丁从南市路口方向和北市路口方向而来。

“三弟,四弟,你们这是怎么了?”曾涂问道。

曾索说道:“我遭到了梁山贼寇的伏击,大部分人都被射死了,只剩下这点人逃出来。”

曾升随后也沮丧的说道:“我也一样,除了这些人,其他的都被射杀了。”

曾涂刚想说话,突然从四面八方传来一阵呐喊之声,他们一看,从东、西、南三个方向的街上冲来了数千人。

“快走。”

曾家四兄弟急忙带着残兵败将,往曾府方向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