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8章 重新做一个账本
"爱书网"网站最新地址为 m.22ff.vip

,一品权臣

“你,你,你胡说,我们全都是大宋人,怎么会是金国的奸细?”曾索结结巴巴的说道。

华榉说道:“完颜奴罕这个人你们应该不陌生吧,前些日子他才奉完颜晃之命来这里让你们派人去杀我。他现在就在我的手里,已经把什么都招了。”

“什么,完颜奴罕在你手里?”曾密问道,似乎有点不相信。

华榉说道:“要不然我们怎么会知道你们是金国的奸细。”

“成王败寇,既然你们已经知道了,要杀要剐随你们。”曾涂倒有几分英雄气概,声音洪亮说道。

华榉说道:“杀不杀你们那是皇上来决定的事情,我现在只想知道纳合赞会到什么地方去?”

曾涂冷笑了一声说道:“你以为我们会告诉你吗?”

华榉很诚恳的点了点头,说道:“我认为你们会告诉我的。”

“你是在白日做梦。”

曾涂说道:“别说我们不知道他要去什么地方,就是知道也不会告诉你的。”

华榉说道:“有骨气是好事,但必须要有这个毅力,完颜奴罕刚被抓住的时候也是嘴很硬,但很快他就改口了。所以,我劝你们如果没有这个毅力,最好还是乖乖的说出来为好。”

曾涂嚣张的笑了几声,说道:“别拿这个来吓唬我们,那些什么酷刑我们见多了,你吓不倒我们的。”

华榉伸出手指轻轻的摇了摇,说道:“你错了,我的刑法跟其他人的刑法完全不一样,既不用见血,也不用伤筋动骨,更不会让你们体无完肤,但效果却比任何刑法都要好。”

曾涂根本不相信,冷笑了一声,把头扭到了一边。

华榉看了曾密、曾索、曾魁、曾升,问道:“你们有谁愿意告诉我?”

曾密等四兄弟只是冷哼了一声,谁也没有说话。

华榉轻轻的点了点头,说道:“好吧,既然你们都愿意当好汉,那我就成全你们。”

说完,他对旁边站着的士兵说道:“把他们身上的衣服扒了。”

士兵过来三下五除二把他们的衣服全都扒了,华榉取出银针在他们每个人身上扎了一针,随后五个人脸上全都露出了痛苦的表情,但都忍着没有叫出来。

华榉微微一笑,又在他们身上各扎了一针,这次五个人的脸色全变成血红色,头上的青筋也冒了出来,豆大的汗珠不停往下掉,但依旧还是没有吭声。

“行,果然都是好汉。”

随后,华榉又取了五根针分别扎在他们身上,这次五个人再也没有忍住,全都凄厉的叫了起来,让站在周围的关胜等人全都毛骨悚然。

“我说,我说……”曾升受不了了大喊了起来。

“我也说,快停下……”曾密随后也屈服了。

紧跟着曾涂、曾索、曾魁也都在银针的威力下败下阵来。

华榉把银针从他们身上取下来,淡然说道:“纳合赞会去什么地方?”

曾升说道:“离这里四十外的东南方有一个吴家集,集上有一个叫吴深的人,那是我父亲安排在那里的眼线,他应该会先去那里,然后想办法离开大宋回金国。”

“扈成。”华榉喊道。

“卑职在。”扈成应道。

华榉说道:“立刻带着你手下的人赶去吴家集,把吴深和纳合赞抓回来。”

“卑职遵命。”

扈成应命之后带着手下的士兵走了,华榉又详细的向曾家五兄弟问了一些情况,然后让人把他们带下去看压起来,等回京之后交给徽宗处置。

“立刻派人清点一下曾家的财物。”华榉对秦东浩说道。

现在不管是朝廷还是护卫军都很需要银子,纳合赞在这里经营了这么多年,肯定积攒了不少的财富,这对朝廷和护卫军来说都是天大的好事。

“是。”秦东浩应了一声下去清点去了,

华榉看了一下关胜等人,说道:“各位将军今天都辛苦了,想去安排一下巡逻防卫的事情,然后就回去休息吧。”

“卑职遵命。”

关胜等人下去了,华榉让人带着他在曾府到处转了一下,然后找了一间房作为临时休息的地方,不过他并没有立刻睡觉,而是坐在桌子前把这次大破曾头市的详细经过写下来,准备回去呈送给徽宗。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左右,周远地从外面走进来,说道:“大人,秦军都指挥使来了。”

“让他进来吧。”华榉一边继续写着一边说道。

秦东浩提着一个木箱子从外面走进来,把箱子放下,双手抱拳躬身说道:“卑职参见大人。”

“曾家的财物都清点清楚了?”华榉停下笔看着他问道。

“已经清点清楚了。”

秦东浩从那个木箱子里取出来两沓账本放在桌上,华榉拿起来随便翻了一下,然后放下问道:“你就告诉我曾家到底有多少财物?”

秦东浩说道:“从曾家的银库里一共清点出两百六十七万两银子,三十九万两黄金,四百二十一万贯铜钱。除此之外还有三万亩田契、三百七十一处住房契,五百三十六家商铺契和七百九十一人的卖身契。”

华榉没想到这曾家居然这么有钱,幸好提早发现了,如果要是再有几年,凭着这样的财力,完全可以组织起一支规模庞大的队伍,那可就真的成了心腹大患了。

华榉想了一下,把秦东浩叫到跟前,低声说道:“重新做一个账本,把银子改写为一百六十七万两,黄金二十九万两,铜钱三百二十一万贯,剩下没有入账的那些全都运回护卫军,留作我们以后的军资。”

护卫军后面的建设还需要很多的银两,而且这些银子充交到国库之后也不知道是不是会用到老百姓的身上,所以他要提前为护卫军后面的建设多积蓄一些钱财,免得所有的钱财都被那些贪官给吞了。

“是,卑职这就去办。”秦东浩说道。

华榉说道:“这个事情你知道就行了,不要再告诉其他的人。押送银子回去的时候一定要小心,要让信得过的兄弟押运,严格保密,不要泄露一点风声。要不然这些银子全都得交到国库,又得让那帮贪官给贪了。咱们护卫军现在又增加了五万兄弟,将来还得买马,打造兵器铠甲以及各种需要的战备物资,用钱的地方多的很,要是没钱很难把咱们护卫军打造成无敌之师。

秦东浩说道:“大人放心,在把这批银子送回护卫军营之前,卑职会一直盯着的,绝不会出半点事情。”

华榉轻轻的点了点头,让他拿着账本退了下去,随后自己继续写攻打曾头市的经过。

天亮之后,华榉让人出了安民告示,把真实的情况告诉老百姓,好让他们放心不要引起恐慌。

随后,华榉跟关胜等人去曾头市到处转了一下,找老百姓了解了一下曾头市的情况。

接着,派人把原来曾家安插在各处的眼线全部抓了起来。

不过,因为这些眼线也都只是普通的人,所以华榉也没有为难他们,告诫了他们一番,便放他们回去了。

之后,华榉让人找到前些天跟着薛元辉一起来被杀的那四个护卫军兄弟的掩埋处,把他们的尸骨取出来重新选了好的地方安葬,率领众护卫军将士一起祭拜了一番。

到了下午的时候,扈成回来了,但是只带回了那个叫做吴深的人,却没有看到纳合赞。

“怎么只有一个人,纳合赞呢?”华榉问道。

扈成说道:“卑职到吴家集找到吴深时,纳合赞还没有去找吴深,卑职又特意在那里等了几个时辰,但还是没有看到他,所以卑职就留了一些人在那里继续蹲守,自己先押着吴深回来了。”

华榉看了一下跪在面前的吴声,问道:“你是宋人还是金人?”

“回大人话,小人是宋人。”吴深说道。

“你既然是送人,那为何要替金人做事?”华榉问道。

吴深说道:“回禀大人,小人根本不知道他是金人,小人要是知道他是金人绝对不会给他做事情的。”

华榉问道:“他都让你做些什么事情?”

吴深说道:“吴家集边上有一个官兵驻防点,他就是让我把每次驻防点的官兵交接的时间,以及每次交接的人数,还官兵将领的情况告诉他,其他的也没什么事情。”

华榉想了一下,对刘檗说道:“去把魏定国和单廷珪叫来,我有事情要问他们。”

“是。”

刘檗去了没一会儿,把魏定国,单廷珪带来了,华榉问道:“吴家集边上是不是有个官兵驻防点?”

魏定国说道:“是的。”

“像这样的驻防点,曾头市附近到底有多少个?”华榉问道。

纳合赞打听官兵驻防点的情况,肯定是为了将来起事的时候能够迅速占领周边地域,建立一个可以跟官兵对抗的根据地。

因此,他绝对不会只打听一个官兵驻守点的情况,而是会把周边所有官兵驻守点的情况都摸清楚,这就意味着他除了吴深之外,在其他的地方他也安插的有眼线,他很有可能去了其他眼线那里。

魏定国说道:“为了防止有山贼袭击百姓,凡百户以上的百姓居住点,都会有官兵驻守点,曾头市周围像这样的官兵驻守点一共有二十一个。”

华榉说道:“你马上派人去通知这二十一个驻守点的官兵,让他们查一下可有可疑的人员出现过或者常住的人员突然不见。”

“是,卑职立刻派人去办。”魏定国说完转身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