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遭遇
"爱书网"网站最新地址为 m.22ff.vip

峰高百兽绝,林深千鸟灭。踏盾御风行,不惧断崖雪……

茫茫雪海,二十燕军齐队协行。为首那人身背长弓,腰插短匕,剑眉星目,脸庞棱角分明,气宇不凡,可刚毅中却又带着一丝稚气。只见其脚踩一块丈余长削切得极为平整的木板,前端位置略微上翘不至于深扎雪中。借着这块长木板,他如今在在这深可及腰的松软积雪上宛如谪仙御剑飞行,其速甚至比纵马狂奔更胜三分。过耳风声猎猎,带起衣摆飘扬。

随后众人尽皆如此,或脚踏整块木板,或双足各踩两片长木,更有体重如庖硕者则站立在盾牌上,以枪戈拄划好似游鱼入海毫无阻滞。

“哈哈哈……素闻孤山子遇事常有急智,往往能多出奇谋,今日一见当真是不同凡响啊!哈哈哈……畅快……真他娘的的畅快……”

纵使是平日温文尔雅的副将军井启,此时也是有些得意忘形爆了粗口。这几天所见种种无不印证了他自己眼光的毒辣。当前路被雪所阻寸步难行的时候,这样巧夺天工的手段试问这天下七国之中谁能想得出,恐怕是墨家钜子公输班之流亦是如此尔。不过说到拓展性思维,在场的除了孤夜外应该没有谁能比得过常威了。要不然又如何有那桩标新立异的“大生意”诞生。

那时候众人还在腹诽孤夜所指狐狸是故弄玄虚的时候,常威这个大纨绔很快就发现了关键所在,也是他第一时间抢过庖硕背后的盾牌,毫无迟疑的丢在雪地上然后不管不顾的跳将上去。至于结果自然是令人咂舌的。作死的常大监军非但没有预料中掉进雪窝里,反而是顺势滑溜出十几步远,在熟悉了半刻彻底掌握了平衡之后,更是能摇摇摆摆的围着众人转圈圈。如此这般,场上再如何愚笨的人也都该明白过来了。于是便有了后来利用周围的树木做成的木板,在几个拥有三瓮力的高手努力下,还真无需费多少功夫。

“大家速度再快些,朔望日已过午时,东胡人势必也完成了锻骨草的采集任务。北麓有路千千条,我只往东一路追,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制作雪橇,哪怕再简单,该浪费的时间还浪费掉了,派出侦察择地埋伏只能是奢望。如今无非是认准一个方向,直接从戎山山脚下横穿过去。

“吼吼吼吼吼……”

也就在井启催促众人加快速度之际,右前方戎山的方向突然传来声声野兽的咆哮。

“剑齿熊!是剑齿熊!东胡人果然得手了!快绕过去,一定要赶在他们撤退的时候截住!”

井启显得很兴奋,他自认为老天还是站在自己这一边的,剑齿熊等到此时才发生暴动,那么也就意味着之前所做的一切都没有白费,一旦成功来个半路截胡,那么身家性命未来前程还是很可期的。到此时在前面开路的孤夜倒是没有这种感觉,因为他至始至终都认为整件事情进展得都太过顺利了。

按照以往的尿性,每每到了关键时刻都是会出现难以预料的意外出来。不过此刻前方戎山发生如此大的动静,井启认为必然是东胡人诱饵起到效果的表现,而从现在的时间来估算还算来得及。殊不知诱饵确实是诱饵,只不过那些牛羊此刻都早已成了腹中食,之所以再次暴动,那是因为清醒之后的熊妄正从伏骨林下得山来正好被归巢的剑齿熊群逮了个正着。

没有了牛羊血可以浇淋全身欲盖弥彰掩盖气息。一大堆人刚从伏骨林中的深坑里踏出,硫磺味道被风给一吹而散,原本人类身上特有的气息便很快被嗅觉灵敏的剑齿熊给探知到。更何况队伍里面还有熊妄这样一个融合了其他兽血的存在,那就如同黑夜中一堆熊熊燃烧的篝火般刺眼。

剑齿熊群刚刚饱食过后稍微消弭的怒火骤然间就被这突如其来的入侵者给重新点燃。站在山头上,看着四面八方状若疯狂的巨型猛兽快速的向自己这群人围过来,熊妄这才从贪婪迷失中警醒。

“结阵!快结阵!长矛手在前,弓箭手准备!快……”

临时抱佛脚的举措注定是无果的。刚才只顾着往怀中揣锻骨草的士兵哪里知道自己的武器丢哪儿去了。如今二十几个人中唯有熊妄和少数几个士卒还有武器在手,其余人则茫然四顾不知所措,想逃无处去,想战无所持,然临危之际仍不忘抱紧怀中之物,对于这些士卒来说,那是来年家中老婆孩子的碗中米粮身上的帛衣与毡房外象征希望的羊群。

“啊……”

终于有一头剑齿熊冲进人群,那血盆大口将面前那个吓得表情呆滞的士卒头颅一口咬下,两颗长且尖的獠牙刮过肩膀,还顺势拉扯出整条颈侧肌肉出来。六七百斤的重量扑上来,人类区区的百多斤直接就被砸得骨断筋折。

熊妄见状睚眦欲裂,手中大环刀向上扬起,双臂骤然间膨胀数倍变得硕大无比,其上棕黑稠密的毛发与面前冲上来的这头剑齿熊一般无二。

“去死……”

开山裂石般的攻击力,将手中那柄环刀发挥出百分之三百的极限力量。

咔嚓……吼……

刀自上而下劈中来袭剑齿熊的圆脑壳,厚重的刀锋深深卡进了脑腔中直至刀背,但只此一击,刀的末端也直接磕断飞了出去。然剑齿熊虽瞬间毙命,但伸出去的爪子仍旧带着巨大的惯性,攻击手段本就以爪子著称的妖兽,此时横扫在熊妄胸口上造成的伤害值可想而知。

不似燕军将领装备有精良的片甲和护心镜。那怕是好几层熟牛皮累加在一块的皮甲,也根本无法抵御剑齿熊临死前的长爪挥击。

嘶啦……

就如同利刃切割轻柔的丝绸一般毫不费力。最终熊妄付出了两道长达尺余深刻见骨的伤口后,成功击杀了一头成年剑齿熊。

可又能如何,死了的这一头,随后还有上百头。这场遭遇战从一开始便注定了只会是单方面的屠杀。哪怕是激发了身体内蛮熊精血,可熊妄的下场仍不会出现任何的意外。

不用怀疑,这场意外在还没开始之前,便在此刻已然安全到达山下的常绞的预料之中。听着身后此起彼伏的兽吼声,隐隐约约之际,他仿佛还能分辨得出那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贪婪成性的傻瓜在不甘的嚎叫。

身边跟着离开的士卒此时此刻是幸运的,心有余悸的他们时不时的回头朝山顶方向望去,根本无需亲眼看见便能想象得出那里正在上演的血腥画面。不知不觉间,他们对身边这个首领都有一种发自内心深处由衷的感激,若不是他,或许现在面对剑齿熊的便只会是自己。

“走吧,赶紧离开这里。现在我们手里带着的可是乞连部族人重新崛起的希望。只要彻底脱离戎山的范围,那些剑齿熊是不会追击过来的。

前来接应的族人应该也快到了,族民们,你们终将成为乞连部落的英雄,并被子孙后代口口传颂。”

时间对于常绞来说还是很缺,就如同他刚才所说的那样,作为父亲器重的几个儿子之一,诺比正带人往这边赶。要想在接下来的族长大位争夺战中占得优势,如今身边这五筐锻骨草便是很好的筹码。他打算在诺比到来之前私自藏匿一半只把另一半交出去。如此一来,换得的粮食财帛足以让其在族中聚拢起一股不小的力量。

但人若怀有所私,徒人必然可察。常绞动歪心思,赶来支援的诺比亦有防备。身后三百族兵名义上是前来支援,但在关键时刻未尝不能顺势将常绞与所带众人一并击杀,然后再将所获一部锻骨草分与众人获得支持,有机会的话,带着这三百人回师部落的时候也可将自己父亲一并收拾了。再将所得利益接着散给族人,那样的话族长之位可定。

显然,论起狠辣与果决,诺比的心机和眼光可要比常绞高明许多。思及计划成功后的喜悦,现如今要做好的第一步还得是成功完成接应任务才行。

三百精挑细选的族兵乃是族中仅剩不多的精锐。不同于其他人的装备简陋,这支队伍所有人都是人人携刀带盾,族中刀剑铁器几乎全聚于此了。卡那其不惜老本来武装这支三百人的部队,可见其对此次采摘锻骨草任务的重视。从一开始,他就不指望燕军会因为羊群被下毒就无功而返。相反的,作为几十年的老对手,他早断定燕军有绝大的几率会在回程的路上拦截。

事实也正如卡那其所想,此时此刻,以孤夜为前锋开路的二十个燕军精锐已然兜了一个大圈从戎山脚下穿插而过。居高临下放眼望去,远处低洼处疏林间正有一支小股部队在快速的往左前方的那片密林挺进。

井启见状顿时大喜,哪怕是隔上老远,亦是能分辨得出前方队伍中被抬着的几个大箩筐。身旁的蛮九和木离也是眼睛一亮,下意识的便朝孤夜看过去。意思再明白不过了,在接下来的交战中,乱斗之间是最容易浑水摸鱼的。要想达到之前三人商量好的目的,那么接下来的配合就变得尤为重要……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