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常威发威
"爱书网"网站最新地址为 m.22ff.vip

电丝如发,不可或察。与那膨胀已近两三丈长的蛇躯想比,以正常思维都会觉得打在其身上只会如同挠痒。

可事实并非如此,从井启的角度向上望去,已然挡住下落飘雪的高扬蛇尾,与那电丝接触的瞬间便变得僵直不复那种伸展自如的柔韧。与此同时常绞亦是发出了异常痛苦的哀嚎,紧接着整条蛇躯快速回缩盘成一团,做出防御姿态如临大敌。

风雪朦胧间,忽见一人款款走来,左手背于后,右手并拢两指竖于胸前,若不是随风扩散而来隐隐有股略微刺鼻的尿骚味和尘土垢面脏兮兮的衣甲,就这姿态和逼格,换上一身白袍那绝对是个满分爆棚的主。

“道符初点风云变……小小臭虫看招……”

常威指间忽有一笔凝聚,随后在虚空之中轻轻点了一下,只见其体内灵气化成“浓墨”在这一刻通过道韵笔勾勒而出。只是单单一个小点,或可说根本算不上是笔画,看作是涂鸦更恰当些。但却是这点墨痕,却是引动出雷声隆隆。

“哇!好有型啊!”

如此一幕把在场众人都给看呆掉了,坐在地上依偎在一起的孤夜和庖硕几乎是不约而同的高声喝彩。

“点墨境!果然是雷之力!”

井启心中了然,如此也印证了之前心里所预料的那样。

“曹进,木离,趁此机会诛杀其余东胡兵,这个人由我们来拖住!”

井启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奈何伤势太重,几乎连武器都拿不稳当。不过有了常威的加入,整个战场天平还是略微向燕军这一方倾斜的。

从整体战力来算,除却常绞这个意想不到的存在,其余那些东胡兵还是很好对付的,燕军虽在人数上欠缺一些,但有木离这个弓箭手手控场,加之曹进的战术突进还是没有多少问题的。而目前最大的困难就得看几个人能否拖得住兽化后的常绞了。

箭矢如蝗,很难想象这样密集的攻势居然是出自同一把弓。快速射击是木离的拿手好戏,在不考虑过分精准的角度,如此手段配合攻坚队伍是非常有效的。

听到井启的命令,木离的箭如期而至,原地固守的东胡兵还没弄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就被一连串的羽箭射懵了,不讲究过分精准角度并不是说没有准头的瞎射,而是根据曹进报出的大至方位尽可能的达到覆盖。

只见高岗上的木离一弦搭三箭,角度上移两指展开抛射。身边是满满三个箭囊,当箭离弦之后抽手又是三箭,连续九轮所用时间不超十个呼吸。若是单以这手箭术而论,放眼这燕国怕是找不到几个,要不是同时有个孤夜存在,那么其前程绝不止是这样。

而那雪地中以矛枪前拒,半蹲在地上原地待敌的东胡兵全神贯注的望着喊杀声传来的方向,越下越大的雪已经使得能见度不超过五丈,超过这个距离那便是白茫茫的一片。可最终等来的却不是燕军的列队冲锋,而是密密麻麻一大波羽箭。

箭杆总体上是飘忽不定的,所造成的心理震慑力远远比实质性伤害来得要大些。临时凝聚起来的阵型也因为这些夹杂在风雪中无法发现的箭矢而变得动荡,紧端武器的手也没有刚才那么坚定了。甚至有些自私胆小的偷偷摸了摸衣服里头的羊皮兜打起了退堂鼓。毕竟那是往后美好生活的希望,只要能活着回到部落里去,便什么都有了。

临战不同心,阵型又岂能不乱。也就在此时,以曹进为首的燕军士卒宛如神兵天降从侧面冲杀过来,刚刚的喊杀声,原是故意分出几人做出来的诱饵。

环刀四顾,长剑如匹。这早就憋了好几天鸟气的将士们就像扑入羊群中的狮子般大开杀戒。本就不善阵战的东胡人在箭雨的洗礼下已是摇摇欲坠,现在敌人出乎意料的出现在侧面,更是加速了其崩溃的速度。

前半截的东胡兵在这一轮冲击下根本就没有丝毫的抵抗能力。燕军身上装备的片甲为其提供了很好的防御,加上所持武器上可称代差的差距,最后的结果自是毋庸置疑的。

前队被截杀冲散,整个过程只持续不到两三刻钟的时间,而在这个段时间里,后队的十几人居然没有及时上前来支援,反而是往另一个方向亦步亦趋的撤退。

这样的骚操作无疑是个谜,对此孤夜实在是感到无法理解。哪怕不前往支援,刚刚几人被常绞所压制受伤也不见得他们上来补刀。殊不知在面对一条三丈多长的大蛇时,东胡兵心中的震撼与恐惧比之此时几个燕军更甚几分。当然,刚才遭遇攻击常绞第一时间将身边自己人丢出去挡箭的一幕,打散掉的人心才是致命的。

两刻钟的空档,给了木离两刻钟的喘息时间。恢复了大半气力的他立即往那十多个缓缓撤退的东胡兵追去。在丧失掉对抗勇气的前提下,一人确实可碾压百人。

瞧准对方没有远程攻击手段缺乏弓箭手这一点,木离单枪匹马便尾随过去。刚刚某个东胡兵捂胸的动作他是看见了的,以其毒辣的眼光,不难发现其中的猫腻。如今的箭矢可就不同于刚才了,几乎一旦被锁定,便逃不过一死。

如今东胡方面整体形式已然溃散,而作为首领的常绞却只能咬牙切齿干着急,但又无计可施。刚刚那股状若毛发的雷霆击打在身上,尽管不能造成多大伤害,但身体不可抑制的过激反应使得覆盖在表面的鳞片居然不自觉的伸展开来露出了道道缝隙。这便意味着自己不再是刀剑难伤,一旦对方偷袭,身体越是庞大越不容易提防。

常绞不敢轻举妄动,哪怕明明可以一举击杀掉负伤的井启和孤夜庖硕两个,可他还是硬生生的忍住了杀欲。

不可动!绝对不可动!面前的那个并指运笔的年轻人才是真正的对手!常绞心中不只一次这样告诫自己。现在的情况已经不是能不能夺回锻骨草,而是小命保不保得了的问题。

此时此刻,这方天地短暂形成了一个诡异对峙的画面,孤夜接过井启手上的白杆烂银枪,并让庖硕将其保护在后面。皮糙肉厚的小胖子虽蛇尾被猛抽了一记,但总体来说也没甚大事情。

“胖子,你护着将军先退到一边。”

长枪在手,配合常威凝聚出来的雷电,孤夜才有了那么一点信心去与面前这个怪物对抗。

“常威,我来助你!刚才我看仔细了,那条蛇被雷电击中的时候全身鳞片会向外张开露出里头真正的血肉。待会便由你主攻,我则趁其鳞片间露出破绽之时一枪戳死他!”

计划很粗糙,但的确可行。刚刚只是轻轻电了一下,那条大蛇便浑身僵硬无法动弹,那趁机用枪戳死还不简单。

可孤夜说了一大堆,身旁的常威却始终并指在前不作应答视若罔闻。而半空中那点墨痕依旧保持着,就是只闻雷声不见雷劈。反而是与之对峙的常绞却是把孤夜的计划听了个八九,心中大肆骇然,遂又往后小退了六七步。

“上天有好生之德……”

“好!不愧是监军大人,这话说得真好!听到没有,我家监军说了,上天有哪个什么德,识相的赶紧将自己变回来,然后乖乖跪下给我们将军认个错。”

一旁的庖硕见前半截的东胡人已经死伤殆尽,身后的十几个也被木离尾随其后给射死了大半,现在曹进正带人迂回包抄打算将这支东胡兵给全歼掉。而今剩下的也只有面前这条大蛇了,却又被常威的雷电克制得死死的。于是英明神武实力超群的监军大人才刚开了一句嘴,庖硕这个憨货就抢着把话给续下去。

“咳咳……我是想说上天有好生之德……”

“好!就是这一句好生之德,不过监军大人,这句刚才已经说过了……”

见身后庖硕又来插嘴,此刻的常威如果还能动弹的话,非把这个死胖子给活火打死算逑。要知道对于一个极品大纨绔标准老学渣来说,能够点出一笔墨痕引动天雷已经是老天保佑超常发挥了。

现在半空中之所以还能维持隐隐雷声,那可是用吃奶力在拼命啊!别说什么用天雷主攻了,如今多说上几句话都怕那点墨痕会消散掉。到那时装逼被对方识破,而己方伤的伤残的残,只剩下孤夜手中一杆枪,到时候谁捅谁还不知道呢。

“胖子你闭嘴!”

孤夜似乎发现了点端倪,表面上常威依旧风轻云淡成竹在胸,可他却发现其背上已经完全被汗水浸湿又冻结成了冰。

“监军大人,现在锻骨草我们已然到手,你刚才说得对,上天有好生之德,今天杀戮已经太多,放他回去也是可以的。只是将军被其打成重伤,恐怕弟兄们会感到不忿。”

孤独还没说完,那脑子缺根筋的庖大胖子又站出来插嘴道:

“就是,赶紧劈死那条臭虫,刚才差点没把老子给抽死,你看,我们将军至今胸还塌着呢!”

说完这家伙还作死的用手指在井启的胸口戳了戳,差点没把人给当场疼晕过去。

“我嘞个去……”

孤夜彻底要抓狂了,如今的情况已经非常明显了,那便是常威外强中干在诈对方呢!可偏偏就有个憨货出来不断砸场子。

能出来带兵的谁脑子都不是浆糊的。感知敏锐如常绞者,已经从长舌头上附着的汗味分析出了面前这个点墨境高手的虚实。突然间他刚才还算谨慎的表情变得戏谑起来。也就在这时,空中墨痕终于消散,那雷声隆隆也归于平静。原本还游刃有余轻松写意的常威就那样直直的向后仰倒,所有的一切都变成了笑话……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