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使诈
"爱书网"网站最新地址为 m.22ff.vip

帅不过三秒,刚才还在嘚瑟不已的庖硕瞬间脸色垮塌,他不明白明明逼格满满的监军大人为何会瞬间崩盘。就连被他搀扶着的井启亦是一阵无语,本以为有了常威的加入,战局可以瞬间翻盘,谁想到几句话下来便是来了个大逆转,他很想问问看,这样没底线的开玩笑真的好吗?

“呵呵……你们燕人果然狡诈,现在最大的依仗也没有了,我看你们还能翻出什么浪花出来。”

裂到脑后根的嘴巴不断的张合着,配上那条快速吞吐的舌头甚是狰狞恐怖,如今见对方底牌已失,趁着体内腾蛇精血燃烧的时限还未消退,便打算彻底灭掉眼前这几个人。锻骨草是决然夺不回了,因为除了自己外,其余手下皆已溃逃,此时所能做的也只是泄愤而已。

“燕人!准备好受死吧……”

常绞指曲成爪,锋利如刀的爪刃丝毫不比刀剑差上多少,而就在他想全速向孤夜扑将过去之际,本应该恐惧闪躲的画面并没有出现,取而代之的却是一阵狂笑。

“哈哈哈……好好好……事到如今,老子不装了,老子摊牌了,不错,老子也是点墨境高手……”

只见孤夜直接将手中长枪拄于地上,右手向前一摊,无数股天青色灵气在掌中流转纠缠,很快的便出现了一支三寸长异常通透的道韵笔。

“道!符!初!点!风!云!变!”

当变字脱口的那刹那,原本极速扑杀过来的常绞庞大的身躯猛得向左躲闪,并再次卷起蛇身做出防御姿态,脸上不免露出了讶然之色。

他没有想到,眼前这个拥有高超箭术的燕卒居然也修符,可从刚才的交手的力量上判断明明是四瓮力巅峰啊!

“文武双修!居然是九州万中无一兼练兵家和文法的天才。”

常绞心中暗自思衬,算计着若是拼着与之对上,是否能有胜算。答案是不确定的,因为这样的人你永远估算不出其底牌来。

愕然的不只是常绞,还有把自己埋进雪窝中伺机而动的蛮九。孤夜的优秀他自认为还是了解的,可今日一见果然恐怖如斯。而此时的井启心中的惊讶绝不亚于任何人,他所站的位置比较高,当然更知道文武双修需要何等的天赋。

可井启惊讶的并不是文武兼备的稀少,九州七国这样的人才还是有些的,只不过都是作为家族底牌给藏了起来,以关键时刻做一鸣惊人之用。腾家居然误打误撞淘得如此人才做婿,他日崛起声名显赫七国怕也不远。可那都是大家族,底蕴何等深厚,就算如此想要出一个这样的人才也得是几代乃至十几代人不断对外联姻集合优秀基因,过程可谓千难万难,而孤夜只不过是个山野小子啊。

周围的风还在不断的吹,雪依旧在窸窸窣窣的落,孤夜面前除了那句什么风云变口号还在回荡之外,并没有发生任何神奇。

“又在使诈?不,这道韵笔不是能够作伪的!”

常绞始终下不了孤注一掷发动进攻的决心。但见对方似乎没有接下来的动作,他便打算掉转方向先对那个负伤的燕国将军下手。

可还没等他真正动手,只是眼神稍微偏转与远处那个胖子对上的时候,令人抓狂不已的一幕再次发生。

却见庖硕一手搂住井启的腰,另一只手同样前伸摊开。

“哈哈哈……老子也不装了!老子也摊牌了……上天有好生之德……”

同样是灵气纠缠凝聚,又一支道韵笔自掌中浮现。只不过看起来要比之前看过的两支要小上许多,不过那也是支成型的道韵笔啊。

“噗……”

站在身边的井启最为直观,一口老血居然在看到庖硕凝聚的那支笔后就给喷了出来。

“道……道……道韵笔?”

蛮九他也不干了,孤夜有此天赋他认,可凭什么那个只知道吃吃吃的死胖子也能够如此优秀。这自尊心伤得有点透,把自己埋了这么久都没觉得透不过气,可现在他感到很憋闷,或者说是憋屈。

事实上最无语的还是要属常绞,他很怀疑人生,难道说九州大地现在文武同修的人就这么烂大街了吗?随随便便一支二十人的小分队,他娘的藏了三个会用道韵符的,其中两个更是文武兼备,这仗还怎么打!此刻他当真是打了退堂鼓,一个或许能赌,两个的话傻子才会去下注。

好在庖硕那句“上天有好生之德”他是听进去了,不管对方有没有诈,撤退是必须先撤退的,谁知道一轮攻击下能不能将之拿下,若是不能待到精血消退虚弱期到来,那就想退也退不了了。

“蛮老九,别猫着了,出来吧。有我跟庖硕在,今晚咱们烤蛇肉吃!”

见常绞心存犹豫,孤夜更是孤注一掷,干脆让蛮九故意暴露出来,虽然这个布置对于拥有超强感知力的常绞来说可有可无,但从其角度看便是有恃无恐了。

不明情况的蛮九也没有再踌躇,以为真的胜券在握直接便从旁边靠树底下钻了出来,一路上骂骂咧咧的。

“你们两个藏得倒是挺深啊,居然连我都瞒着,是不是从没把我当兄弟!”

“嘿嘿嘿……又不是什么值得说道的事情,不就是这只笔么,想学回头教你。”

孤夜说的话可不是敷衍,其实他认为凝聚出道韵笔真的算不上什么了不起的事,真正需要技术含量的还得是往后的几个境界。

“呵呵……谁稀罕。现在不说这些,你们两个先把这家伙给剁碎,老子晚上要吃蛇羹!”

两人自顾自的交谈,根本就没把眼前的常绞放在眼里,可越是这样,人家心里越是打鼓。终于,在远处传来第一声欢呼的时候,他终于绷不住了。只见蛇头一转,便快速的往东胡乞连部的方向逃窜,其速度不可不谓之不快。

而到见大蛇走远,孤夜大大松了口气这才瘫坐在地,身上亦是冷汗津津,这一关总算是勉强通过了。

“孤山子,你搞什么!为什么要放那个家伙跑路,老子的蛇羹怎么办?”

蛮九气急败坏的跑上前来质问。

“蛇你妈啊,还蛇羹!刚才是诈他的,老子就只能弄出支笔来,不然你还真以为我能像常威那么召唤雷霆啊!”

孤夜没好气的怼了回去,刚才看似风轻云淡,可差点没给吓死。好在有庖硕那家伙心有灵犀的跟了次风,不然还真吓不退对方。

“死胖子,脑子开窍了呀。刚才那口号用得恰当,上天有好生之德。哈!绝了!”

拍着庖硕肩膀,孤夜也不吝啬夸奖。

“嘿,嘿……其实我还是喜欢你那句什么风云变,只不过被你先喊出来,那我就没得选了。等监军大人醒了,再叫他多整两句出来,以后在出招前吼一吼才倍有面子……”

眼前胖子的混蛋话惹得几个人大笑不已。而井启却突然板起脸来说道:

“你们两个文武兼修的事今日你知我知,绝不可让其他人知道,特别是常威。”

蛮九是个鬼灵精,当然知道井启的意思。如今在场的晕的晕死得死,这话无疑是说给自己听的。于是连忙拍着胸脯保证道:

“放心吧,别说我跟这两家伙是生死兄弟,就算没这层关系,我嘴巴也严实的很。”

都是聪明人,一听就都懂。意思是提醒井启已后要把我当成自己人,有什么好处可不能藏着掖着。

而在另外一边,木离的正前方已经只剩下三四个东胡人了,而后边远远的则是赶过来的曹进等人。刚才匆匆扫过一具尸体,从其怀中露出来的破损皮兜里可看到几株墨黑色的植物,想必这就是传说中的锻骨草了。

可还没等木离蹲下捡拾,便看的后头的曹进带人追了上来。若是这时候偷拿,势必会被后来人看个清楚。无可奈何之下只能继续追击,而心中有个想法也渐渐浮现。

咻……

又是一箭射出,落在最后面的一人小腿弯被射了个正着。木离并没有再急着再松弦,而是半蹲在地做了一番很仔细的瞄准动作。目标正是最前面的两个东胡兵。

之所以放任他们跑远些是有其原因的,经过观察,木离判断出那两人怀中必然有锻骨草存在,于是这才需要做些精确点的准备。

咻咻……

七八个呼吸校正射角后,两支三棱箭被射出。随后便是两声惨叫。两个东胡兵皆是后腰中箭,箭头直透进腹部,不过力道掌握得很好,并没有从前面破出,且没有伤及到腰部的肾脏。而之所以要用三棱箭头而不是狼牙锯齿箭,那便是要让被射中的两人可以容易些将箭头拔出来继续逃跑。

狼牙带锯齿,三棱有放血槽。被三棱箭射中者,虽没有倒刺容易被拔出,且拔出后形成的独特伤口会相互挤压不容易排血,但这并不意味着杀伤力不够。箭头上的血槽会使得中箭者体内大量失血,排血不容易就只会积压在腹腔中。如此的话,中箭的这两个东胡人是能够再跑上一段距离的,可接下来总免不了内失血过多而死。

要的就是这样的结果,死在哪里都可以,就是不能死在众多燕卒眼前。如此一来,只需等大战过后再找个机会去捡尸,锻骨草自然也就到手了。

不得不说木离想出来的计策还是可行的,不过这时候得先找个借口使自己无法继续追击,而那个被射中小腿的东胡兵就是起到这个作用的。

只见木离假装要继续往前追,可在经过那个抱着小腿嚎叫的东胡兵时却故意假装被其绊倒摔了一跤,然后两个人便你死我活的扭打在一块。等的就是后面赶过来的曹进等人……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