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一章 因祸得福
"爱书网"网站最新地址为 m.22ff.club

经过一个多月的时间,结合各种情报和暗中对韩先楚、李茂、卢汉三人的调查,最终可以肯定,走私之事与韩先楚三人无关。

不过李茂对此应该是有所察觉,根据杨友的调查李茂似乎在私下里曾规劝说过杨江,不过并没有什么作用。

各种情况都已经调查清楚,也是到收网的时候了。

这天张越把韩先楚三人请到了自己的营房。

“不知军侯今日相召所谓何事?”韩先楚首先问道。

“韩指挥,不要着急,今日请诸君前来,只是为了请诸君看一场好戏!”

“不知军侯想请吾等看什么戏?”韩先楚三人已经感觉有点不对了。

张越笑了笑没有说话,而是举起了酒杯,向三人示意了一下。

三人迟疑了一下还是一口把杯中的酒喝干了。

三人屡次向张越打听具体有什么事情,张越始终只是微笑着不说话,只是慢慢的与三人喝着酒。

……

与此同时,杨江这一次又带着十余名亲信,进入了山中,今日又到了他与人约定的日子。

到了时间,对方果然依约而来,这一次杨江为对方准备了一石盐和500斤铁。

这些都是他在剿匪的时候,偷偷扣下来的。

“杨佰将果真乃是信人......

杨江嘿嘿一笑,“别浪费时间呢,还是老规矩,黄金都带来了吗?”

“杨佰将放心吧,黄金都在这里,我要的东西呢?”

杨江示意了一下,两名士卒掀开了盖住货物的麻布。

“果然是好东西!”

双方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很快完成了交易。

“杨佰将,果真乃是信人,与杨佰将交易就是痛快!”

双方完成交易正打算各自回返时,杨江突然面色一变。

“有埋伏,尔等不守信用!”杨江首先怀疑马贼耍诈。

“杨佰将,此言何意,吾等交易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岂会做这种勾当!”

正在这时,一大队汉军的身影出现在他们的眼前,杨江心一沉,暗道不好。

这时一个声音响起:“杨佰将束手就擒吧,尔的事发了!”

来人正是郭开和他率领的左官右队士卒。

杨江一下子瘫倒在地,他知道自己已经跑不掉了。

不过与他交易的那些马贼,却还想反抗一下。

“杀!”

马贼首领大吼一声,向东面汉军薄弱处逃去,妄图冲破汉军的包围圈逃脱。

“咻!”

一支重箭飞过来,命中马贼首领的小腿。

“啊!”

马贼首领一声惨叫,被钉在地上。

汉军士卒原本以为马贼首领被钉在地上,其余的马贼就会放弃抵抗。

未曾想在一名不起眼的马贼指挥下,剩余的马贼反而更凶悍。

汉军士卒一时不慎,居然差点被他们冲了出去,好在又是接连两支箭射来,把最悍勇的两名马贼射倒在地。

这时其余的士卒也反应过来了,在众军士的围攻之下,这些马贼要么被杀,要么被打倒在地成了汉军的俘虏。

山口处,张越也领着韩先楚、李茂、卢汉等人带领着一队骑卒对马贼大队进行围剿。

经过一番激战,马贼们很快被击败。

另一边杨友与蔡汀两人也成功的控制住了右队的士卒。

......

经过连夜的审讯,杨江很光棍的交待了自己与马贼交易的经过。

此时众人才知道杨江早在张掖担任佰将时,就已经在从事走私贸易了。

张越记得杨江此前是管敢手下的佰将,他联想到后世史书上的记载,不由怀疑杨江并非是主谋,主谋应该另有其人。

他首先怀疑的就是管敢此人。

张越正在思索,这时李肆走了过来。

“军侯、韩指挥!马贼们已经召供了,他们全部都是匈奴左贤王的部下!”

“匈奴人!”张越、韩先楚等人都是一惊。

交易对象的身份不同,这件事的性质就完全不同了,与马贼交易,不过是走私,最多是流放交趾。

但与匈奴人交易,这就属于叛国了,按照汉律这是要夷三族的。

李肆的话并没有避开杨江。

杨江听见李肆的话,一下子瘫倒在地,嘴里还喃喃的道:“不可能...不可能...这不可能...明明告诉吾他们只是走私商人的!”

听到杨江的喃喃自语,韩先楚的瞳孔一缩。只要不是傻子都知道这件事背后还有问题。

张越此时也感觉比较棘手,与众人的讨论后,张越立即派出信使通知张掖太守。

此事既然已经牵涉到匈奴人,就必须要由太守出面才能处理。

接到张越的信报,张掖上下皆是大为震动。太守立刻把这件事交给了李陵处理。

李陵在得知此事之后,大怒!连夜派人把杨江等人押回了张掖城。

在对杨江进行了一番审讯之后。

李陵又下令在整个张掖郡各军堡进行大索,果然又查出来了一些走私事件。

正当他准备通过杨江挖出这件事背后的真正主谋时,杨江居然在监牢中暴毙了。

杨江暴毙后,远在长安的太仆居然接连发来数道命令,最后这件事就这样不了了之。

杨江此事对靖边障也带来了巨大的影响,首先就是,右官右队的两名都伯都被解职赶回家。

李茂因为知情不报也被降职为都伯,转任右官右队甲屯都伯。他原本的右官左队则暂时交给了蔡汀指挥。

右官右队左屯都伯则由孙涛担任。

经过这一番调整,丙屯五个队完全被张越掌控了,在这一事件中,张越反而因祸得福。

时间慢慢过去,杨江之事也渐渐被众人给淡忘,在收获了最后一季葵菜后,冬季也来临了。

......

驰马赴军幕,慷慨携干将。朝屯雪山下,暮宿青海旁。

夜袭燕支虏,更携于阗羌。将军得胜归,士卒还故乡。

靖边障西北面的一座小山上,张越正带着李肆、韩先楚等人在对辖区进行巡视。

见到远处训练的士卒,不由自主的吟出了这段诗。

这段诗出自哪里张越自己也不记得了,如果不是今日有感而发,恐怕他也想不起来了!

“军侯真是好文采,恐怕只有司马太守才能吟出这样的诗了吧!”

由于各种问题地址更改为请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

网页版章节内容慢,请下载爱阅小说app阅读最新内容

请退出转码页面,请下载爱阅小说app阅读最新章节。

新笔趣阁为你提供最快的大汉风华从扫平西域开始更新,四十一章因祸得福免费阅读。htt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