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九章 大战起
"爱书网"网站最新地址为 m.22ff.club

每日清晨陈勇带着陈生和王任远出墙而去,日落而归,如此往复将近了一个月。江湖武夫这边营帐由开始吃惊两少年竟能斩杀数头妖兽,到已经见怪不怪,兴许哪天空手而归,他们才会更加惊奇。

“奇怪,今日妖兽为何如此之少。”陈勇依旧在土墙十里开外带两少年站立,闭目聆听着周围的动静心中纳闷。周遭格外安静,除了风声,已听不见其他声音。陈勇睁开眼,觉得事出反常必有妖对两少年说道“你两今日且先回去,稍后若无其他事发生,我返程来找你们。”陈生与王任远点头,便折身返航,在荒野中行进跳跃。

陈勇决定继续深入一番,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一步数十米向北飞掠而去。不消片刻,陈勇已经离土墙二十里开外了,中途未见一头妖兽,除了寂静毫无声响。陈勇向一旁稍高些的山坡掠去,站在一颗存在了不知多久年头的巨木上。屏息开始收拢念头,练全身毛孔都已收拢,开始散出武识,武道高深者,往往敌未动,身已有感,这就是武夫的第六感,又称武识。陈勇感受到了,仿若已置身于五十里开外,成群的妖兽,乌泱泱的成片。陈勇马上收回武识,心知不好,得赶紧返程,妖兽应该是要开始进攻了。

陈生与王任远站在土墙之上等待着父亲的归来。隐约中看见北方有一黑点前来,那是什么?军帐中有修士起法宝升空远眺,黑点在飞速扩大,直至陈生与王任远都能看清,不是对方离得太近,而是真的身形太过于庞大。那头搬山猿使出法天象地,手举一座被削平的山峰,朝前方扔下,轰隆一声巨响,整个大地都在震动,陈生已被震撼到无法言语。搬山猿口出人言在军伍这边可清楚听闻“不战者不杀,主动归降者赠天地灵药。”言罢便开始缩小身形。这时军伍中也有怒吼传来,气势丝毫不弱于搬山猿“我北俱芦洲就是战至最后一人,也不会任人宰割”。转瞬空中也有数百人升起,皆是军伍中的万夫长,皆运气吼道“宁死不屈”,军伍中军卒也跟着齐喊道“宁死不屈”。整个军阵一方气势如虹,对面山峰陆续从更北处有人影或跃或凌空而至,陆续共计十人在山峰平台上站定。一女子穿着妖娆暴露,用魅惑的声音回应着“陈将军,何必要鱼死网破呢?来我们这边,让奴家好生伺候你。”听闻话语只见陈将军从军帐中凌空塌起飞至最强方,右手持一把军刀向山峰平台掷去,只见那方平台顿时烟尘四起,军刀飞掠过去砸出一个大坑。

“再敢妖言,下一刀取你性命。”陈将军望着平台说道。

“奴家好害怕,将军不要对人家这么凶嘛。”烟雾散去,平台上十人散开而立,未有丝毫损伤,妖娆女子继续回应着。

“哈哈哈,陈拒北,我们十位就站在这里,这性命你能拿走,就来取。”只见头发散乱,大染胡须在妖娆女子身旁的一名壮汉对着陈拒北喊道。

陈拒北冷哼了一声“大战上来,我一定亲手摘掉你的头颅挂在长青山上。”陈拒北哪怕被激将着也未贸然上前,一是十头大妖自己一人是万万敌不过的,二则得拖延时间待国主与支援的修士前来。“你不答应,那我们出手也没意思,先让底下崽子们试试你们这些年战力有没有什么进步,哈哈哈,七年前,你们被杀退千里,这次怕是要退到中土神州去了吧”望着已转身归于军帐的陈将军,大染汉子更不掩饰嘲讽,见陈将军不再回应,大染汉子只手从北方招来十座铜椅,尽皆坐下。

-------------

陈勇由北向南闪来,城墙上陈生只感到一阵劲风扑面,待反应过来父亲已站至身旁。陈勇开口与两少年说道“兽群马上就要来袭,你两稍后不要杀红眼深入兽群,我前去告知军伍人员,准备迎战。”陈勇说完就转身向军帐内冲去。城墙上的军卒已经开始整备,江湖武夫及修士们也开始准备迎战。陈生与王任远先行跳下城墙,回到军帐处,待军伍发号施令后再过墙杀敌。

-------------

陈勇直奔一处军帐中去。“进来吧”帐内是盘腿而坐的陈将军,陈将军打量着眼前的精瘦黢黑汉子。“北方兽群已经开始袭来了。”陈将军嗯了一声,倒了碗酒给眼前汉子。汉子接过一饮而尽。“七年了,走出来了嘛?复北。”汉子低头沉默了一会没做声。陈将军叹了一口气,不再言语,转身出帐,开始准备迎战。汉子也转身向刚才来处走去。

汉子本叫陈复北后入伍改叫陈勇,三人之中他武道天赋最高,他最低应突破至武道大宗师境界,现在却迟迟因心结无法突破。当时自己如果将她带回国都,她一定不会死的。陈勇一直责怪自己,当时未曾将她带去国都,为何自己可以自负到不漏一只妖兽去后方。就这样被两位兄长寄予希望的陈勇卡在武道大宗师门前整整七年。这次我不会再自负了。

陈勇已重新站在了两位少年身旁,一同等候军伍发起命令。

墙上的军卒,已在背后背上了精钢短枪,墙后的军卒也已准备好,随时准备过墙杀敌。远处黑压压的兽群已至,漫山遍野,整个荒野都已被布满,吼叫声已清晰可闻。待到兽群进入射程,咻咻咻,军卒们奋力将短枪掷出,每柄短枪投出,都收割掉一头妖兽的性命,妖兽并未感到恐惧,仍旧奔袭而来。军卒轮换掷枪,待到兽群已接近土墙不过千余米,军伍中也开始发令。“杀”,一声令下,有修士就开始施展术法,借风行成透明阶梯,军卒们纷纷从墙上冲向兽群,两股洪流相撞,血光四溅,军卒们开始收割起了这些畜生的性命。墙上的军卒继续掷枪不止,荒野上兽群尸体成片倒下,前方军卒力竭停下,后方自有人顶上,就一步步的将兽群杀退到离土墙越来越远。陈生与王任远也随着号令,冲杀而出,跟随洪流而出,恐惧已被冲散,眼前只有一头头妖兽,挥刀砍杀,陈勇就跟在两人身后一个身位,当两人气力不足时,就接过两人的缝隙,一拳拳下去,妖兽纷纷毙命。少年只在温室中生长,永远也长不成枝繁叶茂的大树,可没有人保护狂风鄹雨打下,一不留神就再也无法生长。

就这么杀到天色昏暗,兽群开始向后退去,第一次进攻被挡了下来。不少军卒气力不济之时露出破绽,被撕咬至死,战场上气氛沉默,开始收敛战场的尸体。陈生默默的背起身旁不远与自己一同冲出一位军卒的尸身,约莫弱冠年纪。杀红了眼,气力不接扔不肯让出身位,被三头妖兽同时扑咬而死。

陈生紧了紧背后的尸身,我只能帮你多杀几头妖兽了,你且先休息吧。